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返祖 1


1、婚礼

查尔斯收起拐杖,将它折叠几下,放到外套口袋里。

他的腿在日常生活中基本上跟常人无异,只是长时间的步行下,左膝会隐隐作痛。

既然是非必要的,那么进入婚礼会场时收起拐杖也算是对这对新人的尊重。



巴基在会场门口对仪表稍作整理,他美丽的未婚妻露西充满爱意地注视他的侧影。

“你是新郎的客人还是新娘的客人?”她问道。

巴基想了想:“史蒂夫.罗杰斯是我的高中同学,所以我算是新郎的客人。但莱拉.摩尔是我的小学同学,所以我也算新娘的客人。”

露西自发地把未婚夫理解为新郎的客人:“他直到现在还想起送请柬给你,你们一定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巴基点点头,又摇摇头,鲜明的绿眼睛中浮现出略带天真的阴影:“我们算是朋友,不过不是很要好的朋友,只能说是普通朋友。在圣诞节不会互寄卡片,但婚礼、葬礼都会邀请对方,见面了不会多说什么话,这使得我们的朋友关系相当淡薄。我对他不是很了解,所以只能勉强够上朋友,如果我们不是曾经做过同学,肯定连朋友也不是。说起来,我们更像点头之交那种朋友,我们有时碰到会点点头,有时则不会。亲爱的,他跟我其实算不上什么朋友,我们压根底就不是朋友。”

这一番绕口令一样的话彻底把露西绕晕,她仔细把巴基的话过滤一遍,发现无法就史蒂夫.罗杰斯和詹姆斯.巴恩斯是否是朋友这个问题下一个准确的结论。



艾瑞克拿惯手术刀的手握着高脚酒杯,香槟的细泡隔着冰凉的玻璃击打他细长的手指,他一饮而尽,又要了一杯,百无聊赖地听后面几个女人在挑剔这个婚礼的桌椅摆放和新娘的名字。她们巧舌如簧,极尽刻薄地说了几个结婚三天就分手的例子,并且凭借丰富的经验断言,眼前的这对新人一定撑不过一年。

如果不是为了观察史蒂夫.罗杰斯和莱拉.摩尔这对极富研究价值的新人,他一定不会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这种肥皂泡一样的宴会。

“你好,查尔斯,你来晚了。”

“你好,朋友,我刚好赶上新人宣誓。”

两个人打了个熟练的、有点针锋相对的招呼,沉默地等待新人进场。



得说这个婚礼和世界上大多数婚礼一样无聊、浪费。

“还有世俗。”艾瑞克公正地说。

“为什么我们不换个词,比如温馨?”查尔斯这么回应。

新郎和新娘在音乐中走向圣坛,他们是这个“世俗”的婚礼中,唯一能让艾瑞克感兴趣的。

史蒂夫目光明亮,深邃的蓝色在其间浮动,毫无瑕疵的五官在婚礼进行曲下显得格外庄重。

新娘莱拉美丽得让人窒息,巴基对她的评价是:“酷。”

“别这么说,”露西低声道,“这不礼貌。”

“我是赞美她。”

“你可以赞美她美丽、迷人、魅力非凡,像沾了晨露的玫瑰,娇艳芬芳......”

巴基眯起眼睛,好奇地打量未婚妻。

“我是说,”露西脸色苍白,勉强笑了笑,“我们应该庄重些。”

她的声音有点大,引来了莱拉的注意,新娘让视线微微转动一下,落到她身上。

像闪电击中橡树,蜻蜓点击水面,莱拉的心脏被什么东西抓住了。

她从来没这种感觉,她甚至从没见过露西,然而她就是这样被露西吸引,难以思考。

“她的眼睛多美啊。”莱拉心想。

她脑子里只有这个念头,浑浑噩噩地来到圣坛前,直到牧师的声音将她拉回现实。

“你愿意让这个男人成为你的丈夫吗?”

太可怕了,莱拉心底有个声音尖叫。

不不不,露西美丽的眼睛在她的心头浮现。

“不!”她几乎是失态地嚷道。

全场哗然。

几乎是百分之九十的人,立刻精神十足,发现来这趟婚礼真是不虚此行。

年迈的牧师眨眨眼睛,觉得可能是自己的听力开始衰退了。

“女士,”他满含歉意地说,“请重复一遍你的回答,你愿意让这个男人成为你的丈夫吗?”

好吧,更好玩了,让新郎再次在圣坛前被拒绝,再次被羞辱一遍。

露西捂住嘴巴,本能地知道莱拉失常的原因。

“上帝啊。”她喃喃说道。

巴基抱住她的肩膀,轻声慰问她:“你还好吗?”

“不,我不好,”露西失控地大嚷,“她拒绝了他!”

人们的目光从被羞辱得快体无完肤的新郎身上移开,玩味地投射到露西身上。

他们看看露西,又看看史蒂夫,视线在这一男一女之间交织,得出会心一笑的结论,接着就把同情的目光留给了巴基。

巴基被人们怜悯地瞧着,当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其实用不着其他人幸灾乐祸地提醒,自从新郎新娘出来后,露西就不对劲,他要是看不出自己的未婚妻和史蒂夫.罗杰斯之间有鬼那才是活见鬼了。

露西的声音传到莱拉的耳朵里,新娘眩晕了一下,这是她第一次听清露西的声音,却被吸引得难以自拔。

莱拉的身躯晃动了一下,为这种陌生的情绪惊慌失措。

“天哪,天哪,上帝啊,”莱拉混乱地低语,“我到底干了什么?”

