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细胞嘶鸣 11


11、

哈里森很有效率,三周后就争取到了关于本案是否开庭的听证,这在军事法庭中是极为罕见的。

"我告诉过你们,他是最合适的人选,"托尼胸有成竹,"优秀的律师有很多,能在来势汹汹的军事法庭上取得主动的不多。"

克林特泰然自如地在手机上写邮件,对哈里森发出一道道指令。

史蒂夫对前景不像托尼这么乐观,他在这几天反复思量,曾想建议巴基逃跑,再次隐藏起来。

可这样的话,巴基可能永远都要躲在黑暗中,想到这又让他改变了主意。

史蒂夫性格果决刚毅,无论要干什么,都是认准目标,毫不犹豫。当他发现无法回去时,就驾着飞机义无反顾地冲进大海,当发现神盾局和九头蛇纠缠得千丝万缕难以割舍时,立刻就下了将之摧毁的决定。

像这次这么举棋不定,他的朋友们从没见过,更没想过,在他们看来,近日史蒂夫只是沉默的时候更多了。

"听证不用紧张,"巴基面对镜子系领带,像自言自语又像在对史蒂夫进行不经意的安慰,"最终一定会上庭,尼基只是不想失去气势。"

史蒂夫过了会才从沉思中惊醒:"尼基?"

"尼古拉斯.哈里森,我的辩护律师,还记得吗?"

"你什么时候开始叫他尼基了?"

"前天在他的客厅里,他喝了瓶啤酒说漏了嘴,他在大学时被称做尼基。很好笑,是不是?他看起来衣冠楚楚、一本正经,像是永远不会从云端跌落似的,居然也会被称为尼基。"

史蒂夫停顿片刻:"你什么时候开始到他的沙发上喝啤酒了?"

巴基把领带松了松,他已经很不习惯脖子上缠绕东西了:"不是专门喝酒,他缺一个模特,请我帮忙。"

"......模特?"

"尼基是个小有名气的画家,匿名参加过几次画展,反响不错。斯塔克说的对,他很有人文素养。"

"为什么是你去当模特?"

英俊富有又具备人文素养的好律师连个模特都没有吗?史蒂夫把这句话压在舌头底下。

"真伤害我,史蒂夫,"巴基眨眨眼睛,"你不觉得我非常值得被画吗?"

史蒂夫有那么一瞬间,想说"不觉得",但他是90多岁,不是9岁,还是说了实话:"你当然值得被画,巴基。"

为了弥补心中的那声"不觉得",史蒂夫的这句表态非常温柔。

也是因为这样的温柔,巴基心有感触。他停下动作,仔细想了想:"那我应该接受他的邀请,那天拒绝了他,现在想想,或许在我被送上电椅前,在画框中留下自己的影像也不错。"

这句话同时触犯了史蒂夫数个不悦点,以至于他们出发前去听证时,他的脸还是"我在思考美国的现在和未来"的模样。

巴基从拿到传票时起,就一直有种虚幻感。

他好像失去了重量,思绪漂浮在半空中,没有着落地俯瞰着自己的命运。

直到现在,进入法庭,法官在席上坐定,他才重新落回大地,心脏又开始为自己跳动。

"告诉我,律师,"法官是个明显历经风霜的年长军官,年龄可能超过史蒂夫的一半,脸上深刻的皱纹更加增添他的威严,"我为什么不能开庭对一个杀死了三位数以上人的凶手进行审理?死者中还包括政要和平民。"

"也包含纳粹和恐怖分子,阁下,"哈里森扣起西装纽扣,站起来发言,"你面对的是一个跟希特勒较过劲的老兵,如果不是在法庭上,我会先对他脱帽,然后再来清算他的过失。"

史蒂夫在听众席上顿感紧张,他没法判断哈里森这种玩笑般的挑衅是否有利于事态发展。

法官看了巴基一眼,史蒂夫捕捉到他眼睛中一闪而过的愤怒。

"恐怕这是我的地盘,哈里森先生,我们面对的是被指控了7项重罪以及若干其他罪名的嫌疑人。"

哈里森恍然大悟:"哦,这么说你宣布了本案将移交民事法庭审理,辩方无异议,谢谢,法官阁下,再见,法官阁下。"

检察官猛地站起来,在他发话前,法官已经严厉地举起手来冲着他的方向按了按:"别耍滑头,律师,我从来没透露出移交本案的意图。"

"但是你不肯承认我的委托人是经历了二战的军人!"哈里森惊讶道,"那么还有什么理由召集通用军事法庭起诉他?还是说我记错了,他在近年来重新参军,去过伊拉克?"

不,不对,史蒂夫的手指无意识地陷进掌心。

这种技术上的诡辩对局面毫无推动作用,只会激怒法官。

法官的确被激怒了,他深刻的眼睛发出凌厉的光芒。但他深吸一口气:"就算被告参与过光荣的战斗,也不能抹消他被指控的罪行——在被宣判无罪前不行。"

"我只是在恳求你,法官阁下,请摈弃你的偏见。诚如你所言,罪行尚未被宣判,可是你已经非常愤怒地用凶手这样的字眼来形容我的委托人。媒体在关注,我相信他们会记录你的每一个神态,无数人在等着这场诉讼的进展,甚至胜过关心皮特和朱莉的婚礼。在这种情况下,你已经为我的委托人定性了,我有理由相信这会影响结果的公正性。我的委托人是否是凶手,要等到案子开庭,宣判后才能得出结论。而他曾是为了国家和世界九死一生的战士,为了正义和自由受尽折磨这一事实却是确凿无疑。最尊敬的法官阁下,面对这样的人,就算无从尊重,也至少给出公正。"

在这一刻,史蒂夫暂时遗忘了对哈里森策略的不认同,甚至还衡量着是否要原谅他跟巴基在沙发上喝啤酒并邀请巴基当模特的事。

美国队长从心底感到了共鸣的轻松和感动。

在巴基的问题上,史蒂夫是相当孤单的。自从神盾局覆灭以来,巴基的身份曝光,认同巴基人格的人就只剩下的史蒂夫。

人们对巴基的态度泾渭分明,尊敬过去的他,提防现在的他。认为现在的巴基就算不是罪不可恕,也跟过去截然不同了。

甚至包括巴基自己也这么认为。

有时候,史蒂夫觉得自己的灵魂嘶喊得嗓门出血了。

他从没想过否认巴基这70年的黑暗历史,对于被巴基杀死的无辜者,他比其他人更为痛心、愤怒。

他只是希望人们能用稍微客观的态度来看待这件事,看待巴基本身。

巴基突然做了个以被告而言相当冒失的举动,他回过头看向史蒂夫。

"别告诉我你快要哭了,史蒂夫 。"他低声说。

"我会把眼泪留到你胜诉时。"

"我会告诉尼基,美国队长被他感动了。"巴基说完,在法官的注意力被吸引过来前迅速回到原来的位置。

史蒂夫决定感激哈里森,但不会体谅他跟巴基喝酒和模特的事。

评论(20)

热度(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