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入梦


入梦

BY 007


史蒂夫拨开巨大的雏菊,奋力前进。

金色的阳光透过层层密密的植物,照得他的脸上泛起红润和细密的汗珠。

必须在月亮升上前到达丛林城堡。他随手扯下一片草叶顶在头上挡阳光,眺望远方。



“这是个奇怪的现象。”

“的确奇怪。”

“按理说,他现在处于冬眠状态,类似于假死,这种情况下,要么是完全失去脑波活动,要么是像深入睡眠那样有着断续的梦境。”

“可是他太奇怪了,脑波正在活动,可看看他的身体反映,从来没进入快速眼动睡眠,似乎梦境从来没光临过他。”

布拉罕和福斯卡对着显示屏窃窃私语,时不时抬眼敬畏地看向睡眠舱里的巴基.巴恩斯。

“除非他没睡着,只是闭目养神,否则我很难想通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

“也有可能,他的梦境已经自成体系,成为了一个完整的世界——如果能到他的梦境里看看一定很有意思。”

“……或许不是不行。”

“你说实验室正在研发的那个?那群异想天开的书呆子看‘盗梦空间’入了迷,你还真的相信他们研制出了那种机器?”

“我极为不赞同你这种妄自菲薄的态度,你觉得瓦坎达人的智慧和科技力量比不上那个盗梦横行却没有梦境立法的电影世界?难道你不想看看他这么睡着时都在想什么?”

“非常有兴趣,你们可以做到吗?”一个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

“我们不行,实验室里那群阿宅可以。”

“……”

“……”

两位研究员缓缓回过头,美国队长正在看着他们。

他手中没有盾牌,也没穿星条旗,但T恤衫、衬衫、棉质长裤和闪闪发亮的光波依然明晃晃地昭示着:正义在我身后。

“我可以进入巴基的梦境看看吗?”

可以,当然可以,美国队长要去巴基的梦境里看看,谁能说“不”?

在史蒂夫躺进睡眠舱,机器把他和巴基连接在一起,被药物的影响堕入梦乡的前一刻,科学家的声音响起:“差点忘了告诉你,你在梦境中的时间只能维持3个小时。”

史蒂夫用最后的清醒意识想着:3个小时,我将直面巴基内心的伤处3个小时,用手指直接接触那流血的伤口,做他心灵的创可贴。



已经进来一个小时了,还有两个小时,太阳就会落山,月亮就会升起,他在梦境中的时限也将来到,必须要加快步伐。

史蒂夫顶着草叶,擦擦额头上的细汗,估算着时间,他设想过无数可能,唯独没想到会在巴基的梦境中迷失。

巴基的梦境是个大大的迷宫,像地球,像宇宙,有边无限。

史蒂夫进入梦境的第一个场景是一个大大的电影院,他回过神来时就发现自己已经坐在座位的正中,看着巴基在大屏幕上做一个访谈。

“巴恩斯先生,请问你为什么这么英俊?”

巴基短发,绿眼睛明亮得像夏日的湖水,神色庄严:“我一般不会回答这种以貌取人的问题。”

“但是你真的太英俊了,这其中的诀窍如果不分享,那将是全人类的损失。”

巴基十指交叠,放到膝盖上,深沉地叹息:“这是天赋,就像我甜心一样,可爱也是天赋。”

他说起“我甜心”来像在说“我父母”、“我战友”、“我同学”。

好像“甜心”意味着多么了不起的身份似的。

“你甜心?”画外音适时地表示疑问。

巴基面向屏幕外,对着史蒂夫展开大大的笑容:“他就在那里。”

全场瞬间爆发出暴雷般的欢呼声和掌声,一群突然出现的观众,都长着和巴基同样的脸,潮水般涌过来。

他们共同举着一个巨大的条幅,一个接着一个,像玩叠叠乐一样垒成铁塔型,条幅“唰”地展开:真可爱!

史蒂夫眨了一下眼睛,又眨了一下,又眨了一下……足足眨了十次眼睛才清清嗓子。

“呃,谢谢你,巴基,你也很可爱。”

影院不见了,史蒂夫眼前一阵阵五光十色,视线再次恢复正常时,眼前已经是超级市场。

“您要买什么?先生。”采购员亲切地引导。

“我……”史蒂夫一时无法适应这像大转盘一样的变化,“我来找巴基。”

他想了想,微笑:“我寻找我巴基。”

他说“我巴基”,就像巴基刚才说起“我甜心”。

“我们没有巴基.巴恩斯的成品,不够你可以购买原料DIY,”采购员笑盈盈地指向一个购物架,“您所需要的材料在那个货架,祝您采购愉快。”

还贴心地塞给他一辆小推车:“本超市正在进行节日大酬宾,免费赠送推车以供使用,在平常一辆推车需要1美元的租金,您真是幸运。”

幸运的顾客史蒂夫犹豫了片刻就不再迟疑,推着小车开始采购。

他已经有点明白了,或许这些都是巴基的梦境守卫。

在电影院,他说出:“你也很可爱。”

