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其实不喜欢别人用我的梗或情节。by正经的我

细胞嘶鸣 2


2、

史蒂夫梦见巴基。

确切地说,他梦见无数巴基。

美国队长身处巴基的海洋里,密密麻麻的、各式各样的巴基吵吵闹闹地在他目力可及辽阔空间里做各自的事,吃、喝、睡、跑、发呆、冲史蒂夫嚷着什么。

一伸手可以捞起满满一捧的巴基。

然后世界就连同巴基们一起破碎了。

他随之醒来,凝视黑暗中天花板平复不知道从哪来的恐惧。

这样的梦境持续了整整一周,对史蒂夫的影响显而易见。

他更经常地皱着眉头,蓝眼睛里透着在别人看来是思索实际上只是发呆的神色,有点零碎时间就屹立在窗边,环抱着手臂看向外面的景色,背影凝聚着70年的美国时光,历史感和疏离感把他塑造成一个让人心生敬意的雕像,让每个路过他的人都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放慢脚步,致意尊敬的注目礼,虽然他其实只是心情烦躁地不想跟任何人说话。

比起难以战胜的敌人,史蒂夫对难以解释的现象更加头疼。

这次他再次从梦中醒来时,听到了微弱的敲门声。

他用那种被别人视为“伟大的沉思”的表情盯着门看了几秒钟才起床去开门。

托尼几乎是撞进门,视线在屋内敏锐地扫了一圈,才稍稍安定,用稍显夸张的自如姿态问候美国队长:“晚上好,我的朋友。”

当托尼用这种语气称他为“我的朋友”时,肚子里一定在沸腾着坏水。

史蒂夫看看床边的夜光电子钟:“任何人在凌晨3点被吵醒,肯定不会好。”

“只是想做一场友谊的对话,”托尼已经自发地请自己在写字台前的座椅上坐下,拉开谈心的架势,“就当是付租金怎么样?我授予你房屋的使用权,连1美分都没收过。”

“你要谈什么?”史蒂夫说,平静、沉稳、礼貌的声音下蕴含着“我不想说话,你说完快滚”的意图。

“队长,史蒂夫,”托尼的语气沉静下来,差一点点就能算得上是真挚感人,“我接下里的话可能会让你难以理解,但是没有一丝一毫的虚假,你一定要相信我,可以请你以后……别再接吻吗?”

“……什么?”

“抱歉,我的表述有歧义。我不是要剥夺你的接吻权,实际上你可以随便吻哪个女孩,你的嘴唇是为全美国的女性准备着的,但是你千万、千万、千万别去吻男人。”

“……”

“……”

在托尼做出诚恳的忠告后的10秒钟内,两人保持着沉默的对峙。

“我不知道是什么导致了你的误解,”史蒂夫轻咳一声,有点断断续续地说,“如果是我行为失当,还请你谅解。但是我真的从来没想吻你,你大可放心,我一致将你视为可靠的……或许有时不是那么可靠的战友……除此之外,再没有过其余的、不恰当的想法……”

“不是我,”富豪斩钉截铁地打断他,“是全体男人,我希望你远离男人的嘴唇,这是为了你着想,也是为了世界。”

话只能说到这份上,托尼想,更深入的话难以取信于人。

托尼从一周前开始做预知梦,那些梦支离破碎又格外精准。

但是他发现,那些梦中的预知并非不可逆转,只要改变一个预知画面中的背景,就能导致整个预知不复存在。

可怕的是,他梦见了世界的毁灭。

他看到城市在奔溃,像被敲打的鸡蛋,先有裂纹,再四分五裂。

这个世界末日般的画面背景一片模糊,他只能隐约看见史蒂夫和他的挚友巴基在接吻。

这也是他仅有的线索。

无论怎样,一定要阻止这两人的嘴唇碰到一起。

托尼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但他相信这是某种警示。

为了这件事,他辗转反侧,终于下定决心,来给他能找到的当事人一个警告。

或许因为我是天才之类的,他对自己低语,只有我知道这件事,我必须担负起这个重责。

“记住了吗?”他再次强调,“别吻男人。”

“为什么担心我会吻男人?”史蒂夫茫然道,“我看起来是对男人的嘴唇感兴趣的人吗?”

