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细胞嘶鸣 16



16、

“我们研究的结果是——不知道为什么,你们就是逻辑混乱。”

“……”

“……”

巴基了然地点头:“让我梳理一下,你不惜打破次元的阻隔,跨越平行宇宙来到另一个你面前,就是为了说这句话:我们查不出你们遇到糟糕事的原因。”

“性急又刻薄,真是有魅力的人,不愧是我,”冬喵不生气,不紧不慢地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们知道了逻辑混乱真相的冰山一角。”

巴基示意他继续说。

“总的说来,你们的时间混乱了。我相信你们一定观测到某些异象。”

巴基挑起眉毛,把太阳和地球的事用最简明的语言描述了一遍。

“那就对了,太阳和地球并非消失,巴基.巴恩斯,消失的是时间。”

“你跟你们世界的斯塔克是不是关系挺好?”

冬喵果然是另一个巴基,立刻意会,用更加简明正常的英语说:“宇宙并不是起初就存在的,对吧?太阳和地球也不是,对不对?”

巴基点头。

“所以,时间发生错乱,太阳和地球还不存在的时间波段和你们正在进行的时间波段重合了,造成你们所看和所经历的时间丢失,从而导致你们消失。”

巴基皱着眉,想着托尼那个纸的比喻,勉强点点头。

“我们观察到,你们的时间扭曲得反常,似乎经过多次折叠和重合,这极大干扰了你们的世界的规律。想想看,一个水杯里的水,经过多次激烈的搅动,就算搅动的手停止了,水依然会由于惯性旋转下去。”

巴基听得半知半解,却还是找到一个破绽:"照你这么说,其实不用管它,惯性总会消失,就算一时的错乱带来种种异象,但毕竟只是时间被扰乱的余波,不会永远持续下去。"

"这是时间,另一个我,不是真正的水面,"冬喵意味深长地说,"水面的余波会在一分钟后消失,时间被折叠、搅动的余波,你觉得会在多久后消失?"

巴基本想说"可能会长点,但总会消失,或许几个月吧",但话到嘴边发现不对劲了。

看着巴基的表情,冬喵赞许地点点头:"看来你明白了。"

巴基是明白了,他或许不是科学家,却也知道这个道理:当测量地尺度出现问题时,他们除非校准尺度,否则无法对任何事物进行丈量。

时间被扰乱了,骚乱的余波还在继续攻击着时间的精准性,在这种情况下是无法得出余波需要"多久"才能结束的。

时间自己已经混乱, 不可能在成为度量衡来测算一件事在什么时候结束。

如果这时候说"大概会在一个月之后恢复正常",时间肯定不答应,它在混乱中是无法得出"一个月"这个长度的。

"现在你们陷入一个环状的悖论当中,如果要时间被扰乱的余波消失,必须先校准时间,要想校准时间,则必须要让余波消失......"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巴基提出一个俗套却形象的比喻,"这成了咬自己尾巴的蛇,永远没法找到出口和终点。你直接说结论吧,我们该怎么做。"

"不知道。"冬喵诚实地说。

如果这个人不是自己,巴基真想把这张英俊的短脸揍成面团。

这让他反思,自己平时是不是也这么讨人嫌。

"冬喵,巴恩斯,另一个我,你或许没这个脾气,但我绝对是重视结果胜过论证过程,如果这些就是你要说的话,那么接下来你有两个选择,从我的宇宙里滚出去,或者被我杀死后进粉碎机。"

"明白了,你更像冬日战士,"冬喵感叹道,"看到你的第一眼,我还觉得你更像巴恩斯中士,果然第一印象不可靠。史蒂夫说,他第一眼看到我时,以为我是他生命中最可爱的小天使,不愧是史蒂夫,最不可靠的第一印象都这么精准。"

冬喵的史蒂夫听起来肉麻得过分。

巴基并没有羡慕,平复着鸡皮疙瘩,在脑海中勾勒出一个满嘴甜言蜜语,像个爱情骗子一样的灾难性史蒂夫。

"我们只知道现象的来源,不知道来源形成的原因,是没办法提出解决办法的,这个只能你们自力更生,不过斯塔克提出一个猜想。"

"用我能听得懂的话来简易地说说这个猜想。"巴基发现冬喵对科学挺有兴趣,可能还跟他那个宇宙的斯塔克是好哥们。

又一个灾难,继史蒂夫华而不实后,跟斯塔克那个家伙推心置腹。巴基觉得冬喵的宇宙太扭曲了。

"他认为你们中间可能少了一个人,这个人是时间扭曲的关键。"

巴基第一反应是旺达的兄弟。

不过冬喵的话否定了他的猜想:"你们可能也没意识到这个人不见了。"

那么就不是,旺达一直像喂鸭子一样逼迫史蒂夫和巴基接吻,试图复活她的兄弟。

"可以说得具体点吗?"巴基思索片刻,放过脑细胞一码,让巴基直接摊牌。

冬喵的语速放缓,好像在整理着语言和思绪:"我们宇宙的斯塔克,有个机器人管家。"

"星期五?那个挺淑女的女声,斯塔克曾经骄傲地炫耀,这是世界上所有技术宅们梦寐以求的女管家——好像被阿宅们羡慕是多么值得骄傲似的。"

冬喵从最后那句几不可闻的嘟囔中看到了一些巴恩斯中士。

"问题就在这里,我们的斯塔克,他的机器人管家叫贾维斯,"冬喵在接下来的话加重了语气,"并且,他也有星期五,是作为贾维斯的候补存在,他说过,万一贾维斯出了故障,就让星期五来代行职责。"

巴基眨眨眼睛,让冬喵也暗自赞叹那对瞳孔中鲜明的绿色。

"也就是说,你们的斯塔克认为,我们的斯塔克曾经有过贾维斯,却因为某种故障,不得不让原本候补的星期五来称为管家?"

"就是这样。"

"可是斯塔克曾说过,"巴基缓缓道,"星期五是他开发出的第一款人工智能。"

"这就是问题所在。我们的斯塔克认为,你们的斯塔克跟他的思维相似性在百分之九十以上,如果他开发人工智能作为管家,不会把女性性别作为首选,至多作为候选或备份。如果在你们的宇宙中,星期五成为了首选,那么这件事的背后就是你们时间混乱的原因。"

"可我们怎么可能去探询现实中不存在的人或人工智能?"巴基敏捷地指出,"贾维斯消失的前提是他必须曾经在这,现在的情况是,他根本没在我们的宇宙中存在过。"

"关于这个,我们的斯塔克倒是给出了点提示,"冬喵递出一张纸片,"他让贾维斯对试着来探寻你们宇宙中的自己——我们的贾维斯由于发生了些事,变得有点神通广大,他经过计算,得到一个数字。"

冬喵递过一张卡片:"这个数字的含义我们不明白,斯塔克认为,它可能是你们这个宇宙的人才能明白的讯息。"

冬喵是对的。

巴基看一眼就明白了。

"这是一个日期,"巴基看着那张小小的纸片,"我被起诉,这是开庭的日期。"





评论(17)

热度(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