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永恒的呼唤 2


该章倒叙啦啦啦啦啦

 

2、

 

太荒谬了。

 

詹姆斯.巴恩斯(现在或许在“英俊的我”之外又多了个“巴基”的称呼)心理反复嘀咕着这句话。

 

他顾不上逼真的疼痛感,惊讶地跟眼前这个金发、蓝眼、看起来无比正直的家伙大眼瞪小眼。

 

“史蒂夫.罗杰斯?”他试探着问,心中大嚷 “我情愿相信早餐面包操了红骷髅的屁股也不想相信这么荒谬的事”。

 

“正是吾人,”史蒂夫.罗杰斯的声音威严、悠远,“汝独自来此,需弃绝希望、弃绝希望、绝希望、希望、望、望、望、望……”

 

詹姆斯.巴恩斯向四周看看,或许由于地势太过开阔,无法造成他那庄严的回声效果,该BOSS只好自力更生,自带回音。

 

“好的,”詹姆斯.巴恩斯身处绝境,那讨人喜欢的笑容依然很欠揍地浮现在脸上,他见贤思齐地有样学样,“我们得谈谈,亲爱的罗杰斯骑士、爱的罗杰斯骑士、的罗杰斯骑士、罗杰斯骑士、杰斯骑士、斯骑士、骑士、士、士、士、士、士……”

 

是的,必须谈谈,为什么会发生这么荒谬的事,以及接下来该怎么办。明明在半个小时之前,他只是跟随他的队伍来这位BOSS面前送死而已——

 

 

 

半个小时前,詹姆斯.巴恩斯还跟着他的队伍好端端行走在晨星山脉中寻找“堕落的圣骑士”。

 

他天生讨人喜欢,这项本事甚至略高于他招人恨的本事。得益于这个天赋,加上棕色的头发和迷人的绿眼睛的加分项,他进入游戏后没费什么周折就满级了——大家都挺乐意带他。

 

目前他是一名枪骑兵,他原本选择的职业是刺客,满级后为了刷“堕落的圣骑士”花了不小的代价进行转职。众人都为他的牺牲精神而感动,但正如他一再声明的那样“这真不算什么,只是游戏而已”,并不觉得自己有损失。

 

现在他作为团队的主要输出之一,已经来到“堕落的圣骑士”的地图中。

 

“永恒和光荣”被誉为划时代意义的拟真体验作品, 3年来,游戏生命力绵长而坚定。

 

詹姆斯.巴恩斯的手指下意识地抚过背上长剑的剑柄,指尖传来沉甸甸的金属质感。

 

眼前绵延不绝的山脉笼罩在淡淡的雾气中,白雾随着山中流动的微风在众人的衣服和武器上留下湿润的痕迹。

 

甚至嗅觉也在传递着逼真的感触,水和风的独特味道缭绕着,让人们精神一震。

 

白雾深处,正是“堕落的圣骑士”史蒂夫.罗杰斯的居所:深蓝宫殿。

 

如宫殿名称一样的深蓝色墙壁透过雾气隐约出现在人们面前时,吵吵闹闹的队伍沉静下来。

 

队长“红骷髅”转身面向身后的队员,做最后一次战前动员:“正像之前说过的那样,本次的目标不是完成首推——眼下我们做不到这一点,我们只要坚持得比其他队伍久就是一次胜利。千万别受不了诱惑去攻击BOSS的治疗,我们的作战计划就是跟他拼输出,拼加血。当他的血条掉到70%时,枪骑兵就发起突击,力争能砍掉60%血。BOSS的每次发动治疗术,上限是加50%的血,只要能砍掉他一半以上的血,我们就没做白工。”

 

这个作战计划相当没志气。

 

“枪骑兵”具有“狂战士”的技能,把自身的一半血量转化为输出,同时兼备远程和近距离打击,在一击之后迅速退下还可以保持不俗的打击力度。为了达成“死得比别人漂亮”的目标,这支14人的队伍配备了3个牧师、3个枪骑兵。

 

“红骷髅”深吸一口气,转身推开宫殿的大门。

 

他们不知道,这一推门将会在未来造成不逊于宇宙大爆炸的结果,杀伤力远胜那只在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扑扇翅膀的小蝴蝶。

 

正如他们复习过无数次的录像上所显示的,门一旦被推开,数百英尺外高耸的台阶上,史蒂夫.罗杰斯就扶着他的剑从宝座上站起身来。

 

“吾身在黑暗,心向光明。”他的声音威严地在宽阔的大殿中回响,声音撞在墙壁上形成回声,回声夹杂在一起,一波掩过一波,隆隆作响。

 

幽深的蓝眼睛像盘旋着风暴的大海,冷漠地看着各位入侵者。

 

众人明知道他是游戏人物,依然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惧意悄悄地在心头升起。

 

他们终于有了身处战斗的紧张感,一些心志软弱的成员甚至小腿肚在发抖。进入大厅后只有死亡或胜利后才能离开,否则他们肯定会在这重压下回头就跑。

 

就连现实中身经百战的詹姆斯.巴恩斯也不由得微微屈膝,身体形成一个外松内紧的弧度,做好了发力的准备。

 

他们屏住呼吸,默默地握住自己的武器和法器,等待着前置剧情的结束。

 

史蒂夫.罗杰斯像他之前无数次做过的那样,举起“灰烬长剑”,剑尖指向被天花板阻隔的天空。

 

詹姆斯.巴恩斯在战前的轻微紧张感中依然觉得这个动作非常眼熟,脑海里突然冒出一句话:赐予我力量吧,我是希瑞!

