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细胞嘶鸣 23


23、

公诉人在寂静中侧身向陪审团:“他不能回答,因为他是个正直的人,也是个感情丰沛的人,当正义和感情发生碰撞,任何人都会陷入沉默,他的价值观在折磨他的内心。我理解他,我甚至同情他,当一个正直的人为了维护朋友,不得不向自己原本高尚的品行宣战时......上帝啊,我没法想象那种煎熬。”

他环视现场,那双被哈里森誉为“仅次于巴基”的绿眼睛在片刻间扫过所有人,然后向自己的座位走去。

在那一瞬间瞬间,哈里森心中飘过一个荒谬的念头:美国队长被那双绿眼睛蛊惑了,所以无言以对。

史蒂夫很快让他发现这个想法不堪一击。

“那不是真的,”史蒂夫说,声音比起之前,或许欠缺一些冷静,“作为巴基的证人出庭跟我的价值观并不冲突。”

“你认为他可以被区别对待吗?”

“从个人感情上来说,巴基当然对我有特殊意义,但我绝对不会帮他逃避罪责。”

“你认为他和九头蛇不同吗?”

“当然,我想你也认同他的本质并非邪恶。”

“可我相信,就算是一个邪恶的组织,里面也不可能全部是邪恶的人,就像一个正义的组织,里面也不尽然是好人,所以军事法庭才会存在。”

“是的,”史蒂夫颔首,“这一点上我们达成一致了。”

这场询问变得开始奇怪起来,他们渐渐地有点像在谈判,又像坐在大学生辩论赛的赛场上。

“可是在得知被告死亡后,你依然选择要消灭那个组织的每一个人。”

“是的。”

“如果那时候,挡在你面前的,是个跟巴恩斯先生拥有同样经历的人,你会大发慈悲,战胜挚友死去的悲痛,放过他吗?”

史蒂夫顿了顿:“或许不会,我不了解我的敌人,在战斗中我没法鉴别......我没有余力去替敌人着想。”

“那么巴恩斯先生跟他们完全一样了,罗杰斯队长。我们现在也身处一场战争——不,许多场战争。我们被外星军队入侵,我们被巨大的枪口瞄准,我们还被乱七八糟的诡异力量撬走城市......我们正在战争中,我们在遭遇威胁,我们的人被敌人杀死,敌人,我们有那么多敌人,应接不暇,现在不是鉴别敌人是否有难言之隐的时候,这是军事法庭,我们讨论的事关系到排除威胁、保护自己。”

法庭愈加安静,只能听到人们的呼吸声。

巴基必须承认,这位检察官非常有说服力,也有魅力,他可以在打击对手的同时不至于让人觉得太过强势。

“我知道,我知道我们在讨论什么,我比你更加重视,因为这场审判只是你的工作,却是我的人生。”

史蒂夫没想到他一句话让陪审团的判断天平有所倾斜了。

米勒一直是以感性的面目出现,把自己带入到这个案子的情境中,非常有感染力,让人不由自主地产生好感。

这充分地拉拢了陪审团,让他们对他的观点感同身受,乐意去认同。

可史蒂夫现在指出这一切只是米勒的工作,就像撕下那层温情脉脉的面纱,把人们从梦中惊醒。

哈里森仔细观察史蒂夫,确信美国队长真的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史蒂夫继续说:“我会杀死我面前的敌人,如果有必要的话。但是我不会捏造无数罪名冠在他的头上,然后把他拖上十字架,接受所有人的辱骂和指点。”

米勒明显停了一下。

“你认为一个杀死无辜者、制造无数恐怖事件的人无法被冠以罪名?”

“你刚才问我,在为巴基复仇的过程中,是否会杀死跟他同样遭遇的敌人,我的回答是:‘是的。’但如果那个人清醒了,恢复意识了,重新回到了正义和自由的怀抱,我肯定会给他机会,我不会因为九头蛇的意图把他送进监狱,或者送上电椅。但是你似乎很反对同情别人,反对了解别人,反对给人机会。”

米勒眨眨眼睛,半转过身,嘴唇几乎不动地对自己的助手消声说:“你看出我被问住了吧?”

他的助手非常年轻,经历过相关法律培训,被选拔出来作为这次军事法庭的公诉方。

年轻人很想摊摊手,对自己的上司说:“你对我说有什么用?那是美国队长,从个头到肌肉,从名气到外表,我都没法与他匹敌,何况他的舌头还这么灵巧?”

但实际上,他必须硬着头皮为米勒解围,至少让米勒能够体面地结束这次询问。

“我想我们了解你的意思了,罗杰斯队长,”助手站起来说,“我喜欢你的领带。”

米勒和巴基都忍耐着翻白眼的冲动。

糟透了,助手心想,不过我一时半会也想不出更好的退场词。

第一次开庭就这么结束了。



“领带?”米勒捏着眉心对他的助手说,“你干脆说喜欢他的鞋子好了,斯坦。”

“不,那太像同性恋,我会被耻笑的。”

公诉人木然看着他:“我想在那个法庭上,你永远不会是别人关注的重点——次重点,不,甚至非重点也不是,我也不是。”

“一场诉讼中公诉人怎么不会被关注?”

“人们只关心美国队长......其实也不关心美国队长和他的朋友,人们真正关心的是安全,在这个超级杀手随时光临的时代,人们太迫切希望看到秩序被整肃,安全得以保障。”

斯坦略作思索:“所以把巴恩斯送进监狱和电椅,是为了.....”

“为了整肃这种秩序,提升违反法律的成本。”

“每一个人都是这么想吗?”

米勒看着发出疑问的助手,突然笑了:“当然不,还有些人出于我就是看那群人不爽的目的,还有些人是亲友被杀,出于仇恨......一群人聚在一起,目的相同,动机却不同,手段也不同,还会彼此争吵,真是丑陋的人生百态。”

“那么你呢,米勒先生,”斯坦凝视着米勒,后者的侧影在夜色中格外清晰,“你是为了什么?工作吗?”

米勒似乎在疑惑,又似乎很坚定:“我?我是为了审判他。”



这个他自然是指巴基。

巴基现在正在思索一个问题:他该不该接受史蒂夫在休庭后再次提出的一个提议,让两人的关系从朋友和朋友变成丈夫和丈夫。


Ps:最近更新有点慢......从明天起会逐渐恢复速度哇咔咔,无论什么时候,码文都是愉快地支持老冰棍的方式,这根队3快来了,我激动得快要睡不着没有半点关系,严肃脸。

评论(26)

热度(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