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返祖 12



12、遭遇

旺达神态紧张地冲着电梯外看看,把三个成年人赶出电梯。

她冲着巴基胡乱做了个意义不明的手势,含糊地说:“非常对不起,我爸爸正在罗杰斯先生的家里,我其实不想……”

电梯门关上了,把她不想干什么的阐述切断。

三个迟钝的大脑“吱呀吱呀”地转动。

“她的爸爸?”

“跟同性朋友上床的直男外星人反派?”

“他来为什么来找史蒂夫?”巴基的声音比两位女士都大。

旺达把她的父亲叫来,在夜晚拜访史蒂夫,怎么想都很邪恶。

“他是个跟同性朋友上床的家伙!”巴基怒道,抬手看看手表,“已经9点了!”

露西对莱拉低语:“他的头发快要竖起来了。”

史蒂夫的门突然打开,他们立刻像偷取过冬粮食的田鼠,缩着脑袋冲进安全出口的门后,从门缝中眨巴着眼睛向外看。

“我们为什么要躲?”不由自主随着莱拉和露西步调躲起来的巴基后知后觉地问。

露西立刻发出嘘声,低声到:“安静,我们快要看到活的艾瑞克了。”

“活的”艾瑞克果然从史蒂夫的家中走出(露西做了小声的、激动的尖叫),五官深刻,眼神果断,嘴部线条非常有力,当他不说话也不笑时会让人感到一点冷酷的意味。

“谢谢,”旺达的父亲说,“这么晚来拜访你非常抱歉,非常感激你答应做我的志愿者。”

“只是说说我的故事而已,我很乐意成为素材,为了……”

史蒂夫停了一下,仿佛在思考一个名词。

“‘脱氧核糖核酸的远古沿袭以及在当代的化学变体’研究,”艾瑞克露出微笑,“冷僻的医学分支,我需要一些社会学样本。”

史蒂夫又思索片刻:“‘返祖’研究,是吗?”

艾瑞克的微笑不引人注意的闪动了一下,似乎非常意外史蒂夫居然能从他胡乱掰扯的名词中提炼出真相。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的故事有能发挥什么作用……希望能帮到你。”

艾瑞克动作机敏地点点头,不再多说,跟他的志愿者道别。他接下来的动作让躲起来的三人着忙了,旺达的父亲路过电梯时顿了一下,调转步伐向安全出口走过来。

“他为什么不坐电梯?”露西愤愤不平地低声嚷着。

他们立刻向上跑,刚到第一个楼梯转角处,艾瑞克已经推门进入楼梯间。

如果他们不理会艾瑞克,继续走自己的路,那这顶多是四个不爱坐电梯的怪人在夜晚的楼梯间里短暂的相遇罢了,连句“晚上好”都不会说。

然而沉不住气的露西跟艾瑞克一照面就慌乱的大叫一声,成功地吸引了后者的注意力。

查尔斯的好友把专注的、研究的目光投在这一男两女身上。

露西在艾瑞克充满压迫感的目光下,胡乱推了巴基一把,口不择言:“这是我的朋友,他跟他的同性好友上床,还有个女儿。”

哪怕被露西干净利落地甩掉,巴基也从没怀疑过当初跟她订婚的决定,谁让史蒂夫.罗杰斯那么闪闪发亮、惹人喜爱呢?

直到现在——他第一次怀疑自己是否真的了解前.未婚妻。

把他塑造成艾瑞克的“同类”对缓解目前的尴尬局势有什么帮助吗?

艾瑞克耸了下肩膀:“好吧,我每天要吃三顿饭,早餐、午餐、晚餐,有什么问题吗?”

也就是说,跟同性好友上床就像吃饭这么寻常,不值得一说。

露西立刻浮夸地捧场:“真幽默,真有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在巴基和莱拉的双重逼视下消声了。

“她嗑嗨了。”巴基这么解释。

艾瑞克不置可否,扫了他们几眼正准备走,脚步再次停下。

“我认识你吗,女士?”他疑惑地看着莱拉。

“不,我不这么认为。”

艾瑞克却没放弃,他上前几步,在昏暗得看不清人脸的楼道里,像鹰隼盯着猎物一样打量莱拉。

三个人不由得全部停止呼吸,等待艾瑞克的裁决。

布满灰尘的楼道里只能听到心脏跳动的声音。

“你是那场婚礼的新娘,”他冷静得近乎理直气壮,没有丝毫揭人疮疤的不安,“你穿婚纱的样子非常美丽。”

如果是在平常状态下,莱拉也好,巴基也好,肯定会展开反击。

现在却只有进一步心虚。

“是的,”莱拉强作镇定,“那是个著名的婚礼。”

她拉过露西挡在面前:“这是我现在的女朋友。”

巴基翻翻白眼,这跟刚才露西把他推出去的手段如出一辙。

看得出艾瑞克也并不相信,他又是那种“好吧,人会跟同性朋友上床?人一天还要用三次餐呢!”的表情,姑且对他们说了句“再见”,步履沉稳地离去了。

被艾瑞克这么打断了一下,巴基那“剥了罗杰斯裤子”的杀气已经不知不觉湮灭了。



查尔斯真是万万没想到,巴基居然还跟艾瑞克直接照过面。

“你认为旺达为什么要设法把他的父亲叫来?”

