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细胞嘶鸣 8

8、

史蒂夫的脚步声从走廊上传来,将巴基从沉眠中惊醒。

他翻过身,让自己对着门,看见门被推开,明亮的灯光从走廊上流泻进来,紧接着史蒂夫出现在光晕中。

巴基被这光亮刺得瞳孔收缩,但在不到半秒的时间就调适到位,视线在明暗变化中回复到最自然的状态。

他对着史蒂夫摊摊手,用视线询问他。

史蒂夫看到手铐躺在床边的柜子上,巴基已经穿回T恤,睡得头发凌乱。

"有些事,我......"

"忘了,"巴基了然地接下去,"我也这么认为,所以时间差不多时就从手铐中逃了出来。"

他看看时钟,决定起床来洗个澡。

史蒂夫的眼珠跟着巴基向浴室移动,眼看着巴基在快到浴室时猛地转过身,又好笑又好气地瞪着史蒂夫,绿眼睛在那一瞬间变得野性,发出急速起伏的气息,既危险,又无可奈何,像看到猎物施施然远去却不能追捕的猎豹,在未泯灭的杀气中透出几分失落。

巴基举起右手,食指在空中用力虚点他几下,转身进了浴室撞上门。

以他那脱了衣服戴着手铐被放鸽子的遭遇来说,关门的力度算得上相当克制了。

史蒂夫真没想到,就这么过关了。

他满怀罪恶感,倒是想到巴基在迟迟等不到他时会自行休息,但是在他的想象中,巴基的情绪时充满受伤、愤怒和失望。

他甚至想过巴基会再次消失。这是巴基出现在他面前后,他最为担心的事。

透过浴室地毛玻璃,史蒂夫看到了弥漫的水汽,愧疚更深地折磨他。

在哗哗的水声中,他决心直面那些问题:"我真的遇到了件挺严重的事,让我耽误了回来的时间。不过我要承认,我的确对我们的关系有疑虑,有要逃避的想法,或许就是这种想法,让我抓住了突发事件的机会,顺利忘掉你还在等待我。我无法想象这会对你造成多大的伤害,我只知道,如果我遭遇这样的对待,会难过得受不了,并在激烈的自尊下再也不会理会那个人。"

水声还在响,一些年少时的东西从史蒂夫的心中涌出,混在着近百年的思绪和孤独:"但你是巴基,可以原谅我吗?"

但你是巴基——这是一声多么轻微又伤感而深刻的叹息。

巴基"刷"地拉开门,裹着大毛巾吧嗒吧嗒地出来。

"可以理解,"他擦拭湿漉漉的头发,"当你在半个小时后没回来时,我就想到了是怎么回事。"

巴基的心中,那种好笑有恼火的情绪在渐渐湮灭,取而代之的是让他自己也惊讶的失恋的感觉。

他发现自己直到意识到史蒂夫一去不归时,他才算真正的体会到一点恋爱的滋味,那患得患失、忽上忽下、疑虑满腹。

也正因为这种感悟,他才回想起史蒂夫在进入这个卧室时的不对劲。

在那一刻,他的脑筋无比清明,确定了两人并没真的恋爱,史蒂夫并没真的恋爱。

这真是有史以来最尴尬的爱情。冬日战士下了这样的考语。

"如果可以的话,"巴基体会着心中的感觉,五味杂陈地斟酌着词句,"我们可以继续相爱,像最好的伙伴、朋友和兄弟。"

这样的分手规避了旺达的梦境,他们可以在感情"破裂"后保持深厚的友谊和信任。

巴基对自己的节制和明理相当满意,自豪感甚至压过了失恋的辛酸。他有了种余裕,既是对自己抓住了感情的主动权,避免了更大规模的尴尬,也是对自己全面地考虑了方方面面,维护了这个世界。

对史蒂夫而言,这是一份意外的礼物。

他给了巴基这种难堪,巴基居然还会留下来。

巴基在过去的两年里,对史蒂夫避而不见,这是个难解之谜。史蒂夫无数次思索过这个问题:巴基为什么不出现在他面前?

