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细胞嘶鸣 7

7、

"这样直奔主题不会略显单调吗?"史蒂夫好不容易把嘴巴空出来,"很多人都会在这回事上做点游戏。"

"你居然还知道这个?"巴基惊讶地瞪着他的挚友,"你到底是谁?把史蒂夫藏到哪了?"

他在瞬间甚至怀疑自己的记忆再次出错。

或许史蒂夫本来就是这种情场老手,在床上玩得很疯,搞不好还在我失去的记忆中跟我一起玩过群P之类的,我的大脑被折腾过太多次,居然错以为我最好的朋友是个知识匮乏的纯洁小伙。巴基这么想。

史蒂夫只是脱口而出,并未细思这句话背后的动机和意义。在巴基质疑之后才开始分析自己的心理历程。

他觉得自己是真的想玩点花样,现在这种状况(两人半身赤裸,气喘吁吁,眼睛明亮,皮肤透红)让他措手不及。他并非由于没经历过而慌张,而是隐约意识到自己的人生即将发生巨大变化,这种命运在向他招手的感觉让他下意识地想回避,于是想用开放的、活泼的、现代的、前卫的方式来让自己能更加豁出去。

然而就算他用这样的理由来诠释自己,也不得不承认,有一部分的他是在下意识地后退,拖延这场情事地发生。

或许拖延下去会有转机。他内心深处一个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

如果史蒂夫现在是处于冷静理智的状态,一定会对这个失措无序的自己大摇其头。

"你打算怎么玩?"巴基好奇地盯着他,"滴蜡烛?情景游戏?我是食人族的酋长,你是我可爱的小禁脔,我不允许任何人碰你,不许你穿衣服,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一个奴隶抚摸了你可爱的屁股,我大发雷霆,把你捆起来......"

"巴基!"

"好吧,你是食人族酋长,我是你的禁脔,你的嫉妒心是常人的4倍,有一天我没带面具就四处逛,所有看到我的脸的人都被我那惊人的美貌吸引得神魂颠倒,你大怒之下,哭着把我扔到床上,汪着可爱的蓝眼睛,抽噎着说要惩罚我......"

"为什么你发怒时是把我捆起来,我发怒时就只能哭得像个撒娇的小姑娘?"

巴基挑起一根眉毛,眼睛灼热发光:"只对这个有疑问吗?这么说你认同你有可爱的屁股,而我有惊人的美貌?"

巴基就这么盯着他,等着他的点评。

"你很好看,"史蒂夫不由自主地微笑道,看着巴基在昏暗的灯光下被隆上一层光圈,像是从史蒂夫最美好的幻想中走出来的人,一种迥然于友谊和恋爱的柔情在心底缓缓流淌,"好看得惊人。"

对自己的屁股则不予评价。

"那么,你选择哪种?"好看得惊人的巴基咬他的耳朵,"数到10,我就把你捆起来......"

史蒂夫心中的柔情泡泡瞬间被打破,他再次慌里慌张,制止住兴致勃勃找绳子的巴基:"等等,我做酋长!"

巴基停下来,得逞地冲他笑。

这个笑容相当明快,甚至还有点欢乐的不怀好意。自从两人在20多个小时前重逢并成为情侣,巴基一直都在努力地融入史蒂夫的节奏,试图表现出快乐的气质。他并不是很成功,沉默经常光顾他,他并不像自己以为的那么健谈。

可现在的这个笑容,熠熠生辉,在巴基的唇边自然地浮现,把他的嘴角弯得很深入,形成两个可爱的弧度。

史蒂夫回味着这个笑容将近一分钟,才想起自己的目的。

"或许,"美国精神的象征在床上说出这样的话,"我该用手铐把你拷起来。"

他说着还真摸出一幅手铐。

之前史蒂夫提出"做点游戏"让巴基几乎怀疑自己的记忆出错,这次史蒂夫对情趣道具信手拈来的气派则让他心悦诚服。

"我真的小看你了,"世界上最危险的刺客叹息,"从小我就知道我的史蒂薇一定会成就一番事业,我应该时刻牢记这一点。"

史蒂夫立刻谦虚地表明这幅手铐并不天然就是那种用途。

"'义务警员',有人这么称呼我,我索性就配了副手铐在身边。他们再次这么称呼我时,我就把手铐拿了出来,告诉他们,装备我有了,如果纽约警方一定要发薪水给我,我也不会地拒绝。"

巴基的右手抚上史蒂夫的额头:"我以为你不会搭理他们,我以为你长大了。"

史蒂夫的确已经很久没像那个布鲁克林小个子一样横冲直撞、寸步不让了。他有了一套专用的表情来面对自己讨厌的事——眉头深锁,表情严肃,无论最后是不得不赞成还是反对到底,都用这个表情来传达自己的真实看法。

