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其实不喜欢别人用我的梗或情节。by正经的我

永恒的呼唤 4


4、

他们并没迎来想象中的冲击力,地面极为柔软。虽然从高空坠落,震得浑身骨头都折断般疼痛,但并没给游戏中的身体带来实质性的伤害。

巴基看看自己的血槽,一点数值都没损失。他小心地站起来,再次试着退出游戏。

游戏中时间的流速非常快,这里的5天只相当于现实中的1个小时。一旦玩家在游戏中停留达到30天,游戏的保护机制就会强制玩家退出,20分钟后才能再次登录,以此保护现实中的身体不至于因饥饿、疲劳而有损健康。

巴基想到这一点,因再次退出失败而略微焦虑的心情微微平复。

算一算,他在游戏中已经玩了15天左右,至多再多滞留3个小时,他就能离开游戏仓。

“巴基,基,基,基,基……”

哦,还有这个家伙。

巴基转过身瞪着BOSS,摔得七荤八素的身体又在叫嚣疼痛了。

“史蒂夫.罗杰斯?”

“正是吾人,汝独自来此,需弃绝希望、弃绝希望、绝希望、希望、望、望、望、望……”

许由于地势太过开阔,无法像在他宫殿中那样造成庄严的回声效果,该BOSS只好自力更生,自带回音。

“好的,”巴基讨人喜欢地微笑,干巴巴地说,“我们得谈谈,亲爱的罗杰斯骑士、爱的罗杰斯骑士、的罗杰斯骑士、罗杰斯骑士、杰斯骑士、斯骑士、骑士、士、士、士、士、士……”



BOSS史蒂夫.罗杰斯不喜欢说话,他对于巴基的“灰之境界究竟是什么”、“你是突然有了自我意识还是工作人员在操纵你”、“我为什么没法退出游戏”、“你们的客服投诉电话是多少”、“我要留在这个见鬼的地图里等到我自动掉线吗”、“我没补充食物,你知道光靠喝药剂肯定没法活过15天吧”、“你知道我要是在游戏中死去,会给我带来多大的损失吗”等一系列问题只是保持着认真的神态,微微皱眉,用心地听着。

他只对“灰之境界究竟是什么”以及“我没补充食物”这两句话有种若有所思的反应,对于其余的疑问、质询和破口大骂完全处于茫然状态。

巴基不停息地说了10分钟,双手捂住脸,做着平静心情的深呼吸。

他从行囊里摸出酒壶,灌了一大口纯露,不是为了补充体力和补血,而是他感到口渴了——跟刚才那真实的疼痛感一样,又是一个让他烦躁的现象。他居然在游戏中感到口渴,这说明不知道出于什么见鬼的原因,游戏的控制系统在对他的游戏体验失去控制。

那么,如果他在游戏中死去,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詹姆斯.巴恩斯的人生旅途中,经历过无数稀奇古怪的危险,早已养成了对危险既警觉又漫不经心的习惯。口渴这件事虽然太特么操蛋,但他只烦恼了数十秒就抛开了。

他转过头,准备跟BOSS进行最后一次沟通尝试,如果还是得不到有用的讯息,就试着在这片荒凉的土地上探索一下。

BOSS不在他原来坐的地方。

巴基几乎是本能地握住剑柄。

就在同时,他身后传来史蒂夫.罗杰斯的声音:“巴基,我们可以吃鱼。”

巴基迅速转身,退后两步,这才打量突然离去又突然回来的BOSS。

一串肥大的鱼在史蒂夫.罗杰斯的右手中,被不知道从哪来的草绳捆着,正在半空中活泼地蹦跳着。

他的另一只手还提着木桶,腋下夹着一堆柴火。

哪来的鱼?

哪来的草绳?

哪来的桶?

哪来的木头?

你特么去哪了?

怎么回来得这么快?

无数问题像潮水涌上巴基心头,他眯起眼睛打量着眼前正在微笑的BOSS,问出口的是:“你说话怎么没回声了?”

