stucky007

返祖 3

 

已经看过的gn请注意:刚才 贴错了!!!!!

 

 

3、巧合

 

 

“你能体会我的心情吗,医生?我突然不想揍他了,他那双眼睛含着谴责,眉头锁起来,像正直的爸爸看着吸大麻的儿子一样......我是说,他怎么能?”

 

“那么你没揍他。”

 

“在那种情况下,愤怒似乎沉淀了,取而代之的是给他一个教训的想法。”

 

查尔斯倾听的动作明显有一个停顿。

 

“给他一个教训。”心理医生用陈述语气重复。

 

“抢我的未婚妻还谴责我,必须让他吃到教训——不过这只是想想,如果不是几天后在酒吧碰见他,而且他还是那副‘我没错,我很苦恼’的死样子,我应该不会去把这个想法付诸实施。”

 

查尔斯办公室上的电话响了,他觉得在这里暂停一下也好,于是对巴恩斯先生做了手势,拿起话筒。

 

是自从婚礼后就没联系过的艾瑞克,他的声音在电话彼端响起:“有个新样本,你可以来看看。”

 

“A:我没兴趣;B:我在工作。”

 

艾瑞克明显有了点笑意:“C:是你老朋友的样本——那位被新娘在牧师面前拒绝的先生。他的新娘被他的老同学抢走,可在这一个多月里,他非但没跟那位抢走他爱人的人决斗,反而跟对方培养出了一种有点畸形的关系——他的荷尔蒙似乎有点紊乱。”

 

查尔斯微微张开嘴,意识到了一件事,惊讶地把视线转向自己的客户,后者盯着墙壁,嘴角有点下压,满脸写着沉思。

 

心理医生的思绪一时间混乱起来,他的朋友所说完全与他的客户所说的相反,就算是查尔斯一时间也没法厘清状况。

 

他定定神,将所知的线索在最短的时间里梳理一遍,暗暗为这个巧合惊叹。他不由得想起曾在几个月前给新娘莱拉做过几次心理咨询,跟史蒂夫只匆匆见过一面,谁能想到几个月后,这群人会让事态出现这样戏剧化的发展。

 

他清清嗓门,声音中依然带有惊讶带来的沙哑:“我很乐意约个时间,请把样本情况发给我。”

 

得到“可以”的答复,查尔斯挂掉电话,饶有兴趣地对巴恩斯先生报以微笑,明亮友善的眼睛含着笑意,像在看一个稀奇古怪的小萌娃。

 

 

 

艾瑞克放下话筒,对着办公桌对面的史蒂夫点点头:“我联系了一位朋友,他是心理学权威......”

 

他住了口,细看史蒂夫的神态:“你好像不那么认同。”

 

“我相信心理学,”史蒂夫从思索中惊醒,“但我不迷信心理学权威。”

 

艾瑞克差点对他说“谢谢”。

 

心理医生就是收钱听病人诉苦,不痛不痒地给出一些治疗方案,高达60%的病人在看过心理医生后病情反而加重,作用跟得知国王长着驴耳朵的树洞差不多,艾瑞克一直这么坚信着,并认为查尔斯去做心理医生完全是浪费时间和才华。

 

“我的朋友不是混吃混喝的学术骗子,他主修生命科学。”

 

史蒂夫其实是对“权威”持谨慎态度,并非质疑心理学。他想了想,决定不去纠正对方的曲解。

 

“为了能更加深入地了解你的......病情,能具体说说你跟那位——我该怎么称呼你那位朋友来着?”

 

史蒂夫在那一瞬间真不想说,他摒住呼吸:“光明和光明。”

 

“我记得你之前说的是‘光明和可爱’。”

 

“所以你知道,为什么还要问我?”史蒂夫的眉心刻出两条深刻严肃的纹路,像在指控“你侵犯了我装傻的权力”。

 

“只是想引导你真诚地面对自我,”艾瑞克凝视他,“我不想看到我的病人伪装自己,你是史蒂夫.罗杰斯,不是史蒂夫.假话.罗杰斯。”

 

史蒂夫很想说“你想说我是史蒂夫.麻醉.罗杰斯吗?”

 

“光明和可爱”是艾瑞给史蒂夫注射了麻醉剂后,乘着他晕晕乎乎时套出来的对巴基的代称。

 

史蒂夫捏捏眉心,快刀斩乱麻:“我要声明,我很健康,我来找你是作为志愿者来提供样本协助科学研究,关于我和‘光明和光明’之间的事,只要有利于研究进展,我很乐意一吐为快。”

 

 

 

史蒂夫一度怀疑自己看错了,他想:或许只是巧合,他所知道的詹姆斯.巴恩斯并不是那种堂而皇之在别人的婚礼上拐跑新娘的人。

 

结果巴基气势汹汹地找上门来,指责史蒂夫居然胆大妄为地跟莱拉结婚。

 

这简直岂有此理。

 

史蒂夫完全是看在过去的友谊的份上才没去计较巴基的出言不逊。

 

他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接下来的几天里,他忙于结账、向所有打来电话“慰问”的人解释以及其他善后事宜。

 

在终于从乱线团一样的事务中脱身后,史蒂夫抽了点空去酒吧喝一杯透透气。

 

就在那里,他再次碰见了巴基。

 

一片灯红酒绿中,巴基推着自己的啤酒杯来到他身边坐下。

 

“你很有女性吸引力,”抢走他新娘的人说,“那个女孩是要约你吗?”

 

巴基指的是刚才来向史蒂夫调情的金发女孩。她颇有魅力,但时候不对。

 

“莱拉和我刚刚分手,”史蒂夫正视对方的绿眼睛,“我还没准备好展开新恋情。”

 

巴基的眼睛眯了一下,史蒂夫知道这象征着他在恼火。

 

“露西和我也分手了,”巴基平静地说,“我猜单单分手并不是一件成就,是吧?你还在等什么?”

 

一阵疲倦把史蒂夫包围,这几天他忙得心力交瘁,尤其不想在这个时候跟巴基战斗。

 

“我并不是在炫耀我的不幸,我不是,你也不用在我面前炫耀你是个混蛋,就让……就让这件事过去,好吗?”

 

史蒂夫觉得巴基在那一瞬间静止的一下,周围嘈杂的音乐似乎都绕着他走。

 

巴基整个人都陷入了一个短暂的、凝重的真空氛围中。

 

“我们很久没打交道,”巴基缓缓道,“你真是焕然一新。”

 

“同感,我也差点认不出你。”史蒂夫平静地说。

 

两人展开了不到一秒钟的对峙,如果有科学家发明了可以探测斗志的仪器,会在这电光火石般稍纵即逝的时间里捕捉到两人间像落雷般的激烈气氛。

 

“我想,我可能太固执,”巴基突然微笑,唇边浮现他特有的那种讨人喜欢的微笑,“把这件事丢过去不提,我可以重新认识一下,我请你喝一杯,啤酒?”

 

 

 

 

评论(41)

热度(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