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其实不喜欢别人用我的梗或情节。by正经的我

人间悲喜剧第4季:无限的我们(5)

5、


刀刃从托尼的脖子侧面利索地切进去,像切豆制品一样轻松地隔开,让他的头颅和身体完美地分成两个部分。

众人都在那一瞬间闭上眼睛,巨大的悲痛刺进每一个人的心脏。

他们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钢铁侠的头颅将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坠落到地上,那张浮夸的嘴巴将永远地沉默,圆圆的眼睛瞪着天花板,英俊的脸庞罩上一层死灰。

因为美国队长和冬喵没能精确地论证他们的攻受关系,人气最高的超级英雄陨落了。

“虽然他是个讨人嫌,”山姆的声音哽咽,隐忍着说,“但是……但是……”

娜塔莎的眼中闪动着泪光:“他失去了头颅,身材变得更矮小了……他会难过的……”

“没想到钢铁侠居然会死在他自己创造出的世界里。”克林特紧皱眉头,像在忍耐什么痛楚。

史蒂夫亲身经历过死亡残酷远胜现代战争的世界大战,目睹过无数生离死别,承受力明显更高:“青年与老年之间的基本差别在于:前者前途无量,后者濒临死亡。可他还那么年轻。”

班纳博士默念着一句希腊谚语:死亡是开始。

“你好。”巴基说。

山姆对他怒目而视,在这种情况下,无论如何也不该说“你好”。

“你的心脏跟你的左手一样,都是钢铁做的吗?”

巴基冲着某个方向抬抬下巴:“是他。”

他们顺着巴基的示意看去,只见钢铁侠的头颅空落落地浮在半空中,一脸不满地瞪着他们。

“我是个讨人嫌?”他的头颅古里古怪地质问。

山姆说不出话来。

“总之有身体的时候不太讨人喜欢,”巴基说,“现在这个样子就有点可爱了。”

众人这才发现托尼的身体消失无踪,他的座椅上方只剩这个头颅了,好像他的身体突然披上了哈利.波特的隐身衣,变成了透明物质。

“哦。”史蒂夫说。

这个词把托尼点炸了:“你们参观了我这么久,所有的感想除了<你好>就是<哦>吗?”

“我也说你更可爱了。”巴基似乎有点安慰他的意思。

娜塔莎眼里的泪光还没来得及消下去,舌头已经利索起来:“你真的变矮了,一个头颅那么高的小人,现在的身高还不到10英寸吧。”

“其实不是,”托尼咂咂嘴,“我能感觉到我身体的存在,我甚至还能伸伸胳膊、踢踢腿,只是它不在这了。”

“难道这才是真正的惩罚?”史蒂夫沉吟道,“让身体的一部分消失?只有通过这个支线任务才能回来?”

如果第一次惩罚降临时,巴基的手指真的被砍,那多半也会消失。

“这是怎么回事?”班纳博士转向小丑主持人,“为什么他的脖子被砍断还能活着?他的身体在哪?”

“惩罚完毕,既然你们毫无疑问,那就愉快地进行下一题。”小丑说着,眼冒精光地冲着托尼的头颅狠盯了一下。

克林特察觉到那种目光,莫名地觉得背后直冒寒气。

“请看大屏幕,第3题是道情景题。”

蓝幽幽的全息屏幕在舞台上嗡嗡升起,6个超级英雄和1个超级英雄的头颅齐刷刷地转了过去,聚精会神地观看着。



黑漆漆的小巷中,一高一矮的两道黑影嘻嘻哈哈、勾肩搭背地跑出来。

矮小的史蒂夫目不转睛地看手中的那张征兵海报,蓝眼睛在夜色中闪闪发亮。

他瘦弱的身躯在激烈的运动和心情下显得愈发消瘦。

他咳嗽起来。

巴基有点酒意,伸手拍他的后背,含糊不清地嘟囔道:“别冒傻气,史蒂薇,你不是真的想参军吧?”

