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永恒的呼唤 5


5、

终于出发了。

由于抓不到小鱼,就直接把新鲜的鱼肉放入行囊,“小娘炮”表示,虽然自己有些娘娘腔,但是吃生鱼肉还伤害不了娇嫩的消化系统。

史蒂夫戴上水下呼吸面具,率先进入河流。巴基等待数秒后也跟着潜下去。

水里的情况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平静得多。鱼儿们游来游去,看不到水草之类的东西,水温非常舒适,水压像在按摩。

他们越潜越深,却丝毫不觉得疲惫,甚至舒服的有种懒洋洋的感觉。

巴基那睡虎般警醒的意志就在这惬意的时刻无声地苏醒。

这水流感觉舒服得古怪,越往下越让他们陶然。

“史蒂夫……”他呼唤同伴的名字示警,却再次因一个突发状况而感到不妙。

他的声音变了。

他几乎听不出这是自己的声音,但这声呼唤却又让他无比熟悉。

这种感觉很古怪,自己的声音变得不像自己,却又好像在哪里听过这种声音。

巴基的大脑飞速在记忆的仓库中挑拣,滤过所有他听过的声音。

搜索记忆的手在某个点停住了,同时身体传来的异样感让他察觉到一个荒诞的状况。

“我们必须回去!”巴基急切地说,声音再次有了变化,身体也开始乏力。

“这%#*&@#¥%&*¥%@#!”

他不由得破口大骂,由于骂词太过匪夷所思,被PG13的游戏环境乱码化地修饰了一遍。他听着自己变调的声音说出一连串乱码,觉得又好笑又无奈,就算在这这危急时刻也不由得笑出声。

前面的史蒂夫也发现了异常,然而他们在这瞬息之间已经难以做出有效反应了。

他们变年轻了。

首先是声音,变得像变声期的少年,然后是整个身体的极速变化,数秒之内已经变成了十二、三岁的模样。

身上的盔甲和软甲悄然、坚决地滑落,贴身的布袍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

巴基伸手去抓掉落的长剑,但他的手指触到剑柄时,身体已经只有五、六岁了。

儿童胖乎乎的手指一滑,枪骑兵的长剑落向看不见底的深渊。

他们已经没有力量继续下潜了,连维持平衡都困难,宽大的袍子缠绕住他们手脚,他们只好挥舞着短小的腿和胳膊,努力挣脱出来,捂住面具向上浮。

然而他们在继续变小。

很快两个儿童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两个婴儿。

面具也在滑落,在水涌入口鼻的一瞬间,巴基那深藏在记忆深处的生命本能终于让他意识到这水带给他的舒适感是什么了。

这是羊水啊……在母亲的腹中就是这种感觉。

他眼前一黑,思维也变得混沌起来,他依然保持着成年人的部分意识,然而身体似乎作用于思维,一些婴儿的本能在不动声色地入侵他的大脑。

黑暗让他想哇哇大哭,完全是靠着高不可攀的自尊才克制住。

他对时间的感觉也迟钝起来,在舒适的水中随波漂流。

不知道过了多久,眼前终于出现光明,同时身体一轻,包裹着他的水流也不见了。

巴基胖乎乎的手脚着地,光着屁股向前爬了几步,看清周围的环境。

眼前是一个长长的,散发着温暖光芒的管形通道。地面非常柔软,顶很高,墙壁上悬挂着一些画和爬山虎,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在无法判断距离的通道另一边,有着隐隐约约的白色光亮。

巴基听到了婴儿呛奶一般的咳嗽声。

他万般不情愿地转过头,看到变成婴儿的BOSS正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向他身后爬过来。

史蒂夫婴儿非常瘦小,爬的速度也慢,他原本是在巴基前面的,现在反而落后了。

“机口恁系粗口,嘎鸡。”史蒂夫大大的蓝眼睛看过来,吃力地举起右手,比头发丝粗不了多少的手指严肃地指向通道那遥远的尽头。

他虽然保有成人的大部分意识,但是婴儿的器官发育不成熟,吞咽能力也差,把“这可能是出口,巴基”说得让巴基勉强听得懂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由于说的时候没掌握好吞咽和呼吸,口水把史蒂夫婴儿嘴唇弄得亮晶晶的,最后一个音落地时,还被口水呛得又咳嗽了一下。

