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返祖 2



2、客户

繁衍,是所有物种共同的天性。无论是哪种生物,存在的天然目的都是把自己的基因传下去。

人类还在蒙昧时,同时具备野性和文明,这两样相互斗争的结果就是,让他们对彼此中意的交配对象爆发出烈火般的激情,在充满人文气息的理由指引下,完成繁殖。

随着文明的曙光逐渐变成文明的烈日,人类的野性完全褪去,这种激情也淡化为约会、恋爱、结婚、生孩子的套路化习惯。

不过并非完全消逝,偶尔出现返祖现象,就是一曲可歌可泣的爱情恋歌。

以上是艾瑞克.异想天开小能手.兰谢尔的理论。

除了理论,他也有实验室样本。在数万对情人的DNA样本中,他找到了5对感情深厚的伴侣,通过复杂的医学推演,证明了这5对爱人的基因确实与众不同。

“其中有一对是同性伴侣——这违背你的立论基础,他们不可能是为了繁衍才爆发出激情。”

查尔斯.某朋友在一条崎岖的道路上奔跑怎么也拉不回来.泽维尔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个谁都能一眼看出的破绽。

“猪鼻蛇在受到威胁时会肚皮朝上,张开嘴巴装死,如果这时候把它的身体拨弄回来,它就会再次蠕动着露出肚皮,告诉人们自己是条死蛇——生命的运行机制是非常微妙和古板的,就像一道程序写入基因,不会根据客观环境来改变自己。”

查尔斯瞬间明白了这个这个类比,带了些许不失礼的疑虑确认:“你是说所谓‘激情基因’也是低能儿,它并不具备完全分辨对方性别的能力?”

“可以这么说,”艾瑞克扫视意兴阑珊的婚礼现场,新郎刚才宣布婚礼取消,客人们热烈讨论着退场,“从你的描述来看,这对新人本来很有可能成为我发现的第6对。”

“......你还在做医生吗?还是说开始写幻想小说?”

艾瑞克的微笑看起来和煦,机敏的眼睛中却自我防卫般的攻击力:“我的理论是有点离奇,不过还有个更离奇的理论:‘这个世界上居然有种职业,叫心理医生。’”

查尔斯看着艾瑞克,心中至少有二十九种幽默又刻薄的反击方案,不过他更想用一种委婉的方式来提醒朋友——这已经是艾瑞克第N次用职业来嘲笑他,笑话就像冰淇淋,舔上几口就会没精打采地软下来,同样的笑话反复使用,无论起初多尖锐都会失去攻击力。



对于查尔斯而言,这场婚礼只是平淡生活中较为醒目的一个小插曲,对他没有丝毫影响。他在当天晚上就已经忘了那个被新娘在牧师面前说“不”的倒霉新郎,把全部精力放在了他正在编撰的一本心理学著作上。

在流水般舒适的日子里,时间悠哉悠哉地过去了1个多月。查尔斯的办公室迎来了一位意想不到的客人。

起初,绿眼睛的英俊客人在他的沙发上坐下时,他只是觉得眼熟。

穿套装的秘书殷勤地端上咖啡离去。这位客人皱着好看的眉头目送她那被短裙紧紧包裹的臀部消失在门后。

“巴恩斯先生?”查尔斯看了看预约名单。

巴恩斯先生把目光从女秘书身上收回来,若有所思地面对心理医生那微微含笑的眼睛。

“我很喜欢女孩,非常喜欢。”

作为心理医生的客户,巴恩斯先生的态度非常主动。

他半真半假地说:“但我最近遇到点小疑问,给生活带来电小问题,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实际上根本不算什么问题,我非常好,就是想给心理医生送钱,用昂贵的诊金杀杀时间。”

查尔斯被逗乐了,打量自己的客户,对他有了初步的判定。

“你平时的话并不这么多,是不是,巴恩斯先生?为什么不省却冗长的开场白,直接说说你的经历,让我看看能否帮到你呢?”

查尔斯的坦率态度明显取得了客户的好感。

“医生,请你从专业角度来为我判断,恨一个人会导致想跟他上床吗?”

“......他?”

