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细胞嘶鸣 18


18、

一旦上庭,最有力的证人除了我就是巴基自己,但是巴基被放到证人席上就会面临不得不面对检方质询的局面。

既然另一个史蒂夫跟他的巴基上床也没事,那我跟巴基当然可以接吻。

史蒂夫的脑海里回荡着这两个声音。

心脏激烈地跳动,像是在此之前从没跳过似的,史蒂夫简直要担心了,这么大动静的心跳声,会引来别人怀疑吧。

他的视线模糊起来,嘴里发干。

这回不是因为旺达逼迫他们接吻,史蒂夫的内心自发地发出这样的呐喊——

我想吻巴基!

这喊声气势汹汹,像激流敲打岩石,溅出笔直的水花,瞬间席卷了史蒂夫的全身。

我要是现在吻巴基,人们是什么样的表情?要改姓吗?我叫史蒂夫.巴恩斯,还是巴基叫詹姆斯.罗杰斯?

如果不是发生了一件事打断了众人诧异的眼神和美国队长的思绪,他或许还在思考婚礼是在法院举行还在教堂举行。

托尼的智能管家发来警报:基地被包围了。

被包围了,美国队长的反应比平时略慢半拍,我们在这场对巴基的审判中处于被包围的状态,我要用嘴唇、身躯、吻去包围巴基。

大脑迅速重新运转,将这不合时宜的想入非非压制下去,史蒂夫再次成为沉稳的队长:“被什么人包围了?”



什么人都有。

乌压压一片,有两百多人,在基地前的广场上举着牌子,游行示威似的叫嚷。

每个人都在说话,声音太大,反而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在几经叫喊,几经整顿,最后在用大喇叭播放大噪音级别的:“安静!”后,人群总算稍微平静了些。

“我们要跟巴基.巴恩斯说话。”一个律师作为人群的代表被推举出来。

史蒂夫立刻想到审判的消息外泄了,这是前来抗议他们包庇杀人凶手。

但是巴基不顾劝阻,自发地走出基地。

他棕色的脑袋刚刚出现在史蒂夫和山姆之间,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就把充斥了这片土地。

难以想象200人能发出这么磅礴的声音。

“这是什么?”巴基难以置信,“某种宗教?崇拜血淋淋的杀手?”

史蒂夫的呼吸停顿了片刻,没去跟巴基在措辞上较真。

“你好,巴恩斯先生,你可以叫我亨特,”代表律师礼貌地走上前,把一张卡片递到巴基手中,“我代表‘吃铁吧混蛋’社团为你送上任务卡。”

亨特丝毫没有面对恐怖组织杀手的局促,把卡片往巴基手中一塞,回过神对人群做了个类似乐队指挥的动作。

“在、一、起!”人们异口同声地嚷道。

地球上最危险的刺客摸不着头脑,本能地想回头看史蒂夫,堪堪忍住这个冲动。

有两个人已经在给答案了。

“看你干的好事!”旺达的脸被怒火烧得通红,“我本来召集了不下2000人!”

她愤怒的指尖尽头是钢铁侠,后者的怒火看起来不下于她。

“没有自省心吗?”托尼算是彬彬有礼地发怒,“女人总是容易陷入一己的罗曼蒂克情怀中,看到两个长得不错的男人就想把他们拉到一起配对,平时你们胡乱组社团、开派对、写下流文无伤大雅,但是最无聊的女人就是你,用你那奇迹一样的超能力强行在人们的脑中灌输美国队长和他的朋友要结婚的概念,听到超能力的哭泣声了吗?还有,你这是侵犯人权,女士。”

“第一,我没强行灌输,我只是选择有潜质的人,让他们看到两人在一起的景象,判断权在他们自己手里,有的人认为这很可爱,拥护他们,有的人无感,有的人觉得这很无耻,我从来没干涉过他们的观感。第二,我没听错吧,认为超级英雄都要在公共论坛上自跳ID的人跟我谈人权?第三,应该自省的人是你,可恶的资本家,本来有2000个人认为他们非常般配,你居然告诉他们,只要他们退出,就可以获得10万美金做为奖励?庸俗的、没想象力的卑鄙有钱人,只会用肮脏的金钱扼杀纯洁的爱!”

“一群人聚在一起畅想两个男人的私生活?还硬要把他们说成同性恋?”托尼正色道,“我是在为社会风气考虑。”

克林特顿觉不适:“拜托,你不是美国队长,说这种话只会让你老气横秋。”

在互相抨击间,史蒂夫和巴基已经把来龙去脉知道了个大概。

旺达动用她的能力快速组建了一个“吃铁吧混蛋”庞大社团,这个社团的宗旨可能是让“美国队长和他的挚友巴基接吻或结婚”之类的东西,托尼不惜大撒钞票,以2亿美元的代价让这个社团几近解体,90%的成员风流云散。

巴基眨巴着眼睛,从旺达看到托尼,又从托尼看到旺达:“不得不说,就算是九头蛇,在你们的愚蠢面前也要甘拜下风。”

低头看那张任务卡,巴基觉得藏在身后大厦里的冬喵也不会比这更荒唐了——

嚯嚯嚯,我们来行动了!

