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其实不喜欢别人用我的梗或情节。by正经的我

返祖 11



11、阳错

或许在巴基内心深处极端不愿意采取这种“脱了你的裤子”的方式来报复史蒂夫。

他坐在出租车的后座上,已经对行动的失败有所预感,却没半点要停止的意思。

计划一再受挫,史蒂夫死不悔改,旺达的爸爸跟同性朋友上床(查尔斯插了一句:但这不意味着他是坏人),这一切让他此刻有种自杀性冲锋的悲壮心情。

司机刚刚松开刹车,车窗就被敲了两下。

巴基发誓,这样一再阻挠他复仇的情况再多发生哪怕一次,他就把自己的袜子塞到史蒂夫的嘴里。

是的,针对史蒂夫,他所能想出的最狠的手段也就是这个了。

怒气冲冲地放下车窗,露西妆容精致的脸猛地伸进车内。

“我们觉得还是要跟你恳谈一次,”他的前未婚妻把脑袋卡在车窗上,用一贯急匆匆的语调说,“我们欠你一个解释……”

“能用舌头解决的事可以明天再说,”巴基干巴巴地回应,“我现在要去把罗杰斯的老二拔下来塞到他的嘴巴里……”

露西听到巴基的残暴宣言,欣喜不已,欢快地叫起来:“你要去见史蒂夫?那正好,我们可以顺便也跟史蒂夫谈谈——莱拉!”

巴基几乎能听到快速动作带来的“刷刷”声,副驾驶的门被“蹭”地打开,莱拉敏捷地滑进座位。

露西也坐了进来,理所当然地指使巴基给她让出空间。

出租车再次进发。

巴基眯起眼睛,看看自己和史蒂夫的前未婚妻们,冷酷地想:也好,我可以在露西和莱拉面前剥掉史蒂夫.罗杰斯的裤子,这会带来3倍的复仇效果。

他闭上眼睛,第384次在内心默默地咒骂着史蒂夫。

“我想说,詹姆斯,你非常好,”巴基的清静只维持了不到一分钟,露西的声音就在他耳边响起,“很体谅我,在我无礼地提出分手时也没给我难堪,我一直不敢面对你。”

巴基沉默。

“不过今天看到你们——看到你和史蒂夫,我觉得是时候面对了。我想说,我觉得同性恋这回事并不……”

巴基终于把眼神放到她身上。

又来了,多熟悉的语气,瞬间让巴基重温高中时光。

“并不可耻?”巴基面无表情地接下去,“你想说这个吗?”

露西怔了怔:“是的,但是突然提出分手是可耻的,我的想法是……”

“你不可耻,女士,”巴基果断下结论,“分手是每个人的权力。而我也要再次重申:史蒂夫和我不是同性恋,我是直的,笔直笔直,你可以拿我的性取向去做几何题,我能保证它会画出最标准的辅助线——我不是莎拉的爸爸。”

露西的嘴巴足以塞进5个达芬奇的鸡蛋。

她转动着眼珠,似乎一下子接收了太多的信息,不知道该从哪个点来回应巴基的这番声明。

“莎拉?”副驾驶上的莱拉回过头,“你是说旺达?”

巴基不作声,他跟莱拉作为双双被甩的人,理应同病相怜,但他看到莱拉就像看到了自己的失败,实在提不起跟她聊天的兴致。

莱拉想了想:“我们刚才是有过一点怀疑,觉得你和史蒂夫可能是……但现在你声明了,我们没有疑虑了。”

所以露西甩了巴基跟史蒂夫在一起又这么快分手,也有可能是怀疑史蒂夫是个同性恋。

巴基这么想着,突然觉得有点痛快。

“那很好,”巴基点点头,“我不是,或许也可以保证以下,罗杰斯也不是,我今天给他安排个男性约会对象是想给他个教训。”

查尔斯这样缜密的心理学家都不知道这个教训的内在逻辑,更别提感性的莱拉和露西了。

“这正是我们追上来的原因,”露西再次开口,“我希望你们别这么火药味十足,我不知道原因,但是不是因为我们?”

多半是,也不全是。

“只是两个老友的独特交流而已。”巴基说着,再次闭上眼睛,不愿意多说。

车子里安静了几分钟。

“我伤害了你,詹姆斯,是不是?”露西再次说,蕴含着无限伤感。

巴基不期然想起高中的最后一个暑假,他和史蒂夫分别前,后者那像海洋一样的眼睛。

如果史蒂夫那时道歉,事态会怎么发展呢?

