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其实不喜欢别人用我的梗或情节。by正经的我

接驳 7

7、

“斯塔基.巴杰斯(Stucky.Bagers)?”佩姬接过巴基递来的名片,喃喃重复这个名字。

巴基的笑容僵了一下,他探过身体在名片上瞅了一眼。

操,拿错名片了。

他原本给自己准备的身份是“艾伦.格林”。

“是的,有点拗口。”巴基按捺下不快,敷衍地说。

佩姬拿下眼镜:“你是想委托我出面签订购房合同。从专业角度讲,我不该说这样的话,但你真的没必要这么做,除了增加不必要的律师费支出外……”

她说到这里停下了,疑惑地顺着巴基的目光打量自己。

“巴杰斯先生?”

巴基若有所思地凝视佩姬,她拿下眼镜后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是的,我想委托你帮我买房子,”他心不在焉地说,“我有我的考虑……比方说,我的左手有残疾,跟中介和卖方打交道不方便。”

他举举左手,皮手套包裹着,仔细看的话还是能看出违和处。

这个借口算是勉强过得去。

佩姬颔首,她翻看着巴基递来的资料:“我还要看看文件,如果没什么问题就接下这个案子……我的脸上有什么吗?你总是盯着我看?”

“不,只是……你太美丽了。”巴基言不由衷地说。

巴基飞快地在脑海中检索,这个女人的脸总给他一种熟悉感。

“谢谢,”佩姬应付这类对话的技巧相当娴熟,“感谢父母给我的优良基因。那么,我还有下一位顾客……”

“门外那位金发女士,是不是?”巴基找着话题,想多观察佩姬一刻,“她说你是她的朋友,她要起诉她的前任。”

“她把隐私问题告诉你,说明了两点:1、你有让人亲近的人格魅力;2、她信任你。希望你能对得起你的脸和人品……又怎么了?”

巴基微微含笑看着佩姬。

“不,只是你这么一本正经地说话,看来非常……有趣。”他把快要出口的“可爱”换成“有趣”。

“我不知道正常的谈话有什么有趣之处。”

“你板着脸,眼睛一丝不苟认真地盯着别人,嘴里说出像嘲讽的告诫,以为别人会因你的刻板却步,其实却丝毫不会给人刻板的印象,很……”

很像史蒂夫。

所以才觉得她熟悉吗?巴基仔细想了想,又觉得不太对。

佩姬微笑地用笔指指门口:“你看到我门上的名牌了吗?”

“佩姬.卡特,律师。”巴基回头瞅了一眼。

“是的,这是律师办公室,不是 尽情搭讪吧,混蛋 酒吧。”

巴基罕见地没继续“搭讪”或反讽回去,他对这个女孩有着超乎想象的宽和与包容。

“看来我也要佩一副眼镜,”他自嘲着表示歉意,“以便走进一间办公室前能看清楚自己该说什么不该说干什么。”

佩姬脸色微霁。

巴基不由自主地冲她柔和微笑。



史蒂夫原本以为佩姬要跟他说说起诉他的事。

“我已经把房子挂牌出售了,”史蒂夫在她的办公室坐下来,有点疲倦地说,“这是前几年房价大跌时山姆替我物色入手的,现在应该……”

佩姬打断他对房产的估值:“是的,我相信,有人出了不错的价格,我被委托签订购房合同,买下它。”

她看着史蒂夫的惊讶的蓝眼睛,心有灵犀地默默说了一句——这TM得也太巧合了。

“那个房子真的不错,我觉得升值空间还很大,”她把公事公办的派头放下,用明显柔和下来的声音说,“你急着出手是要准备赔偿金吗?”

佩姬真的没见过这么自觉的准被告。

“你不会让案子上庭,一旦把这件事公之于众,所有人都会受到二次伤害,隐私被侵犯,历史被挖掘,可能各自的第一次性行为发生在什么时候都会被找出来,放到投影仪上被逐条点评……你会选择和解。再说,就算上庭了,最后庭审结果如果我败诉,也一定会是用金钱方式来体现赔偿。”

史蒂夫娓娓道来,把各种情况都设想得很周到。

“那也不用把这么好的房子卖了,”佩姬很不专业地劝道,“它的地段好,内部空间设计得既实用又好看,买家出手虽然不低,但是一般人除非负债累累,否则不会将它卖掉。”