任务指令:请巴基.巴恩斯与史蒂夫.罗杰斯接吻并结婚。

任务时限:你们说呢,宝贝?

任务目标:让你们被玫瑰色的爱包围。

任务奖励:一旦完成,你们将荣获“吃铁吧混蛋”终身成就奖。注:该奖项将赋予你随意点播女巫权,可指定任意场景任意剧情,女巫将一一满足你。

钢铁手指把任务卡揉了揉,搓成碎片扔到人群中。

这明显带有不屑意味的举动让人们静止。

“无法完成,”他这么说,“任务失败。”

他看看目瞪口呆的人,解气地火上浇油:“无法完成,我们试过了。”

他这不客气的态度激怒了部分人,谩骂和威胁一一扔过来,主要攻击目标是巴基的发型和他的黑暗历史。

巴基讽刺地笑着,毫不示弱,一一回敬,如果不是眼前这群人的武力值太低,他一定会撸起袖子下场跟他们干一架。

就在骂战不可开交时,人群中响起另一种声音——你们几个是伪粉!居然攻击巴基!都滚开拿10万美金去!这不是他的错,任何人面对这么突兀的请求都会反应过度的!

然后又响起一种声音——如果知道他不配合,我早就去拿10万美金了......

一个更大的声音顿时冲着这个声音发动攻击——你违背了这个社团的宗旨!我申请女巫对你进行处罚,没收所有美国队长的等身娃娃.......

史蒂夫紧抿嘴唇看这一切,面向托尼和旺达,缓慢而不容置疑地说:“把这一切收拾好。”

他不是命令,是在陈述,强大的压迫感在笃定地告诉这两人:你们会照我说的做。



“巴基的案子很快就会开庭了,”史蒂夫的语气克制而强烈,“你们应该考虑这种传闻散播对他造成的影响。”

“和史蒂夫的感受,”巴基接上他的话,“你们真的是他的朋友吗?四处宣扬史蒂夫和他朋友的不正当关系。”

“我的感受无关紧要,而且也谈不上不正当,现在的关键是这件事会对法官和陪审团的观感不利。”

“无所谓,我们别假装庭审过程很重要了,结果差不多已经注定了,就看幕后怎么运作,你的形象对人们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不,结果没注定,你的庭审才重要。”

“别闹别扭,史蒂薇,你的形象要一如既往地闪闪发光。”

“是你.......”

“是你.......”

他们眼看要争执得偏离主题,巴基深吸一口气,决定自己要做更成熟的那个。

“总之你们这么做不对,”他转向两个罪魁祸首,“史蒂夫和我不是你们相互斗争的工具。”

“别扯开话题,巴基,你这种态度跟他们如出一辙,”史蒂夫反而平静下来,“你以为只是他们在捣乱吗?真正捣乱的人是你,你没正确看待自己,怎么能指望别人正确看待你?”

史蒂夫让自己像一根钝头针,不尖锐,却无比执着:“你会说,别人可以原谅你,你却不能自我原谅,否则就是放弃一直以来坚持的正义。你的理智告诉你,你可以获得新生,你的感情却在滑向自我谴责的深渊。你在给我们两人添乱。”

“我自认是给自己添乱的高手,”巴基惊讶道,“但是除了在我不清醒时,我都致力于把你从乱子中拽出来——被泡成胖豆芽并不意味着你不是一个史蒂夫了。”

“你不相信我,”史蒂夫的表情渲染上“美国在堕落”的色彩,“我让你把我当成你,疑惑时就想想我,可你的犹疑有增无减。”

你还去揉哈里森的脑袋——这句话突然跳到史蒂夫的脑海中,这让他更加感到前方步步荆棘。

他们对视,蓝眼睛和绿眼睛之间仿佛建立一道无形的桥梁,任何人都没法介入。

巴基想告诉史蒂夫,正因为他,他才能在九头蛇那地狱般的桎梏中醒来,最终挣脱出去。

“去开房间吧。”娜塔莎不由自主地说,立刻遭到托尼和她自己的谴责。

我会的,史蒂夫在心中默默回应娜塔莎,我会帮助巴基,让他受到公正的对待,并和他开房间。

拯救巴基。

和巴基开房。

这两个目标说起来都很容易,实施起来却有无数艰难险阻。

评论(18)

热度(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