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其实不喜欢别人用我的梗或情节。by正经的我

人间悲喜剧S5:办公室(19)

19、卡特酥

史蒂夫和巴基都凝视眼前的女性,微微出神。

娜塔莎毫不客气地做介绍:“这是为罗杰斯先生配备的新任初级秘书,佩姬.卡特,她因涉嫌抄袭,在学术界臭名昭著,所有的研究所都把她拒之门外,不过相处下来就能知道她是个相当不错的女性。你一直缺乏一位得力的私人秘书,甚至影响到了曝光率……佩姬,这位是罗杰斯先生,这位是巴恩斯先生,从今天起,巴恩斯先生就是你的直属上司,罗杰斯先生将是你的效忠对象。”

佩姬.卡特还带有几分校园中的学生气,不过眼神精干,对娜塔莎那带有几分下马威的介绍词只是抬了下眼皮,并没做出回应。

“你好,女士,”巴基用最标准的绅士风度说,“我们见过面吗?”

“不。”佩姬简洁地说,声音里带了几分探究。

巴基微笑道:“那一定是你太美丽了,让我的眼神自来熟地在你的脸庞上流连忘返。”

娜塔莎的眼睛瞬间睁大了。

巴恩斯不知道职场规则吗?堂而皇之地在众目睽睽之下对新来的女部下调情?

女律师紧接着又意识到,巴基居然这么毫不在意地把把柄暴露在史蒂夫面前,他们两人的关系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

“你好,佩姬,我是说卡特女士,”史蒂夫有点磕磕巴巴地说,“我是史蒂夫.罗杰斯,很高兴你做我的秘书,我会努力做好你的上司,希望你在这里度过愉快的时光……”

娜塔莎的眼睛刚恢复正常,立刻又经历了一次险些脱眶的考验。

史蒂夫居然也在用他那惨不忍睹的技巧进行搭讪。

娜塔莎嘴角抽搐着,反思自己是不是找错人选了。

她选中佩姬是首先是因为这个女孩丑闻缠身,急需一份体面的工作。

佩姬身上还有一种非常刚硬的清洁感,是那种最不容易传出绯闻的类型。让这样一个女秘书跟随史蒂夫进出,可以帮他挽回女性群体中的印象。

督导部长甚至愿意包容、拯救身负抄袭案底的人,他对未婚妻的指控保持沉默也就容易引起更多的正面猜测和联想。

用潜移默化的的手段一点一滴地浸润人们的观感,比急吼吼地找个女朋友来宣示自己的清白更加有效。

——以上就是娜塔莎的打算,但现在她已经有些微后悔了,还伴随着一点吃味。

娜塔莎绝对不是嫉妒,她还不至于这么肤浅,只不过有种感觉:一直以来怎么也驯服不了的熊孩子们,突然齐刷刷对别的阿姨言听计从……

只要是女性,都会觉得自尊和虚荣受到了双重打击。

佩姬的嘴唇微张,对这样的场面显然没有丝毫的心理准备。

她的眼珠在两人之间转了两个来回:“谢谢。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立刻进入办公,我的办公室是在隔壁吗?”

“我想克林特已经帮你安排好了,”巴基上前一步,彬彬有礼地为新来的女秘书打开门,“你先熟悉环境和人事,今天下午会给你安排了一个短期培训,晚上是迎新会。”

佩姬用一种不过分疏远也不亲密的礼貌颔首,顺着巴基的指点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一路上,佩姬遇到三三两两的员工,保持着并不让人反感的矜持打招呼,大多数人都带有几分刻意的讨好来跟部长的新秘书搭讪。

她这么优雅地进入办公室,“咔哒”合上门,缓缓抬起线条分明的端正脸庞,猛地一跃而起,做了个无声的、热烈的、非常不符合她风格的欢呼。

她哆哆嗦嗦地摸出手机,像在风中摇摆的枯叶一样颤颤巍巍地拨通电话:“你不敢相信我遇到了什么,莎伦,记得我们一起听过的那个故事吗?那个神秘的老疯子讲了古代骑士的故事给我们听,故事的主角是史蒂夫和巴基!我看到他们了,我在现实中、在当代社会看到他们了!(见人间悲喜剧第3季:嘉里士纪实)而且你猜怎么着,我还看到了娜塔莎,居然连克林特也存在,我高兴坏了,我爱这份工作,我爱它我爱它我爱它我爱它我爱它我爱它我爱它我爱它……听到我的信息后就删除吧,不用回,我忙着幸福地工作。”

她挂断手机,轻松地呼出一口气,优雅和干练再次回归,刚才的失控了然无踪,似乎从来不存在。

巴基目送佩姬远去,关上史蒂夫的门转身面向“嗯嗯嗯”:“你不能这么做,是我先看上她的。”

“我们同时看到她,”史蒂夫不卑不亢地说,“也是同时看上她,我认为我有竞争的权利。”

巴基冷笑:“但是没有竞争的实力,就凭 很高兴你做我的秘书,我会努力做好你的上司,我 几乎能看到你身后在摇尾巴了。”

