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其实不喜欢别人用我的梗或情节。by正经的我

人间悲喜剧S5:办公室(28)

28、银蛋膏

史蒂夫在大学时代是个热血青年,参加过不少以发牢骚、骂当权者为主要活动的社团。他曾撰文在校刊上痛斥首相达3页纸,一度被校方视为危险分子。

以首相为目标的未来督导部长先生当然不止动动嘴皮子。

他伪造简历,跟一群同样愣头青的学生们一起,谎称自己是社会收容所的工作人员,大摇大摆地在闲置工地用餐车、旅游车、房车建了一个收容站,还搭了几个木头房,专门收容流浪汉和没有医保的精神病人。

这就完了吗?

没有。反战游行时,他在标语上画了两个美丽的裸体女郎,做成个大海报举在手中,因为人们丝毫不关心政治,只能用他们关心的事来引起人们的警惕。

他在大学的第二年,当局的对外战争进行得整个国家都疲惫了。兵员严重不足,参军年限已经下调到17周岁,公立大学甚至出台政策,自愿参军的学生可以减免学费,服役3年后回到学校,再修1年就可以获得全部学分。

全国有近3000个大学生因这项政策参军。

史蒂夫和巴基都在这批学生中。

巴基先行报名成功,而史蒂夫由于黑历史太多,在审查时花费了比别人更多的时间。

在等待审查这段时间,史蒂夫.忧国忧民的青春期迟到了.罗杰斯并没闲着,他照样参加反战社团,并用画了一组漫画来表达自己的政治主张。

他认为,有志青年参军不应以战争为目标,他的理想是结束战争,加快和平的到来。

这组漫画在圈子里出了名,被印刷成小册子疯传。

由于太过火爆,终于被军方认为影响了战争进行,出动军队对册子进行搜查销毁。热血青年史蒂夫要感谢这册子传播得太广,出处已经无从考证,否则他的参军申请一定会被驳回。

第一次突击搜查行动瞄准了史蒂夫和巴基的母校,一群学生正在进行读书会研究这套漫画,军队突然开进来把读书会包围了。

几个青年毫不畏惧地展开了逃窜行动,他们仗着军队不熟悉校园地形,从会议室后面的矮墙翻墙偷偷回到宿舍,把手中的小册子销毁。

史蒂夫和朋友在逃跑时碰到了巴基。

巴基当时已经穿上军装,歪戴着军帽,在矮墙边跟在指挥官身后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

指挥官正在指挥小队守住几个门,却不知道他们翻墙逃走了。

巴基的食指和中指并拢,做出个手枪型,嘴巴无声地“嘭”一声,对他们做了个射击的动作。

“发生什么事了,巴恩斯?”指挥官察觉到巴基的动作。

巴基立刻站姿标准地回答:“发现情况,长官。”

他们几个正在准备逃跑的人连忙蹲下身藏在花丛后面,被吓出一身冷汗。

指挥官终于回过身,看向巴基:“什么情况?”

“西边有大片乌云正在向这边移动,预计10分钟后有降雨,长官。”巴基把军帽扶正,肃然道。

指挥官看起来有点想骂人,但是判定天气是军官预备役入伍的必修课。他最终只是敷衍地冲巴基点点头,确定不该对这些冲着奖学金入伍的大学生抱有指望。

在异国紧张的政治氛围中,史蒂夫因往事而微笑,几个同伴三三两两地打瞌睡、警戒,他在杏树底下轻声对巴基说:“你是不是也想到了那件事?”

巴基嚼着果卷,含糊地说:“是的,争闹的时代,说起来是你的错。”

“我那时太年轻,太冲动,”史蒂夫有点怀念,“做了不少幼稚的傻事。”

巴基瞪他像瞪一个鬼:“你居然承认你干了傻事?那时候你明明被揍也要站在蓝队那边。”

“……你在说什么?”

“你又在说什么?”

“我是说我参军前夕被搜查的事,非常奇妙,当时我们已经彻底闹翻了,可我依然坚信你不会告发我们——你不是想到这件事吗?”

巴基嘲笑道:“你当然相信,你认为所有人都正直。而且你是个小色狼,看到穿着制服的绿眼睛小伙就忘记了怀疑和恐惧。”

“不,我不是因为……”史蒂夫猝不及防地红了脸,眼前这对绿色的瞳孔中盈满揶揄的笑意,他连忙转移话题,“你想到的是7年级的事吗?”