“我说过,”巴恩斯先生意味深长,语气低徊神秘,像在说某个传说中宝藏的下落,“我非常喜欢女孩。”

“......那么他是?”

“你可以叫他......嗯,可以叫他‘自由和正义’。”

“......很特别......不过也能看出你对这个人的评价不低。”

“‘自由和正义’搞了我的未婚妻,医生。”

“哇哦,”查尔斯默默地恍然大悟,“那你是真的很讨厌‘自由和正义’了。”

“我原本是想去揍他的。”



把哭哭泣泣的露西塞进出租车,詹姆斯.未婚妻跑了.巴恩斯才后知后觉地愤怒起来。

他用了点时间来积攒怒火,沉着脸杀回婚礼现场。

史蒂夫.未婚妻跑了.罗杰斯正孤零零地站在空荡荡的会场中央,凝视原本应该宣誓的地方。

巴基沉吟了三秒,在“直接痛揍他”和“喊一声让他转过身来再痛揍”之间选择了后者。

前来复仇的男人迈着果断的、杀气腾腾的步伐,让脚步声在大理石地面上急促而有规律地回响。

巴基边走边利落地脱掉外套、松开领带、挽起袖子,在离目标还有半英尺时,正准备喊“罗杰斯”,前.准新郎已经自发地转过身来。

被对手先转身为强,巴基急忙刹车,却依然在强大的气势下惯性地迈出一步。

他们现在面对面了,两具身体靠得相当近,大概只能插入一根细木棍。

史蒂夫那深邃的蓝眼睛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意味。他动了动嘴唇,浓密的睫毛似乎愤怒地抖了一下。

巴基面无表情地看着老同学,心想:这个男人勾搭我的未婚妻,导致跟自己的新娘闹掰——现在还来怪我?有趣。

“巴基,”先打破像胶水一样凝固空气的是史蒂夫,“你为什么在这?”

巴基冷漠地说:“来操你。”

他边说边不由自主地握紧拳头,指关节嘎嘎作响。

看着史蒂夫这张脸,巴基的怒火呈几何级增长。

史蒂夫真的被惹怒了,巴基几乎可以看到固体状的怒火爬上史蒂夫的脸庞。

被抛弃的新郎眉头抖动了一下,嘴唇抿得紧紧的,被衬衫勾勒出的胸部在薄薄的布料下激烈起伏,呼吸声大得再会场中发出回音。

史蒂夫总算把怒火控制在不诉诸武力的范围内。

“她怎么样?你不用去陪伴她吗?”史蒂夫这么说。

这真是太过分了。

愤怒到极致,巴基反而冷静下来,他放低肩膀,松开拳头。

“你把她抢走了,就在我眼前,”他平稳地指控,“你是不是指望我大度地说:没关系,老伙计,她和我是过去时,你们才是天生一对,手牵手下地狱吧……要我这么祝福你们吗?”

他停顿了一下,发觉直到现在依然难以置信。

比起露西抛弃了他,史蒂夫.罗杰斯会勾搭别人的未婚妻似乎是件更加不可思议的事。

“你特么到底怎么回事,罗杰斯?”他喃喃道。

出乎他的意料,史蒂夫的怒火稍稍降了一些。

他意外地看着巴基:“你们一直都……我不知道这个,我发誓我以为她是单身。”

巴基简直要捧住脑袋了。他的眼睛瞪得圆圆的,嘴巴张得大大的,不知道该对这个家伙说什么。

“她和我搂搂抱抱,我们很亲密,还吻了几次,”他直抵到史蒂夫的脸庞前,鼻子压着鼻子,怒吼,“就在门厅的走廊前!”

不知道为什么,巴基再次成功地让史蒂夫火冒三丈。

他蓝眼睛的同学再次开口时,声音激烈地带了点颤音:“在我的婚礼上?你们在我的婚礼上还这么做?为什么不来对我说清楚?这一切本可以不在这个婚礼上发生。”

这个人真是不可理喻,巴基开始怀疑那个真正的史蒂夫被某个外星人抢走了,眼前的这个是外星科技做出的仿真人。

“你邀请我来的,而且我怎么知道你跟她会搞到一起!”

评论(44)

热度(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