托尼基于拯救世界的责任感,堪堪忍住嘲笑。

史蒂夫看起来对男人的嘴唇没兴趣,实际上,他满脸写着“我是正义,我是高尚,我是坚强,全人类的美好品质都能在我这找到存货”。

托尼一度怀疑他除了“做个伟大的战士”外,没有其他的人生乐趣。

“总之,你记住就行了,我相信事态会继续发展,你应该知道原因时会知道的。”托尼意味深长地说,站起身来,结束这次拜访。

史蒂夫把客人送走,望着空荡荡的房间,带着满腹疑问再次进入睡眠。

他不知道的是,他的另一位战友已经找到了巴基,正在努力把他的挚友带回他身边。

“我会去俄罗斯,”巴基直截了当地给出解决方案,“我不会再见史蒂夫,只要是他存在的地方,我就不会靠近,你不用担心世界因为我们的……分手,而分崩离析。”

他说道“分手”时,用了可敬的毅力才压制住鸡皮疙瘩。

“你没法保证,如果美国队长陷入危机,需要你的帮助,你难道还会躲在西伯利亚捞鱼吃吗?那时你哪怕身在海底也会奋力游上来,忠诚地保护你的朋友。”

“为什么你一定要我回去?通常人都会想尽各种办法来让我们两人没法成为……用你的话说,一对情侣。”

“用任何人的话说,都是一对情侣,”旺达更正道,“你们把能做的事都做了,好多花样甚至超脱一般的俗人,我不是故意要偷看,你知道,做梦时由不得我……”

“我不想知道。”巴基简洁地说。

旺达思索片刻,把最后的秘密倒出来:“我说过,我梦见了我的双胞胎的复活。在梦中,他再次出现时,你们正在接吻……如果你们不能成为一对情侣,那么他就不会再出现。”

巴基想象了一下他和史蒂夫接吻的情景,整个人都有点痉挛了。

“所以你的目标是这样的,”他缓缓道,“让我再次跟史蒂夫重逢并接吻,直到吻到你的兄弟再次出现,但是我们不能分手。要完成这个目标有两种途径:1、史蒂夫和我做一对永远不分手的情侣;2、我们只接吻,但是不建立任何有罗曼蒂克色彩的关系。”

“相当全面。”

巴基警惕地看着她,这种警惕并非缘于怀疑,恰恰相反,是因为他已经相信她的话,开始有了动摇。

“世界会毁灭,巴恩斯先生。”

巴基觉得这种事离他很遥远,说真的,如果可以拯救世界的话,他不会抗拒去出力,但是巴基目前伤痕斑斑、乱七八糟,他对自己能对即将迎接毁灭命运的世界能贡献出什么,抱有深刻的怀疑。

旺达又说:“史蒂夫也会死。”

这个理由让他有了点真实感。

“就算你远离纽约,远离美国,离群索居,也没法保证真的不会有再跟他碰面的一天,你们一旦相遇,没有我的监控,肯定会在30分钟后就进入情侣模式……”

“你为了阻止世界毁灭,”巴基打断她,“也为了救你的兄弟。”

“而你,也要阻止世界毁灭,”她跟他相互凝视,“也为了救你的队长。”

他们在静谧中各自伸出右手握了一下。

两人都对这个动作接受不良,只短暂接触后就放开了。

在末日来临之前,姑且建立一种合作关系吧。

巴基对自己这么轻易地就相信一个看起来这么可疑的女人感到不可思议。

或许是刺客的敏锐第六感在告诉他,她说的全部都是事实。

史蒂夫收到了富豪友人的礼物。

在复仇者联盟的新建的大厅内,钢铁侠郑重其事地递给他一支红色外壳的唇膏。

“无色的润唇膏,可防止嘴唇干裂、起皮,时刻保持性感诱人的色彩。”

史蒂夫的第一个想法是:托尼这次的无聊玩笑拖得有点长,居然还没结束。

“我以为你是要阻止我跟男人接吻。”

“这支宝贝还有一个功效,”托尼继续说,“警报作用。”

天才的富豪科学家又摸出一支蓝色外壳的唇膏,在自己的嘴唇上涂了一下。

“这两支唇膏间可以相互报警,”托尼耐心地对目瞪口呆的史蒂夫解释,“你涂红色,我涂蓝色,24小时内,任何雄性的嘴唇靠近你的嘴唇10英寸时,我的嘴唇都会收到警报。不过你放心,这不会侵犯你的隐私,跟女性之间的吻不再报警范围内。由于24小时后会自动失效,所以你每天都要涂一次。”

“这……”史蒂夫说道。

他看着躺在手心的唇膏,后者有着安静乖巧的哑光外壳,显得那么无害。

“这……”他再次说,“这真是……”

他真的想不出用什么词来形容这种发明、这种行径。

没等他找出合适的话来对托尼进行点评,基地的警报器开始作响。

有点应景。两人的心头同时掠过这句话。

警报只是绿色级别,他们并没有慌乱,只是微微提高警惕。

监视器上映出两个身影。

其中一个是旺达,另外一个是男性,帽檐压得低低的,由于这个陌生访客的身份不能识别,基地才发出警报。

评论(33)

热度(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