然而巴基再次出现,尽管是站在他的对面冲他开枪,却还是在瞬间将曾经的年轻、冲动、急切、愤怒从他沉静的内心中唤起,像被投进石子的河流,卷起了哗啦啦的波浪。

他们眼睛对视,在彼此的眼神中读懂了以上的心理历程。

巴基的心脏被一只无形的手轻轻握住,像在疼痛,又像在愉悦。

一种骄傲的自我认同出现,史蒂夫没有巴基,他就只是美国队长。这个认知让巴基充满感恩之情。

在这种情况下,别说只是俗套地拷起来,史蒂夫要巴基做什么,巴基都会一口答应。

于是巴基被"义务警员"的手铐牢牢地铐在床头。

史蒂夫既有些兴奋、好奇,也悄悄地松了口气。

至少现在巴基那咄咄逼人的热力被控制住了,史蒂夫不用立刻就面对跟朋友发生肉体关系的情况,有了充裕的时间来迎接下面的挑战。

"提醒你,"巴基看史蒂夫站在床边出神,开口说道,"我的手被铐住,需要别人来脱我的衣服。"

史蒂夫本能地顺着巴基的话去解巴基的皮带。

他动作匆忙,三下两下就让巴基的下半身跟上半身一样一丝不挂了。

"接着,你自己的裤子。"巴基操心地指导着挚友地初夜。

史蒂夫咳嗽一声,让自己也完全暴露在灯光下。

"然后把工具放在手边。"

"工具?"史蒂夫重复了一遍,突然眼睛一亮,"工具!我们没有安全套!"

他有点激动了。

"有,"巴基立刻告知,"我看到巴顿在我们俩的卧室里都塞了安全套,你看看柜子。"

史蒂夫立刻打开抽屉,翻出一个盒子。

他不是很懂行地检视片刻,研究了一下尺寸和口味,满意地发现这个套子用不了。

"尺寸买小了,"他宣布,"我们都用不了。"

他们的眼光碰到一起,都不厚道地闪过一个念头:为什么巴顿探员会买小一号的套子,他比我们小吗?

"我相信他一定有这么做的理由。"美国队长忠诚地为朋友辩护。

"当然,他视力不好,看错了尺码。"巴基点头道。

史蒂夫张张嘴,想用克林特有很多孩子来为朋友证明,可是小孩多好像也说明不了什么。

"他一定有理由,"史蒂夫又坚定地说了一遍,把套子扔回抽屉,"我要去买能用的安全套。"

"当然,"巴基缓缓道,"我恭候酋长的惩罚,你买套子时多想想,我赤身裸体地躺在床上,任你为所欲为。"

史蒂夫这回真脸红了,他想说话,几个单词在嗓门里冲突着说不出口。他快手快脚地穿上衣服,从房间里落荒而逃。

呼吸到外边的空气,滚烫的脸颊总算是有了歇口气的空间。

他平息心情,让自己镇定下来,至少在安全套到手之前,不用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命运抉择。

他本想在外边多磨蹭一会,但是想到巴基在等待,最终还是利索地从基地的自动贩卖机中找到了目标物。

捏着那小小的橡胶制品,他做了几个深呼吸,告诉自己这是迟早要面对的,面对挑战,退却畏惧是懦弱的表现。

美国队长的强大心理迅速把自己调适好,正要回去继续这个夜晚时,他接到一个通知。

娜塔莎将一张传票递到他手中。

"通用军事法庭已经组成,"红发的女特工告知他这个噩耗,"巴恩斯重新出现还不到一天,这么快的动作相当反常,或许他早就被盯上了。"

有那么几秒钟,史蒂夫在疑虑:自从巴基出现在复仇者基地,托尼就充满敌意,会是他吗?

这个疑虑还没能完全在史蒂夫的大脑表层浮现,就被它的主人严厉地斥责下去了,取而代之的是史蒂夫的罪恶感。

这很危险,罗杰斯,他这么告诫自己,毫无根据地怀疑你的朋友,只会让你迷失。

在这种负疚的心情下,他几乎想把托尼的唇膏拿出来涂一涂,以弥补刚才那微弱的、对托尼的不信任。

娜塔莎对史蒂夫的心理历程不明所以,她看到史蒂夫皱着眉头,对着那张传票一动不动地沉思,也就默不作声,不打断他的思路。

"我需要一个律师,"史蒂夫终于说话了,"一个敢在军事法庭上说'不'的律师。"

"实际上,你心里清楚,史蒂夫,"娜塔莎叹息,"一旦上了军事法庭,你的朋友是不可能脱罪的,法庭的审判会相当严格,庭审的过程残忍而灰暗,巴基的过去将被放在人们面前被一遍遍地审视,无论你多么爱他,你都找不到理由来说服法官和陪审团。"

她舔舔嘴唇,说出一举两得的解决方案:"我的建议是,让他悄悄地离开美国。远离这里,远离他的过去,这对所有人都好。"

史蒂夫和巴基拉开距离,就可以成功避免世界毁灭。

"共和党律师会不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史蒂夫接着说他自己的,"不过我不喜欢共和党,他们的一些做法令人反感。"

娜塔莎翻翻白眼,决定至少在今晚不去试着说服他。

她已经决定改变策略,反对史蒂夫和巴基的恋情,这个立场不变,但是不能再摆在明面上,世界指望着她呢,她不能再像个没城府的女中学生一样直来直去。

在这个夜晚接下来的时间里,史蒂夫反复看着这张传票,默默地思索,时而来回踱步,时而在手机上查找些什么。

直到天空发出微光时,娜塔莎提醒他:"这件事,你最好跟巴基商量一下。"

巴基还在等安全套。他醍醐灌顶般地想到这件事。

评论(20)

热度(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