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其实不喜欢别人用我的梗或情节。by正经的我

接驳 21


21、

当某人只有一个敌人时或许会遭受到毫不犹豫的攻击,当他有复数的敌人时却会因为微妙的制衡和竞争心而暂时平安。这在某种程度上反应了社会性动物那有趣的生态。

史蒂夫目前就是面临这种状况。

谁都不想在众人面前留下个“身在险境中还抓住朋友的失言斤斤计较”的印象。

史蒂夫的左手还撑在厚厚的玻璃墙上,脸色煞白,紧接着又变得通红,那苍白的失控在蔚蓝的眼中渐渐消退。

他的呆滞持续了近3分钟,手指在玻璃上蜷缩又展开,无措地重复了几次,清澈的眼睛注视巴基,扫视娜塔莎和克林特,又回头看看共处一室的山姆和佩姬。

“不是你们听到的那个意思。”当他再度开口时已经相当沉稳,声音里透着镇静的羞愧。

“当然。”娜塔莎慢悠悠地说。

“我觉得佩姬很有魅力,如果不是因为我们之间总是欠缺一点感觉,我想佩姬和我其实比莎仑和我更说得来……不,不是,我从来没对佩姬有过朋友以上的感情,我对莎仑的感情是真诚的……这并不是说我对你的爱就有所改变,巴基,我们之间是不同的……我也很感激山姆,我从来没有责怪过他,我不会……娜塔莎有着不输于任何人的女人味,我……”

他发现无论说什么都像狡辩。

“对不起。”他真挚地说。

“你要感谢我,史蒂夫,”克林特在一片寂静中说,“我及时制止了你,让你还有获得原谅的可能。”

“那是因为你跟他认识的时间太短,”佩姬心中有可以忽略不计的怒火形成了微弱的小火苗,同时又有点想笑,“还没把整颗心奉献给他,从而避免了遭到践踏的危险。”

史蒂夫有那么一刻似乎是恨不得钻进玻璃里消失,但只经历了一秒的软弱就站直身体,决心接受一切鞭挞。

“各位,”山姆公正地说,“我们深入敌营,经历了敌人的故弄玄虚,现在终于看到了对方的冰山一角,我认为现在的重点在于怎么应对眼下的情况,为什么要因为自己的感情被狠狠伤害了而跑题呢?哪怕觉得自己的忠诚友谊被嚼巴嚼巴嚼成粉末塞进了鹦鹉那聒噪的嘴巴里,也应该保有纵览全局的气度和眼光。”

他用一连串语法复杂的长句子指控了史蒂夫,展现了自己宽容的风度,还适时地把话题拉回到正题上来。

“我不是想逃避责备,”史蒂夫又说,“但是山姆说的对,别因我的胡言乱语分散精力。”

娜塔莎歪歪嘴角,用了很短的时间判断形势,收起快要冒出的獠牙,没继续对他穷追猛打。

他们在玻璃两边检查一番,四处敲敲打打,连边角都没放过,这里真是密不透风。没发现出路也不着急,在两边各自坐下,补充些水分,暂作休憩。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一小时后,他们对这被分为两半的牢房区进行第二次探索,再次一无所获。

“看来在让我们登上准备好的舞台前是不打算让我们自由行动了。”巴基下了结论,说着向玻璃的另一边看去,感到难耐的焦灼。

他呼出一口气,喝两口水,把那火烧火燎的感觉压下去。

“史蒂夫。”巴基在这种情绪下说道。

被他点名的人好像被针刺了一下,肩膀微微一抖,深呼吸,回头对着他。

巴基神态复杂地跟他对视片刻,声音里带着微微的叹息,再次说:“你真把自己弄得一团糟。”

