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细胞嘶鸣 5


5、

所有人都被吓得不清,包括史蒂夫和巴基。

他们在事后发现自己是多么地不可思议。

史蒂夫尴尬得看不了巴基的眼睛。

为什么会那么说?为什么会突然想跟好友成为情侣?80年的友谊就在那短短的一刻变了味,很可能会就此扭曲、破裂、毁于一旦。

最重要的是,情侣会接吻(他们刚刚好像做过了),还会更进一步地发生“肉体关系”,这个念头让史蒂夫更加尴尬了。

他跟女性都没有过这么深入的关系,结果现在要跟挚友、兄弟、巴基这么脱掉衣服、汗津津地钻进床上吗?嘴对着嘴,胸对着胸,小腹对着小腹……

不过巴基比他似乎略低1英寸,如果他们嘴对着嘴的话,胸就不可能对着胸……

我在想什么啊。他目瞪口呆地对着自己的思绪。

“有点离奇。”他听见巴基这么说。

他很想正面赞同巴基的话,但是短时间内无法做到直视巴基的双眼,于是眼睛下移看巴基的鼻子,却想起有种说法是鼻子反应了男性生殖器官的大小。

立刻继续把视线下移,结果看到刚刚吻过的嘴,嘴角还微微翘着,不是微笑,而是沉思。

嘴也看不了,只好继续往下,轻薄的T恤让巴基的乳头清晰地突出来,布料被顶起了显眼的小小山峦。

有伤风化,道德败坏。美国队长对现代社会下了这样的点评。

所以现在堕胎率才会那么高,从衣着上就可以看出人们的思想腐化了。

他乱七八糟地想到这个问题,眉头中间堆起一道深刻的纹路。

视线已经被逼入绝路,如果继续往下看,只会看到更私密之处,最后史蒂夫盯着落地窗,用“我在为世界和正义担忧”的神态附和了一句:“是挺离奇。”

“我们见面的第一个话题居然是:成为男朋友和男朋友吧,”巴基的声音像从很遥远的地方,“虽然是我自己提出来的,不过我一直觉得我们会非常爽朗地完成这次重逢,既不黏黏答答,又会含情脉脉,将友谊融化在彼此的感觉中,而不是真的成为……”

史蒂夫把思绪拉回来,巴基的话给了他一丝希望:或许巴基后悔了刚才的提议。

他这么想着,有点雀跃。

他这么想着,有点茫然。

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希望巴基收回“谈恋爱”决定,还是继续“谈恋爱”计划。

他前一秒觉得自己的心情偏向前者,后一秒又觉得还是后者更多。

巴基继续说:“不过仔细想想,这种全新的关系也不坏……”

这句话为史蒂夫的心情定下了调子。

在巴基说这句话之前,他觉得自己是希望继续“谈恋爱”的,但是巴基这句话说完之后,他又发现自己更期望两人之间恢复纯粹的友谊关系。

巴基还在说,似乎要弥补过去两年里沉默寡言的损失:“说真的,我还有些犹豫,这样的关系对一对挚友来说不会造成伤害吗?”

史蒂夫的心脏提起来。

“但是又想到,世界这么大,事情这么多,哪有时间为了究竟当情侣还是当朋友而左右摇摆,既然已经决定了,那就接受吧。”

史蒂夫的心脏又沉下去。

无论提起来还是沉下去都不好受。

像是为了验证巴基的话,娜塔莎的声音从门边的对讲机里响起:“有情况,男孩们。”

的确有情况,对众人而言,这算是今天早晨的第四个情况。

第一个情况是史蒂夫的男朋友突然来到眼前。

第二个情况是史蒂夫和他的男朋友正式成为一对。

第三个情况是他们有的为此欣喜不已,有的为此破口大骂,正因观点不同,他们针锋相对,彼此嘲讽,极尽说服、挖苦、痛斥,似乎是口说无凭,最后大打出手以证立场。由于托尼的装甲正在检修,实力上的强大悬殊让旺达轻松获胜。托尼

第四个情况发生时,时钟的时针刚刚指向8。

他们剑拔弩张地站在大屏幕前,互相不看彼此,时不时还用胳膊互相抵开对手,进行无声的角逐和挑衅。直到挑起纷争的两人进来后,他们才有所松懈。

“就在刚才,”托尼的语气还相当生硬,头发乱七八糟,那是被旺达在空中扔来扔去的后果,但他说出的话却石破天惊,“太阳消失了1微秒。”

巴基本能地用目光向旺达求证,后者点点头。

“哦,不相信我,”托尼牵动嘴角,露出一个姑且算是微笑的表情,“显然我是那种因为反对你们建立反常的、姑娘般的关系,就胡编会被轻易戳破的谎言的人。尽管这个谎言无法带给我一毫克的好处,也没法让你和你的男朋友的脑筋清醒过来,可我就是这么干了,因为我是托尼.住着他的屋子也不用付钱还把他扔来扔去.斯塔克。”

