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其实不喜欢别人用我的梗或情节。by正经的我

细胞嘶鸣 26



26、

他们对视,视线交织,都从对方的眼睛读出“你怎么说不通”的意思。

“你的结婚跟其他人的结婚是同一个意思吗,”巴基抱着深深的怀疑,求证道,“你知道人们结婚的意思就是......结婚吧?”

史蒂夫摊摊手:“用你的话说,我是小怪胎,不是小白痴。”

“你是说,”巴基缓缓道,“你来求婚,是因为爱我吗?当然你要救我也是因为爱我,你当然爱我,但你求婚是因为......”

他说不下去了。

“我希望你可以成为我的丈夫,”史蒂夫凝视巴基的眼睛,“如果你是想问这个的话。”

巴基心脏狂跳起来。

太阳穴被冲击得隐隐作痛。

喉咙里咕隆隆作响。

手指捏着座椅的扶手,关节处发白。

“咔嚓”一声,左边的扶手被他掰碎了。

“你搞出那么多事,”巴基站起来,脊背挺得笔直,“扭扭捏捏腻腻歪歪,还把我扔在床上一走了之。”

扬眉吐气了,巴基心想,我可以理直气壮地质问这个可爱的甜心了,他的眼睛那么蓝,像被阳光照射的海洋,深邃又温暖,他还是史蒂夫。

“可能......”史蒂夫认真地想了想,“可能是因为我那时‘可爱度不饱满’。”

这个世界和他自己突然变得无比混乱,目前发现的破绽只有“可爱”。

巴基对这个回答不能满意,要是接受这个答案似乎就对不起那个被拷在床上,皮肤渐渐冰凉的自己。

“你以为你很可爱我就能原谅你吗?”他气势汹汹,绿眼睛亮得惊人,边说边把袖子撸起来,“你来说说看,求婚戒指在哪?”

史蒂夫真的忘了戒指的事,这样一来立刻乱了手脚,在巴基考官一样的注视下,本能地扫视房间,视线相继在易拉罐、钥匙扣等物上停留。

巴基眯起眼睛,面无表情打开电脑,凭借丰富的购物经验,快速下单买了对男戒。

九头蛇账户的新密码快变成旧密码了,依然没有要改变的迹象,巴基用它来付账算是轻车熟路。

“就算变得更可爱了,你依然只看着终点,不看道路两边,”巴基干净利落地解决了戒指问题,倚着书桌冲着新鲜出炉的未婚夫微笑,“要知道,我才是那个脑子被折腾过的人。”

“你总是非常有行动力,”史蒂夫靠近桌子,考虑现在吻他是否合适,“聪明又友善。”

“听起来你非常崇拜我。”巴基像是没察觉史蒂夫的意图,继续说,眼角微微发红,让眼中的光芒更加明亮,吸引了史蒂夫的全部注意力。

“我尊敬你。”史蒂夫低声道,他们的脸已经非常接近。史蒂夫这时只要稍稍侧过脑袋,就可以印上巴基的嘴唇。

就在他这么做时,巴基站直身体,让他扑了个空。

“T恤在衣柜里,”巴基若无其事,恶作剧的意味在唇边一闪而过,“那里还有一个备用床垫,我们可以把两个床垫拖到地板上,就像小时候那样。”

史蒂夫有那么一刻似乎想来咬巴基嘴巴。

“你想做什么都行。”最终他只是这么和煦地叹息。



他们秘而不宣地订婚,本想就这么在微甜的婚约中忐忑不安地迎来第二次开庭,但命运总是不让他们平静哪怕片刻。

他们的律师消失了。

哈里森再也没来拜访他们,史蒂夫去他的事务所时,被助理告知:休庭后,哈里森先生直接回家了,然后再也没来过。

“联系不上,许多邮件等着他处理,我们去了他家里也没找到他。”

史蒂夫算了下时间,律师已经连续4天行踪不明。

他看着助理无所谓的表情,很奇怪他们为什么没报警。

“他的家人没报警吗?”

