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人间悲喜剧S5:办公室(39)

39、胡萝卜饼

安全与对策中心是相当寒酸的部门。

他们的部分员工上下班甚至要依靠公共自行车。

古怪的是,这个部门的老大是九头蛇艾尔分部的头号打手,这种配置就显得极为不协调。

交叉骨的头罩被拿下,他眯起眼睛适应光线,同时暗自活动被捆在椅子上的手脚。

待看清楚眼前的景象后,登时怒不可遏。

史蒂夫环抱着双手,跟另外一个金发大个子站在他面前,巴基倚在门边,最可恶的是,他还在吃交叉骨之前买的彩虹薄脆。

“皮尔斯先生不会放过你,”交叉骨阴测测地说,“背叛者的下场你应该很清楚。”

巴基的嘴巴被塞得满满的,对交叉骨的威胁只是挑挑眉毛。

“如果我是你,会先担心自己,”托尔抛出一张轻飘飘的打印纸到他的膝盖上,“你的皮尔斯先生用2亿嘉元的价格卖了你。”

那是一张编制改组方案,安全与对策中心从即日起撤销,所有人员编入劳工部。

右下角上还有皮尔斯的签名和国防部、督导部两个部门的印章。

“让我们去劳工部!”交叉骨的反应非常具备行政色彩,“让我们去管罢工!”

看来比起被皮尔斯先生抛弃,从此要去跟全国的工会打交道的现实更让交叉骨恐惧。

“从此无论是哪个行业,只要发生罢工,就是你的错,”巴基嘴巴鼓鼓囊囊地威胁道,“尤其是编剧罢工,影迷们会砸烂你家的玻璃,向你的供水系统里吐口水。另外,你还要为人们的福利负责,一旦有谁认定孩子的学杂费没能被所在工会处理到位,你就要被所有人厌弃。企业家也不会放过你,他们会认为你是舔工会脚趾的走狗……”

简直是地狱,所有从政人员的噩梦。

交叉骨脸色苍白,汗如雨下。

巴基咽下满当当的食物,送上诚挚的敬意:“有挑战劳工部的勇气,你是真正的勇士。”

交叉骨很快镇定下来:“你们这么大费周章地冒着被起诉的危险绑架我,就是为了告诉我一个我迟早都会知道的消息。”

“当然不是,”巴基轻声说,“我们猜测,你是皮尔斯的私生子。”

冬日战士的语气并不严峻,然而交叉骨的表情只能用“蒙了”来形容。

“否则没办法解释这一切,”史蒂夫接上巴基的话,“皮尔斯器重你,又疏远你,轻易放弃你,又不杀你……你要么是他的情人,他有绝对的信心来驾驭你,要么是需要隐藏的私生子,他既亲近又排斥你,我更倾向于后者。”

交叉骨的大腿肌肉抖动起来,他看看腿上的那份改组方案,一直以来压在心中的疑窦浮上水面。

皮尔斯先生无疑是器重他的,但是无论交叉骨打多少次报告,他都只能被留在安全与对策中心。

他不是没抗议过,然而每次皮尔斯先生都是看看他,挥手让他退下。

交叉骨无数次在夜深人静时问自己,这是为什么?

他不够忠诚吗?

不够勇敢吗?

奉献不够还是功绩不够?

他是最有大局观的人,甚至被冬日战士这个后来的菜鸟夺走了“最迷人眼睛”的奖项时,他也没有丝毫怨言。

现在他的敌人们把一个他从没想过的可能性摆在他面前,他居然觉得很有道理。

或许在他内心深处也曾这么暗暗向往过。

谁不向往皮尔斯先生?

“其实是假的,”巴基毫不留情地说,“这是我们胡编乱造。”

“……”

“听到心碎的声音了吗,”托尔凝视他的脸庞,“被九头蛇操纵的、毁灭的、扭曲的人们的人生中,响起过无数次这样的声音。”

交叉骨的神态有点恍惚,但是托尔这番话让他重新凝聚了意识。

“老调重弹,”他懒洋洋地回应,“你们无法理解我们的理想,九头蛇可以根植于国防部,有其合理性和必然性,这一点,你应该清楚。”

他的脑袋冲着巴基点了一下。

巴基把彩虹薄脆的包装袋揉成一团,无意识地砸着嘴。

“不,我从不这么认为。”巴基说道。



巴基退役的前一年,他在一次战斗中左肩受伤。

那是战争的末期了,他们在国境跟斯菲人对峙着,因战争绵延得时间太长,人们都非常浮躁。

巴基的左肩流淌着泊泊的鲜血躺在污水中,不远处还有同样因受伤跟部队走散的两个战友。

“我要走了,”巴基用狙击步枪做为拐杖,支撑着身体站起来,“留在这里,除了成为斯菲人的食物,就是成为野兽的食物。”

另外两个人没有反应,巴基拖着疲惫的步伐移动过去。

一看之下,巴基感到一桶冰水从头浇到脚。

他们已经死去了。

巴基见过死亡,战场上总有死亡,他并不畏惧。

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在没有友军,身负枪伤,处在危险重重的丛林深处时,失去了仅有的两个同伴——甚至是同类,这让巴基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寒冷。

他咬咬牙,捡起装备,用树枝将战友的身体盖住,摸摸战术包中的生火工具,只剩下3根火柴,在这个时候进行火葬显然不明智。

他抱着步枪靠在树上喘息,吃了两口压缩饼干,用水咽下。

森林中有些瘴气,还有斯菲人和己方军队设下的毒陷阱,巴基找出一副防毒面具,聊胜于无地把脸罩得严严实实。

意志在食物和水的安抚下重新振作,巴基在附近四个方向的各找30颗树做了记号,对战友的遗体敬礼后,辨明方向,向基地方向走去。

他的行进速度以伤势而言算是很快乐,当太阳只剩下一抹余晖时,他已经到达了森林的中心地段。

夜晚的丛林很危险,然而他必须休息。

巴基做了个暗火,将火堆生在掩映的树枝下,倚着树木坐下,闭着眼睛陷入假寐。

这片丛林的瘴气容易让人产生幻觉,防毒面具中的解毒剂已经所剩无几,巴基连呼吸也尽量减弱了,所以也不会真的睡着。

然后到了中夜,他突然惊醒。

伤势并没弱化他的感觉神经,他敏捷地将枪口对准灌木丛。

是野兽?

还是敌军?

如果可能的话,巴基更希望是后者。

灌木丛动了一下,一个友军钻了出来。

她身材高挑,金发乱糟糟地堆在防毒面具后面。

巴基的枪口微微降下。

“你受伤了,”她的声音在防毒面具后面嗡嗡地说,“医疗包不见了吗?”

她说着从背包中找出一个医疗包扔给巴基。

“吃点胡萝卜饼,”她还不等巴基有动作,又快手快脚地摸出一个外表脏兮兮的行军饭盒丢过来,“我知道有些女人在生理期时用胡萝卜来补血。”

胡萝卜饼,将胡萝卜、黄瓜生切成丝,用盐、糖、油调味搅拌,调入湿面粉和蛋液,可以再滴入几滴麻油,捏成小圆饼入油锅炸或者煎,炸到面粉呈现出好看的焦黄色。

“……”

巴基看着据说是女性生理期的补血良方,只有省略号可以来表现他的心情了。


评论(8)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