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其实不喜欢别人用我的梗或情节。by正经的我

细胞嘶鸣 14

14、

史蒂夫真的去跟巴基商量了。

巴基的反应比他想象中要平淡得多。

“你不是同性恋,你确定能忍受不适感?”面临诉讼的冬日战士这么问他的挚友,“哪怕是形式上的婚姻?”

史蒂夫本能地想说“你怎么知道我不是”,精心细想后,发现自己好像的确不是。

他没意识到在“的确不是同性恋”之上冠以“好像”的限制就已经很成问题了。

“我很有创新精神,可以突破各种陈规旧俗。”史蒂夫最终这么回答。

“可是我不想跟你离婚,”巴基深思熟虑,“如果说要我从世界上最不想与之离婚的人中挑出一个,那个人一定是你。”

上次从恋爱状态分手的滋味可真不好受,巴基绝对不想再将类似的关系扯到他和史蒂夫之间。

常识在轻轻叩击史蒂夫的脑门:你哥们说的没错,你们总要从这段形式婚姻中脱身而出的。

感性也在低语:你以为你们还能过上什么正常的生活?就这么一生跟巴基搭伙做伴也不错。

没等他把上面两种想法整合成形并付诸语言,巴基接着扔过一个重磅炸弹:“约会时尼基说,就算最后结果是败诉,也不妨碍我享受当下的人生。你也一样,史蒂夫,别因为我面临的这个困难,就放弃自己的人生。”

“约会?”史蒂夫一时间明白不了这个词的含义。

“他找了两个女孩,叫上我,算是进行了约会……我没告诉过你吗?我记得对你说过,就是上次喝啤酒的时候。”

史蒂夫上次跟巴基喝啤酒,邀请巴基一起补习电影,巴基当时怎么说来着?

尼基找我有事。

是这么说的。

于是,史蒂夫接连收到了“巴基约会”、“跟哈里森四人约会”、“我居然一直不知道他约会而且是跟哈里森四人约会”以及“巴基为了跟哈里森四人约会拒绝我的邀约”等一系列庞杂信息量的冲击。

这让他拿不准该先为哪个消息不满。

“约会的结果怎么样?”史蒂夫的脸再次被“美国有点坏,但我依然在努力”的神态笼罩。

“你知道,四人约会,与其说是享受约会,倒不如是享受跟哥们一起勾搭姑娘的感觉。”

“我当然知道。”史蒂夫平铺直叙地说。

他还享受过在当时看来并不有趣的乐趣,充当被忽视的背景板,让小小的个子挤在高大的姑娘们和更高大的巴基之间吃爆米花。

“所以他不只是律师,”他继续像朗诵课本似的说,“还是哥们了?”

“不错的哥们。”巴基浑然不知道自己往平静燃烧的火焰上上又泼了酒精。

在史蒂夫.罗杰斯将近一个世纪的漫长人生里,从来没受过这样的挑衅。

不是说巴基没有过别的朋友,美国队长最著名的挚友人缘不错,异性同性都是,但巴基总是表现得史蒂夫最重要,并让史蒂夫时时刻刻能意识到这一点。

退开一步客观点评,这或多或少让史蒂夫有所误解,让他还真以为自己向来早熟,不会有大多数人都有过的朋友争抢意识。

他甚至暗暗对那些为了“你究竟是他的挚友还是我的挚友”而不快的人表示不解和无奈,觉得这些人明显是没能理解友谊的真谛,而且性格幼稚。

像他自己,从来不会因巴基这么想,他很乐意看到巴基有更多更好的朋友,巴基也是一样,总是鼓励、帮助、促成史蒂夫交新朋友。

他和巴基,世界友谊先锋,地球朋友典范。他少年时一度是这么定义的。

在他是个快100岁的老人家时,这个公理般的认知猛然被戳碎了。

原来他也有朋友领地意识,在16岁时没机会萌芽生长的情绪一下子枝繁叶茂,成为参天大树,把史蒂夫的内心遮挡得一片荫凉。

他忍着。

史蒂夫就这么维持着表面的平静,告知哈里森,巴基对于结婚的事还要考虑,又跟娜塔莎一起分析了活跃在纽约和华盛顿的九头蛇迹象,跟山姆出门做了个紧密的探查,最后被托尼叫回基地。

又有异象被观测到。

“太阳再次消失了?”克林特代表大家问出心声。

破天荒地,托尼的脸上露出犹疑的神色。

“实际上,是地球消失了……数次,一次比一次时间长。”

所有人都微微歪着脑袋,看向钢铁侠,有点像听老师说“复活节不放假”的小学生,指望他收回通告。

山姆提醒他:“地球不可能消失,哪怕只是消失1微秒,我们也会无处可去,我们就身在地球上,还记得吗?”