之所以说是设法,是因为艾瑞克一直不知道向他推荐史蒂夫.罗杰斯这个样本的人是谁,他只是某天突然收到一封匿名邮件。

“谁知道,”巴基耸耸肩膀,“或许是想把反面教材带到‘自由和正义’面前教育他?我不明白高中生的想法,他们全是大脑崎岖的傻瓜。”

“你也曾经16岁过。”

“所以我知道16岁的人有多蠢。”

查尔斯心想:那倒未必,我16岁的时候就很成熟,而且聪明。

如果巴基知道来龙去脉,一定会在查尔斯的心声后面加一句:而且跟朋友上床。

“你说艾瑞克不坐电梯?”

“可能有幽闭恐惧症?”巴基挥挥手,“从他跟同性朋友上床来看,有点心因性的疾病很正常,我可以继续往下说了吗?”

“当然。”查尔斯勉强算是专业地点头,把那点心不在焉收起来。

艾瑞克绝对不会允许自己有幽闭恐惧症这种弱点。

他不坐电梯只会有一个原因。

查尔斯跟他在电梯里搞过。



艾瑞克并不知道自己的部分老底在查尔斯和巴基的闲聊中被掀开了。他看着史蒂夫,知道自己的研究对象正在思索往事。

“还在想‘光明和可爱’跟你过去的友谊吗?”

史蒂夫抬眼看他,含了点歉意:“抱歉,我是不是耽误你的进度了?”

“不不不,你整理思绪的过程也是我研究的内容,我们话题的中心就是你和‘光明和可爱’。”

“我的确在想‘光明和……’”

史蒂夫突然反应过来:“‘光明和光明’,医生。”

“好的好的。”艾瑞克这么耐心地应付自己的病人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如果没有第二件事,也就是娜塔莎在出租车上给史蒂夫一个吻的事,第三件事也不会发生。

他和巴基的争吵,起因就是那个吻。

那场争执是怎么发生的,史蒂夫已经记不清了,总之次日,他们一起去吃早餐,在餐厅里遇到和蔼可亲的邻居和其他熟人,再次面对了一场与以往大同小异的“你们又自称是直男”、“你没亲吻你的舞会王后”、“模范同性恋”的玩笑中。

这次巴基非常有余裕地举出例证:“我亲吻她了,昨天我送她回家,亲吻了她。”

史蒂夫想了想,低声在巴基耳边说:“其实是我亲吻了她,巴基。”

“我确定是我,”巴基仔细回想,“我虽然喝了啤酒,但没醉到那个地步,而且我根本没看见你吻她——你根本不知道怎么对女孩展开行动。”

“讲点理,巴基,”吻被夺走,还被暗示“不会接吻”,史蒂夫顾不上压低声音,毕竟他那时只是个愚蠢的高中生,“你不能为了证明自己很直,就抢走娜塔莎的吻。”

“说得好,”巴基昂起脑袋,“为了证明自己很直就抢走别人的吻,只有彻头彻尾的蠢货才做得出。”

气氛险恶起来,他们瞪着对方,杀气腾腾。

对峙的时间有点长,最后两人几乎是同时退步的。史蒂夫面对巴基寸步不让的绿眼睛,心想:巴基想要,就让给他吧,只是一个吻而已,如果这能维护他的自尊……

“好吧,你吻了娜塔莎。”他们异口同声地说,然后顿了一下。

“你这种施舍的姿态是什么意思?”巴基恼火地说,“是我吻了娜塔莎,为了照顾你的小脸面,现在让给你,你居然摆出这种态度?”

史蒂夫觉得如果可以用计量单位来计算,巴基的自尊心一定比摩天大楼更高。

“只有你和我,”史蒂夫再次压低声音,“就用事实说话,好吗?是我在让你,是我维护你的自尊心。”

“好吧,好吧,你在维护我的自尊……”巴基吐出一口气,望着窗外不再说话。

已经快中午了,阳光非常明亮,巴基在这片几乎是白色的光明中眯起眼,眼中的那一点绿色却越加分明起来,像绿色的烙铁,烫入史蒂夫的视网膜。

“你说你在维护我的自尊?我的自尊是什么?为什么我你吻了娜塔莎会伤害我的自尊?”巴基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看向史蒂夫。

史蒂夫眨眨眼睛,把视线从巴基的眼睛上拿回来:“就是同性恋那回事……”

“你认为:和我是一对同性恋,是件很伤自尊的事。”

史蒂夫卡壳了一下:“不能这么看,你也说在照顾我的脸面,难道你认为跟我是同性恋是很伤脸面的事?”

话一出口,史蒂夫突然发现巴基搞不好真的这么认为,否则为什么不惜说他跟娜塔莎接吻了呢?

“别用问题回答问题,”巴基也把声音压低,但更加恼火,“你认为,你跟我是一对是件很伤自尊的事,于是你把娜塔莎的吻从我这里夺走,就是要弥补你受到伤害的自尊心,要用一个子虚乌有的吻跟我划清界限,表明你是个清清白白的直男,跟背负基佬嫌疑的家伙不是一路人?”

史蒂夫现在想起来,不得不为自己和巴基的默契惊叹,因为巴基说的这番话跟他心里所想的差不多。

在很久以后的现在,史蒂夫已经可以看开了:巴基那时候那么年轻,正是最要面子的年龄,突然知道他们在别人眼中是一对同性恋,肯定非常慌张,他可能看到了史蒂夫和娜塔莎接吻,于是受到攻击时,本能地就把这件事拿出来改头换面地抵挡。


评论(19)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