“真是心有灵犀,长官,”巴基笑道,“正是那件我们彻底闹翻的事。”

史蒂夫和巴基一起升入7年级,关于白面包和黄油面包的争论已经成了一件往事,因为做白面包的那个厨师被挖角了,学校中从此就是黄油面包的天下。

巴基为此愤怒了许多天,他甚至一度以绝食来抗议,连续一周只吃蛋挞来充饥。

获得胜利的史蒂夫同样愤怒,用这种方式得来的成功胜之不武。

7年级的少年史蒂夫已经开始长高,他的衣服几乎是每隔两周就要换新尺寸,似乎要把以前漏下的身高通通补回来。

他变得结实,体格终于够得上参加体育社团的标准了。

或许是出于对白面包的愧疚,他向巴基递出橄榄枝,恳请巴基带着他去社团报名。

一直都是壮健孩子的巴基是体育社团中的风云人物。

巴基愤恨地摆了3天架子,带他参加足球队。

事情到这里还很平和。

接下来队内赛分组时,史蒂夫被分到了蓝队,巴基是红队。史蒂夫刚开始还受到队友的排斥,但很快就如鱼得水起来。

比赛进行了30分钟,红队的9号被铲倒了,头破血流地躺在草坪上。

校医很快来了,对9号进行检查后,发现情况出乎意料地严重,迅速转往医院对骨折的左腿和脑后伤口进行处理。

巴基断定是蓝队3号干的好事,当时的位置3号最近,9号躺下时3号也跟着绊倒。

3号矢口否认,史蒂夫和蓝队的其他人也为3号辩护,他所知道的3号非常诚实,而且史蒂夫当时离他们只有5米,觉得3号的位置并不顺,太可能铲倒9号,更像是9号自己滑倒的。

9号在医院里躺了2个月,这期间,他的父母将学校和3号一并起诉了,他们带着自制的银蛋膏来到球队探望训练中的队员。队员先后做为证人出具了不同的证词。

银蛋膏,将雀蛋的蛋清取出放在锅中。将砂糖结晶熬成透明的糖水,跟蛋清搅拌后再拌入切成小方块的猪油一起蒸,蒸得蛋清变白、凝结,撒入一层干果,分装在不同的模具中,是探病常用的甜点。

这对父母带着银蛋膏看儿子,可是儿子因药物而昏睡,甜点不能久放,就顺便带到足球队来了。

足球队员们因为作证的事变得气氛险恶,泾渭分明地分成了两派。3号最终因证据不足不用承担责任,学校则被判管理不善,赔偿70万元。

红队队员因这个结果更加愤怒于3号和包庇他的蓝队,他们之间脱离了少年的意气之争,双方进入一种互相憎恨的状态。

在校方的强硬姿态下,足球队最终半解散了,还保留社团教室,但不能参加地区比赛。

史蒂夫和巴基首当其冲地成为两种情绪最极端的载体,他们当时离现场最近,都认为自己最了解情况,偏偏做出相反的证词。

这跟面包不同,他们彻底破裂。

“……我认为不能就确定是我的错,”史蒂夫明白巴基所指后说道,“而且你为什么会想到这件事。”

“斯菲人的政变是学生最先挑起的,我自然想起学生时代的争斗。”

巴基说着,神情淡下来。

“你还在介意这件事?9号后来进入了体育大学,3号出国成为了工程师……这已经过去了。”

巴基咋咋嘴:“我只是想起,不是介意——你以为我是缺乏爱的小姑娘,哭哭啼啼地抓着吵架的往事不放?”

“你或许不会哭哭啼啼,但是会很阴暗地在心里不痛快,我已经很了解你了。”

巴基有点被点燃了:“你了解我?”

他的语气中包含着指责,似乎史蒂夫了解他是一件大逆不道的事。

“你的眼睛告诉我你非常不痛快。”

“我的眼睛非常好看。”

“……是的。”

“它们是最好看的宝贝。”

史蒂夫看着巴基有点愤怒有点好笑的绿眼睛,突然发现没法反驳这句话。

“所以它们绝对不会不痛快。”巴基理所当然地完成立论。

这段关于往事的对话就此告一段落,一番低语已经引来了别人的好奇,他们安静地靠着树站好。

巴基将杏子的清香和月光一起吸入肺腑,能感受到史蒂夫的身躯在散发着热量。

他突然间有种冲动,想把曾经稚拙的少年心事告诉这个认识了20多年、先争吵后上床的人。

“是我带你进足球队的。”巴基缓缓道。

史蒂夫一动不动地听着,他预感到巴基将说出很重要的话。

“是我先指控3号,你不该为了他跟我针锋相对。你可以为他辩护,但是你那时站在他身边保护着他,似乎我随时都会变成一个恶魔去吞噬他。”
        
“蓝队的所有人都可以这么做,但你是我带进去的,你应该信任我,不信任我的眼力,也该信任我的人格。你为3号辩护,说出你看到的事实,这些我可以接受,但你还那么相信3号的诚实,认为我说了假话。我觉得被背叛了。”

评论(6)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