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其实不喜欢别人用我的梗或情节。by正经的我

人间悲喜剧S5:办公室(27)


27、随手果卷

杏鸭的鸭嘴掉了下来,在场的斯菲国人脸色齐齐变了。

斯菲国的风俗,吃鸭子前鸭嘴掉下来是非常不详的事,中古时期是要请巫师来祝诅消弭灾祸的,现代文明下没这么严重,可依然是非常为人厌恶的事。

在外交场合触这种霉头,简直要从随行秘书一直追究到鸭子的养殖户。

按照习俗,要立刻把鸭子撤下去,任何人都不能再动它。

可当着外国来客的面这么做,就是承认已方在接待工作上出现了幼稚的失误。

信仰和仕途,因一只鸭子嘴产生了激烈的冲突。

教育部的部长额上已经冒出了细汗,这位可怜的先生还准备利用混乱的时势向财政部部长一职发起冲击呢,后者刚刚因预算混乱在选民的嘘声中引咎辞职。

驻外大使下午没跟着来,否则就能知道斯菲人为什么脸色铁青,从而找个双方都能下台的借口来转圜。

克林特敏锐地察觉到冷场,调侃道:“鸭子已经把防卫的嘴放下,迎接我们的手指和牙齿了。”

斯菲人的笑脸更僵硬了,教育部长绝对不能让他们吃这只鸭子,鬼知道他身后的这群人中哪个是恨不得踹他一脚的家伙,让外宾吃下鸭嘴掉下来的鸭子——还嫌内外交困的境况不够恶劣吗?

东道主不请他们吃,都像盯着特大号的毛毛虫一样戒备地盯着鸭子,客人们只好自己找话说。

巴基先点评这只鸭子的皮,看起来真是金黄得让人难以置信,他从质感、色泽、香气、反光、形状等角度多方位称赞了鸭皮,最终宣布,就算用100个美女来换这只鸭子也是亏本生意。

话说得够直白了,如果主人识趣的话就该按照既定的行程请他们吃下斯菲国的特产杏鸭,为两国人民的友谊源远流长感叹一番后滚蛋,接着进行下一个活动。

那群人还是坐立不安地盯着鸭子。

娜塔莎和佩姬又相继表示,没有比在凉风习习的杏园中吃一只滚烫酥脆的烤鸭更幸福的事了,她们一直坚信鸭子可以美容、瘦身,还代表了圣洁和和平,最喜欢吃鸭子。

美女攻势无果,部长不得不亲自出马把鸭子歌颂一番,引经据典地从勇敢的嘉路二世说到近代的改革,每一次时代进步都能跟鸭子扯上关系,总之,这是只伟大的烤鸭,所以无论是吃还是不吃,赶快处理了吧,别让它在盘子里弯着脖子了。

教育部长终于风度宜人地微笑了:“抱歉,我只是想起这所大学的创始人……菲利普个伟大的画家,一生穷困潦倒,卖画得来的钱全部投入到这个学校,还是入不敷出,几近倒闭,直到他去世后,成就才被人关注,学校才繁荣起来。他临终前想吃1只杏鸭,摸边了自己的每一个口袋,只能找出一枚银币——不说这伤感的往事了,杏鸭因我的失神已经变凉,请撤下去重新上一只。”

教育部长在短短时间内把学校创始人跟鸭子扯上关系,还不算迟钝得无法忍受。

重新来了只嘴巴结实的杏鸭,他们总算是可以象征性地每人吃一点,表示深切领略到了斯菲风物和友情。

外宾并不知道这个小插曲的真面目,东道主暗呼侥幸,他们都不想再节外生枝,于是加快脚步,只要进行过晚宴,今天的节目就算全部结束了。

事与愿违的是,当他们快要离开游蝶步廊时,再次发生了事故。

这回要显眼得多,一群学生不顾警卫和扈从的阻拦,群情激奋地在外围叫嚷着。

“菲利普先生临终前摸遍自己的每一个口袋,是想为教师们发薪水,是要为学校挽留人才资源,才不是要满足口腹之欲!”

“他因此留下一句遗言:我的生命始于艺术,终于金钱。身为教育界的领袖,今时今日的教育部长居然这么歪曲最伟大的画家,只为了讨好邻国。”

“只能看到选票的拉票狂、谎言者、演说疯子!”

“依靠玷污菲利普先生来获得投资,不如卖你的定制礼服吧,混蛋。”

“你雪白的小脸少用几次防晒霜,就能省下大笔经费了。”

“我敢打赌他一定定期躺在美容床上做皮肤护理吧,娘娘腔。”

“难怪被挤到教育部来,原本还想问鼎外交部长,这种小姑娘怎么能避开复杂的国际大海中的礁石?”

