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其实不喜欢别人用我的梗或情节。by正经的我

细胞嘶鸣 6


6、

于是进行约会。

美国队长和他的挚友有其他人都没有的人生,他们的年龄加起来直追美国建国历史,死去活来的次数也相当可观,履历表上被各种光怪陆离和支离破碎点缀得斑斑驳驳。

可是说到约会,还是跟其他人如出一辙。在众人神态不一的逼视下,各抱一筒爆米花坐进电影院看《功夫熊猫》。

他们高大的身躯在狭小的座椅里略显局促,只好锁着肩膀,并着膝盖,像大人坐在儿童椅中似的。

他们的生硬在电影中渐渐消解。史蒂夫开始觉得如果跟巴基“谈恋爱”就是两人肩并肩吃着爆米花、放松地看着电影,时不时低语,那还真的不错。

由于对方的体温很近,还会感到很温暖。

“挺奇怪。”巴基轻微的气息突然在他的耳边吹起。

史蒂夫因为这个再次紧张。

他还很诚实地对自己承认,也有点舒服。

“除了熊猫外,其他的动物都是杂居,他们怎么交女朋友?怎么怀孕?为什么没灭绝?他们的父母在哪?”

史蒂夫打起精神,面对这些明显是在调侃的问题:“还有别的村子,可以实现村子和村子之间互通有无。”

“或许还有爱情超过种族的情况。”

“或许,用一句老话说,爱能超越时间、空间、一切。”

他们都隐约体会到了浮动在这段对话之下若有若无的调情。

史蒂夫再次为自己画下一道线,只要不涉及肢体接触,跟巴基调情就会像刚从冰柜里拿出的冰淇淋,有些硬邦邦的、冰凉的尴尬,但也不是不甜蜜。

这种前景良好的氛围一直延续到晚餐。

在烛光中风卷残云地填饱肚子,干掉了大半瓶红酒,巴基把剩下的半瓶拿过来几口喝完,跟史蒂夫一起晃晃悠悠地溜达着回家。

托尼和娜塔莎被捆得结结实实地堵上嘴放在会议室,跟自己的几个对手一起眼睛喷火般地看着大屏幕上的两人勾肩搭背,嘴里还哼着过时的、不成调子的歌,摇摇摆摆地回卧室。

那是巴基的卧室。

冬日战士在酒精的作用下对不准眼睛的焦距,对着卧室识别了几次身份都没能通过,最后是史蒂夫笑嘻嘻地扳着他的脸,将他的瞳孔对准识别仪器,总算“滴”地一声打开了门。

“嗯嗯嗯嗯嗯!”托尼咬着毛巾挣扎地发出谴责,如果仔细倾听的话,还是能听出“不要脸的老不死”的含义。

娜塔莎深深地觉得自己真是失策。

早知道这群家伙都铁了心地要把这两个家伙凑成对,她应该在起初隐瞒自己的立场,伺机而动。

两个掌握世界命运的人在卧室门前拉拉扯扯,就到底谁先进卧室进行了一场嘻嘻哈哈哈的客气。

“你先进去,史蒂夫,你是美国队长,我允许你先进去。”

“我想我们都同意我们相爱,为了爱,我愿意让你先进去。”

“可惜门太小,我们没法同时进去。”

“明天把门拓宽,可以请山姆和克林特帮忙。”

“我不认为他们能帮到我们,他们或许能拓宽卧室的门,却没办法拓宽我们真正被进去的‘门’。”

巴基似乎挺得意自己的这个双关,哈哈大笑。

史蒂夫居然也第一时间听懂了,在巴基的肩膀上捏了捏,一副为巴基的幽默感和机智与有荣焉的模样。

“哦。”旺达和克林特同时说。

山姆迟疑片刻,也犹豫地说:“哦。”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托尼和娜塔莎同时怒道。

在酒精的作用下,新出炉的情侣亢奋地在门前又磨叽了几分钟,说了一连串自以为幽默的废话,终于跌跌撞撞地从狭窄的门中费力地一起挤进去了。

门比“碰”地撞上,在门合起来前,两人的欢呼声从门缝中泄漏出来:“同时到达,成功!”



就这样,史蒂夫和巴基终于倒在床上。

分开倒。

他们并肩横趟在巴基的床上,眼望着天花板,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

巴基的手就在史蒂夫的旁边,巴基甚至能感觉到史蒂夫的汗毛在挠着他的手背。

一切都是这么多变。

在一天前,他还想:或许在多年后,冬日战士彻底从过往中解脱,再也没人关注他后,他就有机会跟史蒂夫再次重逢。

20多个小时过去了,史蒂夫和他已经成为一对恋人,像模像样地谈起了恋爱,还趟在同一张床上。

他这么想着,心头逐渐发热。

没什么不行,如果巴基没在那场战斗中落入深渊,如果他和史蒂夫都在战争中活下来,他们会一起回到纽约,做彼此的伴郎和邻居。

既然他可以和女孩结婚,为什么不能跟史蒂夫来一场真正的恋爱。

像是启动了某个计算公式似的,巴基的脑海中立刻出现了如下的恋爱理由:

A:他跟史蒂夫认识得太久,没人比巴基更了解史蒂夫有多可爱。比如现在,美国队长皱着眉头,沉思似的看着天花板,整个人都浸泡在“我是忧心忡忡的爱国者”的圣光中,但是巴基知道,史蒂夫是逐渐从兴奋中平静下来,开始苦恼“如果巴基这时候跟我接吻怎么办”。

B:他对史蒂夫有着超脱一切的感情。这种感情在以前就存在,只是经过70年的发酵后,散发出了更加醇厚的气息,或许变质,却更加令人熏熏然。在从那漫长的噩梦中醒来后,史蒂夫就成了连接巴基过去和现在的一个杠杆,维持着巴基的平衡。

C:史蒂夫的嘴唇和舌头很柔软,不能让别人叼走。

在罗列完3条理由,他又加上冠冕堂皇的一条:我在拯救世界。

巴基被自己说服得热血沸腾,过往的一幕幕从眼前像闪回一样迅速飘过,好的自己,坏的自己,光荣的自己,黑暗的自己,愉快的自己,冷漠的自己……这一切晃得他头疼,最终成为一片光晕散开,光晕后面就是史蒂夫端正的侧脸。

热血在心头彻底沸腾,他像又喝了一品脱烈酒,周身发热发红。

巴基能听到血液在身体里哗哗地流动、激突,横冲直撞地要冲破肌肉和皮肤的阻隔,要喷射在空气中,要把史蒂夫用血液的海洋包裹住。

他没有细思,翻身按住史蒂夫,那绿得惊人的眼睛在此刻接近透明,瞳孔时而扩大,时而收缩,像在做着吞吐呼吸。

巴基吻下去。

史蒂夫慌忙张开嘴把男朋友的舌头迎接进来。

美国队长知道该怎么接吻,但他不知道该怎么跟巴基接吻。

在观看电影时营造的轻松荡然无存。

史蒂夫当然不会觉得这个吻讨厌,实际上他还是有点被撩拨到,但是绝对也不觉得多么愉快,生理上的那点快感很快就被本能的抵触掩盖过去。

真的要跟巴基接吻、脱衣服,然后发生肉体关系吗?

他这么费力地想着,那种茫然的感觉又来困扰他了。

那是巴基,他无数次想过巴基。在他想象的画面中,两人从来都是穿着衣服的。


评论(10)

热度(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