他曾经对娜塔莎说过这句话,但那次不像现在这样,既无奈又伤怀,像捂着自己的伤口对另外一人的伤口感慨,让人一听之下就心弦震动,带得鼻子也发出酸楚。

史蒂夫眨了下眼睛,只有站在他身边的佩姬察觉到,他平静的表面下,呼吸突然急促起来。

因为这句富含百般滋味的话,山姆和佩姬都有些原谅史蒂夫的意思了。在新一轮的搜索告一段落后,山姆主动问史蒂夫还有没有矿泉水,他想补充点矿物质。

他们彻底静下心来,对手大费周章地把他们引来,总不会就是为了把他们困死在这个房间里,索性心平气和地养精蓄锐。

他们喝了水,吃了巧克力和压缩饼干,又开了罐头,用了一餐丰富的行军餐。

巴基把罐头盒一扔,舔舔嘴角的汁液,拍拍手站起来,把自己背包里的东西全部倒出,除了一块防雨布,其余的都交给娜塔莎保管。

他把空背包拉链敞开,口朝上,靠着墙角做成一个水桶造型,又把那块防雨布抖开,竖起来拉了一人多高,挡在背包面前,用一枚简易钉子牢牢钉在墙上。

“条件有限,”巴基退后几步,满意地点点头,“只能这样先凑合——娜塔莎?”

娜塔莎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维持着表面上的冷静站起来,不紧不慢地掀开防雨布钻进去。

不多久,她又钻出来。

经过这样一个示范性的过程,人们已经明白了,巴基造了个临时厕所。

“不知道要待多久,”巴基冲着玻璃的另一边说道,“我们的食物还充足,但是解决进的问题也要解决出的问题。”

尽管人们都知道该为巴基的思维缜密而击节赞叹,可对于他在眼下这种困境中最先想到的是造厕所只有一种无言以对的感觉。

感觉归感觉,这个建议是实实在在的金玉良言,值得任何一位文明社会中长成的人赞同。于是史蒂夫也把背包空出来,如法炮制了一个战地洗手间。

“你的巴基很了不起,”佩姬观察着厕所说,“他有种古怪的镇静,在前一刻明明因担心你而焦灼不已,转眼间又在这种困顿危局下表现出满不在乎的劲头。”

史蒂夫微微含笑地凝视佩姬,他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喜爱她、感激她。

5年以来,知道巴基的人在他面前总是避免提到他,巴基回来后,引起一个接一个的风波,人们更是讳莫如深。

史蒂夫已经很久没听到有人用纯粹的、赞美的语气提到巴基。他不由得想多听一点,还想跟佩姬交流一下,告诉她,巴基的可贵之处非常多,就算不看着这个厕所也能发现。巴基那么友善、坚强,拥有最美丽、耀眼的灵魂,他还非常绅士,对女性永远彬彬有礼。

还有一点,巴基只会属于史蒂夫。

如果史蒂夫此刻还处于刚才那种激愤、失控的状态下,一定又会流利如飞瀑般说出一段让人大跌眼镜的至理警句。

有食物,有厕所,他们又用一瓶矿泉水做了个小小的简易洗手台,大有在牢房区安居乐业的意思。

或许对手因他们这种姿态受到刺激,在田园风格生活的第8个小时,终于有了动静。

玻璃墙缓缓升起,前方的门郑重其事地打开。

他们一跃而起,立刻聚成一团,史蒂夫这回把娜塔莎挤到一边,巴基则把山姆和佩姬挤到后面,他们两个是打定主意一定要把对方放到自己可以掌控的范围内。

到目前为止,他们认为角斗场的目标就是彼此。

娜塔莎瞪着美丽的眼睛,她知道现在不是修理史蒂夫和巴基的时候,这让两个男人躲过一次痛殴。

他们就用这种紧凑的队形向里进发,心知已经到了最后关头。

牢房区里面就是搏击场,以角斗场那偏爱戏剧性的风格,一定会把决胜的舞台设在这里。

他们进入搏击场时是一片漆黑,眼睛还没能适应黑暗,近百盏明灯就齐刷刷亮起,像繁星一样把整个场地点亮得像白昼。

“女士们,先生们,”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巴基和娜塔莎的耳边响起,“欢迎来到你们的舞台。”