史蒂夫又露出思索的神情,注视着远方,像在考虑怎么说。

巴基在剑柄上的手并没放下来,随时准备迎接BOSS暴起伤人。

“或许,”史蒂夫不怎么确定,“我本来就在摆脱命运女神的影响,到了灰之境界,彻底摆脱了。”

巴基一个词都不明白。

BOSS没继续解释,开始专注地烹调他手里的那串鱼。

从行囊里摸出打火石点燃柴火,依然从行囊里摸出一口锅架好。

水桶里的水倒一点入锅中,烧开后涮涮倒掉,又重新烧一锅新水。

忙碌的厨师开始清理鱼。

剖开鱼腹、刮去鱼鳞,洗干净,甚至还非常在行地从行囊中摸出生姜之类的去腥味,然后熬鱼汤。

“我真不了解你。”巴基喃喃道,史蒂夫正把一碗白生生的鱼汤递给他,鲜嫩的鱼肉在奶白的汤中浮沉,非常诱人,木碗和木勺也是从“堕落的圣骑士”的行囊中拿出来的。

“你或许不相信,”史蒂夫小口地喝着鱼汤,全身每一个毛孔透着满足,“我并不是天生的坏人。”

巴基翻翻白眼,汤在手里,他一口也没动过,鲜香味往他鼻子里钻,成功地挑起了他的饥饿感。

他已经不想追究为什么有饥饿感的事了。

史蒂夫误解了巴基的神情,蓝眼睛有点黯淡,这让他整个人都有种深沉的魅力。

巴基不由得看着这个BOSS出神,一个猜测在心头出炉:难道真的是工作人员在操纵BOSS?这个工作人员是基佬,看上了巴基,用这种方式来勾搭巴基?

巴基越想越觉得可能,毕竟自己是这么英俊,而且魅力不凡,被某个后台的工作人员暗恋上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这样或许也能解释口渴、饥饿感之类的事。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等有空找出那个工作人员,只把他拖进厕所揍一顿就好。

“我并不是为我自己的作为辩解,”史蒂夫的声音把他的思绪拉回到现状中,“挑起战争,杀害同族,这些的确是我做的,但是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我这么做时好像不是我……你明白吗?”

巴基迟疑地看着他,这个暗恋自己的宅男想来探讨游戏背景设定的问题?

史蒂夫真诚地看着他:“我不会为自己的罪行开脱,你永远不会看到我这么做,只是我……我迷失得太久,已经很长时间没能自由地行动、说话了,甚至很长时间没进食了。我感觉不到疲劳,我感觉不到饥饿,我什么都感觉不到……我觉得我是命运女神手中的提线木偶,只能随着她的手指起舞。”

巴基从凌乱的线索中抓到一个线头。

这个BOSS,在暗示巴基:他的确是个“活人”。

他有思想,有感情,被命运女神或者说游戏系统控制着成为BOSS,这让他很抓狂。

听起来游戏系统还犯了监禁罪和虐待罪,把他关在宫殿里,还不让他吃东西。

他的绿眼睛和他的蓝眼睛视线胶着,沉默地对峙。

太真实了,史蒂夫.罗杰斯和任何NPC都不一样,他根本不像游戏人物,工作人员的操纵无法带来这样的真实感。

“真的随着命运女神那小美人的手指起舞,还是挺不错的艳遇。”巴基最终这么干巴巴地说。



巴基还是喝鱼汤了,一半是有点混乱地认同BOSS的胡说八道,另一半是15天以来的饥饿感成倍地苏醒来袭,靠着意志力熬了这么久,他意识到如果不补充食物,可能等不到强行掉线就会饿死。

“说说灰之境界。”一大锅鱼汤进肚,鱼肉也被捞着吃了,巴基的思维敏捷、清醒了很多。

史蒂夫惊讶:“你不知道吗?”

“我该知道吗?”