史蒂夫把那张传单折好塞进风衣口袋,抿着嘴往前走。

巴基跟上他,沉默的气氛骤然降临,黑夜中的薄雾传递出凉意。

巴基伸手微微抵了抵史蒂夫,从外套底下递过一个纸包。

他们在路中间站定,史蒂夫悉悉索索地拆着纸包,翻出一本厚厚的素描簿。册子中的纸张略呈淡黄,在夜色中几乎是发出浅色的金光。

封面内页一行流利的手写字母:赠你无限的未来——来自詹姆斯.巴恩斯。

史蒂夫在夜色中显得孤零零的,他抚过那行字,目视远方,似乎在想:他或许是有无限的未来,可他真正的未来必须在血与火的战场上。

巴基突然大声哭起来,猛地把史蒂夫兜头兜脑地抱住:“你长大了,史蒂夫,你长大了,你明明那么小,现在却长大了。”

史蒂夫那深沉的凝思瞬间被醉鬼打断,他双手举在半空中,被巴基死死抱着几乎喘不过起来,脆弱的呼吸道又开始发出警报。

两个青年就这么在宁静的夜色中站住,其中一个还很吓人的嚎啕大哭。

巴基嚷着,右手从外套中摸出一个牛皮封面的记事本,左手依然牢牢抱着史蒂夫,后者那么瘦小,他一只手就能很轻松地抱住。

大哭的青年表现了单手翻开记录本并写字的绝活,在记事本上匆匆写了几行字,又塞回外套,专心致志地抱着史蒂夫发起酒疯来。



短片到此结束。

“请听题,影片中的两人哪个是攻,哪个是受?回答并给出理由。”

山姆放弃了,面无表情地看着黑蒙蒙的观众席。

史蒂夫看着定格的短片,思绪微微有点动摇。

他跟巴基分别得太久,他几乎忘了巴基有那么让人惊奇的小习惯。那就是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巴基每天都会记一篇日记。他被俘虏的那段时间没能记下,被史蒂夫救出来安顿下后,第一件事就是补记日记。

短片中的那个晚上,巴基居然在发酒疯时写了那天的日记。

史蒂夫在一瞬间笑了一下。

“更强壮、更高大的应该是攻,”娜塔莎果断地说,“视觉上更赏心悦目。”

小丑的眉毛一挑,似乎要说些什么,但是托尼的头颅抢着道:“那也未必,个子矮小的人一样有攻的权力,这个世界呼唤平等,平等指的是种族、性别和身高。”

他们已经准备接受惩罚了,但是小丑依然似笑非笑地看着手中的题卡,似乎在放任他们说。

“10英寸的小矮人别来声张攻的权力了,”克林特语带试探,“你连身体都没有,要用什么来攻陷别人?你的舌头?”

其余人因克林特这个比喻发出恶心的声音。

班纳博谨慎地提出建议:“我认为,攻还是受不能看外表,要从相处模式来看。我不了解同性恋,也不认为美国队长和冬喵是同性恋,只能从人们对同性恋的印象中推断。好像没什么规律,但是酒吧里的那种妖冶的舞男一般都是受……吧?而当攻的人应该在某个方面有极强的控制欲。”

这个建议实在空洞,其余人都理所当然地忽略了。

“要我说,”巴基做为对短片中的场景毫无印象的当事人,终于发表看法,“如果片中的巴恩斯中士和瘦弱的美国队长真的是非常好的朋友,那么他们一旦上床,美国队长或许可以争取攻的地位。我在美国队长和巴恩斯中士的小说中看到过一个理论,床上的位置往往跟现实生活中相反的,巴恩斯中士可能会因为重视瘦小的美国队长,在床上让出主动的位置。”

这个观点颇为新颖,但又言之成理,连托尼的头颅都很给面子地点了点。

“有道理。”史蒂夫沉思着点头,把巴基的推理从头到尾滤了一遍,觉得没有什么疏漏,用目光征求同伴们的意见。

美国队长的同伴们都有意无意地避开他的目光,无论如何,史蒂夫用那么诚恳的神情询问他们“巴基认为我是攻,你们同意吗?”,实在是有点尴尬。

“那么,就是这个答案了。”史蒂夫对小丑确认。

小丑吐出一口气,嘴巴撇了撇,很失望地面向观众:“该怎么说呢,这群家伙真的很幸运,经过这6个人的讨论——回答正确。”

观众席如他们所料地发出嘘声,淹没了班纳博士“7个”的辩解。

史蒂夫感到一丝违和,他用四倍敏锐的眼睛观察着小丑,但是在厚厚的油彩下,小丑的表情没有一丝缝隙。

他将这个游戏从头到尾又回想了一遍,似乎没有任何不正常,但违和的感觉却挥之不去。

观众席上传来了急促的、激动的、催促主持人继续的声音,快要沸腾了。

史蒂夫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性。

他向旁边看去,撞上巴基的目光,他们眼神交汇,从对方的眼神中读到了同一个意思。

他们又看向别的同伴,希望能跟同伴们达成共识。

评论(6)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