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细胞嘶鸣 30



30、

是的,接吻。

像真正的情人一样接吻。

两个完整的人第一次接吻。

史蒂夫在巴基的呼吸中调整思绪。他必须镇静下来,巴基的嘴唇上有刺刺的死皮,触感依然柔软,这不可避免地让他想到巴基在经历了地狱般的岁月后,依然保有柔软的人格和内心。

巴基就是带着这样的内心冷静残酷地审判他自己。

史蒂夫真的想流泪了,疼痛从心脏蔓延到喉咙口,激烈地灼烧,刺激他的泪腺。

可在他们的嘴唇分开后,他依然只是眼睛发亮。

“有点怪。”巴基不自然地说。

“是有点。”

“不过感觉不错。”

“很不错。”

“就是时机不对,外边等着审判我,公诉人失踪了,法庭会大乱的。”

“记在我的账上。”史蒂夫喃喃道。

他们刚才的那个几乎不能被称为吻,目前为止嘴唇依然干燥。在他们不那么完整时明明不那么把接吻当回事,他们还一度滚到床上,那次巴基差一点就夺走史蒂夫的贞操。

可现在他们就是成了偷偷模仿大人接吻的小男孩,带着做错事的罪恶感,不敢看对方。

直到冬喵悄然进来。

那个吻有着铁锈的味道,那是布鲁克林小巷子中,夜晚的风从生锈的管道中呜呜地吹过来,像孩子的呜咽。沧桑的吻,它还有火药的味道,枪油的味道,冰雪的味道,凝结着近百年的时光,在这个阳光黯淡的午后成为时间里让人驻足的印记和风景。

史蒂夫和巴基默不作声地听着冬喵朗诵完上面那些堆废话,询问外边的情况。

“你怎么进来了?”巴基想问的是“你怎么不引人注意第来到休息室的?”

冬喵了然地推开休息室的门,指着门外长长的走廊,声音悠长:“不知道是不是你们接吻的缘故,外边天翻地覆。”



的确够得上天翻地覆这个形容。

法庭空无一人,时间已经到了,本该就位的书记员、坐在陪审席上的陪审团、检方的小助手斯坦等等都不见踪影。

史蒂夫的目光看向法官席,知道法官多半也不会出现了。

“你们再看看窗外。”冬喵站在窗边敲敲玻璃。

跟窗外的景色一比,空荡荡的法庭就不算什么了。窗外的世界只能看到灰蒙蒙的微光,向下看不到地面,法庭所在的这层建筑物就像悬浮在一片虚无中。

“我是个相当难以言喻的人,”冬喵在他们身后自说自话,“想起70年的过去后把我自己和史蒂夫都折腾得够呛。”

这是冬喵第一次用这种语气说起自己。

“你们更厉害,”他继续感叹,“不过是亲一下,居然就把世界搞得灭亡了。”

巴基冲着冬喵翻了个心理上的白眼。

他们没把这话当真,如果真的能凭一个吻灭世,他们就不会被命运、过去、现实、罪恶、爱情等乱七八糟的事牵得团团转了。

“你在我的腹中,罗杰斯队长。”就在他们漫无头绪地四处张望时,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

冬喵和巴基一个坐在法官席上,一个坐在被告席上,都在发呆,这个声音刚刚发声就都一跃而起,弓弦一样紧绷起来。

“不用惊慌,巴恩斯先生和巴恩斯先生,这只是一个概念上的比喻,从物理学上来说,你们不太可能真的把自己缩小成可以进入我身体的尺寸。”

“除了史蒂夫,我不会进入任何人的身体!”冬喵怒道。

巴基完全是出于常识才没跟着说一句“我也是”。

声音显然没想到自己的话会被这么曲解,它停顿了一下才说:“很合理。”

这出乎3人的预料了。

他们在突然间遇到这种玄奇的事,对一切风吹草动都充满戒心,完全是在用挑衅的态度对待这个声音,可对方似乎没有丁点反弹情绪。

“你不记得了,罗杰斯队长,”声音实事求是地说,“虽然这一切是起源于你的选择。”

“定义一下‘这一切’。”巴基大声说。

声音再度响起:“就是这一切。”

它可能也觉得自己的回答太过笼统,又补充:“你们的梦境,所有人的梦境,太阳消失的异象,你们分裂,以及现在的这片虚无。”

史蒂夫终于开口了:“你的名字是?”

