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细胞嘶鸣 25


25、

为什么更可爱了?

史蒂夫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要跟“可爱”挂钩,何况是“更可爱”?

这个逻辑很浅显易懂。

“如果你是认真的,那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如果这只是个玩笑,像你以往无数次说我可爱一样,那我大概可以采用‘因为70年来积攒的荷尔蒙’这个答案。”

果然更可爱了。史蒂夫的回答让巴基确信自己的判断,也让他更加忧心忡忡。

“你是开玩笑吧,是吧?”美国队长不太确定地问自己的挚友。

巴基梳理一下想法,觉得这件事听起来很荒唐,却实在有点玄妙。史蒂夫显然也意识到了自己在刚才那一刻的变化,只不过他还没法理解这个变化就是比以前更可爱。

“坐下,小可爱,”巴基冲着椅子点点头,“这件事值得商讨。”

“首先,我不会用你的可爱开玩笑,”在史蒂夫落座后,冬日战士正色道,“那是很珍贵的事物,是值得呵护的珍宝,是史蒂薇足以引为自豪的财富,不是随意取笑的逗趣玩意。”

史蒂夫跟巴基分别得太久了,有那么一刻,差点把挚友上面的那段鬼扯当真。

“那真是荣幸之至。”

“你以前的确是很可爱,我记得不太清楚,只是很肯定你像柔和的阳光一样,重逢后的你跟以前不同,像......多云天气里的阳光,有一层阴霾。”

史蒂夫默默思考,听到巴基继续说:“不同之处其实相当明显,只不过我一直没在意——你的可爱度不饱满了,你任由别人操纵来跟我来一场过家家似的恋爱,你把我捆起来丢在床上一去不回,你丧失了部分幽默感,而且你的可爱度不饱满了......”

被巴基接连两次批判“可爱度不饱满”,史蒂夫无法再保持缄默:“定义一下‘可爱度不饱满’?”

“你意会就可以,不用刨根问底,”巴基摆摆手,开始有点严肃,“可是就在刚才,你再次变得让我熟悉起来,不是说变得跟以前一样,天知道,时间过去了这么久,你不可能再跟以前一样,你只是变得......变得......”

“更可爱。”史蒂夫自发地接住他的话。

“你知道,语言就是这么匮乏。”

“巴基。”

“史蒂夫?”

“我真想念你。”



总的说来,巴基自从被旺达领到史蒂夫身边后,还是沉默寡言的时候居多。除了在史蒂夫面前,基本上不跟别人多说什么。

就算跟史蒂夫,也很难有坦率的交流。

史蒂夫数次直击他的内心,他当时被触动,转背依然我行我素。

他就像一只废弃的灯泡,通再强的电流也只能若隐若现地发出短暂的红光。

可在这个夜晚,他刚刚从法庭上、从人们的审视中脱身,被突然变得更可爱的史蒂夫直言相告“想念你”,他感到难以招架。

“我们还要不要讨论新生的疑惑?关于你为什么更可爱的那个问题?”

史蒂夫当然没放弃这件事,不过眼下有更重要的事——可能是再度饱满的可爱带给他灵感,他领悟到了一件事。

“我不可爱,巴基,对大多数人来,我跟这个词是绝缘的,真心实意认为我可爱的估计只有你,也只有你会察觉我的可爱还是在变化着的。”

巴基沉吟片刻:“你知道美国精神中没有‘谦虚’这个词吧?”

他察觉到史蒂夫要说出什么彻底扰乱他的话了,只是用一句调侃做最后的抵抗。

抵抗不了也无所谓,这是史蒂夫,无论他要把巴基的灵魂攻城略地,还是要把巴基的内心改头换面,都不会是坏事。

巴基本身已经一团糟了,而史蒂夫仅存的可以信任的人。

“我也觉得你可爱,”史蒂夫的声音低沉得像静悄悄的流水,“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我现在才知道,你跟我想的一样。”

巴基没怎么明白,知道史蒂夫还有下文。

“我一直以为你在开玩笑,用各种方式来赞美我是你的乐趣之一。可是我刚刚意识到,你是真的觉得我可爱,就像我真的觉得你可爱一样。我希望你也能意识到这一点,如果我失去你,将会和你失去我同样痛苦。”

废话,巴基心想,我当然知道。

不,你不知道,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反驳道,自从审判开始,你就故意忽视这一点,心安理得地任由自己陷入在虚无中。

更可爱的史蒂夫把这一点指出来,让他没法再忽略这个事实。

他不能再把史蒂夫丢下,不能在史蒂夫努力救他时死去。

巴基看向史蒂夫的眼睛,那蔚蓝的颜色比之前更加深邃、真诚、宁静。

他很想亲吻这片蓝色。

或许他还是没法像史蒂夫希望的那样发自内心地为自己争取,但可以把生存下去当成一场任务,去尽量完成。

反正话题已经数次偏离轨道了,巴基这么对自己说,管他呢,想到什么说什么。

“我们明天可以去找尼基,”巴基缓缓道,“问他结婚的事,请他帮忙办理,虽然你有把我捆起来一夜不回的前科。”

他话说出口才发现自己并非完全释然。

那个夜晚,被拷在床头,久久没等到史蒂夫的回忆比他所认为的更加深刻。

只有在史蒂夫如今“更可爱”的情况下,他才能完全敞开心扉,把这件事拿出来算一回账,彻底了结。

这让巴基察觉到,此前,史蒂夫的“可爱度不饱满”时,巴基并未完全信任他。

巴基因这个发现悚然心惊,一瞬间甚至忘记了关于刚刚提起的关于结婚的事。

“我不确定是否应该请哈里森帮忙,”史蒂夫的声音拉回巴基的思绪,“这对他有点残忍。”

“残忍?”巴基无意识地重复史蒂夫的话。

史蒂夫盯着巴基的脖子思索片刻,还是说了出来:“我想他爱你。”

他突然想到,除了自己,还有哈里森一定也觉得巴基可爱。

感激再次在史蒂夫的心头萦绕,哈里森的确是个不错的人,无论是在法庭上还是在生活中,都尽心尽力地帮助巴基。

巴基并未因这突然到来的消息讶异,他眨眨眼睛:“你对尼基变得友善了。”

史蒂夫怔了一怔,立刻回想自己对待哈里森的态度,越回想越皱眉头。

我曾经这么对待过一位爱着巴基的人吗?这个人还是巴基的律师,对巴基的命运至关重要。

他想到这或许跟自己突然变得“更可爱”有关系。巴基一定也是发现了,才回特意指出来。

今晚一番深谈,非但没解决心头的疑问,反而让未知越积越多。

可这些问题就像他们面对太阳消失一样,虽然反常,却看不出明显的危害,也不知道该从何着手去解决。

史蒂夫把今晚的发现在脑海中从头到尾整理一遍,暂且将之放入“待解决”的事项列表中,有机会再慢慢琢磨。

“我去洗澡,”有了决定后就轻松了很多,史蒂夫豁然开朗,起身向浴室走去,“要借用你的T恤。”

巴基正在审视史蒂夫,被他突然的话题跳跃弄得无所适从。

“你的宿舍在隔壁,史蒂夫。”

史蒂夫回头看着巴基,突然间有点手足无措。

“我以为你刚才答应求婚了。”

美国队长的声音不大,却像炸雷一样把巴基从茫然中炸醒。

“你的求婚是真的求婚吗?”绿眼睛瞪得圆圆的,“不是为了搪塞检察官,也不是为了唤醒我的求生欲吗?”


评论(17)

热度(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