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其实不喜欢别人用我的梗或情节。by正经的我

细胞嘶鸣 13


13、

巴基认同哈里森是个幽默感和能力兼备的人,然而同一个玩笑开太多次也就笑不出来了。

他和史蒂夫就"结婚"这个老调重弹的话题只是动动嘴角,没给律师能够走下去的台阶。

"说真的,"哈里森正色道,"起初我只是随口一提,随着诉讼的深入,我发觉这或许是个无法回避的问题。罗杰斯队长的号召力、说服力对案子非常有帮助,当检察官问到你对于冬日战士的看法时,只有伴侣的沉默权保证你可以不回答。"

"你这番话有这么几个漏洞,"史蒂夫没急着撇清"巴基和我现在只是朋友",也没急着声明"我们试过,被我搞砸了,所以不可能",只是就事论事地摆出观点,"首先,是否要把我放在证人席上还有待商榷,检察官在听证时暗示,我跟巴基牵扯太深,到了庭审阶段,他会抓住这一点打击我证词地可信度。还有,巴基和我结婚,会让法官怎么想,评审团怎么想?我很在意这一点,他们会因此加深对巴基的偏见。另外,你可能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巴基在......九头蛇时,跟我不是一对,我们在接到起诉后才匆忙结婚,可能会被法官判定沉默权无效。"

他最后下结论:"你面对这个案子,似乎局限于某种执着,导致了思路没能全面打开。"

美国队长通常只跟巴基争辩,跟其他人,他只说结论。

不知道为什么,哈里森醍醐灌顶般领悟到了这一点。

从这个方面来说,难道罗杰斯是个有点固执劲头的人?律师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美国偶像的另外一面。

就在他们以为这个话题就这样随着哈里森最后一次不成功的玩笑过去时,在一个出乎人意料的时机,他们不得不再次面对是否结婚的问题。

导火线是一份小报。

之所以说它是导火线,是因为在很久很久以后,人们想起这段往事,总会让自己显得很有自知之明地感慨早有征兆。

在一切尚在懵懂的现在,众人面对小报上那煞有其事的报道只能瞠目结舌。

"你去做裸模?"托尼难以置信地看着巴基。

钢铁侠还有话没说,说出来太暴露他曾经年少青涩和现今或许依然尚存的一线天真:你是巴恩斯叔叔!美国队长的挚友,教科书上的英雄!我还以我爸爸跟你说过话为荣!

脸在历史课本上微笑过的巴恩斯叔叔现在在一张小报的头版上,赤裸的上半身明晃晃地闪烁着在场每一个人的眼和心。

预知梦里没说过这个!除了史蒂夫,每个人都在做这无声的呐喊。

"不是裸模,"巴基无所谓地解释,"我穿着裤子,内裤也在,但尼基只画了我上半身,所以看起来引人误解。"

"或许正因为你下半身被厚厚但化纤布料挡住了,哈里森觉得无趣才没画。"娜塔莎仔细看了看刊载在报纸上的图,做出推测。

"不能这么说,女士,"巴基正色道,"我就算穿了18条裤子,从外形看来也是相当吸引人,内在也是。"

"从这报纸上的照片来看,还是油画。你会画油画吗,队长?"旺达以没有必要的责问语气说。

没等史蒂夫回答,女孩已经继续义愤填膺:"还是说你只会挥舞着水彩棒画儿童画?"

这下所有人都听明白她的意思了。

"美国队长忙着拯救世界,"托尼大声道,"他没空去画这种俗气的画。"

"我做为模特的画,无论怎样都跟俗气占不了边,"巴基出人意表地大怒,"打着绸缎领结,连胡渣都在整整齐齐地说着'我有钱'的人,居然说别人俗气?"

托尼被冬日战士突然到来的怒火惊讶到了,怔了怔才说:"伤害到你的感觉了吗?我没想到你这么重视哈里森......"

他灵光一闪,激动地想去握巴基的机械手,被后者的目光盯回来:"天哪,巴恩斯,你爱哈里森!"

"胡扯!"只有娜塔莎没加入对托尼的讨伐合唱中。

没人指责他"你的想法太像少女爱看的电视剧",也没人说"斯塔克工业在你这么粉红的大脑指挥下怎么还没破产",在场大多数人都愤怒地盯着他。

"我敢说,史蒂夫一定能画出更好的画,是吧,史蒂夫,队长,亲爱的?"旺达用了三种称呼来亲切地呼喊,一声比一声上扬,大有"够本事你就说个不"的意味。

"这是当然的,队长画龄80多年,从来没有一个画家达到他这样的高度。"克林特暗暗腹诽哈里森,一时间摸不准他的意图所在。

娜塔莎幽幽道:"看看这篇文章,对这副画做出了解读,撰稿人觉得画家的爱意从笔端流泻出来,还对冬日战士的背景做了一番解析,认为这是一桩桃色阴谋,推测巴恩斯在以间谍身份行动......"