史蒂夫很少用这种迂回的说法来表达情绪,他通常要么是沉默不语,要么是有话直说。

只是在巴基接受审判的敏感时刻,他意识到克制自己的情绪比不克制更有利于巴基。

助理听懂了史蒂夫隐晦的不满。

“我不是漠不关心的冷血人,”他显然非常在乎美国队长对自己的看法,急匆匆地解释,“只是我刚来,还不清楚哈里森先生的习惯,我......”

他叽叽呱呱地说起来,自己只是助理,哈里森先生的行程不是他能过问的,这几天事务所乱成一团糟,他也很忙......

可无论他说多少,都没法掩盖他对哈里森失踪一事的漠视。

一个人消失了4天,居然没人关心他的去向。

巴基度过了地狱般的岁月,也没人关心他是否痛苦。

史蒂夫坚定的内心感到了凄凉。

“他的家人有什么消息吗?”

助理怔了一下:“哈里森先生没有家人。”

他顿了顿,大概觉得自己表达得不够准确:“他似乎一直是孤身一人,就算有家人也很久没联系了。”

史蒂夫没想到哈里森私下里是这么孤独的人。

以他二战老兵的陈旧角度来看,律师们属于巧舌如簧,穿着套装,大把赚钱,肆意消费的人群。

这是个偏见。他警告了自己一句。

助理看着史蒂夫沉思的脸色,惴惴不安,犹豫了几秒钟,拿起电话报了警,希望能挽回自己在英雄心目中的形象。

听着话筒里警方说马上到的保证,史蒂夫冲助理点头致意,离开了事务所。



史蒂夫的情敌失踪,带了了一系列后续问题。

他们不是没怀疑过哈里森是因为替巴基辩护而遇袭,只是托尼调出了哈里森居所附近的录像,他们清楚地看到哈里森回到家后就再也没有动静。没有人出入哈里森宅,更谈不上袭击。

他就是凭空消失了。

“因为‘可爱’吗?”巴基私下里提出过这个猜测,“因为你更可爱了,所以尼基不见了,时间对得上,你那天晚上变得更可爱,尼基也是自从那晚起就没出现过。”

史蒂夫从来不会低估自己,然而他不觉得自己已经可爱到让一个大活人神秘消失的地步。

除了难以索解和为哈里森的安危担心之外,辩护律师失踪对审判来说也极端不利,无论是法官让他们重新委派律师,还是就此继续进行审判,都会大乱他们的节奏,引发人们更广泛的关注。

就在他们为了这件事快要头冒青烟时,他们异世的朋友冬喵带来一个令人费解的好消息。

“我说过你们的世界时间很混乱,所以引发了太阳消失等异象,是吧?”

冬喵自从到来后,除了去健身房流汗就是闷在房间里,跟任何人都交流不多。一段时间下来,皮肤更加苍白了,只一双眼睛还精亮有神。

他并没显得太气闷,实际上,他颇能自娱自乐,给他手机和电脑,他就能抱着电子屏幕过得非常悠闲。

他突然间在众人晚餐时出现,穿着他的黑皮衣,在走廊上俯视着复仇者,演说家一样地宣布:“你们的世界似乎不那么紊乱了,我能感觉到。”

人们都傻乎乎地看着他。

“只是想用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出场。”看着众人明显费解的神色,冬喵耸耸肩,扔掉藏在身后的礼花和彩灯。

巴基看着被冬喵扔掉的东西,难以置信。

“你准备在说话时用礼花和灯光来点缀自己吗,”巴基觉得自己被挂在了耻辱柱上,这耻辱来自另外一个自己,永远无法洗脱,“除了疯狂外,你的脑子里还有什么?”

“不知道,”冬喵坦然道,“我被折腾了70年,肯定不正常。”

“你说不那么紊乱了,”史蒂夫果断介入两个巴基的对话,“你怎么知道?巴恩斯先生。”

“叫我冬喵。”

“......你是怎么感觉到的,”史蒂夫顿了顿,才说出那个称呼,“冬喵。”

评论(18)

热度(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