她边说,边难以克制地看向露西。

史蒂夫对爱情这玩意并非极端迟钝,也不是特别敏感,他原本应该看不出他的新娘在走上圣坛的过程中,以可以印证相对论的速度坠入了另外一汪爱河。但他刚刚遭到被在牧师面前拒婚的打击,格外关注新娘的情绪。

他顺着莱拉的视线看去,印入眼帘的是詹姆斯.巴恩斯探究的绿眼睛。

他又看向莱拉,新娘的双眼满含泪水,眼睛中闪烁着他从未见过的钟情。

就算史蒂夫不愿意用恶意揣测别人,也难以否认这么显眼的事实——他的老同学和他的新娘之间有非比寻常的关系。

“这是什么?”艾瑞克面向查尔斯,“你说过他们符合我的标准。”

“我只是说史蒂夫和莱拉是我看过的最契合的一对,”查尔斯让自己从震惊中恢复,“而且我从不认同你的标准。”

“为什么你不肯承认?我的研究结果表明,某些特定的人群,他们之间的感情可以量化,这种量化会促使他们彼此吸引和结合。这是史前人猿还没进化成人时为了繁衍而自发诞生的某种机制,遗留到了现代人类身上。”

“只是因为一对新人非常投契,你就断定他们身上出现了兽性的返祖?你是不是该抽空来我的办公室喝杯茶了?”

“我情愿去喝外科医生的消毒水,也不会喝心理医生的茶。”

“你在否认感性。”

“你在否认科学。”

“你还小小地羞辱了一下我的职业。”

“但你知道我爱你,我的朋友。”

心理医生和外科医生就职业和友谊展开辩论,新郎和新娘依然像两个被老师点名小学生,僵硬地站在牧师面前。

敬业的牧师锲而不舍,他用小指掏了掏耳朵,大声而缓慢地说:“请听清我的问题,女士,你-愿-意-接-受-这-个-男-人-做-你-的-丈-夫-吗?”

“好吧,”史蒂夫终于找回语言,“这个问题我们可以过会儿再讨论,我们现在可以先暂停,莱拉和我有些事要谈。”

其实不是暂停,史蒂夫心里清楚,这个婚礼就这么泡汤。



后续问题既复杂又简单。等莱拉单独面对她的新郎时,她终于可以平静地道歉了。

“我没想这么做,我是真的想跟你结婚,我以为我爱你,但是我......我没法克制自己的感情。”

史蒂夫点点头,他明亮的蓝眼睛中残留着一些伤痛的痕迹,不过没有阴霾。

“我可以处理这些,”他说,“这不是什么过不去的事。”

“谢谢。”莱拉几不可闻地低语。

“巴基和露西......”史蒂夫本想提醒她巴基有未婚妻,不过又随即反应过来,如果莱拉这么爱巴基,一定早就了解这一切。

而且莱拉的问题从此也不再是史蒂夫的问题了。

他想,他可以面对这一切,世界上更糟糕的事还有很多。



另一对受到考验的男女没这么平和。

两人离开婚礼会场,找了个咖啡厅,坐下后第一个声音是露西的哭声。

她几乎要崩溃了,大哭着重复“对不起”,整个咖啡厅的人都好奇又谴责地看着巴基。

“如果每个人移情别恋后都有你这劲头,报纸上关于水源匮乏的报道就可以绝迹了。”

巴基本想开个玩笑来缓和气氛,却让露西的哭声陡然间升了八度。

“我的......眼泪......是咸水,水源......匮.......乏,需要.......淡.......水。”她伤心地说,悲伤无法遏制。

“受教了,环境学家。”

巴基耐心等了十分钟,露西还是没有停止的迹象。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决定快刀斩乱麻。

“没看......表,不过......我......大概......是从......十分钟前开始......哭的。”她哽咽着。

“不,我是说,你从什么时候爱上那个闪闪发亮的甜心的?”

“我不知道!”露西捂住嘴,“我在婚礼上看到他们,我就,我就......”

她哭得更加伤心了,连咖啡都被她的哭声震荡出涟漪。

巴基被她哭得连难过、伤感的情绪都没机会生成了。

作为一个被未婚妻当面精神出轨的男人,他本该伤心苦闷,自怨自艾一番,再去找史蒂夫来一场决斗,可现在他只想让露西闭嘴。

“你还爱我吗?”

露西擤着鼻子点头,又擦着眼睛摇头。

“想把戒指还我吗?”

露西连连点头,流着泪把订婚的钻戒拔下来放到巴基面前。

“我们这就算分手了吗?”

露西的眼泪再次像破闸的洪水,她说:“是的。”然后“哇”地扑到咖啡桌上。

女招待端着咖啡壶来给他们续杯,鄙夷地看着巴基:“真为你羞耻。”

男人要回订婚戒指,女人伤心大哭,路人们都觉得能看懂这场戏码。

巴基决定不喝续杯的咖啡,他断定女招待向咖啡里吐口水了。



细胞嘶鸣快要结束了。。。先把新文的开头放上来。。。本文主盾冬盾无差,还有ec或许无差,算是双西皮。。。

评论(68)

热度(8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