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返祖 8


8、水流

16岁的女孩肯定在上课。旺达的手机转入语音信箱时,艾瑞克才想到这一点。

他不是个很称职的父亲。他有孩子时自己也只是个少年,而且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知道自己成了父亲,这样的生疏让他从没想过去的一个月里,旺达跟他的通话总是言辞闪烁意味着什么。

现在他知道了。

潦草的父亲面对语音信箱,深思熟虑后留下这样一句话:“世界很广阔,小姑娘。”

单靠这句话就可以让他登上“奇怪的父亲”名人墙了。

尽了父亲的职责,艾瑞克回到办公室。

他迟迟不能调整回状态,凝视着桌面上的银质摆饰出神。他和查尔斯已经很久没发生关系了,这件事居然在意想不到的时候跳出来,给他迎头痛击。

他的神态宁静沉着,看起来似乎只是在思索一部电影的结局、一个棋局的输赢、一本书的框架、一幅油画的颜色……

任何看到他的人都不会怀疑在他在想“怎么对罗曼诺夫展开复仇”这个问题。

办公桌对面的史蒂夫把他带回现实。

艾瑞克微微抬起眼皮,史蒂夫带着疑惑的目光对他发出单纯的疑问:“研究到此结束吗?”

复仇之心在瞬间散去,艾瑞克甚至失笑,为刚才那短短一刻的失控感到不可思议。

旺达知道她的父亲跟好友上床,那又怎么样?他遇到过比这更糟糕的事。

两个好友上床。

又不是世界被洪水淹没,人类都变成鱼类。

“不,”艾瑞克起身为自己倒了杯酒,在询问史蒂夫被拒后端着酒杯坐下来,“只是你的故事太精彩,却突然有个孩子加入到情节中,让我惊讶。”

史蒂夫把“惊讶”理解成“不适”,颔首:“‘光明和光明’也是这么想,他没想到自己的女伴只有16岁,很快失去了战斗意识,草草结束了这次晚餐。”

艾瑞克有种头重脚轻的失落感,好戏不断、精彩纷呈的晚餐才刚刚到达高潮部分,居然绳子一拉就这么落幕了。

他不由得追问:“结束是指?”

“寒暄过后我们草草吃了些东西就散了。”

无论是史蒂夫还是艾瑞克都不知道,这次的晚餐绝对不是就这么结束。

怒火积攒得越来越旺,却被主题外的“艾瑞克和查尔斯上床事件”打断节奏的巴基不可能就这么轻易放过史蒂夫。这个夜晚、这个晚餐还有尽心动魄的后续。

就在现在,就在城市的另一边,巴基正在对查尔斯讲一个跟史蒂夫版本完全不同的“晚餐”故事。

不过,关于这个故事的详情,史蒂夫和艾瑞克要在以后才能知晓。

艾瑞克默默梳理着晚餐中发生的一切:“你说你和‘光明和光明’曾经是好朋友,从你的描述看来,一度也的确很亲近。”

史蒂夫屏住呼吸,整个人沉入了次元黑洞一样,在短暂的时间里,似乎与这个世界隔绝了。

他微微吐一口气:“是的,我们曾经很亲密。”

“可以问问为什么现在这么疏远吗?”



史蒂夫和巴基在高中时是标准的青春期男孩,觉得自己开始独立了,偷看《花花公子》,在女孩面前总是假装成熟,一付骄傲的蠢样子。

他们是彼此的好哥们,同进同出,假期也一起过,像形影不离的连体婴儿。

跟所有的好朋友一样,不在一起的时候,每15分钟就要通一次电话。

青春期男孩的特征就是,还没明白什么是友谊,却总把友谊看得最重要。

不出意外的话,他们会在成长的过程中继续要好下去,成为名副其实的老友。

说不定能过上两人周末一起去打牌、下班一起喝啤酒的理想生活。

在史蒂夫的回忆中,影响他们友谊的主要有3件事。

起因是那个失修的水龙头。

史蒂夫直到现在还记得那个水龙头的尊容:左边有瘢痕,把手断了一截,每次都无法关紧,水滴常年从出口用急死人的慢速度往下滴,用巴基的话说,像“尿道病患的小便一样晃晃悠悠”,又像“史蒂夫不在的那些日子一般冗长”。

