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细胞嘶鸣 4


4、

巴基穿了史蒂夫的衣服。

他不顾托尼的反对洗了澡,借挚友的衣物穿上,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正派人了。

“为什么要洗澡,”托尼从巴基进浴室后就没停过嘀咕,“男人就该邋遢点,他又不是要去会见总统……”

等巴基穿着史蒂夫的T恤和棉质长裤出来后,托尼的态度更激烈了:“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嘴唇被蒸汽熏得鲜红,皮肤被水泡得看起来就很柔软,透明的水珠从头发上滴下来,看着就很吸引别人去吻。还有热腾腾的水汽和香味,他一定用了洗发露……还有高大的身躯和结实的肌肉,从薄得不像话的T恤中勾勒出轮廓……”

所有人都盯住托尼。

托尼有点怒气冲冲:“收回你们的眼珠子,我只是觉得他这样很不合适,没想去吻他!”

“真的?”巴基面无表情,“我的舌头很有技巧,还刚尝过草莓味的牙膏,你真的不试试?”

“听起来好极了,”克林特立刻捧场,几乎是在逼视史蒂夫,“你觉得怎么样,队长,灵巧的舌头和草莓,让人垂涎欲滴,是不是?”

娜塔莎嫌弃地瞟着克林特:“在你说这句话之前,我有个朋友叫克林特.巴顿——现在没有了。”

“别这么小气,”旺达用一种打圆场的姿态说,“他只是就事论事。对不对,克林特?”

史蒂夫大声道:“巴基,这是大家,大家,这是巴基。现在你们正式认识了。”

巴基潦草地点头,出于紧张和心虚,并不去看刚认识的“大家”。

他提出跟史蒂夫独处的要求。

“当然,”山姆立刻赞同,“我从没看过像你们这么深厚的友谊,如果把队长心中关于感情的部分比喻成一块被切成10片的蛋糕,其中有9片上都有用果酱拼写了‘巴基’。”

“我不同意……”托尼没能说完,旺达直接把他丢出这个小小的会客室。

“克制,巴恩斯,”她深深地凝视巴基,“时间多的很,有些事不用急着在30分钟内解决。”

克林特比起两个拇指,跟翻白眼的娜塔莎一起退出,最后是旺达和山姆。



“他们平时不这样,”史蒂夫在尴尬莫名的空气中解释,“我也不知道今天他们为什么这么莫名其妙……”

“我不在意他们,”巴基舔舔嘴唇,“我只在意你。”

他说完这句话就惊觉,自己在有意无意地“勾引”史蒂夫。

不不不,端正你的态度,巴恩斯,你并不是真的要诱惑你的朋友。

他把杂念抛在脑后,重新正视史蒂夫,清晰地表示:“我回来了。”

史蒂夫含笑:“是的。”

这两句简短的对话,无形间消融了长久没见的隔阂。

史蒂夫对巴基有很多疑问:你好吗?这两年去了哪?九头蛇找过你吗……

不过这些问题可以留待以后交流,70年前的经历告诉史蒂夫,要少问问题、珍惜时光。

人们或许以为时间很漫长,但它是最狡猾的窃贼,会不知不觉地偷走你所珍视的人。

史蒂夫张开怀抱:“拥抱?”

他预备迎接巴基的嘲笑。

但是他的朋友犹豫片刻就抱了上来,把史蒂夫嵌入到有力的臂膀中。

一旦拥抱,才发现彼此的改变。

时间总会留下痕迹,经过时间洗礼的人会更坚强,也会更脆弱。

要是在以前,他们不会这么直白地表达出对彼此的依恋。

“我得说,”巴基的抱怨闷闷地传入史蒂夫的耳朵,“你的胸这么大,脸上一粒胡子也看不到,我有种抱姑娘的感觉。”

史蒂夫低声笑着。

“你真的回来了。”

他停顿一下,决定接着说下去:“我真想念你,巴基。”

巴基可以对着史蒂夫的胸发誓,他在这种老友交流感情的时刻,真的没想到旺达那见鬼的梦境,也没想到用吻去救她那个据说会死而复生的兄弟,更没想到拯救世界这种跟眼下气氛极不搭调的远大目标。

但他就是说出一句让他事后惊愕不已的话:“我也想念你,史蒂夫,我真想吻你,我爱你。”

是的,他突然就这么说了,在跟史蒂夫穿越时间的长河,历经硝烟、鲜血、磨难后拥抱,听到朋友压抑而真挚的心声,他心中的情感突然间就像一匹失去了缰绳的马,无比激烈又毫无准头。