她停顿片刻,违背律师准绳地又说:“而且我不认为赔偿金会高到你必须卖房子。”

“首先,我现在就是负债累累,”史蒂夫平静地说,“然后,赔偿金的高低不是你说了算。还有,我不需要这个房子,买进时是山姆经手,我只是把信用卡给他,买进后我连看都没看过几次,我不喜欢住在郊外。”

佩姬心想,她最近真是越来越多愁善感了,史蒂夫明明只是在阐述事实,她却有种酸涩的悲哀。

她想来点劝慰,让他别自认负债累累,可是想到莎仑,又觉得身为莎仑好友的自己不该说这样的话。

“我安排了一个会面,”她甩掉突然光临的伤感,振作精神,“买家希望我全权出面,但我认为还是让你们见一面更好,有些交接你们直接进行更妥当。”

史蒂夫点头,看得出他并不关心谁买这房子,出价多少。

佩姬等了一会儿,没等到他提问,只好自顾自接着说下去:“买家刚刚来到纽约,自称是个画家,要找个地方安静作画。我对绘画不了解,你知道斯塔基.巴杰斯这个画家吗?”

史蒂夫喃喃重复道:“斯塔基.巴杰斯?”

他的大脑缓慢转动。

“名字很……”

敲门声打断了佩姬,三声“得得”后,绿眼睛的巴基推门进来。



像所有烂俗电影中的场面一样,这个办公室在门被打开的一瞬间,有了个微妙的静止。

巴基握着门把,停滞在门边。

史蒂夫呆了片刻,慌慌张张地站起来。

“巴杰斯先生,”佩姬公式化地来做现场介绍,“这是罗杰斯先生,你的卖家,我考虑再三,还是让你们见个面。”

“巴杰斯?”史蒂夫又重复了一遍。

“这位就是斯塔基.巴杰斯,你的买主。”

巴基真希望天降外星人引爆整个地球,将所有看到这一刻的人统统被灭口。

他忍不住控诉:“销售信息上的卖家姓名是肯特.杰克森。”

“那是中介,”史蒂夫非常抱歉地解释,手足无措、语无伦次得好像他犯了多大的罪似的,刚才面对佩姬平静无波的人似乎不是他,“我不是故意的,我回去就改……”

佩姬皱起眉头,不知道这有什么值得兴师问罪和诚惶诚恐的。史蒂夫的最后一句话更让她有种忍耐不住的冲动。

几乎是同时,巴基和佩姬嚷出同一句话:“回去就改是什么鬼!”

史蒂夫看着他们皱着眉头的相似表情,一声不响地在椅子上重新坐下。

巴基真想立刻甩手就走。

他看都没看史蒂夫给他的那一沓剪报,自己在网站和中介四处乱找,看到这个房子的价格和地段都好,就起意买下来。

谁能想到他偏偏挑中史蒂夫的。

还顶着斯塔基.巴杰斯这样的名字。

巴基庆幸手中没有轻机枪,否则他一定会突突突地大开杀戒。

事态发展到目前为止,佩姬还没往别的方面想过。她安排两人坐下,把准备好的合同和资料递给他们两人,请他们当场检阅,有什么不对立刻提出。

巴基短暂地脑内斗争一下,决定先应付完这次会面,再私下对佩姬提出自己不想要这房子了。

他们在佩姬的监督下一人拿了一个文件夹,在办公桌前的两张客椅上坐下,装模作样地研读。

巴基把文件夹略略向右侧移动一下,从左侧看了史蒂夫一眼——

史蒂夫微微低头,他的侧影静止得像一座雕塑,眼睛下有淡淡的青痕,睫毛在鼻翼边投下阴影,每一次开合都像微风刮过水面。

史蒂夫似乎察觉到什么,抬头回看巴基——

巴基正拿着文件夹对通风口发呆,他的肤色依然不是很健康,却也不像刚刚出来时那么苍白。嘴唇微张着探寻通风口内的风扇,似乎那里有个迷人的女士正在冲他眨眼睛。

巴基把视线从通风口处收回来,转向史蒂夫——

史蒂夫脑后有一根头发翘起来,左手插在口袋里,维持垂着眼皮的姿势,笔直地看着文件上的某个点,端肃得一丝波纹都没有。

史蒂夫不受控制地又去看巴基——

巴基已经对通风口失去了兴趣,正对着光滑像镜子一样的桌面研究他自己。史蒂夫可以看到他耳后有一道短小却深刻的伤痕,泛着淡粉的颜色。这道伤痕像没煮熟的青菜,让人通体生涩得几乎失去知觉。

