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其实不喜欢别人用我的梗或情节。by正经的我

返祖 18


18、类别

查尔斯双手合并,竖在嘴唇下方,把想说的话排了个顺序。

剔除“建议你文雅地滚出去”、“不如你先回去吃个晚饭,要知道糖分缺失会导致大脑机能紊乱”以及“你说你们来了个吻(kiss),你确定不是有了个案子(case)”等不合时宜的嘲讽后,率先说出的话语体现了查尔斯高明的职业素养、敏锐的洞察力和举一反三的学术精神——

“告诉我,巴恩斯先生,你们那天一共吻了几次?”

巴基无奈地看着他的心理医生:“医生,我们不是接吻机器,是的,或许仇恨、友谊、时光等乱起八糟的东西会让人爆发出想接吻的冲动(查尔斯差点做鬼脸),但是我们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克制不住——我们不是动物。”

“当然当然,所以几次?”

巴基咂咂嘴,绿色的眼珠微微转动,像在回忆,又像在思索:“六次?七次?九次?”

所以你们的确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克制不住,动物们。

医生发出了一个介于“明白了”和“果然如此”之间的声音:“我再确认一下,你们最终到酒吧没?”

查尔斯觉得自己像个警察,或者律师,一点一点对狡猾的嫌犯发起攻坚。

“你知道,为了避免类似的悲剧反复发生,我们决定最好还是抽去接吻的基石,让接吻那无处不在的阴谋之爪没法侵染我们……我们分道扬镳了。”

不见面就不会接吻了,你们怎么能机智到这个地步。查尔斯差点这么嘲讽出声。

“如果,我是说如果,巴恩斯先生,如果现在‘自由和正义’出现在你面前,你觉得你们会接吻吗?”

巴基抚摸这下巴,预测地球未来似的,语意深沉:“这很难说,医生,非常难。”

难个鬼,让你们见一面就行。查尔斯这么想着,恶作剧的光彩在他明亮的眼睛里闪烁。

“以我十数年的从业经验,我得说,从没见过你这样的病例。”

的确前所未有,精力充沛、脑洞大开,健康到病态的程度。

“凭我一己之力,可能无法下最精确的诊断。”

谁知道你是恋爱了还是恋爱了还是恋爱了啊?

“对此我感到非常抱歉。”

没法说服你正视那么浅显的事实真是太对不起了。

“你介意我请一位同事来对你进行会诊吗?他是位医生,一定会对你的情况保密的。”

巴基摆摆手,几乎没等查尔斯说完就示意他“随意”,看起来对自己的“病情”的复杂程度早有准备。

查尔斯带着一缕报复的快意拿起电话拨号,让眼神在胸有成竹的巴基身上停留片刻,把注意力集中到电话彼端。

电话响得快要挂断时,艾瑞克才接起,声音已经非常镇静了:“我正在工作。”

查尔斯直接忽略其中“不管什么事,我没空”的意味:“我也在工作,方便带着你的志愿者来我这里进行个会诊吗?”

艾瑞克的声音猛地大起来:“什么!?”

声音的余波甚至透过了话筒,在查尔斯的办公室里造成了回声。

查尔斯顿了一下,挡住话筒对他的客户解释:“我的朋友对你这种罕见的病例表示非常激动,你知道,医学研究者的通病。”

“能够取悦你的朋友是我的荣幸。”

得到客户大度的回应,查尔斯保持着微笑继续他的通话:“没什么大不了的,我的朋友,你不用这么慌乱。”

对面一阵寂静,艾瑞克再次开口时跟他接起电话时一样镇静了:“我只是对我们突然要见面感到惊讶,我正在对我们的友谊进行一个深入的思考……不过你的提议相当正确,我也认为,是时候让他们见面了。”



“是我的一位朋友,”艾瑞克关闭手机,回到办公室,对他的志愿者说,“他算是我的研究合伙人,想当面见见你——他对返祖理论不像我这么坚定,我希望能尽一切方法来筑牢他的信心。”

艾瑞克说得很有技巧,如果他直接要求或者命令史蒂夫跟他一起离开,去一个心理医生的办公室,多半会遭到拒绝。这样稍微示弱,把自己的难处摆到桌面上,反而能得到史蒂夫的帮助。

史蒂夫看看挂钟,还不到晚饭的时候,他默算时间,边点头边站起身。

“有个问题,罗杰斯先生,”在艾瑞克穿外套时,似乎来了灵感,“你觉得同性恋会不会分为很多种。”

“我不是同性恋,‘光明和光明’也不是。”史蒂夫已经能在重复这句话时不露出不耐烦的表情了。

“不,不是说你们,我是想说艾瑞克和……不,或许也是你们,你想,你们未必是那种‘是同性恋的同性恋’。”

史蒂夫在门边等待着医生换装,闻言转头看他:“除了‘是同性恋的同性恋’,难道还有别的种类的同性恋?”

艾瑞克的敏捷思绪不像平时那么灵活,他微微迟疑:“或许有?”

“除了‘是同性恋的同性恋’,就只有‘不是同性恋的同性恋’……你觉得可能吗?”

“……为什么不可能?心灵和rou体未必是统一的,你得承认,古希腊人并不都是同性恋,但他们推崇同性的rou体关系,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可以看成是不是同性恋的同性恋’。你不肯承认你是同性恋,也替‘光明和光明’否认种可能……”

“因为我们本来就不是。”史蒂夫带着坦率的执拗说。

“你们完全可能是‘不是同性恋的同性恋’——艾瑞克和查尔斯可能也是这样。”

到目前为止,艾瑞克的表述再次流畅起来,他已经成功地为他和查尔斯与“返祖”之间的悖论找到一个立足点。

不是同性恋的同性恋。艾瑞克和查尔斯就是这样。

史蒂夫和巴基则不同,他们自以为不是同性恋,乍看之间或许也可以定义为“不是同性恋的同性恋”,但两人之间的欲说还休非常明显,最重要的是,没发生性guan系,他们应该就是“是同性恋的同性恋”,不过目前史蒂夫连“不是同性恋的同性恋”的说法都不肯接受,当然也不能指望他承认自己是“是同性恋的同性恋”。所以接下来的方案是先让他默许自己是“不是同性恋的同性恋”的可能,再直逼他的心理层面,让他直面自己是“是同性恋的同性恋”的事实。这一切正好需要心理学专家查尔斯的帮助。

绕口令般的思考闪电般完成,艾瑞克迈开步伐时,已经再次充满自信,风度翩翩。

评论(18)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