声音对史蒂夫的问题似乎很满意:“是的,人和人的交往,互相报上名字是第一步,从集体遗传意识来说,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他的可信度必须要降低评估。”

幻视。声音最后给出答案。



这是一个不愉快的故事。

幻视是他们曾经的战友。复仇者们因观点不同而产生争执,争执变成争吵,争吵变成争斗,争斗不断扩大,在他们身心俱疲时,城市遭受侵袭而坍塌,灾难蔓延,难以阻止,世界满目苍夷。

这时候,冬喵从异世突破时空的阻隔,来到这个世界。

“我来过这个世界?”冬喵打断他。

“从时间上来说,没有。从概念上来说,有。你帮助我们让时间倒流了。”

冬喵告诉人们,他可以停留44天,他那个世界的布鲁斯.班纳和托尼.斯塔克友情提供技术支援,让这个遭受破坏的世界有重来的机会。

只不过,这要冒极大的风险,他们不会知道时间重新回流,有可能再次犯同样的错误,而且在时空不断重叠的过程中,时间会面临崩溃,所以必须有一个不变的坐标来支撑时间的进程。

“作为最伟大的战士,拥有最坚强的心灵,你选择成为这个坐标,罗杰斯队长。”自称幻视的声音说。

坐标的意义就在于,让错乱的时间有个支点,在必要的时刻能够得知时间回流的真相,只有坐标知道这一切,时间回流才算真正成功。

就像一个圆环,时间回流从坐标开始,坐标得知真相算是重点,由此画上一个圆满的圆形。

副作用就是坐标必须承受时间回流对他心灵的冲击,重来的一切都将围绕着他来转动,让人们在不由自主间受到他的影响。

“而我由于拥有一些奇异的力量——力量的来源说来话长,总之我置身在时间之外,来观察、守护你们的进程,并在合适的时候唤醒坐标。”

然后他们就开始了1000亿次重来的历程。

“等等,”巴基打断声音,“我们重来了多少次?”

“哦,准确来说是998.384521亿次,但是我知道人们通常喜欢用整数来表达,这样更直观,更容易理解,以初等数学的角度来说,1000亿的确是个比998.384521亿更简单的数字。”

“为什么会重来1000亿次?”史蒂夫慎重地问。

“因为坐标出现了差错,队长,你承受着时间的压力,让自己能够稳定地承担时空带来的巨大扭曲,你兼具感性,可以在时间的洪流中始终保持着清醒。可你是人,并非无懈可击,你有这显而易见的弱点,这是每一位英雄的共同特征,你不能免俗——在时空折叠的巨大压力下,哈里森诞生了。”

巴基眯起眼睛,怀疑地看着声音(虽然他看不到):“那为什么我也分裂。”

“当然因为你们是灵魂伴侣。”声音理所当然地说,似乎还暴露出了点不耐烦的情绪。

巴基觉得如果声音现身的话,此刻肯定在翻白眼。

“因为我们是灵魂伴侣,”巴基思索着,“所以史蒂夫分裂,我也分裂?”

“罗杰斯队长成为坐标来分担时间的压力,你也不可避免地遭受波及——坐标的副作用是让一切围绕着坐标来转动,也就是说时间如果用100分的精力来关注罗杰斯队长,那其中有70分你要参与进去。”

巴基觉得自己要忍不住大笑了,并非由于喜悦,而是这实在太荒唐。

“我不这么认为——说真的,你是不是旺达搞出的某种超能力玩意,为了确保史蒂夫和我能够每日一吻?”

声音的情绪开始明显:“我看你们看了998.384521亿次,我认为我对你们的理解无人能比。”

“你居然会不耐烦,”冬喵好奇地说,“我还以为你是机器人之类的,我们的那个斯塔克曾经发明了一种叫‘邪恶圆周率’的机器......”

“998.384521亿次。”声音说,这个数字足以能解释他的情绪了。

“美国队长的成长与你密不可分,你深度参与了他精神的形成,他的正义、他的自由、他的理想......更别提你们还有着感情上的联系,所以我保守地给出70分。”

声音算是大发慈悲地解释一句,语气中透露出点“你别再问了,再问我抓狂给你看”的冷静。


评论(26)

热度(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