是的,巴基曾经是个很甜蜜的人,就算他把你跟“尿道病患的小便”相提并论,也只会让你感到荣幸。

水龙头在毕业舞会上彻底爆裂了。当时,史蒂夫和巴基正在洗手台边洗脸(他们像所有的好朋友一样,总是一起上厕所),喷射出来的水流直击他们的腰部。

当他们从洗手间中出来时,就是这么裤子湮湿的模样。

起初,他们被人们嘲笑是“吓尿了”,在舞会接下来的半个小时,所有人要去洗手间的人都磨磨蹭蹭,假装洗手间是个大怪兽,表现出惊慌失措的样子。

不知道是哪个异想天开的家伙,在玩腻“吓尿”梗后,开始说他们是“嗨射了”。

巴基已经被看起来无休止的打趣弄得烦了。

他对第7个来嘲笑他们嗨射的人说:“是的,射在你嘴里。”

他的语气不客气,甚至非常冒失无礼,但笑容太甜蜜,说完还挑了一下眉毛,让话语中让人忍不住反驳的顶撞意味消失无踪。

总之就是让人发不出火来。

就像史蒂夫记忆中的那样,巴基曾经就是这么甜蜜。

如果事情到此为止,那只是甜蜜的巴基在不甜蜜的玩笑中的又一次甜蜜表现。

传言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又过了半个小时后,舞会的头条已经是“罗曼诺夫受辱,舞会国王抛弃女伴为哪般?巴恩斯承认:他射在罗杰斯嘴里!”

在娜塔莎终于“恍然大悟”地对他们说“所以你和我当选舞会国王和王后后,你反而请史蒂夫跳舞”时,他们终于爆发了。

“我们跳的是草裙舞!”两人异口同声,“你也被逗得非常开心!”

巴基更指控:“你笑得假睫毛都要掉下来了!”

对高中女生来说在,这真是一句罪大恶极的中伤。

“看来你的口活不怎么样,史蒂夫,”娜塔莎面无表情,“他不愿意承认了。”

对着史蒂夫留下一个“你被始乱终弃了,小宝贝”的眼神,舞会王后飘然离去。

不高明的玩笑愈演愈烈,终于在舞会之后失控了。

“我们是直男。”在史蒂夫终于说出这句话后,整个礼堂爆发出一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还伴随着“又是这样”的欢呼声。

面对巴基询问的目光,娜塔莎擦着眼角(毫不掩饰假睫毛真的掉下来的妆容):“你们终于又说出这句话了。”

“又?”

“这是你们的标志,你们的正字招牌!”一个史蒂夫记不清名字的家伙在人群中喊道。

“......哈。”巴基不明所以地发出一个叹词。

“就像自由女神手中要拿个甜筒,罗杰斯和巴恩斯总要声称自己是直男。”

史蒂夫声明:“但我们就是。”

不出所料,又是一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我反应迟钝吗?地球人是不是要灭绝于——我不知道,‘笑死’?上帝,我还没写遗书呢。”巴基干巴巴地说。

笑声总算停下来了。

“高兴点,”娜塔莎看看他们的神态,安慰道,“你们激励了不少人。”

“哦,真的?”巴基把眼睛瞪圆,大声说。

巴基那时很甜蜜,就算是这么一副凶巴巴的样子也只会让人想跟他多聊几句。

“杰克和欧文?你们记得吗?他们崇拜你们,所以勇敢地出柜了,他们感激你们。”

“什么?!”巴基的声音更大了。

史蒂夫也不能平静地背下这个黑锅:“为什么他们出柜了要感激我们?”

“因为你们是他们的榜样,他们现在是‘罗杰斯和巴恩斯直男俱乐部’的名誉会员。”娜塔莎说到“直男”这个词时又忍不住要露出笑容。

“这特么是什么俱乐部?”

“几所高中的所有同性恋们联合举办的俱乐部,甚至有老师参加——你们毕业了,俱乐部也要面临解散了。”她听起来不胜遗憾。


评论(48)

热度(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