露西大哭起来,边哭边用巴基的袖子擦眼泪。

“对不起,”她哽咽着,“我没带纸巾,我应该用我自己的裙子来擦,可是我的裙子太贴身,掀不起来……对不起……”

巴基无奈地摸摸脑门,视线对上莱拉的,后者歉然地冲他摊摊手。

“希望见到史蒂夫后,我们四个人可以平心静气地谈一谈,”莱拉在露西的哭声中大声说,“我知道,同性恋的事对你们的男性自尊是个打击……”

露西的哭声实在太大了,莱拉说了这么一句就闭上了嘴。

好吧,一切都跟高中时一样,人们一边说着“知道了知道了,相信你们是直男”,一边继续劝着“其实同性恋并不损伤你们的男性威严”。

无论过了多久,世界还是这么操蛋。

就像无论过了多久,圣罗杰斯依然闪闪发亮。



车子到了史蒂夫的公寓楼下,巴基估算一下史蒂夫的战斗力和时间,付了车费让司机离开。

他杀气腾腾地率领两位女士直冲进大厦,当管理员要他们登记时,他利落地报出史蒂夫的房间号、手机号、电话号、社保号、作息规律、跑步时间、中间名以及身高、体重。

“我是他的朋友。”

管理员疑惑地看着他,又看看莱拉和露西,放行了。

“是的,我研究他很久了——为了完美避开他。”在两个女士的注视中,他打开电梯门,解释道。

他顿了顿,发现说服力欠佳:“谁知道我会不会一时笔误给他寄明信片?肯定要打听好他的住址防止这种情况发生。”

他又想了想,觉得实在说不过去,索性厚着脸皮点点头,摆着“我把事情说清楚了,不能理解是你们的理解力问题”那样的威严脸,冷静地步入电梯。

“好吧,”莱拉颔首,“你真不准备跟他化敌为友吗?”

她似乎斟酌了一下词句,表情别扭地说出一句话:“你们境遇相似。”

巴基想了想,不错,是有相似之处,他们原本都打算结婚,又一前一后地恢复单身。

“而且我觉得你们还是存在着友谊的,”史蒂夫的前未婚妻继续恳切地说,“你们看着对方的眼神,你们还怀疑自己是同性恋……”

“我没怀疑过,估计史蒂夫也没怀疑过。”

“一再声明自己是直男就是在怀疑。”

巴基今天晚上第N次深呼吸。

如果不是你们和这个操蛋的世界一直指控我们是同性恋,还把我们奉为同性恋的精神领袖,我们也不会一直徒劳地澄清自己。

出于仅存的一点没被愤怒烧毁的绅士风度,巴基把一句快要飙出口的脏话咽了回去。

他看着电梯那哈哈镜般的墙壁上映出的扭曲的影子。

“你们不用上床,”露西终于停止了抽噎,继续发挥她一句话破坏谈话氛围的本事,“你们不用做到旺达的爸爸那个地步,我们只是不想看到一对原本可以成为朋友的人因为别人的过错而针锋相对。”

巴基翻翻白眼,为了说服他,露西不惜把旺达的爸爸树立为友谊的某种标杆了。

“那是反面教材,露西,”莱拉看着电梯层数越来越高,“真不知道那个艾瑞克和那个查尔斯是怎么回事?如果可以扫描他们的大脑,我一定会扫描看看——我是说,或许男女之间有时候会模糊友谊的界限,但是两个自称直男上床,而且上床后依然自称是朋友和直男?”

“或许他们是从直男星球来的外星人,”巴基知道莱拉的用意是想借着观点相近来打开话题,懒洋洋地说,“直男的属性深深镌刻在他们的基因里。”

露西笑了出来:“难道他们是想用这种方式来毁灭地球——哦,你们看,直男且是朋友也能上床,方便,而且不用担心避孕失败。”

“如果直男朋友上床是星球大战的一部分的话,那莎拉的爸爸和他的朋友真是我见过的最具有牺牲精神的反派。”

他们三人终于笑出来。

气氛缓和了一点,莱拉轻声嘀咕了一句,从嘴型来看,像是在说“感谢艾瑞克和查尔斯”。

终于到了他们的目标楼层,电梯门开了,一个身影闪了进来,差点撞到巴基。

“莎拉?”巴基扶住电梯门,愕然道,“你没回家?”

“旺达。”两个女士和一个小女士纠正道。

评论(19)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