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返祖 5


5、处方

让查尔斯凭着临床经验来判断的话,巴基的心理状况在“健康”的范围内。

或许情绪低沉不稳,却远远谈不上抑郁。考虑到他自以为被老同学抢走未婚妻,而且还对这位情敌有些难以言说的微妙感情,心情低落是很正常的反应。

最直接的证据就是:巴基的谈吐非常流畅自然,说起自己的经历像在说一个颇有讽喻意义的故事一样,时不时采用倒叙、插叙、补叙,动辄来个修辞,关键节点还会卖卖关子。

如果他像艾瑞克说的那样是个妄想症患者的话,那心理医生真是世界上最愉快的职业了。

本来午餐时,查尔斯已经被艾瑞克说服,决定要扫描巴基的大脑,可下午看到巴基坐在他的沙发上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望着墙纸发呆,这种决心又动摇了。

巴基显然对心理医生没有敬畏感,看他那样子,无聊得快要打呵欠了,他如果不是实在没法解释自己身上所谓的“异常”,是绝对想不到要来找心理医生的。

“巴恩斯先生。”

巴基终于把视线转移到查尔斯脸上,嘴里发出一个无意义的声音,算是回应。

“可以继续了吗?”查尔斯把“介意我把你塞进机器里看看大脑表层是否有积水吗”咽下去,调整态度将自己的好奇心稍微释放在表面,眼睛闪亮地催促,“你约‘自由和正义’晚餐,发生了什么事?”



史蒂夫像巴基预料的那样来了。

巴基反思过,这么干有无事生非的嫌疑。

不过那又怎么样,既然低因咖啡和低脂美乃滋这种东西在超市的货架上大行其道,他当然可以为了自己跑掉的未婚妻、受伤的男性自尊、遭受到自我质疑的魅力以及对方那理所当然的态度来搞点事情。

他是被撬走未婚妻的人,在用一个“四人约会”的晚餐向对手扔出手套。

对手并未摆出一贯正直的面孔说:“我有女朋友,巴基,你也认识她,就是你的未婚妻——哦,抱歉,前未婚妻。”

史蒂夫在电话彼端沉默了三秒,用稳定、决然的语气说:“时间、地点,我会准时赴约。”

巴基在听到他回答的那一刻,就已经确定了:史蒂夫完全了解巴基的“四人约会”是个挑战,也完全乐意接受这个挑战。

来自敌人的默契会让人热血沸腾,巴基眨了下眼睛,让心情平静下来。



“史蒂夫,这是亚历山大,亚历山大,这是史蒂夫,看看你们,真可爱。”

巴基干巴巴地为他们做介绍,面无表情地看史蒂夫的嘴巴微微张开,那种“我了解,我原谅你”的风度终于不见了。

“可爱?”被称为亚历山大的男人颇有风度地微笑,略斑白的头发在灯光下为他平添沧桑的魅力,“你在说可爱?”

“原谅我,皮尔斯先生,”巴基摇摇头,“只是你们太般配了,史蒂夫一进来你就盯着他的西装裤瞧,丘比特一定在我们身边扑闪他的小翅膀,拿着弓箭冲着你们‘咻咻咻’地发射。”

他无视还要说话的亚历山大.皮尔斯,请史蒂夫坐下,若无其事地介绍自己的女伴:“这是莎拉,亲爱的,这是我的朋友史蒂夫。”

“莎拉?”史蒂夫忍住转身就走的冲动,拉开椅子坐下,“你换女朋友了?”

拜你所赐。巴基凝视史蒂夫,这句话在心中一闪而过。

“不是女朋友,只是在酒吧认识,巴恩斯说会提供免费晚餐,于是我来了,”女伴非常年轻,眼线明显,戴着黑锆石戒指,打扮得有点嬉皮士,眼神却还很天真,“目前看来,不可能有第二次晚餐了,我叫旺达,还以为你记住我的名字了,巴恩斯。”

巴基把思绪从史蒂夫和皮尔斯那拽回来,眯起眼睛想了想,可能是依然在魂不守舍状态,他说了句蠢话:“你确定?”

女伴已经干掉了一杯柠檬水,正在要续杯:“不确定,我的名字是我祖母取的,不过她死了,所以我们显然失去了最有力的证人。”

“抱歉,女士,”巴基真挚地献上歉意,接着就火速把注意力放到“正题”上,“所以亚历山大,对史蒂夫说说你自己。”

皮尔斯放下玻璃杯,没有必要地用餐巾擦擦嘴:“我必须......”

“我必须要声明,”史蒂夫缓缓道,“我不知道你对我有什么误解,但我真的不喜欢男人......无意冒犯,亚历山大,你非常有魅力——在同性恋看来。”

“同意。”莎拉——旺达看着皮尔斯,显然认同他的魅力。

皮尔斯至少在表面上依然保有绅士风度:“哦,没关系,因为我也不......”

“你不喜欢男性?”巴基眨着眼睛惊讶,“不得不说,你掩饰得太好了,高中时你经常盯着我的胸部看,我以为你是公开的双性恋。”

“非常明显。”旺达饶有兴趣地看向史蒂夫,下了结论。

突然被“双性恋”的史蒂夫到此刻才从“巴基居然介绍个男人给我”的震惊中找回一些冷静:“我那时看你的胸部不是因为被你吸引,而是你的乳头经常在湿掉的T恤上凸出来。”

以巴基对史蒂夫的了解,他敢肯定这位金发的老同学是认真地在就“看胸部”这件事做出辩解。

不过史蒂夫自己显然也意识到,这种辩解好像起了反效果。

史蒂夫捏捏眉心:“我不是觉得乳头凸起来很诱人,而是那太显眼了,会让人不由自主地想知道——上次是星期二凸的,下次什么时候会再凸起来?纯粹是学术性的......”

