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细胞嘶鸣 24



24、

我们可以结婚。史蒂夫当时这么对他说,声音坚决又平静。

“因为你刚踢了检察官的屁股?”巴基这么回应,微微笑着,“我们的危险已经过去了,就算没有婚姻做保障,你依然是我的头号粉丝,任何人都别想从你嘴里挖出我一句不好。”

“你没有斗志,巴基,你并不很介意自己是否能脱身,你只是在思考自己是否有罪,然后听凭别人把裁决扔给你,无论这裁决是什么。”

巴基没做辩驳,让大脑自由地放空片刻:“所以你向我求婚?”

“所以我向你求婚。”



这段在别人听来匪夷所思的话,巴基大致上能够明白,史蒂夫是想把两人的关系变得更紧密,借此让巴基对自由和光明有更深的留恋。

他仔细畅想了一下,想到跟史蒂夫结婚,愉悦首先冒头,惊喜和幸福感也不甘落后,还带着点好奇。

巴基像整理书橱一样不紧不慢地把情绪分门别类,遗憾地发现“希望”并未名列其中。

他当然爱史蒂夫,无论是以朋友,还是以其他身份,跟史蒂夫结婚是他根本不想拒绝的事。

然而就算现在他们结婚,当法官宣判巴基有罪时,巴基觉得自己依然提不起兴致去为自己争取。

“不,史蒂夫,你错了,结婚并不能让我‘燃起斗志’。”他喃喃道。

“因为我曾把你捆在床上,忘了你吗?”

巴基回过头,看到求婚者在门前,背对着走廊里流泻进来的灯光,正在观察他。

“你得承认,那的确挺气人。不过用你的话来说,你是史蒂夫,我会原谅你。”

这话听起来温馨又无奈。史蒂夫不做声,只是用他特有的安静视线看着吧唧。他看到巴基的眼睛,突然间心跳加速。他皱着眉头,一种怪异的感觉从心里泛起,就像淤积已久的河沙被搅动,陈渣从河底翻腾起来一样,弄浑了保持清澈假象的水面。


有什么不对劲。

是什么?

是什么?

是什么?

是什么?

是什么?

是什么?

他的眉头越皱越紧,看过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最后落到巴基身上。

是巴基。

他的内心这么告诉他:至少巴基是不对劲的一部分。

“冬喵在哪?”他问道。

“他自己的房间,我没注意。”巴基微微一怔,显然没想到他会转变话题。

巴基没有活力。

史蒂夫一直清楚,自己的挚友拥有常人难以匹敌的求生欲望,让他从纳粹的手术台上,从积雪的山谷中,从地狱的封锁中,一次又一次地活下来并最终获得自由。

巴基就是有这种挣扎的力量。

现在这种力量消失了,巴基变得灰蒙蒙的,对于冬喵这样的“另一个自己”也失去了探究的想法。

自从冬喵来到他们中间,巴基还从没主动去找过他,这对任何人来说都很反常,对巴基来说尤其反常。

不对劲的只有巴基吗?

思绪的闸门一旦打开就无法合拢,他如梦初醒般意识到,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身边的人都不对劲。

托尼不对劲,从那次到他的房间告诫他别接吻开始。

史蒂夫摸摸口袋,托尼发明的唇膏还在那里。

旺达不对劲,克林特不对劲,山姆不对劲,娜塔莎不对劲,从巴基回到他身边开始。

所有人都像失去了常态,眼睛里闪烁着隐藏的狂热和神经质。

史蒂夫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才真的发现他们很有问题。

“你还好吗,”巴基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凑近他的眼睛,“你又有了什么我绝对猜不到的念头吗?”

史蒂夫猛地抓住巴基的手腕,几乎惊恐地看着巴基,后者被吓了一跳,正想说话,可当接触到史蒂夫的眼神时,所有的语言都停滞在咽喉处,难以出口。

他从没见过这么无措的史蒂夫,在记忆中,唯有他从火车上摔下的那一刻,视野中逐渐遥远的史蒂夫的眼神将将能够与之媲美。

史蒂夫刚才遗漏了一个人,他自己也很不对劲。

他意识到了这一点,却说不出自己有什么不对劲,只有失去自我的恐慌渐渐蔓延,逐渐抓住他的每一根神经。

“你觉得我有什么改变吗?”史蒂夫用一个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我是说,跟记忆中的我比起来?”

史蒂夫问得很郑重,让巴基收起本想嘲笑他的意图。

他有些担心地看看史蒂夫,竭力去回想记忆中的挚友。

巴基的回忆不是非常完整,像午后被斑驳阳光笼罩的地板,有些地方明亮,有些地方阴暗。

“如果一定要说的话,”曾经失去记忆的人勉强道,“你似乎不那么闪闪发亮了。”

面对史蒂夫疑惑的神态,巴基继续艰难表述:“就像是你原本是100瓦的灯泡,现在变成了80瓦。金灿灿的光线不那么夺目......就像......就像结婚前和结婚后,你知道,结婚后的人在伴侣眼中会丧失部分魅力——部分性吸引力,变得不再那么电力十足、光彩照人。”

史蒂夫看起来更疑惑了。

巴基被那双蔚蓝的眼睛这么茫然地注视,呼吸开始不稳定。

妈的,这家伙结婚了也绝对不会变成结婚后的模样。

突然间,跟史蒂夫结婚这个主意的诱惑力又重新宣示存在感了。

“总之,你以前是牛奶巧克力,现在是加糖的黑巧克力。”

“对不起,巴基,”面对巴基揶揄的笑容,史蒂夫像是在自语,“我把你捆在床上,真是做了件不可饶恕的蠢事。”

“为什么你突然又要......”

巴基闭嘴了,他眯起眼睛,意识到史蒂夫刚才的问话不是无的放矢。

用他那绞尽脑汁的比喻来说,史蒂夫突然间从80瓦变成了100瓦,结婚后变成了结婚前,加入了新鲜的牛奶,成为了甜度和香醇并重的牛奶巧克力。

“发生了什么事?”巴基非常可敬地没沉浸于美国队长那更加闪闪发亮的魅力中,沉声问道,“你刚才为什么问我你跟以前的区别?”

他停顿了一下,又继续沉着脸问了句有点傻的话:“为什么你看起来比前一秒更可爱了?”


评论(22)

热度(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