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其实不喜欢别人用我的梗或情节。by正经的我

细胞嘶鸣 15


15、

巴基的嘴唇质感柔软,轮廓微硬。史蒂夫觉得自己把一颗正在融化的水果糖放到了两片嘴唇间。

美国队长迅速收拾起心神,严厉地警告自己:宇宙危机,罗杰斯,这是巴基,你的朋友,罗杰斯。

然而他脑海里却不可抑制地闪过哈里森的那幅油画,巴基赤裸着上半身,乳头非常鲜明,圆圆的,史蒂夫知道触感,是很有弹性的,就像奶茶里的珍珠,咬一咬肯定咬不破,只会在嘴里滑溜溜地滑来滑去......

低俗,道德败坏,宇宙危机,巴基,你的朋友。以上几个词杂乱无章地在史蒂夫地脑海里滚来滚去,成功地让他的脑袋和耳朵都涨得通红。

等他终于可以平静地离开朋友巴基的嘴唇时,已经是1分钟以后,说来奇怪,他还觉得自己只吻了3秒钟呢。

旺达神经质地向四周扫视一番,当然没能发现她的兄弟。

她严厉地瞪着两个刚刚接吻的人,疑惑又愤怒。

"我们会继续努力。"巴基安慰她。

"当然!"她大声道。



地球和地球上的一切都消失过,这件事看似玄妙,但真的没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什么影响。

假设他们有一天真的消失不存在,那也是毫无知觉的,跟众人梦中的世界破碎完全不同。他们除了发几句"真奇怪"、"为什么会这样"、"提高警惕吧"等几句无实际内涵的空洞感慨外别无他法。

整场讨论算下来,也就是史蒂夫和巴基接吻还算比较有看点。

最终他们无可奈何地散去。

变异就发生在巴基跟史蒂夫道别回到宿舍之后。

巴基躺在床上,眼看着银灰的天花板,竭力不去回味刚才的吻。

史蒂夫地嘴唇像科尼岛地棉花糖,有着记忆、喧闹、光明的味道,如果巴基拥抱他,一定能跟他紧密地贴在一起,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的乳头。

想到史蒂夫地乳头有点怪,但它们的味道应该像浆果,会在嘴里炸开最新鲜的味道,不,会比那更加有趣......像奶茶中的珍珠,咬不破,弹力十足。

他一边告诫着自己别再去想,一边自得其乐地笑起来,

可惜史蒂夫的性取向跟他的人格一样,笔直得像飞机场的跑道,一点坑洼都没有。

绿眼睛中并未减少笑意,只是略略有些无趣的神色。

巴基叹息一声,撑着自己坐起来,打算去洗澡。

就在这一刻,卧室的景象在他眼前模糊晃动。

低血糖?他闲闲地想,可是他从来没有起得太猛久头晕的传统。

这种想法只在脑海里停留了不到半秒,几乎连痕迹都没留下就闪到了刺客的思绪之外。

本能让巴基迅速调整好姿势和状态,每一个毛细血孔都张开,如果用放大镜看他的皮肤,会发现汗毛直竖,像警戒中野兽的毛发一样。

"敌人"出现了,出场方式相当奇幻,像从稀薄的空气中挤出来似的,一点点地浮现出黑色的身形。

来者的面容浮现在巴基眼前。

世界上最危险的刺客在这个时候停滞了片刻,停滞之后依然毫不犹豫滴发起攻击。

"停下,巴基.巴恩斯,"对方喝止道,"别干蠢事,别拉低我的水准。"

巴基肩膀抵住他的肩窝,抓住他的左臂抡起来,对方在半空中侧翻一下,顺势离他远了点。

"你的水准?"让巴基没有追击的不是他的话,而是手掌感觉到的坚硬质感,"你真的以为我会相信这无聊的把戏?每天我都会在镜子里欣赏自己的英俊模样,整容成我起不到惊吓效果。"

来人那张跟巴基一模一样的脸做了个同意的表情:"是的,巴基.巴恩斯,你非常英俊,我同意。"