这个声音在空旷的搏击场回响,娜塔莎握着一挺轻机枪,在回声中辨别方向。

“由于你们一再偏离轨道,我不得不用这种令人遗憾的方式邀请……”

“佐拉!”娜塔莎猛地尖声叫道,手中的机枪吐出愤怒的火舌,向对面看台的的幕布扫射。

枪声中间杂着她近乎疯狂的呼喊声。

幕布的杆子被她打断,沉重地落下来,露出藏在后面的景象。

他们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那是一台精密复杂的机器,足有10英尺长,5英尺宽,有数不清的按钮和大大小小的屏幕,让人反胃又毛骨悚然的是,机器顶端有一个光溜溜的人头。

那个人头正活生生地冲他们露出微笑,嘴里还在友善地说话。

“你们好,巴恩斯、罗曼诺夫,这么久没见,你们可爱依旧。”

巴基让鸡皮疙瘩一点一点地平复,努力正视那颗镶在机器上的脑袋,脑袋的眼皮有点透明,有点像家禽的眼睛。在他眨眼时,眼睛合上,甚至能透过眼皮看到里面的眼珠。

“你却变得让我们认不出来了,我的佐拉博士,”巴基说,“是我的记忆出错吗?你应该在我眼前四分五裂了,说实在的,你化成碎块的样子也比现在要英俊。”

脑袋得意洋洋地晃了晃,眼皮眨了几下,引起众人的又一阵不适。

“我乐意回答你的问题,孩子。做为一个伟大的科学家,我不会让我的生命只有一次,我想了很多方法来试着保存我的智慧,就在你用你的小伎俩杀死我的前一天,我的研究成功了,实现机械与生物学上的跨界……看,你就算杀死我也无法成功地抹消我,我现在的这副身体更加精密,更加结实,我的智慧在它的帮助下运算速度更快捷,这其中也有你的功劳,你的左臂为我提供了珍贵的实验范本。”

“恶心!”佩姬忍不住喊道。

这幕像异形电影和变态杀人狂电影杂交品的一幕让她有了前所未有地愤怒和恐惧。

“我反对,女士,”脑袋彬彬有礼地说,“早在前苏联就有人做过类似的实验,将一只狗的头部分离后安装在心脏—肺仪器上,成功地让狗失去身体后存活了数小时。人们一致认为这推动了医学的进步。现在狗换成了人,你们就觉得恶心?我对这种歧视动物的看法不以为热。”

它居然把这套理论说得头头是道,让人一时间难以反驳。

“都恶心,”佩姬咬牙道,“无论是狗头分离还是你的头分离,都让人作呕!”

“原来你是持虚伪人道观念的人,”脑袋喟叹,“杜鲁门总统决定扔下两颗原子弹,让战争提前结束,挽救了超过200万士兵的生命,一时的牺牲换来珍贵的和平,也让许多家庭避免失去儿子、丈夫、父亲……你难道也会说这种行为让人作呕吗?”

他们越是听这个脑袋说话就越是不寒而栗。

脑袋的思维非常敏捷,谈吐理智,条理清晰,跟它的外形和身体形成让人胃部翻涌的对比。

“我成功地制造出人造大脑,储存我的一切,”它继续贴心地来为来宾做解说,“又造出脑袋的外壳来包裹这个大脑,并成功地嫁接到我的新身体上……本想可以更方便地看着你们,可是……”

脑袋遗憾地左右晃动,看起来是想摇头,却被机器局限住。古怪的动作传递出恐怖的滑稽感。

“可是你们越来越失控,”它居然用一种被背叛的伤心语气说,“完全脱离了我,你们知道我多么失望痛心吗?”

“你说失控?”史蒂夫捕捉到一个关键词,“你是在暗示,自从巴基离开角斗场后就一直在监视我们吗?”

脑袋的眼睛故作俏皮地眨动:“不,当然不。”

它顿了顿,开心地宣布:“自从你们出生,我就一直在看着你们。”

评论(13)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