……

外宾们交换眼神,对斯菲国岌岌可危的形势终于有了个直观的认识。

在这么严密的外交场合,居然发生这种令人哭笑不得的事,行政效率、国民情绪可见一斑。

教育部长5分钟前的失言,转眼间就被传得到处都是,引来群体攻讦,负责安全保密工作的人也算得无能。

在这种时候,他们不宜出面,在一边静待斯菲国人平定学生情绪。

好在明天下午就回国了——他们心中都飘过这么一句话。

原本以为虚伪、冗繁、扯皮的本国行政系统,现在看来居然亲切顺眼了许多。

事态范围却越来越广,很快整个首都的大学和研究所都得知教育部长为了当选首相,不惜跟外国人勾结,贬低国宝,出卖自尊的消息了。

文化部长立刻弹劾教育部长。

首都学术协会的代表则觐见国王,请求通过本届内阁不信任案。

首相在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淳朴地发表声明:教育部长的一家之言不能代表内阁的态度,他是电子科技专业出身,对艺术并不了解。

首相的讲话成功地让这件事人尽皆知了。

举国沸腾,骂声一片,终于在晚上10点时,首相办公室被突破防线,扔进了一个奶酪瓶。

王宫接着受到冲击,国王紧急避难,激进派人士趁机重提废黜王室的建议,保王党立刻反唇相讥他们是无政府主义者。

政变的苗头终于正式显现。



“因为1只鸭子?”克林特目瞪口呆地从老式收音机里听着事态转播。

他们被困在游蝶步廊,连手机讯号也被不知道被哪一路反对派屏蔽了。

已经接近凌晨,娜塔莎和佩姬百无聊赖地咀嚼着手包里的小饼干,担心斯菲国接下来就是航空管制、进行禁飞,那他们真的就要被困在这个不靠谱的地方了。

她们的担心很快就显得太过长远,一群环保主义者(天知道菲利普吃鸭子跟他们有什么关系)终于突破防线,气势汹汹地冲过来。

史蒂夫来游蝶步廊只带了10个随从,他们立刻向广袤的杏园退去,这片天然花园是斯菲国人文荟萃的胜地,他们无论如何不会太过火,至于这个举动会不会更加激怒对方则顾不上。

东道主们也紧随他们身后。

到了杏园深处,他们总算能停一停,歇一口气。

巴基忍耐了许久的嘲讽雷达终于开炮了:“贵国水资源丰富,人均用水量是我国的3倍,为什么发电系统这么落后?”

教育部长一时间没体会过来,怔了怔:“我国发电系统良好,你可以看到,就算现在这么混乱,供电依然正常。”

“这么说交通信号灯一定还在工作,不至于引起交通混乱而让救援部队无法到达了,放心了。”

教育部长在跟学生们唇枪舌剑时已经耗费了所有的吵架值,手无寸铁地沉默了。

“你心情不好,巴基。”史蒂夫低声道。

巴基琢磨着史蒂夫接下来要说什么,回应道:“你要进行擅长的诗朗诵来激励人心?”

“我只是在想,”史蒂夫在昏暗的星月光辉下笑道,“如果这里也通电,再有口锅的话,我就能做出晚餐把你喂饱。”

巴基舔舔嘴唇,冲他意味深长地说:“你确定能在这么多人面前把我喂饱?”

他们窃窃私语,冲着对方带着笑意和微不足道的挑衅扬起眉毛。

“可是现在我只能做出这个。”

史蒂夫说着,从外套口袋里拿出一把纸包住的随手果卷。

将一路随手采摘的杏子擦一擦,双手微一用力,就能把杏子从中间剖成两半,由于已经熟透,杏子中的汁液并不流出,只在果肉中晶莹着。用佩姬手包里做零食用的袋装巧克力味烤面皮把一半的杏肉抱住,紧紧地卷好,两头也折进去形成密封的卷子。杏肉的汁水在压力下要喷薄而出,但被烤面皮牢牢锁住,扔到嘴里一咬,立刻汁液四溅,满嘴都是混在着巧克力的果香。 

“如果能让他们不看我们,”巴基靠近他,几乎用全是气声的耳语说,“我就用嘴巴喂你吃果卷。”

史蒂夫还真的思考了一下。

“办不到。”两人异口同声地遗憾道,在娜塔莎疑惑的瞪视中傻笑起来。

杏园边缘传来一些熙熙攘攘的声音,他们收敛笑容,跟同伴一起站起身来张望。

史蒂夫飞快地看了一眼巴基,往事终于越过大脑的阻止,全部纷涌而来。

巴基也是。


评论(8)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