“快轴,史机普。”巴基的口齿要稍微清晰一些,史蒂夫没费什么力就听懂了“快走,史蒂夫”,不过也可能是这个句子比较短的原因。

他们内心的成人部分目前非常自信,虽然不知道出口有多远,但既然眼睛能看见,那么以婴儿的爬行速度应该也费不了太久。

他们还没意识到婴儿部分已经在向他们的旅途发起坚决的进攻。

巴基爬了三步……或者五步,就被身边的一枚爬山虎的叶子吸引了注意力。

这是什么?宝宝巴基的意识悄悄发出疑问。

他保持着爬行的姿势,却完全忘记了要继续爬的事,歪着脑袋,盯着那枚叶子看个没完。什么出口啊,脱困啊,游戏啊……统统比不上这片爬山虎的叶子重要。

终于,宝宝巴基对这枚叶子的兴趣耗光了,顺着爬山虎的绿藤往上看,看着墙壁上的浮雕发起呆来。

他看得入了神,连爬行姿势都松懈了,一屁股坐在柔软的地面上,把手指放进嘴里,盯着浮雕开始新一轮的全神贯注,口水顺着手指滴出来都没有发觉。

这个东西真奇怪,宝宝巴基想,不知道是什么?

疑问让他想起自己还有个小伙伴,于是恋恋不舍地让自己把视线从浮雕上挪开一下,看向史蒂夫。

史蒂夫跟他一个德性,连姿势都一模一样,含着右手的手指,婴儿那格外明亮的大眼睛眨都不眨,惊讶又出神地看着墙壁上的浮雕。

巴基看了看史蒂夫,大概是觉得这个小伙伴长得跟自己差不多,远不如浮雕有意思,很快就厌倦了,含着手指转头继续看浮雕。

就在他看得疲惫感升腾,眼皮渐渐下垂,打算愉快地睡一觉时,一个声音将他惊醒:“嘎鸡!嘎鸡!嘎鸡!”

巴基猛地一惊,神志回来了。

史蒂夫正焦急地戳着他,嘴里不停地嚷着他的名字。

“快轴!快轴!”巴基嚷道,“无门不嫩停。”

两个宝宝恢复了战士本色,再次努力爬行。

爬了大概有十分钟,饥饿感开始对骚扰他们。

在跟婴儿意识的艰苦对抗中,他们的成人意识已经困顿得只能勉强维持清醒,放在行囊空格里的鱼肉只是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就被断定为“不能吃”。

他们已经没有余力去想,能不能把鱼肉拿出来,试着吸取点新鲜汁液聊作充饥了。

“嘎鸡,腻额不饿?”史蒂夫对“小娘炮”伙伴抱以友谊的关怀。

反正史蒂夫自己饿得想大哭。

实际上他的眼泪已经汪在眼睛里,把眼睛渲染成清澈明亮的水蓝色,嘴唇也微微张开,仔细看,已经往嘴巴两边撇了。

如果现在再有个困难出现,史蒂夫的成人意识恐怕无法阻止宝宝史蒂夫不管不顾地大哭一场。

巴基也瘪着嘴,沮丧地点了一下圆圆的脑袋。

他这一点头,眼睛瞟到自己的关键部位。

没打马赛克。

看来婴儿的小鸡鸡可以被这个PG13的游戏接受。

巴基这么半成人半宝宝地胡思乱想着,脑袋漫无目的地转动,本能地寻找解决之道。

他的视线瞟到了某个东西,眼睛忽地一亮。

“奶!”他兴奋地指向一根爬山虎绿藤。

史蒂夫也看到了,在不远处一根绿藤上,居然悬挂着几个满满的大奶瓶。

眼泪第一时间退了回去,两人格格地发出宝宝的笑声,沮丧一扫而空,欢天喜地地爬了几步,到了奶瓶旁边。

他们现在也考虑不了这奶瓶是不是诡异,奶瓶里都东西到底能不能喝的问题了。

婴儿巴基是个健壮的宝宝,身体、脸蛋都胖乎乎、圆滚滚的,脑袋圆圆的、大大的,力气非常足,他扑到一个大奶瓶上,抱着奶瓶用力一拖就把它拽了下来,开心地把奶嘴放到嘴里吮吸。

婴儿史蒂夫就瘦弱得多,而且靠近地面的那个奶瓶被巴基摘走了,他就更加拿不到了。他把小脸崩得紧巴巴的,眼睛瞪得圆圆的,揪着爬山虎绿藤想把奶瓶拽下来。

巴基吸了两口,眼睛余光扫到史蒂夫,喝奶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他抱着大奶瓶看了史蒂夫几秒钟,发出一声奶声奶气的长叹,把手里的奶瓶往史蒂夫的怀里一塞,努力直起身体抱住绿藤上的那个大奶瓶,摇晃了好几次,总算气喘吁吁地把它摘了下来。

“谢谢,嘎鸡。”史蒂夫用他那含糊不清的声音道谢后,和巴基一起抱着奶瓶开始他们的旅途补给。


评论(27)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