感觉有点滑稽了。

巴基理智上知道应该保持警觉,但本能却已经偃旗息鼓,悄悄地解除了警报,只有身体还在准备着随时进入战斗。

两对绿眼睛相互瞪视。

"所以你到底是谁?"巴基缓缓道,"打扮成我的模样有什么企图?怎么做到从空气中出现的?顺便再留下整容医生的电话,在你的脸上动这种刀子居然还让表情那么自然,我相信斯塔克会对这些技术有兴趣。"

来客举起左手,金属手臂发出机械的声音,手臂上可见金属像鳞片一样做了一次开合。

"我就是你,巴基.巴恩斯。说来话长,我们可能要做深入的交流,为了称呼方便,我就退一步,允许你用巴基这个名字,你可以用我的曾用名来称呼我。"

巴基冷冷道:"你是'我很丑.整容万岁.终于成为世界上第一英俊的家伙'先生吗?"

"第一英俊?"对方诧异道,"我还以为你会自居第二。"

巴基有了一瞬间的放松:"你说史蒂夫?不不不,他是可爱,像杯把自己打扮成黑咖啡的可可,以为自己一本正经又有点戏谑尖锐,其实本质甜蜜。说英俊,我觉得还是我更强些。"

"哦,是的,"对方眯起眼睛回想,"不过他的英俊也比我们强,五官非常标准,像亚历山大大帝时期流传下来那些将军们的塑像。"

"明明像文艺复兴时期的素描,脸部轮廓非常有层次......"

他们住口了。

"正式自我介绍,你可以叫我冬喵。我一度迷失自己,曾采用这个名字。这个名字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了深刻的痕迹,直到现在还存在于我的灵魂中。"

巴基终于明白"拉低我的水准"是什么感受了。

同时也意识到自己居然开始相信这个突然出现的可疑人物真的是自己了。

"把我的舌头放到硫酸里泡泡,或许它能说出这个名字。"

"那么喵战士怎么样?我也用过这个名字。"

在近乎尴尬的气氛中,巴基选择了"冬喵"。



"我是你,也不是你。平行宇宙这个话题已经不新鲜了,相信你可以理解。我的经历几乎与你相同,掉下火车,成为刺客,跟史蒂夫成为敌人。"

"不同的是这段经历的以后,我决心不再作为冬日战士活着,也无法作为巴恩斯中士活着,于是冬喵诞生了。我在九头蛇的漫长时间所形成的阴影,也在我心中躁动,我称他为'喵战士'。冬日战士非常危险,是我最难以控制的一面。巴恩斯中士固然美好,但他藏得最深......"

巴基在愕然中忍不住打断他:"听起来你可以自己跟自己开个扑克牌局了。"

"我同意史蒂夫的话,我的那个史蒂夫,"冬喵(巴基认为还是姑且这么称呼)耸耸肩膀,"他说这不是多重人格,只是我受到了太多折磨,从而性格有点古怪,他还说就算这样我也很可爱,他就是这么爱我。"

巴基迅速理解了冬喵的话:"也就是说,你的世界中的史蒂夫是同性恋?"

"你的史蒂夫不是?"冬喵惊讶地睁圆眼睛,巴基暗暗赞叹那瞳孔中鲜明的绿色,并有点得意。

"用你的话来说,我们经历相似,性格不同,"巴基摊着手,"史蒂夫也一样,性取向不同并不奇怪。"

"哦,那真是遗憾,"冬喵表示了友好的劝慰,继续他的故事,"我们的那个宇宙后来发生了些变化,不过我们经过艰苦的战斗,都适应了新的生活。在一个偶然的契机——这个以后再详细说,总之在这个契机下,我们发现了相邻的宇宙,也就是你们的宇宙有些逻辑上的混乱。"

预知梦,太阳消失,地球消失,地球上所有生物消失,用"逻辑混乱"来总结倒恰如其分。

"斯塔克担心影响到我们,而且超级英雄肯定要拯救世界,于是用我们的技术做了些探查和研究。"

巴基不禁停止了呼吸,聚精会神地听他接下来的话。



评论(21)

热度(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