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返祖 13



13、再战

这场争吵是平静的,在夏日的阳光下,他们的头发粘黏地沾在额头上,汗水顺着发丝滴到眼睛里,在辛辣刺痛的触感下彼此凝视,将第一感觉告诉他们的想法一股脑地倒出,没给对方留丝毫后路。

史蒂夫在真正长大后逐渐了解到怎么将奶酪慢火炖融,然而那时候他们都还没学会成年人特有的虚伪。

他们不欢而散,进行了短暂的冷战。在两人放下面子之前,巴基突然紧急启程去俄罗斯,开始了长达数年的分离。

史蒂夫接到巴基的消息时,急匆匆赶到机场,看着已经起飞的航班列表,说不出的茫然。

他环顾喧闹的等候大厅,唯一的念头就是或许要对娜塔莎说声抱歉。

18岁的史蒂夫坐在机场的长椅上,拿着小小的手机字斟句酌。

娜塔莎:我要对你说抱歉。我尊敬你,喜欢你,希望能成为你的好友。PS:别把这件事告诉巴基。

他无力的手指在手机上删来删去,终于发出这么一条信息。

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想起娜塔莎,那是成熟之后的史蒂夫也想不明白的。



史蒂夫终于把注意力集中到现在,继续讲述他和巴基的故事。

“那次晚餐之后的几天,‘光明和光明’一直没出现在我面前,我一度以为他已经放弃了他的固执。”

“感到庆幸吗?”

“不。”

“失望?”

“……谈不上。就是像失去了目标,在此之前我总是在提防着,设想他会出什么招数,他突然没有踪影了……”

艾瑞克点点头,眼神在那一瞬间非常和善:“你知道你们无聊得像两只好斗的小公鸡吗?”

史蒂夫无所谓地把视线移到医生的窗帘上,端正的面容毫不掩饰“又是类似的陈词滥调,现代社会真是问题多多”的想法。

艾瑞克很聪明地立刻转移话题:“那么你是什么时候再次看到他?”

史蒂夫的眉宇间浮现出困惑:“一周后,我接到莱拉的电话,她、露西……或许还有旺达,为‘光明和光明’和我安排了心理咨询。”

他顿了顿,微微失笑:“她们认为巴基和我很像查尔斯和艾瑞克——记得吗?就是娜塔莎提到的‘那个’查尔斯和艾瑞克。”

操你的心理医生和心理咨询。艾瑞克在冷静得近乎文雅的外表下,悠闲地在心里又骂了句脏话。

他并没有愤怒,只是纯粹觉得用类似的脏话和俚语才合乎眼下的语境。

“是的,我记得,”艾瑞克跟史蒂夫一起不以为然,“女士们显然误解了你们的关系。”

“是的,我们怎么可能像查尔斯和艾瑞克,我们不是同性恋。”

“实际上,你们听起来挺像同性恋。恰恰相反的是,查尔斯和艾瑞克不像,我觉得他们只是领悟了友谊的真谛。”

“……什么?”

“表现得极为恐同的人,大多有些同性恋潜质——这种观点我是赞同的。”

“……所以?”

“查尔斯和艾瑞克光明正大地上床,正说明了他们对同性恋也好,对友谊也好,都有着清醒的认知。他们对彼此的友谊极为信任,坚信不是区区肉体关系能够摧毁的。”

史蒂夫眨眨清澈深邃的蓝眼睛,有那么一刻,很想就“‘光明和光明’和我”以及“查尔斯和艾瑞克”哪一方更了解友谊的真谛争论一番。

“总之,她们为我们安排了心理咨询。”



巴基也在继续他的叙述:“我的斗志悄然泯灭,艾瑞克显然起到了‘坏马桶’那样的作用。”

“那个”查尔斯皱着眉头想了一小会,只好承认以他那天才的大脑也无法理解这个比喻:“坏马桶?”

“就是当你小便快结束时,如果突然被告知马桶坏了,你继续小便的欲望会被惊讶打断,就算几分钟后知道马桶其实没坏,也可能就此不想继续小便了。”

“所以你的扒裤子计划是……”

“小便,经过一晚上的铺垫和酝酿,突然到来,而且势不可挡。”

“艾瑞克就是那个打扰你小便的……”

“坏马桶,我已经到了‘自由和正义’的门前,被他打断了。”

查尔斯为这个颇为新颖的比喻沉默数秒,做了个“继续”的手势。

“在接下里的几天里,我不那么积极地考虑怎么继续教训‘自由和正义’,你知道,当我的斗志像气球一样鼓到最满,却最终没有成功宣泄时,就不那么提得起精神了——直到莱拉和露西再次联系我,她们为我们安排了心理咨询。”

“你有了新的计划。”

“不算计划,只是觉得这是个直逼‘自由和正义’良知的机会,”巴基的声音越来越大,神态也越来越激动,“我要像钻头一样,刺破他坚固的防守和光环,直接刺探他的灵魂,举起意志力之剑,展开一场公平的、激烈的决斗!我要……”

“总之你答应了。”

“当然。心理医生是娜塔莎介绍的,我也就没做推辞。”

巴基对娜塔莎总是有种微妙的感觉和歉意。

高中的暑假,他在两个小时之内得知自己要立刻美国,在匆忙间,只想到两个人。

他发了信息告知史蒂夫,犹豫之后也用短信的形式对娜塔莎表达歉意:对不起,娜塔莎,希望我是你永远的伙计,我的歉意只在你和我之间,别告诉史蒂夫。

为什么会想到娜塔莎呢?因为她火红的美丽秀发,还是沉静又生机勃勃的眼睛?

好像都不是,至少史蒂夫的眼睛就不逊于任何人。

巴基直到现在也不明白。

他的斗志再次燃起,雄赳赳气昂昂地赶赴“心理咨询”的战场。

心理医生是个很有气势的人,看起来更近似于战士而非学者,尤其是一只眼睛上戴了眼罩,看起来简直像海盗。

史蒂夫和巴基,莱拉和露西,四个人在医生无声的指点下自发地在他的办公桌前坐下。

“尼克.弗瑞。”心理医生简短地自我介绍。

四个人像排排坐的乖宝宝一样不由自主地点头。

“听说你们是两对遇到困惑的恋人?”

莱拉和露西飞快地对视一眼,又看看史蒂夫和巴基,低下头。

巴基砸砸嘴:“你不会想像婚姻咨询师一样,强行地再次把我们捏合在一起吧?”

在他看来,他和露西,史蒂夫和莱拉,都属于这一生都无法挽回,连朋友都勉强的前未婚夫妇。

露西立刻飞快地解释:“我们只是不想看到你和史蒂夫因为莱拉和我失和……我了解你们的感情。”

了解个鬼!巴基心想,史蒂夫.罗杰斯和我已经很久不做朋友了。

咨询就在这样的氛围下开始了,但巴基万万没想到,这个被他视为战场的地方会让他屡次受到打击,最后一败涂地。


评论(10)

热度(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