巴基的梦境因此判断出他是朋友,于是放他进入第二关。

第二关的谜底多半就是能DIY出巴基的材料。

货架上有数百中货物,琳琅满目,史蒂夫微微张着嘴,呆了半晌,试探着拿下一个红色包装盒,盒上写着:友善。

他来回张望了几遍,又拿下一个“圆脸”的盒子。

货架发出严厉的轰隆轰隆声,从货物间射出一张黄牌,毫不留情地落到史蒂夫身上。

自由和正义的象征立刻把“圆脸”放回去,货架的震动停止了。

看来拿错原料就会被罚黄牌。

如果错的次数多了,一定还会有红牌。

史蒂夫更加谨慎了,他在“宽广的额头”前沉吟片刻,觉得这一定也是会得到黄牌警告的材料。

眼角瞥到“英俊”,立刻拿下来,又接连拿了“肌肉”、“健美的身材”、“强壮”、“完美的远程作战能力”。

他挑挑拣拣,信步走着,看到合适的就拿下来,小推车里逐渐堆起小山。

手指在一个“黑暗”的盒子前停下了。

史蒂夫凝视着“黑暗”这个词,盒子上仿佛散发着冰封的寒气,从他的手指直通他的心脏。

黑暗,黑暗,黑暗。

巴基的眼睛永远那么纯净,就算凝结着黑暗的过去,依然不带分毫邪气。

像白昼过去后降临的清凉黑夜。

他把黑暗拿下来,放在掌心看着。

史蒂夫不知道,自己的眼神像被太阳晒得融化的巧克力,极为温柔。

他把“黑暗”放到唇边,亲了一下,又飞快地拿开,心脏跳动得有些激烈,脸颊开始发烫。

嘴唇像接触到了巴基最私密的灵魂……

他鬼使神差地向四周看看,一个念头一闪而过:没人看见吧?

这个念头很快让史蒂夫哑然失笑。他摇摇头,把“黑暗”放到小车的最上面。

“黑暗”加入小车的那一刻,超市模糊起来,史蒂夫再次眼花缭乱,恢复平静时,眼前是沙漠。

接下里,他相继经历了孤岛、太空、海底……数十个场景,正当他怀疑自己会在不断的闯关中完成这趟梦境之旅时,终于得到了启示。

一个巨人般的巴基坐在一头飞翔的白虎背上,左手抱着美国队长的兵人,右手抱着史蒂夫等身娃娃,身穿印着史蒂夫头像的T恤,背着盾牌背包,用神灵般威严宏远的声音说:“我已经知道是你闯入巴基.巴恩斯的梦境,史蒂夫.罗杰斯。”

他举起右手,指向远处的一个丛林,食指上还带着盾牌型的指环:“巴基身处丛林中央的白色城堡,向他进发吧,我的甜心。”

守卫者庄严地操纵着白虎,像远古的神灵,消失在天际。

史蒂夫收回目光,发现自己身处巨大的丛林中,丛林城堡在视线可及范围内闪耀着银光。

他立刻鼓足勇气向目标前进,渴了就在花蕊中间喝点花蜜,饿了就趴在路边庞大的野草莓上把自己喂得饱饱的。

用花瓣擦擦脸,喝了几口露水,毫不迟疑地向前走。

路上碰到了坏心眼的八爪鱼,史蒂夫用一根折断的小树枝做武器,把它彻底打败。

踩着八爪鱼抽搐的触角,史蒂夫又坏心眼地在那柔软的肉上使劲蹦了两下。

把树枝装备好,他奔跑起来,城堡真远啊,四倍的体力和意志力支撑着他。

路上碰到一只好心的蝴蝶,于是坐在蝴蝶身上被带了一程。终于,在月亮隐约出现在天际时,他来到城堡门口。

“哐当!”城堡大门的自动落下来,门打开了。

“史蒂夫?”巴基坐在门内抱着一桶炸鸡块惊讶地看着不速之客。

“巴基。”史蒂夫气喘吁吁。

圆圆的月亮已经在天空中撒下银辉,他们无言地在光环中面对面站着。

我想来到你的梦境。

我想抚平你内心的创伤。

我希望你永远不被噩梦纠缠。

我想做守护你的精神堡垒,击退所有伤害你的东西。

我想了解你的一切。

“我来看你,巴基。”史蒂夫只说出这么一句。

你的梦境像你的灵魂一样美好,虽然很折腾。

“我知道。”巴基说,手里拿着一块咬了一口的鸡块,犹豫着是继续吃还是放回桶里。

“你梦境里的月亮特别圆,特别大。”

我很高兴在这样美丽的月光下与你团聚。

童话中的魔法时刻总是在最美好的时候结束。

在他们短暂的相互注视中,时间到了,史蒂夫的身影开始淡化。

“甜心呼叫巴基,”史蒂夫微笑道,“我还会来看你。”

美国队长心想:下次我的速度会快得多。

巴基的心灵突然变得无比柔软。

70年过去了,巴基凝视他的布鲁克林小子,仿佛又看到了那个仰着头、不后退的小个子。

史蒂夫在前进,我当然要看着他的后背,巴基这么想着。

于是,他在“欢迎再来”和“我也希望你再次光临”之间选择了:“好吧,我也爱你。”


评论(34)

热度(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