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返祖 9



9、计划

“你不会就让晚餐这么结束,是不是?”

查尔斯已经很专业地从意外得知的情报中恢复冷静,将话题的焦点重新拉回巴基身上。

巴基也没过多纠缠于“朋友跟朋友上床是否触犯已知法律”这种问题:“你会在一个16岁女孩得知他的父亲跟他的好友上床后继续让她参与到一场复仇中吗?”

查尔斯的嘴角因“复仇”这个字眼抽搐了一下,觉得将之换成“儿戏”更为合适。

“你说过你并不是想报复他,而是要给他一个……教训?”

巴基顿了顿:“我们是要继续抠字眼还是要继续那天晚上的故事?”

“好吧好吧。”

“只说一遍好吧就足以让我明白你的态度。”

“好吧。”

巴基疲倦地叹了口气,对着微笑的心理医生继续讲述他那时而是复仇又时而不是的旅程。



巴基目送客人们的离去,板着脸叫来计程车,把旺达往车里塞,并且冲着计程车司机扬扬手机,示意自己已经拍下了司机名牌和车牌号。

“这个女孩的父亲是个跟朋友上床的家伙!”他那有几分酒意的语气中包含着“这么厉害,你怕不怕?”的威胁。

司机呆呆地看着巴基,不知道是在敬畏巴基还是敬畏旺达的爸爸。

旺达迅速从车后座跳下来,不等巴基反对就拍着车窗示意司机可以走了。

计程车一溜烟地逃离失败的晚餐复仇者和“跟朋友上床的人”的女儿。

“你就这么放弃吗?”旺达皱着眉头疑惑不解的样子有点像16岁的女孩了,“这样的话,你跟我爸爸有什么区别?”

巴基沉默了5秒钟,前3秒,他在想怎么回答,后2秒,他在想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

“区别就是,我没跟朋友上床?”巴基想出这么一个答案。

“你没跟罗杰斯先生上床?”旺达再次疑惑起来。

巴基舔舔嘴唇,用更长的时间来思考后得出更缜密的答案:“我跟你爸爸没有什么共同点,小姑娘,他听起来像同性恋,而且跟朋友上床。我是直男,如果地球上只能剩下一个直男,那个人无疑是我。我也不跟朋友上床,更不跟同性朋友上床。史蒂夫.罗杰斯也不是我的朋友。你现在应该回家睡觉,明天学校不放假吧?”

他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理清旺达的言下之意并一一作出回答也算是思维敏捷了。

“这么说,你不是因为被罗杰斯先生睡了又甩了才愤愤不平?才折腾出这么多事来?”

巴基木然看着女孩:“你一直都是这么看待我的吗?”

“不,我是听说我爸爸跟他朋友上床后才想到这种可能性。”

所以说,有孩子的人千万别随便跟同性朋友上床。巴基忙里偷闲得出这个离题万里的结论。

“我这么做是为了一个很普通、很直男的理由,”他不由自主地让声音温柔起来,“我的未婚妻被史蒂夫抢走了——你也见过,就是我们刚才遇到的露西。”

旺达也用了点时间来思考这复杂的人物关系:“但是罗杰斯现在跟露西并没在一起。”

“可能是圣人罗杰斯无意中抢走我的未婚妻,又出于对新娘或者我的愧疚之类慷慨地放弃了这段爱情吧。”

“新娘?”

巴基只好再把莱拉跟史蒂夫的关系又解释了一遍。

旺达呆呆地站在餐厅门口,看着辉煌的夜景。

巴基等了她一会儿,决定再叫一辆计程车,说什么也要送她回家。

“他为了你才这么做!”旺达突然间像从什么回忆中惊醒一样,“我知道,就像我的父亲!”

巴基眨眨眼睛,和蔼地说:“你不能每看到一个讨厌鬼就说像你的父亲,孩子,他只是跟朋友上床而已。”

“他就是为了你才这么做,他拆散你和你的未婚妻,又抛弃了自己的新娘,做出这种道德败坏的事,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你们俩都恢复单身,电影中常有类似的桥段。”

巴基揉揉太阳穴,不想去问她“我们都恢复单身有什么意义”,而是直指她最感兴趣的话题:“你的父亲也做过这种无意义的事吗?想方设法毁掉他的朋友和他自己的幸福?”

“我不知道,我没见过,也没听说过,”旺达诚实地说,“不过我觉得这种事很合他的风格。”

计程车又来了,旺达死死扒着车门不肯走:“你就这样放弃吗,先生?像个男子汉,去追上罗杰斯,告诉他你也爱他。别成为我的父亲,巴恩斯,别让你的孩子将来知道你是个‘跟朋友上床’的人。”

真是感人肺腑,如果来段悲壮的配乐完全就是家庭伦理电影中的高潮场景。

巴基轻柔地把她的手指头一根根从车门上掰下,用对成年人不可能有的耐心说:“我不爱他,我讨厌他。”

“好吧好吧,”旺达像在对小毛娃说“药一点都不苦”一样,“你讨厌他,去,告诉他你讨厌他,你也不是没感觉,对不对?你搞出这么多事来,你跟他是心灵相通的,你们是有默契的……”

她被塞进计程车,从她的表情来看,如果她有超能力,绝对会从车窗里飞出来。

不过巴基认为她有句话说得非常对:他不能就这么放弃,罗杰斯还没得到应有的教训,这个夜晚不能这么结束。



“我迅速在心中生成了B计划,”巴基淡淡地说,“但是我忽略了旺达,我应该想到她也会采取行动——她的行动打乱了我的计划。”

查尔斯这时候对旺达的行动和巴基的计划都没什么兴趣。

“跟朋友上床的人不是坏人,也不是坏父亲。”他说。

“你可以把这句话印在你的著作扉页上,医生。”

“我会的。”查尔斯扬起眉毛,熟悉他的人会知道,这是他反抗和挑衅的表情。

只不过查尔斯天生有种愉悦的风度,这个表情被巴基解读成了“调侃”。

“我一定会买来拜读,”巴基也挑起眉毛微笑,“我可以继续说下面的事了吗?”

“我不确定,”查尔斯的笑容更加深刻而灿然,“你知道心理医生一会挑剔自己的客人。”

巴基依然没察觉出心理医生的不悦,把这句话再次看作一次愉快的玩笑,毫无察觉地继续他的叙述。

这让查尔斯多少有点一拳挥空的感觉。



史蒂夫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他想着为什么会跟巴基疏远,对艾瑞克几次的提醒都置若罔闻。

自律让他没事态太久。他迅速让自己回过神来。

“我有点走神。”他点点头,由于回忆,脸还是板着的。

“在想‘光明和可爱’跟你为什么会友谊破裂吗?”

“想了一点。”

“介意分享吗?”

史蒂夫不想分享。

他从来就不是擅长跟别人分享私人情绪的人。

他一边摇头,一边不自禁地想,舞会的水龙头只是个引子,如果不是另外两件事,他们或许不会闹翻。



评论(19)

热度(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