史蒂夫没听清他的这句话,或者说,史蒂夫听见了,但以为由于角度原因,自己掌握语言的中枢在接受巴基的语言讯号时出了些微差错。

他离开巴基的怀抱,用眼神询问巴基,耐心地准备听巴基再说一次。

“你知道我刚才想到什么了吗?”巴基显然还处于一种突发的情绪中,他像发现了新大陆,果断而充满想象力地把一枚炸弹扔给他可怜巴巴的挚友,“我们或许可以谈恋爱。”

世界上最危险的刺客没空去管美国队长愕然、疑惑、震惊交杂的脸,自顾自地陷入流利的说服和自我说服中:“斯塔克——是他吧?他说的非常对。我是个很有魅力的人,史蒂夫,虽然我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不过照照镜子,看,刚在花洒下把自己洗得香喷喷的我非常值得吻一吻。”

巴基指着窗户玻璃中映照出的人影说,循循善诱:“当然你也不差。或许我所做过的一些事让我没法再用完全清白正确的形象站在你身边,可爱情是突破阶级、身份、性别的,就在刚才那一刻,我发现我心中涌动着一种全新的激情,说是全新或许不适合,我还是像以前那么爱你,只是觉得或许有点肉体关系也不错……”

史蒂夫被“肉体关系”这个词吓到了,以至于真的发出一声惊呼。

“啊。”美国队长傻乎乎的说,他的这种表情会让所有认识他的人大跌眼镜。他显得那么无知,那么年轻,那么青涩,明明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却依然对眼前这个人保有着全身心的信任,呆呆地任对方抓住自己的肩膀滔滔不绝。

“听着,史蒂夫,”巴基的眼睛明亮得瘆人,他过去两年的话加起来都没今天看到史蒂夫后说得多,他的呼吸逐渐急促,差一点点就能用上气不接下气来形容了,“我也是突然间发现的,我了解你一时没法接受,你只是需要再仔细想想……”

史蒂夫当然要仔细想想,或许恋爱是件轻松的事,但跟巴基恋爱却得严肃看待。跟巴基恋爱的话,最后一定要结婚,史蒂夫并不是那种把恋爱跟婚姻划等号的老古板,但是跟巴基恋爱却不结婚的话,或许会影响两人的感情。

但眼下有个大问题,谁来策划他们的婚礼?

史蒂夫没有钱,他的收入只是刚刚能够生存,所有的储蓄被他捐了出去,他当时认为自己没有需要花钱的大项目,而世界上需要帮助的人还很多。

而且史蒂夫不认为他们有时间去度蜜月,现在的世界,问题层出不穷,他们绝对没法有个安稳的假期。

他想到这里,才猛地惊醒。

不,史蒂夫否决自己,我不能偏离我原本的思维,我原本是想去思索巴基出了什么问题以及怎么该打消他这种念头。

至此,美国的象征把自己的灵魂从深渊的边上拯救回来了。

首先要拒绝巴基,拒绝时要注意方式方法,因为巴基显然有点心灵受创,在九头蛇那种地方呆了70年,任何人都不会身心健康。

然后,我要不动声色地试探他有什么问题,他突然冒出这种异想天开,一定不会是无的放矢。

接着,要咨询心理医师,我会陪伴巴基度过眼下这个难关,我们会跟以前一样,并肩作战,跟这个世界上的邪恶斗争,成为良友的楷模。

不是楷模也不要紧,最重要的是,我的朋友、兄弟、巴基,回归到我的身边,再次跟我一起战斗。

他思虑已定,说出自己的心声:“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但你的想法听起来不错,皇后区有家珠宝店,他们的情侣对戒非常漂亮。”

史蒂夫把自己又扔回到深渊里。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说,但内心深处就是有股陌生又熟悉的情感热流,推着他说出在张口前从未想过的话。

闻言,巴基的眼睛顿时像荒郊的野狼,专注又凶狠地盯住史蒂夫,双手猛地捧住后者的脸。

他们慌乱地吻在一起。

史蒂夫在接吻这方面是外行,他茫然地感受着巴基恶狠狠地撞上他的嘴唇,撬开他的牙齿,短暂地在他的嘴里搅拌了一下就离开。

不讨厌。

但是也没能有什么旖旎的感受。

幸亏还没涂托尼的唇膏。这是他唯一的想法。



众人在离开房间20分钟,叙旧的一对老友就再次出现在他们面前。

“重新认识一下,巴基,这是大家,我的战友们,他们有时很讨厌,但总体上都是好人。大家,这是我的男朋友巴基,从今天起,将跟我们一起打击邪恶。”

“你们好,”史蒂夫的男朋友说,“虽然你们是先来的,但我的男朋友是老大。”


评论(51)

热度(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