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细胞嘶鸣 33


33、

史蒂夫低头看看哈里森的幻影,后者在他身边纹丝不动。

再次看到哈里森,他让自己平静下来。

“在我还很年轻时,我就想战斗。那时候我觉得只有成为军人,才能真正具备战斗的资格。我拼尽一切想成为一名战士。在这个愿望面前,规则、生活似乎不那么重要。”

“后来我成了美国队长,我终于成为了一名战士。可是战斗跟我想象中的那么不同,现实逼着你妥协,逼着你做不愿做的事,逼着你离原先理想中的自己越来越远……我没后悔过,我的目标没变过,但我认识到了自我是多么重要,这比成为军人更重要,比获得光荣更重要。我不能代表任何人,也不能让任何人代表我。”

“或许你会问,这跟巴基有关系吗?或许有,或许没有。我不是律师,如果我要为巴基辩护,我必须先明确我足够清醒。”

“我站在这里,并不代表任何人,不代表民众,不代表受害者,不代表美国,也不代表巴基,作为史蒂夫.罗杰斯这个个体。”

“法律怎么判定巴基?关于他是否有罪的判定可能是一半对一半,或许六比四,或许七比三,八比二,九比一,十比零……谁知道呢,我不是法律专家。可无论法律怎么判定,让我来说,巴基是无罪的。”

“我不是要质疑法律的权威和公正性,法律永远都是规范人们行为的基本准绳。但是美国法律永远正确吗?为了了解历史和社会,我看了一些审判。美国法庭把杀人凶手放回大街上,让强奸犯回到他的工作岗位,可是脱衣游行的人却要被关进监狱,并被记入性侵者的名单……当然这些都是个案,却也说明了法律虽然总体上正确,却不总是公正。”

目前为止,史蒂夫还算得上思路清晰,情绪平稳。

“巴基,巴基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个案。没有任何一个案子的案情像他这么错综复杂,没有任何一个案子的被告像他这样经历曲折。我相信,如果有律师在场,会有无数的申诉理由来为他脱罪:案件时效、证人可靠性、大脑被清洗……然而,我们直问自己的内心,真的要把这样一个人看成是罪人吗?”

“当一个好人,被控制着去犯下罪行,我们就算看不到他的忏悔,也应该试着去寻找这一切的根源。为什么希特勒倒台后,这种骇人听闻的罪行会发生在一个自诩民主的国家?就在这个国家的眼皮子底下,就在这个国家的中枢机构。我会去想为什么,然后拔除这个根源,摧毁罪恶的巢穴,而不是对这个人本身穷追猛打。”

史蒂夫的声音越来越急促,失去了一贯的沉稳,冬喵不由得想,幸亏这不是真正的法庭,否则如果美国队长真要这样为巴基辩护,肯定会被法官喝止。

“是的,巴基是我的好友,我要为他说话,我是在偏袒他诸如此类……我承认,我就是要维护他,因为他是一个好人,被摧残的好人,被所有人都看错的好人。你们这些希望他死去的人,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要杀死他,政治、仇恨、迁怒、泄愤……那我为什么不能因为友情和公正而保护他?这件事的本质就是:我在保护一个好人,这是显而易见的。”

“公诉人米勒曾经质问我,如果是我巴基被杀,我还能不能保持冷静去体谅凶手……好吧,他不是公诉人,他是巴基,谁知道怎么回事,巴基居然会自己起诉自己,他居然还经常说我是小怪胎……”

“史蒂夫?”巴基试探着打断。

“辩护方在陈述,”史蒂夫用平静一些的语气让巴基闭嘴,“如果有一个好人,他跟巴基有相同的遭遇,他杀死巴基,我会讨厌他,永远不会跟他成为朋友,因为我是人,我有感情。我也不会出于非必要的原因去杀死他,因为我是战士,我有是非观。”

“好人被控制着去杀人,这是个简单不过的事实,在法庭上会被纠缠于细节——洗脑的功效,自我意识是否清醒,受害人的感情等等,然而剥离这一切,一个好人被洗脑后杀人,然后清醒,我们可以把他定义为罪人吗?我们不说‘从技术来说他犯罪,从正义上来说他没犯罪’这样的话,我们只凭着最本能的直觉、最朴素的感情的来看,你们真的以为他有罪吗?”

史蒂夫转向巴基,蓝眼睛比任何时候都亮,像有磁力一样吸着巴基的视线:“你说呢,巴基?如果你面前有这样一个人,他的名字不是詹姆斯.巴恩斯,而是汤姆.司格特、杰克.罗宾逊……或者史蒂夫.罗杰斯,你会原谅他吗?你会保护他吗?当世界那无形的恶意要吞没他时,他是上前踹他一脚,还是为了正义和公正去为他发声和战斗?”