无论是否记起史蒂夫,巴基都不应该销声匿迹。

在重逢的这一天里,他在最初的激动后,就再次把这个疑问放到问题的清单上。数秒中内,史蒂夫就决定必须要更加小心地对待巴基。

"那么,是什么突发事件?"巴基言归正传。

他本想再加一句"让你扔下那么美丽的小奴隶不管",及时想到,两人既然不再是情侣,这种调情就不太合适。

史蒂夫这才从沉思中醒来,然后才察觉他们刚才经历了一场最和平的分手。

他心中闪过几种感情杂糅的情绪,但烦恼了一整夜的事件让他无暇细品。他将审判的消息和自己思考的结果有条理地告诉他交往了20多个小时的前男友。

"组建通用军事法庭来审判我?那真是......"

巴基本想找一个符合情景的词来表达心情,至少要像正常人一样表达一下愤怒,可是大脑转了一圈,他咽下那点要泛起的苦笑:"意料之中。"

"现在开始的是要着手辩护,"史蒂夫的语气坚定,"成功的概率很低,如果你被判有罪,那么就视判刑的轻重进行战略性撤退......"

巴基在这一刻再次领悟到跟史蒂夫做朋友的好处。

这是多么可爱的朋友,眼神坚定诚恳,对一切惊世骇俗的话,只要他觉得对,就会毫无压力地说出来。

这是我养大的史蒂夫,巴基这么狠狠地想,不是我的男朋友,也是我的史蒂夫,我还是爱他,他也还是爱我,无论是什么形态的爱。

面对美国队长认真的蓝眼睛,巴基心中的阴霾稍微消散:"你是说逃跑?"

"如果要把你送上电椅,那只能逃跑,"史蒂夫理所当然地说,"在那段黑暗的历史中,如果有人要以生命来负责,那个人绝对不是你。"

巴基眯起眼睛:"美国精神的象征在教我畏罪潜逃吗?那是违法的。"

"美国精神的象征在教你珍惜生命,"史蒂夫的眼睛深邃而温柔,"如果我们时时刻刻守法,那美国就不能成为一个独立国家。莱克星顿枪声的发起者们大概从没注意非法持有枪支会被怎样量刑。"

巴基仔仔细细地观察史蒂夫,像是要把他的朋友印到视网膜深处。

"莱克星顿的枪声不是罪恶,"巴基缓缓道,"是战争,是政治。"

史蒂夫摇摇头,说出一番会让美国人大跌眼镜的话来:"你的事、你的一切也是战争,是政治,为什么你刚出现就发来传票?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在我们刚刚受到官方施压的时候?"

这种程度的政治敏锐度难不倒亲眼见识过纳粹荼毒世界的二战老兵,但在人们心中,美国队长一直都是纯粹的、无阴影的战士,所有的政治、阴谋都会绕着他走。

史蒂夫的眼睛里没有愤怒,一如即往地沉稳、平静。他的愤怒曾在过去的那一夜中短暂地燃烧过,只是很快就冷却,在心灵深处形成一个幽蓝的、凝固的火焰图腾。

这是射像巴基的利箭,也是射向史蒂夫、托尼、娜塔莎、克林特、山姆和旺达的刀片。

他必须冷静以对,保持适度的热血和激动,就像从冰层中醒来后,面对的每一场战斗一样。

巴基想的跟史蒂夫不是一回事。

他陷入了对法理的浅层次思辨。人们判断一个人是否有罪,往往从动机和结果这两个方面来看。

从动机上来说,巴基在所有时候都是明确知道自己在杀戮,知道杀戮违反法律。他固然可以说,自己以为是在进行正面的杀伤,是在塑造一个更好的世界。

而结果也显而易见,危害性随着九头蛇那群蠢货的身影四处蔓延。

巴基没法找到自己无罪的理由。

可在他的心灵中,有个微弱却坚决的声音一直在呼喊:你一度是个比大多数人都好的好人,你不应该遭受这样的对待。

这个声音始终无法占据巴基思绪的主流,也始终无法从巴基的心中消失。

评论(21)

热度(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