“所以本来我也没发现,”托尼摊摊手,“只能说我们跟地球是一体的,跟地球一起消失过,所以完全感觉不到地球的消失。”

“英语。”众人齐声道。

托尼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就是说,”他耐心地解释,“假如你消失了十分钟,十分钟后你再次出现,身边的一切没有变化,你也没有变化,依然按照十分钟前那样运转,你会知道自己消失过吗?”

众人安静地思索这番话,由懵懂渐渐明白,感到一阵后知后觉的凉意。

史蒂夫甚至暂时忘记了对哈里森的不快:“如果这样在话,我无论消失多少次都不会知道自己消失过,但问题来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两个途径,”托尼竖起两个手指,“观测地球以外的参照物,总能发现偏差。现在人们观测外星的技术相当不成熟,就算数据有偏差也会被认为是正常的误差值。所以这个数据可以作为佐证,但不能就此断定地球和我们消失过。”

“另外一个途径,就是读取时间的波段读数。我们认为时间是有痕迹的,在我们消失的时候,我们自身的时间停止,但是宇宙的时间存在,时间的不同步就造成了某种扭曲……我读取到了这个读数,起初没在意,但是接连几次读数扭曲……计算后只能得出这个结论。”

“跳跃得有点快,”史蒂夫缓慢地挖掘托尼的话中含义,“读取到扭曲,所以你断定我们消失过?听起来论证不足。”

托尼带了点理性的脾气,烦躁地对这群科技盲说:“非要抠字眼吗?我说出是怎么计算的你们又听不懂!”

所有人都盯着他。

“好吧,”文明对落后妥协,“打个比方,就像一张白纸,突然有一块凹下去,你总能察觉到,是不是?把所有能导致白纸凹下去的情况排除后,剩下的那种就是真正的原因。”

“福尔摩斯。”巴基说。

托尼疑惑地皱起眉头。

“把所有不可能的情况排除后,剩下的那个无论多么不可思议都是真相。你该多读些书,文学素养对科学研究很有推动作用,我早就发现你欠缺的就是想象力。”

众人还在对托尼的结论的惊骇中,听到巴基这离题万里的“论读书之重要性”,都呆然以对。

“巴基?”

“我离题了,”巴基举起手,“只是有感而发,不用理睬我。”

“真是不错,托尼,”山姆喃喃道,“我一直以为你是三流科学家,居然还能提出这么惊世骇俗的发现。”

“三流!”在那一瞬间,地球、时间、太阳、宇宙都不重要了,刚被冬日战士抨击为“读书太少”的富豪紧接着被质疑专业水准,不由得勃然大怒,“扑扇着你的小翅膀玩去,一流的鸟!”

“这种现象说明了什么?”史蒂夫果断介入他们的争吵,“我们需要做什么?”

“就是不知道,这些事看上去很神奇,但是目前看不出危害。”

话是这么说,但托尼和其他人都深深相信,一定是因为史蒂夫和巴基恋爱又分手,末日再次向他们发出警告。

“你们能绝交吗?”托尼突然提议,“偶尔绝交一次挺好玩,我经常这么干。”

“你有可以与之绝交的朋友吗,斯塔克?”克林特毫不客气地说,“往自己脸上这么贴金不太好。”

“暴发户才重视黄金,我从来只在脸上贴钻石。”

“我还以为你会贴原油。”

“价格不稳定,在满是肌肉的大脑中加点脑浆吧。”

旺达默不作声地看着他们吵,突然冲上前,一手抓住史蒂夫的头,一手抓住巴基的头,狠狠地一按。

超级战士们的头本来不会轻易被抓住,但他们隐约察觉到旺达的意图,都认命地没做反抗。

要怎么玩就怎么玩吧,我不管了。两位老人这么想。

于是在托尼和娜塔莎的惊叫声中,史蒂夫和巴基的嘴唇被按到一起。

评论(34)

热度(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