“每个在教会上过学的孩子都知道,灰之境界是神明无法触及的所在,是一片苍茫的大地,目力无法触及10英尺以外的地方,但是每隔20英尺就会有一处活泉和绿树,肥美的鱼在泉水里游动。”

总算知道这些鱼和柴火是从哪来的了。

“教会的宣传海报上说了怎么离开这个鬼地方吗?”

“教会没有宣传海报,”史蒂夫认真地说,“虔诚者都希望能进教会学习——你没在教会上过学,怎么会得到枪骑兵的资格认证的?”

“我很强大,又太招人喜欢了,颁发证书的人恐惧于我的力量,而且不忍心拒绝我的笑容。”巴基说着,像证明似的冲着史蒂夫笑得很欢快。

史蒂夫本来将信将疑,看到巴基的笑容后却差不多要全信了。

就算是光明女神亲吻过的笑容也没这么讨人喜欢。

“你真厉害,巴基。”他由衷感叹。

巴基本来是看在鱼汤和情报的份上,勉强忍耐BOSS把自己叫做鹿,可是现在面对史蒂夫真诚的叹息和眼睛,突然觉得“巴基”也是不错的名字。

“那么,”巴基的语气不由自主地多了几分雀跃,“对离开这里有什么计划吗?教会优等生。”

史蒂夫心不在焉地把玩一根鱼骨:“我们或许可以深入到泉水中看看。教会的典籍中提到过:疲惫的旅人在透明的地狱中跋涉,从灰之境界归来后精疲力竭,如初生婴儿看到母亲一般回归光明女神的怀抱。”

“透明的地狱,”巴基沉吟,“你怀疑泉水是通道?但是那个倒霉家伙在透明的地狱中跋涉,虽然离开了这个地方,却死去了。”

“他是个工匠,体力上还有锻炼、进步的空间。”或许是出于死者的尊敬,史蒂夫把“体力差劲”说得相当委婉。

如果是在现实中,巴基肯定会谨慎求证后再涉险。不过游戏不同,既然有这么明显的游戏线索,那肯定要去试一试。

他一跃而起,稍微整理一下行囊,确认手里还有三套水下呼吸装备,颇为愉快地建议:“那么我们这就出发看看。”

“我们还要做些准备,做点鱼干,带好清水,”史蒂夫跟着站起来,“我不要紧,可是巴基,你是娘娘腔。”

史蒂夫突然感到空气凝滞了一下,不知道从哪来的风卷过几片落叶从身边飘过。

“什么?”巴基和蔼地问。

“就是……”史蒂夫努力思索着,“近似于‘小娘炮’……我听那些挑战我的勇者说过,这是现在的流行词。”

“小娘炮?”接连被大BOSS赐予“巴基”、“娘娘腔”、“小娘炮”等别称的枪骑兵缓缓重复。

“就是……”史蒂夫皱着眉,“形容体力不足,勇者们经常这么称呼自己的队友,但我觉得‘小娘炮’有蔑称的意思……”

巴基看看自己的数值,相当可观,绝对在那个疲倦而死的工匠之上,不过跟这个前任BOSS肯定没法比。

“你不知道这些流行词吗?”史蒂夫的声音里居然包含着一点怜悯,“你真过时……抱歉,巴基,不过不要紧,我会教你的。”

前任BOSS同情地看着自己的新朋友:巴基没去过教会学校,连年轻人间流行的词汇都不知道,一定习惯独来独往,不像自己这样,虽然困居宫殿,但经常跟勇者打交道,还算得上见多识广。

他又进一步想到:巴基已经对自己释放善意了,独行侠的他能做到这一步非常不容易,这来之不易的新友谊弥足珍贵,值得珍视。

他紧接着又想:巴基在宫殿里,被临时结成的队友背叛,居然还能毫无保留地相信我,我说泉水是通道,他毫不质疑,真是善良、坦率、诚实的人。

他还想到很多,各种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过时之人”已经缓缓开口了:“那么快去抓鱼吧,甜心,我体力不足,难以举起鱼叉那么重的东西。”


PS:这一章比想象中长,下一章想写点可爱的东西,不造能不能写得好……

评论(26)

热度(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