"女士们,先生们,只是一幅画!"巴基的左臂砸在那张报纸上,粗纤维的纸张想灰尘一样碎开,成功地让这群叽叽喳喳的人闭嘴。

巴基突然意兴阑珊,他在静谧中只留了数秒,就一言不发地推开椅子,离开复仇者基地的咖啡室。

史蒂夫终于找到说话的时机了:"我会画油画。"

史蒂夫没真的画过巴基。

但是他做速写练习时,巴基时他常用的对象。

看到报纸上的那副画前,他第一个想法是:被我速写这么久的巴基被别人先画了。

这种想法一闪而过,没能太过深入地展开,因为他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感受了巴基的情绪。

巴基跟他重逢后,很少有这么强烈的情绪波动,基本上对什么都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一度对两人之间所谓的恋情认真了点,但很快就被史蒂夫搞砸了。

"我在想等我被判入狱或送上电椅后,这副画就成了唯一的证明,证明有人用善意的眼光看待过我。"

巴基听到史蒂夫的脚步声,自发地解释,声音已经恢复平静了。

史蒂夫却因这句话感到了一阵由弱到强的心悸。

巴基提到自己的死亡,还透着对这个世界的悲观看法。

"我一直在用善意的眼光看你。"史蒂夫说出了有几分生疏的话,还不由自主地带了几分争强斗胜。

他们之间本来不需要这么正而八经地互相倾诉关怀。

巴基却冲着挚友笑了,带了点欢脱的稚气:"这不同,你是因为爱我。"

史蒂夫的心情随着这句话舒缓不少。

"我也理解你,"他边思索边说,"就像鸡生蛋,蛋生鸡一样,要说明我是先了解你才爱你,还是先爱你才愿意了解你,肯定是说不清楚的。但是我能确定的是,我比你自己更了解你是怎样的人,你是好人,巴基,一直都是,我永远能从你的眼睛中看到你的内心。你现在的感觉出自你对自身的疑惑,我只想告诉你......"

他说到这停了停,在巴基的疑问眼神催促下才接着说:"当你不知道自己是谁时,不知道自己该想什么时,你就想我。你就是我。"

肉麻,史蒂夫当然不会这么评价自己。

自大,史蒂夫也不会这么菲薄自己。

措辞有点粗糙,他是这么想的,不过的确是这样,没有巴基就没有美国队长,没有巴基,我不会成长为现在这样。而且对巴基来说,我是最重要的人,为了我,他可以突破70年的洗脑效果,对我的友谊和爱可见一斑,除了我,谁还能在这个时候成为他心中的支柱?

他真的是这么想的,无比诚挚。

巴基居然看出了他的想法。

"想的没错,罗杰斯。"他大声笑道。

这件事的余波很快来了,哈里森致电来表示歉意,表示自己没想到画会被人偷拍,已经向报纸编辑部发出律师信抗议。

"但这件事有个不利的影响,冬日战士依然以间谍身份活动的消息一旦流传出去会造成我们在法庭上的被动。"

"你的建议是?"面对可视电话上律师友善的眼睛,史蒂夫沉着地问。

"你们结婚。"

史蒂夫怀疑是不是有人在哈里森的大脑里值入里循环播放的芯片。

如果他不是托尼推荐的律师,史蒂夫会以为他也是旺达那种人。

"一般来说,处理这种传闻,最快的方法是让当事人迅速有一段稳定的恋情甚至婚姻,让谣言不攻自破。你觉得能这么块找到一位巴恩斯太太吗?"

"可我是罗杰斯先生。"史蒂夫在这时甚至还带了几分调侃的意思。

他发现最近自己越来约有余裕,把这归之于巴基回来了应该差不离。

"并不是每一对结婚的人都要改姓、冠以同一姓氏的,罗杰斯队长,还是你有性别歧视?认为女人才有跟男人结婚的资格?"

史蒂夫眨眨眼睛,突然冒出一个想法:这一切都是哈里森主导的,他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想让史蒂夫和巴基结婚。

这个想法很快被他自己否决了,无论怎么说,他相信哈里森的职业素养。

哈里森如果听到史蒂夫的心声,一定会感激涕零。就在刚才,他被克林特质疑将画作披露出去是什么用意。律师费了一点时间做出说明,才说清楚这真的只是意外。

不过利用这个意外,倒可以达成自己的目的。

不知道为什么,他格外想促使这两人结婚。

似乎是他的本能。

他的最大心愿。

甚至是他的生命,是他之所以存在的理由。

他听到美国队长说:"我要跟巴基商量。"

评论(18)

热度(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