“抱歉,托尼,”道歉当然不是巴基和旺达,这两人一个耸耸肩,一个撇撇嘴,是史蒂夫代为献上真挚的歉意,“还是说说太阳消失的事。”

“星期五发现的,”钢铁侠依然怒火难平,不过还是令人敬佩地压住脾气,“准确来说是阳光消失了,在10分钟前,地球陷入了一微妙的黑暗,由于时刻太短,几乎没人发现。”

“一定不是太阳消失,”巴基接着他的话说,“太阳消失的话,哪怕只有一微妙,地球也会因为引力骤失而被甩出去,听起来更像一次短暂的日食。”

托尼忍住“新来的插什么嘴”的迁怒,因为巴基早就很有先见之明地说过他是“老大的男朋友”。

当然他还可以用“抱大腿的小白脸”来发起攻击,可这又似乎太过刻薄。

“我是抱大腿的小白脸,”巴基嘴角翘起的弧度看起来跟“得意洋洋”颇为相似,“就算看我不顺眼也只能忍着。”

史蒂夫突然觉得一切苦恼都不成苦恼,一切困难都不是困难。

旺达和克林特同时冲巴基竖起拇指,山姆略微停顿一下,也犹豫地竖起拇指。

他们突然宣布相爱,对山姆一贯的世界观来说是个冲击,然而比起“反目成仇”,还是“相亲相爱”更加保险,虽然他心中的理想状态是“友谊坚固”。

不过山姆很明白事理,人生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求全责备的不是蠢货就是天才,他只要过得去就行了。

总之,尽管太阳发生异象,但他们坚信,只要能只要能保证史蒂夫和巴基永远相爱,就能阻止末日降临。

托尼忍着牙龈的酸涩、扑腾腾的怒火以及对世界末日即将到来的恐惧:“这件事的怪异还在于,航天局没有丝毫察觉,我看了他们的电脑,他们没监控到太阳曾经隐藏过一微妙。”

托尼和娜塔莎忧心忡忡,他们开始坚信,这就是史蒂夫和巴基接吻的恶果。

是的,虽然他们没亲眼看见,但看那他们那红通通的嘴唇,猜也猜到了。

正因为猜到,才气炸了肺。

娜塔莎曾犹疑过,但是他们就算搞到一起,那种“我们是好朋友,谁都别来拆散我们,滚开滚开都滚开”的气场依然没有变化。

随后发生的“太阳事件”更让她坚信,必须让这两人分开才能阻止世界毁灭。

“那么现在我们该怎么做?”在场的只有史蒂夫专注于太阳本身,“可以计算出阳光消失的原因、后果吗?”

托尼摊摊手:“从表面上来看,只是一次天气异象,人们一直设法深究宇宙的奥秘……只是这次的异象太不寻常,我们无法得知它背后的意义。”

“或许你们该约会,”克林特突然说,“你和巴恩斯,你们是情侣,应该去吃个烛光晚餐。”

旺达算了算时间:“吃完烛光晚餐后可以去海景酒店度过浪漫一夜。”

“在地球耐以生存的恒星出现异变时,你们最操心的居然是巴基和我的感情生活?”

史蒂夫在托尼有所反应前就发出质疑,让托尼和娜塔莎把快要怒吼出的反对咽了回去。

美国队长难以理解地看着这两人。

“不,只是……”克林特咂咂嘴,找了个理由,“这个现象也说明不了什么,我们不如静观其变,总不能有点风吹草动就放弃自己的私人生活。”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说出自己的预知梦。

可是人们既不会相信这么荒谬的事,他也无法说出口。

每次想要把预知梦说出来时,总有一种恐惧感牢牢地抓住他。

巴顿探员猜测过数次,觉得这可能是末日到来前的某种异变。

每样事物都有天敌存在,末日也不例外,或许自己就是末日的天敌,所以只有自己才能拥有这个秘密——克林特甚至一度这么想过。

巴基再次看向旺达,挑挑眉毛又眨眨眼睛,意思很明确:这是根据预知梦所做出的安排吗?

旺达也不知道。

现实已经偏离了梦境,她现在颇为踌躇不决。

她有时想干脆把梦境说出来供众人参详,可是每次想要说出时都有种心脏被攫住的紧张感。

只有那天晚上面对巴基时才可以坦然自若地说出来。

每样事物都有天敌存在,末日也不例外,或许自己就是末日的天敌,所以只有自己才能拥有这个秘密——旺达甚至这么自大地揣测过。

眼下面对巴基的疑问,旺达胡乱地点了下头。

总之大致方向没错,不能让他们分手,那么约会就对了。

她是这么想的。

PS:今天本来想双更的,但是接驳的封面设计出了点岔子,一直掰扯到现在

评论(15)

热度(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