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细胞嘶鸣 27



27、

一只湿润的手去抚摸衣物,很难判断出衣物干燥与否。

只有用干爽的手去抚摸,才能准确判定衣物的状态。

“而我就是干爽的,你们全部都湿了。”冬喵说道。

他意识到话中的歧义,又补充了一句:“这不是色情笑话。”

还不如不说。

“你非常干爽,所以能感觉出湿润度,”巴基瞪着他,“我们很湿,所以没法感觉出湿润度——你是这个意思吗?”

“你们连同世界一起扭曲,当然不能感知这个世界的变化。”

人们瞅瞅那堆礼花和彩灯,真不想去争论到底谁正常谁扭曲。

巴基张张嘴,用力去思索该怎么说。

“我很不解,冬喵,”冬日战士缓缓地组织语言,“我们都同意,我们的人生经历大致相同,为什么你会成为这么......的人?”

他用“呃呃啊啊”把那个形容词含糊过去,因为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冬喵。

冬喵冲着他挑挑眉毛:“看到我是不是很有优越感?在你漫长的人生中,虽然历经波折,可终究成为了一个心智正常的人,而不像我这么疯疯癫癫。”

巴基没这么想过,他一向认为用“疯疯癫癫”来描述冬喵是既对不起这个词也对不起这个人。

“我也很不了解,巴基,”冬喵接着说,“我们的人生轨迹大致相同,为什么你会成为这样的人?”

他的语气有点冷冰冰的,瞬间将本来已经恢复正常的餐厅变得再度沉默。

两个詹姆斯.巴恩斯之间的敌意变得明显起来。

如果说冬喵刚来时,他们都觉得未知的世界中有另外一个自己是非常奇妙的事,那么在初次见面的新鲜感消逝后,他们就开始不冷不热地对待彼此,甚至越来越看不惯对方。

另一个自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就像鱼刺一样,梗在咽喉中不上不下。

“你认为我对过去没有丝毫忏悔和追思,把沉痛的经历当成笑话,将之装点成装疯卖傻的资本,良知的底线模糊得像接吻后的口红印子。可是你知道像你这样......像个活死人一样,漠不关心地等待着命运的裁决——我不知道你们的世界怎么形容,我们的世界通常把这种行径叫做小娘炮。”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托尼目光炯炯地在两人之间看来看去。

巴基却冷静地点点头:“我们的世界的确不会这么形容,因为......”

一道黑影猛然暴起,只见巴基已经扑到冬喵面前,后者未及反应已经被金属手臂狠揍两拳,整个身体都被打得腾空,向后摔去,沉重地砸在一张木桌上。

桌子哗啦啦碎了。

巴基让金属手臂嗞啦嗞啦地调整着:“因为我们从来不说,只做。”

史蒂夫突然跳起来,其他人还没意识到,美国队长已经挡在了异世界来的巴基和他们的巴基中间。

冬喵迅捷的反击被史蒂夫阻止。

“抱歉,巴基明天要上庭,不能留下伤痕。”

冬喵明亮的眼睛在他的脸上打了个转,左侧的肩膀微沉了沉,似乎就这么想不管不顾地冲史蒂夫的脸上招呼。

最终他没说什么,甩甩手,扶起刚才撞飞的一张椅子,沉默地坐下来。

史蒂夫油然而生一种更深沉的歉意。

“别有罪恶感,”巴基的怒意已经消散,感到好笑起来,“他认为你是只个左右逢源的浪荡儿、花花公子,觉得只有你这种朋友的我非常可怜,不屑再跟我计较。”

史蒂夫活了将近一个世纪,遭受到的批判不计其数,“倔小子”、“娘娘腔”、“美国甜心”、“史前文物”......还从来没人能骂他一句“花花公子”。

“说真的,”托尼插了一句,“对于美国队长而言,这称得上赞美。”

“史蒂夫跟一整个歌舞团的姑娘跳大腿舞,”巴基怒道,“他没你说的那么古板!”

“当然不古板,”冬喵干巴巴地说,“他跟你睡过了,是吗?”

一句话掀起轩然大波。

托尼和旺达同时跳起来,餐盘里是三明治被他们的动作带得飞到半空,又晃悠悠地落回盘中。

“没有,”史蒂夫立刻否认,“我们只是订婚了。”

史蒂夫的话对事态的平息起不到丝毫帮助。

“老骗子,”托尼颤抖着手指,指指史蒂夫,又指指巴基,“两个老奸巨猾的骗子。”

钢铁侠无比后悔,自己居然会相信他们两个那装模作样的假撇清——“哦,我们试过了,我还是适合做朋友”、“我们真的只是朋友”、“我们不可能成为恋人,我们的友谊太深厚了”......

难道跟他们比起来,我真的太年轻了吗?深受打击之下,托尼居然闪过这么不自信的一念。

“我就知道我可以信任你们,”旺达眼睛明亮,欣慰不已,“你们现在可以接吻吗?”

托尼凝重地看向旺达:“是你吗?旺达.马克西莫夫。”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托尼.斯塔克。”旺达沉着地说。

“是你让他们订婚,是不是?”、

“不是。不过我乐见其成,你不为两个相爱的人心灵相通高兴吗?钢铁侠。”

不知不自觉,娜塔莎、克林特、山姆都站起来,形成泾渭分明的两大阵营。

“你刚刚挑起了一场战争。”托尼平静地下最后通牒。

“我就在这等着,”旺达说道,“老爷爷。”

史蒂夫和巴基眼巴巴地看着他们突然间又开始了看似非常庄严的对峙。

“所以,你说究竟是你们扭曲,还是我这个疯疯癫癫的人扭曲?”冬喵在他们身后悠悠道。

史蒂夫收回目光,决定暂时不管那群为了他和巴基应不应该接吻而寻衅滋事的小孩。

“我很高兴冬喵讨厌我。”他接着刚才的话题说。

巴基和冬喵都明了了他的言下之意。

这意味着他和巴基的感情独一无二,只属于彼此,哪怕另外一个世界的史蒂夫和巴基也不能涉入。

果然是夸夸其谈的花花公子。冬喵暗自嘀咕。

这个轻松的夜晚就这么愉快地过去了。

然后,巴基在失去辩护律师的情况下迎来第二次开庭。



评论(10)

热度(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