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返祖 7




7、父亲

“现在想想,晚餐其实从这里已经偏离主题了。”

查尔斯很想问“你真的觉得你一手设计的这个晚餐有主题吗?”

“其实你也算教训了‘自由和正义’,你很清楚地表达了你的观点:要他道歉。”

巴基想了想:“我也不需要他道歉。”

“......那么你的目的是?”就是要搞事吗?

“让他得到教训。”

查尔斯果断地放弃这个说不明白的话题:“场面尴尬起来,你们的老同学出现了,他报复你的原因活生生地来到你们面前。”

“我并不真的认为他是要报复我,谁会为了高中时的女孩在自己的婚礼上放弃新娘勾搭别人的未婚妻?不过我们的旧相识让事态更加偏离主题是真的,你绝对想象不到接下来会发生怎样的巧合。”

查尔斯兴致勃勃地微笑,同时内心做了个轻微的撇嘴动作,心想:你们的任何巧合都不会让我惊讶了。



事到如今,他们只好全体站起来,跟老同学展开寒暄。

“看看你们,”娜塔莎笑道,“经过这么多年,依然那么要好。”

娜塔莎变化不大,依然美丽,而且有一到场就能跟所有人周旋得如鱼得水的本事。

巴基向四周看了看,又思考了两秒钟,才确定娜塔莎说的是他和史蒂夫。

“也不尽然。”巴基算是很有绅士风度地反驳女士的感慨。

一个侍者推着小车给邻桌送餐,他们只好散开一些让他通过。

“拜托,你们从以前就很要好,”娜塔莎显然把巴基的话理解成谦辞,“你记得吗,史蒂夫,我们去咖啡店吃松饼,一个小时中,你跟‘巴基’通了50分钟电话。”

规模不小的“寒暄团”把视线集中在史蒂夫脸上。

“哦,”旺达恍然大悟,“难怪她不肯选择你做舞伴,‘直男’罗杰斯。”

“而你,詹姆斯,当选舞会国王后你邀请史蒂夫跳舞。”

巴基承受着众人的目光,极为坦然:“我那时年轻,随着我日益成熟,对友谊的见解也渐渐不同了。”

史蒂夫看了他一眼,似乎对他自称“成熟”有不同的见解。

我就是很成熟,巴基心想,没有法律规定成熟的人不能做无聊的事。

“我今天被同事邀请来参加一个晚宴,你们是好友聚餐吗?”

莱拉连忙趁机说:“露西和我也是刚巧跟他们碰上,我们的座位在那边,正要.......”

“哦,你们在约会,”娜塔莎敏锐的目光扫了扫这对女士,“甜蜜。”

莱拉咳嗽了一声,正要说话,巴基已经替她解释了:“不,她们不是一对,莱拉是史蒂夫的前未婚妻,露西是我的前未婚妻。”

他说着,意味深长地瞪着史蒂夫。

娜塔莎眨眨眼睛,半真半假地说:“所以你和史蒂夫终于出柜搞到一起,被抛弃的未婚妻们同病相怜地用餐并批判你们?”

“不!”巴基和史蒂夫异口同声地说。

“我跟罗杰斯先生不同,娜塔莎,”巴基收起笑容,“他或许喜欢亚历山大这种类型.......”

“你一定就是亚历山大,”娜塔莎没等巴基的辩白结束就向皮尔斯递出右手,“作为一大把年纪还没有配偶的同性恋,一定很有压力。”

“不,我不是......”

“抱歉,你当然不是老人,”娜塔莎微笑,“不过你的确是颇富魅力的老绅士。”

皮尔斯疲倦地摸摸额头。

“看到你们真是高兴,”娜塔莎怀念地看着史蒂夫和巴基,“你们一点都没变,总是声称自己是直男......”

“我们就是。”史蒂夫正色道。

“你知道吗?我在工作中认识了一对同性恋,他们跟你们真像。艾瑞克和查尔斯,他们自称朋友,但真的很像情侣,他们有一些让人难以理解的习惯,比如坚持跟对方的助理调情,无论在什么时候,只要对方召唤就要丢下手中的事——他们甚至在大学时代上过床,但是你们猜怎么着?他们坚持他们只是‘朋友’,而且只喜欢女孩。”

巴基深吸一口气:“史蒂夫和我没上床,而且我们现在连好朋友都算不上。”

他有点想让娜塔莎滚回她同事身边吃她的晚餐了。

“你说不是就不是吧。”娜塔莎带着让巴基想抓狂的宽容说。

莱拉和露西再一次提出道别:“那么我们的位子在那边......”

“艾瑞克和查尔斯?”旺达缓缓道,“身高和巴基差不多,在哈佛拿到医学学位,有一口大白牙,笑起来白惨惨的艾瑞克?”

“你也认识?”

旺达点头:“我通常不叫他艾瑞克,叫他‘爸爸’——你刚才说什么?”

尽管巴基想声明:这个话题跟他们的晚餐没关系,史蒂夫和他不是同性恋,他们跟艾瑞克和查尔斯没有一星半点的相像之处,娜塔莎不是他们晚餐团的成员.....但他总不能拦着旺达去对自己的父亲刨根问底。

娜塔莎今晚第一次卡壳了,她看着旺达好久才说:“真看不出他有这么大的女儿。”

“我在他高中时就出生了,而且我也只有16岁......”

“你告诉我你已经20岁了!”巴基怒道,“你让我成了一个搭讪未成年人的人!”

“我刚得知我的父亲跟他的好朋友上床,你真的要跟我清算年龄问题?”

巴基想了想,无论是“我的未婚妻被同学搞了”还是“16岁小妞假装自己20岁”,话题度都不如“我的直男爸爸跟他的同性好友上过床”来的深刻。

“你是说,他和查尔斯上过床?”

娜塔莎舔舔嘴唇,对巴基低语:“现在说‘我没说过’是不是太晚了?”

做为晚餐的发起人,巴基认为自己有责任解围:“这两个名字非常普通,或许娜塔莎说的不是你的父亲......”

还在青春期的16岁姑娘没那么好糊弄:“你认为世界上有多少对像情侣的‘艾瑞克和查尔斯’好友?”

巴基只好强行扭转话题:“说到婚礼,史蒂夫,跟你的前新娘道个别,然后继续今晚的忏悔之旅怎么样?”



查尔斯半张着嘴看巴基,好长时间都没能合上。

巴基说着说着发现医生很久没对他的叙述进行点评了,于是停下来:“有问题吗?医生。”

“不,完全没问题,”查尔斯习惯性地摸摸头发,“只是觉得你们高中时代的女孩非常武断和......。”

“敏锐,”巴基点头,“娜塔莎经常能一针见血,不过说错时也不少,比如他对‘自由和正义’和我的关系界定,就大错特错。”

“对艾瑞克和查尔斯关系界定也大错特错。”

“不,我觉得关于这个,她是对的。”

“他们声称自己朋友了,为什么一定要说他们是情侣?”

“他们上床了。”

“法律没规定好朋友不能上床。”

巴基张张嘴,又合上,他发现这个逻辑跟自己的很像。


评论(48)

热度(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