他这番进一步的说明让餐桌冷场了半分钟左右。

“很有说服力。”旺达最后说,吃着法式薯条。

“我说的都是真的。”史蒂夫的声音稍稍大了点。

“好吧。”女孩耸耸肩膀。

这个从停车场搭讪来的女孩真是给巴基太多惊喜了,他们事先没排练过,巴基也没向她提任何要求,但她却配合得这么合拍。

如果不是年龄不合适,巴基真想像5岁小男孩那样双手托腮来欣赏史蒂夫那无可奈何的表情。

“无论怎么样,我相信你的......天赋,你什么都能做成,史蒂夫,”巴基正色道,并抢在史蒂夫再次开口辩解前转向皮尔斯,“真的不自我介绍一下吗,这位罗杰斯先生有着跟你一样迷人的眼睛,光灿灿的金发,而且我敢说,如果有甜心探测仪,一定会显示你们的甜心光波在同一波段上。”

皮尔斯这回迅速开口,似乎慢一慢就没机会了似的:“其实我和罗杰斯先生一样......”

“我没有甜心光波,”史蒂夫的语速越来越平稳,这是他开始理智起来的标志,“这次约会是个无聊的误会,我们可以只是吃东西,然后结账离开吗?”

“你知道什么举动最无聊吗?”巴基紧盯着史蒂夫明澈的眼睛,缓慢地说,“把别人的未婚妻当面抢走还洋洋自得,这个才是无聊之王。”

史蒂夫像一座石雕,一动不动地跟巴基对峙着。

“所以你要跟我无聊到底,是吗?你想干什么,冲着我来,不该把其他人拖下水。”

所以史蒂夫依然是“我不仅是好人和甜心,我还是原谅你的救世主,哪怕我抢走你的未婚妻,世界和正义依然站在我这边”的态度。

巴基舔舔嘴唇:“其他人?你说莎拉?”

女孩纠正:“旺达。我没被拖下水,我是来看热闹的,巴恩斯还许诺了一顿美味的晚餐。”

巴基给史蒂夫一个“你还有什么可说”的胜利眼神。

“那么亚历山大呢?他是个很有魅力的男性,你把他拖过来和一个直男约会,你想过......”

巴基和旺达异口同声:“直男?在哪?”

他们边嚷边四处张望。巴基踢开脚边的垃圾桶,旺达打开桌上的糖罐。

史蒂夫深吸一口气,不跟这两个死小孩计较:“你们想过这对他是一种冒犯吗?他是同性恋,看在上帝的份上,你们却跟他开这种玩笑。”

皮尔斯几乎是踩着史蒂夫的尾音说:“我不是同......”

“我不在乎,”巴基斩钉截铁地说,“我讨厌......我恨亚历山大.皮尔斯,他曾是我的上司,差点毁了我的人生,现在还有把柄在我手里,我想怎么开他玩笑就怎么开。哪怕我叫他勾搭女孩子。”

皮尔斯面不改色,他竭力想把观点表达清楚:“我想你们都有误会,我跟罗杰斯先生一样......”

“你也总盯着巴恩斯的乳头看?你差点毁了他的人生是指性骚扰吗?”旺达脸上的表情可以用“噫”来表达。

巴基的话显然出乎史蒂夫的预料。

史蒂夫惊讶地看看皮尔斯,又看看巴基,他肯定没想到这位看起来被无辜拖下水的魅力同性恋居然是个堪称反派的人物。

“总之,让我们开诚布公,”史蒂夫的语气不知不觉地柔和了,“我们别再为婚礼上的事互相争斗了,好吗?我不该斤斤计较,你也要放过自己。”



“他不计较,还要我放过自己——很好,晚餐还没正式开始,他就彻底惹毛了我,”巴基平静地对查尔斯说,“从这里你可以想象,接下来的时间会有多少波折了。”

“还没正式开始就硝烟四起,我迫不及待想知道你们把一顿晚餐吃出了多少花样。”

巴基反而不说话了,他的脸上再次出现那种若有所思的表情:“你现在的语气有点像莎拉。”

“你是说旺达?”

“都一样,反正就是她......你在看热闹吗?你是心理医生,你在看我的热闹?”巴基质问。

查尔斯的笑容带了点被当场抓包的无奈,但依然坦荡:“首先,你的故事非常戏剧化,我有好奇心。其次,我也在认真地思考你的情况,并不完全在看热闹。”

心理医生不狡辩的态度让巴基很有好感。他微微点头,算是认可了。

“其实你考虑过吗?”查尔斯试着说出心中的疑问,“你和你的朋友之间或许有种性张力,或许你们可以......”

查尔斯做了个摊开手的手势。

“你说上床?”巴基摇摇头,“我不认为这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查尔斯并不是很认真地这么建议,被巴基否决也就没坚持。

不过心理医生有切身体会,当性以一种意外的姿态来施展诱惑时,顺从它,反而是驱逐和战胜它的好办法。

是的,查尔斯有过这样的体验。

不过他的私人经验并不能当成处方开出去。

“那么,请继续,巴恩斯先生。”










评论(33)

热度(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