巴基回头看史蒂夫——

史蒂夫好像真的有静止的特技,就连脑后的那根头发都还保持着跟前一刻相同的弧度,固执地翘在半空中。他甚至连眼睛都不眨了,睫毛成了挡在眼睛上的屋檐,在眼皮上停顿得近乎凝固。

史蒂夫转动目光对着巴基——

巴基的眼睛专注地盯着手中的文件一动不动,但他很快就放下姿态,去揉左肩,身影在淡金色的阳光中远不可及。

……

大概30分钟后。他们把没看几个词的文件夹合上,交还佩姬。

“关于房屋出售,我还要再考虑,”史蒂夫先说,十指躁动不安地相互交叠,“我想再等等,看看市场房价再做打算。”

让巴基出钱去赔偿莎仑,他无论怎样都干不出这种事。

没等佩姬惊讶于史蒂夫的出尔反尔,巴基已经宽容地了表态了。

“真遗憾,”他微笑,“我还很希望买这房子,不过总要尊重房子主人的意愿。”

巴基表现得这么豁达,让佩姬感到有点对不住他。但如果娜塔莎在场,就会从巴基那微微挑起的眼角戳穿他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两位先生同时告辞,争先恐后地向门边逃去。

他们在门前相遇,史蒂夫立刻退后一步:“你先请。”

巴基也同时后退:“你请。”

“不,你请。”

“别客气,你请。”

“还是你……”

他们停止了。

史蒂夫默默打开门先走出去。

他走到电梯边,按了下行按钮后回头,没看到巴基从办公室里出来。

巴基在消防通道的安全出口边也回头看史蒂夫,这里有个位置巧妙的墙角,从这边可以看到电梯。

他看到史蒂夫回头看的情景。

史蒂夫回了一下头就又转向电梯,显然并没指望巴基真的跟上来。

巴基悄然从消防通道下楼,不期然想起一件往事。



从外表或许看不出来,史蒂夫曾经非常固执,而且有着非同一般的独占欲。

巴基参加过一次杂志的普查投票,在“性幻想中最容易出现的明星”中投了保罗.沃克。

他因这次投票中奖,杂志编辑社寄了个榨汁机给他,史蒂夫正好签收。

史蒂夫好几天欲言又止,在公寓里走来走去。

“你会自慰吗?”他最终下定决心问巴基。

他们当时并肩坐在沙发上看一部老电影,巴基的手漫不经心地来回抚摸史蒂夫的大腿。

“别那么不自信,”巴基嚼着爆米花,严肃地回答,“对付你就能消耗我的所有储备了。”

“可我们并不总是在一起,”史蒂夫固执地继续研究这个问题,“有时我们会因为工作分开好几天、好几周,你总需要自慰。”

“这倒是,”巴基总算把注意力从电影上分了一毫克给史蒂夫,“你总不会指望我翘着老二忍吧,我要是忍坏了,不幸的还是你。”

“那么自慰时,你的性幻想对象是谁?”

史蒂夫努力让自己别显得那么斤斤计较,但是他一时间没能忍住接下来的这句话:“是不是保罗.沃克?”

巴基眨眨眼睛,神情体现了一个从疑惑到恍然大悟的历程。

“那只是投票,”他好声好气地说,“你不会把投票当真吧。”

“当然不会,”史蒂夫若无其事,“只是我从来不参与这样的投票。”

可能是觉得既然已经丢脸地问出口了,他又破罐破摔地继续追问:“是不是保罗.沃克?”

“来吧,史蒂薇,”巴基关掉电视,笑着凑近他,拉住他的一只手臂想把他拖到床上去,“用身体感受一下答案?”

史蒂夫牢牢环抱住双臂,牢牢瞪着已经黑漆漆的电视屏幕,坐在沙发上不动。

“是不是保罗.沃克?”他像复读机一样重复。

巴基环抱着他的身躯,冲着公寓的一切翻白眼:“不是。”

他觉得问出这个问题的史蒂夫很蠢,回答这个问题的自己更蠢。

不过这个答案总体来说是令人满意的,他们终于可以滚到床上进入正题。

评论(31)

热度(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