 

然后不可控制地,开始欢快地默念那部老旧的动画片——《非凡的公主希瑞》的开场白:我叫阿多拉,霍曼的亲妹妹。我是水晶城堡的保护者。这,是顺马风,我的坐骑。有一天,我获得了奇迹般的秘密,当我拔出剑说道:“赐于我力量吧……SHE-RA,SHE-RA,SHE-RA,SHE-RA,SHE-RA,我是希瑞哎……”。只有几个人知道我变成希瑞的秘密,他们是希望之光,拉兹夫人和考尔。我和起义军的朋友们一起,为解救以希利亚,与罪恶的霍达克进行着战斗……

 

詹姆斯.巴恩斯乐不可支地想着,差点笑出来,连忙咳嗽一声,让自己恢复状态。

 

他的队友们没这个空闲,在“堕落的圣骑士”那肃杀的气场下,他们已经快透不过气来了。

 

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个BOSS这么难刷。史蒂夫.罗杰斯的真实感是无与伦比的,面对他时,就像面对真正的魔王,他的一举一动都有着致命的压迫感。战斗还没开始,他们本来昂扬的战意已经干脆利落地退却得丁点不剩了。

 

他们中大多数人甚至已经后悔了。

 

“灰烬长剑”在半空中静止片刻,迅捷而沉重地落下,剑尖敲击在地面上,将锻钢地面击出蛛网般的裂痕。

 

詹姆斯.巴恩斯再次不由自主地走神,他想:每次有人来挑战“堕落的圣骑士”,BOSS都要做出这一系列的剧情动作,每次都要敲碎他宝座前的地面,他不会觉得不耐烦吗?

 

这种想法非常无聊,思考一个游戏人物会不会对剧情感到厌倦,根本就是个没有立论基础的问题。

 

更让詹姆斯.巴恩斯暗暗心惊的是,他居然一再地思维涣散,无法把精力集中在战斗上,无论是在游戏中还是在现实中,这都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可是他依然忍不住向高高的台阶尽头看去(其他人都在恐怖的气氛下微微低头),看向远处史蒂夫.罗杰斯的脸。

 

头盔面具挡住了BOSS的上半边脸,“堕落的圣骑士”的蓝眼睛中那亘古不变的冷漠视线从面具的孔中射出来,与本名詹姆斯.巴恩斯、游戏ID“英俊的我”的视线相遇了。

 

“英俊的我”微微眯起眼睛,毫无意义地冲这个游戏人物抬了下下巴,还眨了下右眼,既是打招呼又是发问:你不烦吗?

 

真无聊,我居然冲一个游戏人物眨眼睛……他不由得摸摸下巴,自嘲地扯扯嘴唇。

 

他的思绪依然像冲破堤坝的洪水,不收控制地奔腾:不过我那下眼睛眨得挺有水准,可以进入“詹姆斯.巴恩斯调情举止”的前三名,不愧是“英俊的我”。

 

就在被寄予厚望的专职枪骑兵东想西想,其余人斗志几近崩溃时,BOSS做了一个剧情外的动作。

 

史蒂夫.罗杰斯拿下了头盔。

 

原本他这个时候应该说出第二句台词:“吾身在光明,心怀黑暗。”

 

说完这两句被满腹怒火的玩家嘲弄得体无完肤的台词后,他会发出一声怒吼,宫殿震动,前置剧情到此结束,接下来就是正式开打。

 

他的头盔只有在宫殿被打破时才会取下来,取下头盔后,他就进入被玩家怒斥为“恶心”的无敌状态。

 

其他人还沉浸在恐惧感中,居然没意识到BOSS这个不同寻常的举动,依然脸色苍白地等待剧情结束,有人甚至已经在打算着放弃抵抗,早点死亡逃离这个无比真实的BOSS。

 

“我是史蒂夫.罗杰斯,”BOSS突然自言自语,声音像流水一样平和轻微,居然没造成回声,“我是女神的圣骑士,家住嘉里士城,我的父亲是枪骑兵,母亲是牧师,我要为了光明战斗,战斗,滋滋啦啦,哗哗哗,滋滋,啦啦啦……”

 

他叙说到一半,突然发出收音机故障一样的杂音。

 

身上盔甲的光芒也时弱时强,这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随时都会消失似的。

 

众人再迟钝也发觉不对了,不由得面面相觑。

 

“更新的新剧情吗?”牧师“佐拉博士”提出一个猜测,“我们要等待剧情结束吗?或许可以试着攻击看看。”

 

“问我们的队长‘红骷髅’,”术士“不老男神皮尔斯”说,“他说了算。”

 

“红骷髅,”让他们胆战心惊的是,BOSS居然接过他们的话,再次自言自语,“骷髅,亡者,战斗……”

 

“操!”同为枪骑兵的“卡波夫将军”怒道,“该不是哪个工作人员从后台操纵这个角色吧?”

 

众人不由得同意这种猜测。

 

“但是为什么?”“英俊的我”缓缓道,视线无法离开突然发生异变的史蒂夫.罗杰斯,尤其是那双幽深的蓝眼睛,“假设真有这么个工作人员,他从后台控制BOSS有什么好处吗?我们本来就没法推倒‘堕落的圣骑士’,工作人员阻挠我们作战或许能看在他加班的份上多得一美元的额外奖金,吃个早餐面包都不够。”

 

“操?”史蒂夫.罗杰斯微微侧头,语气中居然带了点好奇的情绪,“脏话。操,早餐面包,红骷髅,早餐面包操了红骷髅。”

 

人们不由自主地把视线齐刷刷地集中到“红骷髅”身上。

 

“我没被早餐面包操过!如果你们实际上不像你们看上去那么蠢的话就该知道这点!”“红骷髅”冲他们怒吼。

 

 

 

评论(26)

热度(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