史蒂夫红着脸争辩:“面对女性时的生疏也是我的魅力和优势,你熟练的调情正说明了你这样的情场老手极不可靠……”

“居然还能看出我是在调情,看来对你的实力有所低估,罗杰斯,你刚刚脱离怪胎领域,恰好够得上笨蛋的资格。”

“我是……”

“够了!”娜塔莎斩钉截铁地打断他们,这两人关系刚刚缓和,眼看就要为了一个新来的美女再起硝烟。

她看着他们带了几分杀气对峙,竭力放缓声气:“你们不能同时追求一个女孩,会乱套的,实际上我不提倡任何办公室恋情,不过这么说你们也不会答应,那么我退一步,你们为什么不用和平的方式来角逐出谁有资格追求佩姬?她是好女孩,不应该在你们两人中间左右为难。”

“她不会为难。”巴基快嘴快舌地说。

“是的,”史蒂夫立刻接上,“一个正直的、对感情非常严谨的人,和一个在情场上如鱼得水的人——任何一个睿智的女性都知道该怎么抉择。”

巴基点头:“一个连未婚妻都没吻过的人,和一个知晓正常恋爱程序的人——任何一个懂事的女人都知道该向哪一个献出芳心。”

他们像两头公牛,互相抵着角,牛气哄哄地寸步不让。

“别……”娜塔莎觉得呼吸有点上不来,费力地说,“先……你们……我是说,你们先决定好谁去追求更加省事,这样无论结果怎么样都不会有怨恨。”

“打一架?”巴基挑着眉毛提议。

“下班后,格斗训练场。”史蒂夫立刻回应挑衅。

督导部的5楼是格斗训练场,供这些退役军人们发泄过剩的热血和精力。

“一局定胜负。”

“当场兑现。”

“输的那个不准汪着水嫩的蓝眼睛哭。”

“也不准抓着棕色的脑袋发脾气。”

“从此离我的女朋友远远的。”

“别再对那个女士进行不恰当的调情。”

“停!”娜塔莎咬牙切齿,“我反对这种方式,这是一种赌博,还是在赌拳……无论怎么样,用和平的方式解决——今天晚上就决定出来,否则你们同时失去资格。”

部长和行政官要同时开口抗议,被铁血律师无情地打压回去:“如果不接受,我就劝佩姬辞职。别惹火我,我有的是办法,而且人事司的司长对我神魂颠倒,每天都不厌其烦地照顾花店生意来装点我的办公桌——没错,我说的就是你,巴顿,我知道你在偷听。”

门外响起一个惊吓的声音,脚步声急速远去,中间还摔倒了一下,碰翻了水杯和花盆。

在公正严明的罗曼诺夫裁判的规范下,他们最终决定和平地比试恋爱和约会技巧。

“咆哮餐厅”在本市是可以排进前10的氛围餐厅,要想订到位子,得提前3个月打订餐电话。

不过对于巴基来说,弄到个共进晚餐的位子不是什么难事,他是首席行政官,首要职责是处理部务,同样重要的职责是让历任部长吃好喝好,从而脑满肠肥地没工夫来插手部务,设法在热门餐厅中订到位子是必备技能。

他和史蒂夫现在就面对面地坐在咆哮餐厅的中间位置,进行一场被娜塔莎称为“和平”,被克林特称为“蠢透了”的比试。

“约会时我不会立刻进入主题,”巴基翻着菜单,“但会在不经意的小细节上打动人,营造舒适的气氛,比如说——工作太忙了,这样跟你出来用餐真是最近我遇到的最美好的事。”

他边说边抬起头,在桌上精巧的灯光中冲史蒂夫微笑。

史蒂夫不由自主地跟着他笑笑,但是很快发现巴基的和善变成了得意。

“这很不真诚,巴基,”史蒂夫说道,“约会不需要技巧,真诚才是最重要的,用心跟对方相处,用心为对方着想,互相关怀,互相了解——这样的约会才是有意义的。”

他发自肺腑地这么说,眼神中透着股执拗的认真劲。

巴基飞快地扫视对手真诚明亮的蓝眼睛,嘀咕道:“算你也有一手,罗杰斯。”

他已经点好了主餐,又笑嘻嘻地让侍者记下:“我喜欢卡特酥,用这个配冰淇淋来做餐后甜点。”

卡特酥,将精面粉加水和植物油和成酥状,擀平切好当外皮。另外再取面粉加糖和植物油,和成干酥切成片,将干酥片包裹入外皮中,擀平,叠一叠,再擀平,最后再叠两次,切成扁扁的长方体。将酥做好后就放入锅中炙好,出炉时通体雪白,薄脆易碎,入口即化,餐厅中往往将酥摆成一个圆圈,装在盘子里端上来,中间再点缀一朵橘黄或鲜红的花朵。

史蒂夫镇定自若地点了“巴恩斯饼”,冲着巴基解释:“我只要把你吃下就行,这样无论你吃多少卡特酥,最后都会成为我的营养。”

晚餐桌上的决斗就在剑拔弩张下开始了。

评论(10)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