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细胞嘶鸣 19

19、

 “人很容易被影响,舆论的力量没你想象的那么强大,队长,”最终托尼这么说,“你看到今天来的那群人了吗?他们丝毫不害怕巴恩斯,尽管新闻曾铺天盖地地报道过那场战斗,一旦他们执着于某个理念,眼睛就被会被蒙上一层灰暗,只看到他们愿意看到的。你不用担心我们的交锋会对审判产生不良影响,人们其实不在乎传言。”

 史蒂夫内心的某个地方是同意托尼这番话的,他摇摇头,决定不再争执。

 他再次感到孤单,从没像现在这样清晰地意识到,在这个世界上,可能只有他自己将巴基看成独立的个体而非一个符号。

 杀手的符号。

 恐怖的符号。

 跟美国队长接吻可以拯救世界的符号。

 美国队长的挚友的符号。

 每个人想到巴基,都会这么定义他。

 关于巴基自身的感情、想法、特性、喜乐,可能真的再没有其他人关心。

 就这个问题继续交流下去是没有结果的,史蒂夫认识到这一点,在其他人将巴基看成巴基之前,不能强迫他们跟史蒂夫一样,感同身受地去想巴基的感受。

 他现在还是专注于刚刚确立的两个目标。

 “最低限度,”旺达说,“你们该履行接吻的诺言,每天至少吻一次,否则我也不会采取这种粗暴直白的手段。”

 在托尼再次提高声音抗议前,巴基利落地表明态度:“我了解你的心情,女士,也愿意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展开行动。但是你也要正视一个事实——史蒂夫和我,我们都不是同性恋,我无所谓,但你要强迫像他这样一个老古板去吻一个男人,总要给他调适的空间。”

 史蒂夫瞠目结舌地张张嘴,想说些什么,发出来的声音却是“呃”、“啊”、“嗯”这样不成体系的虚词。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旺达和托尼不许在进行这种无聊的争斗,史蒂夫和巴基要全力以赴面对即将来临的审判。

 还捎带提了提冬喵,托尼强烈要求巴基约束好另一个自己,冬喵曾到市区吃快餐。如果他被人认出来,难以想象会引发怎样的动乱。

 “是的,”史蒂夫表明观点,“而且我其实已经适应了这个时代。”

 没人明白他突如其来的表态是什么意思。

 “呃,祝贺?”托尼扬扬眉毛,“快速让自己达到普通人水准的天才?如果每个老人都有你这种精神,我们的社会养老机制会更加顺畅。”

 史蒂夫充耳不闻:“只是说明事实,我的电脑技术已经相当纯熟,娜塔莎还教会了我一些黑客技巧。”

 更让人摸不着头脑了。

 只有巴基有所明悟:“你在介意我刚才说你是老古板吗?”

 冬日战士不由得微笑,那是史蒂夫最喜欢的、记忆中巴基的笑容:“你不古板,史蒂夫,是我说错了,你只不过是个小怪胎而已。”

 他说着伸手在史蒂夫的后脑勺顺了一下,温暖干燥的手掌从发丝顺到脖子,还在后颈捏了捏。

 史蒂夫感受着巴基掌心那有些粗糙的刺感,整个人都像泡在暖洋洋的甜酒中。

 他做了个事后让他反省的举动:向四周看了看,打从心底里希望哈里森也能在场。



 哈里森没有“目睹巴基揉美国队长脑袋”的荣幸。他在开庭的前一天才再次拜访史蒂夫和巴基。

 “你们没必要今天就进城,”律师最后一次叮嘱,“明天早晨我会来接你们,在城里用午餐,正好赶上下午1点开庭,如果今天进城,可能会提早惊动媒体,反而会疲于应对。”

 事到眼前,他们都反而镇静下来。

 “会顺利的,”哈里森给自己和他们鼓气,“等这个案子结束后,我肯定能在画室里再次描绘你可爱的笑容,巴基。”

 “我不敢保证,”史蒂夫干巴巴地说,“巴基被宣判无罪后,忙着庆祝,说不定把笑容的存货用光了,在你的画室里只能严守防线,冷然相对。”

 “你真的不是老古板,史蒂薇,”巴基语气快乐地说,“这个笑话的水准不低。”

 尽管是审判前夜,史蒂夫依然冒了回刚刚跌入爱河的人都会有的独特傻气:“我还说过电梯的笑话,把托尔的锤子放进电梯,电梯就可以举起它,所以电梯有统治阿斯加德的资格。”

 这个俏皮话在这样的场合用这样的语气说出来带来了冷冷的尴尬效果。

 “好吧,现在说起来不好玩,”史蒂夫摆摆手,“不过当时还是很有趣的——我们可以继续讨论明天的事吗?”

 史蒂夫和哈里森都很成熟地把为巴基画画这件事暂时抛开,将上庭过程再复习一遍,做了几次预演,再次确认一切没问题后,律师起身告辞,提出还有一些文件要交给史蒂夫,请后者随他去车上取来。

 “为了跟你单独恳谈,我特意说了这个谎言,请原谅,”哈里森把史蒂夫引到车边,诚恳地说,“或许你认为我跟其他人一样,看中的是巴基.巴恩斯这个名字背后蕴含的深远意义才对你的朋友释放善意,这里我要说你真的真的误会了,罗杰斯队长,我视他为友人。”

 史蒂夫本能地知道哈里森的话还没说完。

 果然律师踌躇着继续说:“在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或许不合适,但是等案子结束后,我想请你做伴郎,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

 在通常情况下,这样的话往往意味着说话人有一位相爱甚深的未婚妻。

 不过史蒂夫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就明白哈里森的意图。

 “你要向巴基求婚?”

 得说无论是突然说出“请你做伴郎”的哈里森,还是以剑走偏锋的逻辑窥破这句话背后深意的史蒂夫,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都是挺了不起的人。

 美国队长用他强大的克制力礼貌地建议:“我不认为我的(他在我的这个词上加了着重音)朋友会答应你,你可以把你的婚礼计划书收进储藏室当成一本充满青涩回忆的纪念册。”

 “我觉得他挺喜欢我,”哈里森微微皱起眉头,“我还是有点把握的。”

 史蒂夫内心里有个名为“焦躁”的小人插着翅膀在心脏旁边盘旋着。

 “你不是一直致力于让巴基和我结婚的吗?”

 言下之意是你怎么能监守自盗。

 “可是你们不愿意,”哈里森居然怅然地叹口气,接着又如释重负地庆幸,“或许是你们不够深爱彼此。”

 太过分了,也就是说,这家伙自认为他跟巴基之间的感情胜过史蒂夫和巴基。


评论(27)

热度(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