巴基刚张开嘴,史蒂夫又继续说下去:“不是没可能。在战争中,无数像你这样的人掉入深渊,无数俘虏落到敌人手上,我相信你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如果这个人是别人,你会想把他扔进监狱吗?还是你认为你就是特别,与众不同,该受到不同对待?”

冬喵在两人之间互相看看,突然明白了,这不是真正的、世俗意义上的审判。

“你难道不是平等地看待所有人吗,巴基?”

巴基无意识地舔着嘴唇。

“不,”巴基终于说,“我觉得我有权利对金发蓝眼的甜心另眼相看。”

像冰雪被第一道阳光照射,法庭中似乎有某种事物在无声消融。

如果空气有生命,它们现在一定含着泪水。

他们甚至真的能听到“滴答滴答”的声响。

这不是真正的法庭,而是他们叩问自己心灵的法庭。

巴基眯起眼睛,史蒂夫似乎被笼罩在金色的灰尘粒子中,鲜明闪耀得不得了。

美国队长真严格,巴基这么想,果然是把星条旗穿在身上的人,啊,那制服还是他自己设计的,真是出色的史蒂夫。

“混蛋。”史蒂夫喃喃道。

“小南瓜。”巴基以德报怨地还以亲切称呼。

冬喵敲敲锤子,开始宣判:“争论告一段落,你们都觉得自己不会说话,但通通长篇大论,究竟结果怎么样,请幻视来做点评。”

可以算是历史上最草率的法庭宣判了。

声音非常戏剧化地响起:“你们的争论夹杂太多的情感,这是我最不擅长的领域,究竟能不能让你们真正的完整,还要看你们最终能不能完成审判,你们觉得完成了吗?”

他们看看各自的身边,哈里森和米勒的幻影依然在。

“我想,你们刚才都同意‘巴基不是罪人’,”冬喵巡视的视线停在哈里森那边,“这一点达成共识显然不够,还有一点,你们是否要真正地找回自己?”

曾经分出四个自己的冬喵对这个显然很有经验。

“米勒是那个理想中的我,”巴基眼看米勒,“他公正严明权威,来审判罪恶的我。”

巴基的话音刚落,米勒的身形开始变淡,在他彻底消失前,那面无表情的脸上突然绽开一缕微笑,冲着巴基轻轻点头。

“我爱你,巴基。”幻影这么说。

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史蒂夫身上。

“哈里森……”史蒂夫看着哈里森木然的幻影,“哈里森是……”

是巴基的律师、话不投机的熟人、情敌……史蒂夫在无意中窥破世界有所扭曲,从而让哈里森回到他的灵魂中,可是要他真的说出哈里森的象征意义还是有困难的。

“是巴基的守护者,”他说,“我想守护巴基,所以哈里森诞生了。”

幻影一动不动。

史蒂夫皱起眉头,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对自己感到不解。

“是你的可爱?”巴基推测道,“你吸收了他后变得更可爱了。”

把哈里森说得像胶原蛋白一样。

“是你的口才,”冬喵也提出猜想,“你有了他后更巧舌如簧了。”

“或许是你的哲学层面的自我,罗杰斯队长,”声音给出一个谁都听不懂的参考答案,“他引导你做正确的事。”

不知不觉,巴基和冬喵都离开座位,跟史蒂夫一起把哈里森团团围住。

“是感情。”

“是理智。”

“是接受精英教育的你,没想到你是这种史蒂夫,你想做个风度翩翩的中产阶级。”

“是你的绘画才能?他画过很赞的我。”

“干脆是胡萝卜吧。”

“为什么不是番茄?”

史蒂夫在七嘴八舌中凝视哈里森,他给史蒂夫印象最深刻的一点,除了律师就是情敌。

不单单是情敌,还对他和巴基的友谊产生了威胁。

“他是……我的光明面。”史蒂夫缓缓地说。

像米勒那样,哈里森的身影也开始变淡。

“你好,史蒂夫。”他微笑着说,消失在空气中。

巴基瞪着史蒂夫:“你的光明面,真的?这特么逗我吧?”

冬喵也瞪着史蒂夫:“这么说,在哈里森回归你的灵魂之前,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你,是只有黑暗面的你?”

史蒂夫显然也被自己的答案惊呆了。

更让他惊讶的是,这个答案居然是正确的。

“所以,”巴基缓缓道,“我的史蒂夫,我的史蒂薇,他的黑暗面就是:笨得不会谈恋爱,有时会牙尖嘴利地刻薄人,可爱值略低……就这些?”

“这真是,”声音第一次无话可说,“真是……违背科学。”

巴基微微张着嘴,眼睛睁得圆圆的,突然扑上去,抱住史蒂夫的脑袋,狠狠地亲下去。



还是完结不了,不过下一章肯定完……



评论(32)

热度(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