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1001夜第三个故事:双生 2


2、

“有个人?谁?”他的妹妹莎拉挑起眉毛。

莎拉的名字得自他们的母亲,性格也像。

“不用问,都是废话,”莎拉的双生子卡洛琳断然道,“无论你碰到了什么人,收获了什么感触,没有詹姆斯的见证,那都不能成立。”

“是的,”他的朋友山姆.威尔森也发声,“无论是从法律上,还是感情上,你不能撇开你的双生子跟别人发生深刻的关系。你知道这样违背良俗,而且容易产生破坏性的后果。”

山姆的双生子莱利因工作必须远离美国两周,这让山姆的情绪极为烦躁,语气上缺乏了平常的轻松愉悦。

史蒂夫露出被所有人称之为“深思熟虑并幽远深邃”的神情。因为这种神情,人们通常认为他会理智地笑纳别人的规劝。

但实际上他只是有点不耐烦,又出于礼节忍着性子而已。

这次又是这样,这种神情让关心地围着他们的人们放下心来。

史蒂夫在深思我们的话,他的冲动被理智压服了——他们乐观地想着。

“高兴点,伙计,”詹姆斯拍拍他的肩膀,“如果你想恋爱,我们抽空去泡个吧,搭讪两个女孩,我这么提议过,但是你总是拒绝。”

史蒂夫挺想泡吧、搭讪女孩,但是想到必须在詹姆斯的许可下才能跟顺眼的女孩聊天,在詹姆斯的监督下才能接受女孩递过来的友好信号,在詹姆斯的认同下才能跟女孩进行约会……他就觉得喘不过气来。

有时他会深深地怀疑,社会正常吗?一个人完全要跟另外一个人捆绑在一起,不是在丧失个体的独立性吗?就算那个人是双生子,是灵魂的另一半。更何况史蒂夫从来没从詹姆斯那里感受到所谓的灵魂的悸动。

退一步讲,就算感受到过,那也不能成为限制史蒂夫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的理由。

类似的思辩在史蒂夫的脑海中倒来倒去不知道多少回了,由于太过惊世骇俗,他从来没宣之于口,每每只能深藏在心里,对着窗户发呆——这又通常被人们认为他构思他的新画作。

“我没去搭讪女孩,”他终于说话了,“也不是想去搭讪女孩,实际上,我只是去透透气……我偶尔想一个人待着。”

他说出来了。

如果说在昨晚之前,他还对自己抱有疑惑,那么现在他是完全坚定地认为自己没错。

人们说没有双生子的陪伴,不能交新朋友,无法建立愉快的关系,可他却在离开双生子的情况下遇到了巴基。

错的不是我,是世界——史蒂夫倒不会这么愤世嫉俗,但“你们统统在夸大其词”的想法却是顺理成章地在他的心中扎下根来。

他完全不顾自己那“偶尔想要一个人待着”的声明引起的惊涛骇浪,像被摇晃过的可乐一样,激烈地将自己的想法一股脑地喷射出来。

“我昨天认识了一位朋友,他是我迄今为止认识的最可爱的人,虽然我不知道他的全名,不知道他的职业,不知道他的双生子的三围、癖好之列的废话,但我内心已经将他引为最要好的朋友。我不是要否定詹姆斯,但是我认为一个成年人总该有点自己的空间,很多时候我需要独自行动来保证我可以冷静思考,我需要自由呼吸来维持我的独立人格……”

他没在继续说下去,因为詹姆斯已经如字面意义上一样“泫然欲泣”了。

又是这样,史蒂夫缓缓地、缓缓地吐出一口气。

他似乎很容易伤害詹姆斯,他可以对着一切发誓,现在甚至可以对着巴基发誓,他真的很爱自己的兄弟。

“我原谅你,史蒂夫,”詹姆斯声音低沉,跟史蒂夫非常相像的蓝眼睛中还闪烁着泪光,“我认识不错的心理医生,他说性冷淡在早期很容易治愈……”

史蒂夫再次“深思熟虑并幽远深邃”:“我不是性冷淡,我看到性感的女星也会感兴趣……我只是,我爱你,但是我也爱我自己,我永远不想失去你,但是继续这么强行把我们捆在一起,无论到哪都要黏得密不可分的话,我就会失去我自己了。”

“但是詹姆斯说的没错,”卡洛琳厉声道,“从医学上来讲,对双生子产生疏远想法实际上来自于内心深处对性的恐惧,由于恐惧性,所以对建立起对外沟通桥梁的双生子也会有所疏离。”

“你还是处男,”山姆揭史蒂夫的疮疤,“由于你迟迟没跟女孩发生性关系,连累得詹姆斯也不得不成为大龄处男。”

“你可以,詹姆斯,”史蒂夫没理会他们,只是凝视自己的双生子,“我只是没找到合适的时机,但是如果你有喜欢的女孩,完全不用顾忌我……”

他的话召来4声冷笑。

詹姆斯嘲讽地歪歪嘴角:“我跟女孩上床时,你跟她的双生姐妹在一边手拉手吃爆米花?”

你的双生子在做爱,你却什么都不干。这种话要是说出去真会被人当成无性恋或者恋物癖。

山姆把这一切都归罪于史蒂夫昨天遇到的人。

“你不能听信不三不四的人的话,”他语重心长,“我能理解人们动辄想要叛逆的心情,但是去喝酒,去射击,去登山,去蹦极……只是别让自己堕落。”

“巴基不是不三不四的人。”

“哦,巴基?”山姆摊摊手,“这么说他还有个名字?”

“他比你们所有人加起来都可爱,”史蒂夫也摊摊手,“他就是可爱。”

现在他们怀疑那个巴基是不是给史蒂夫注射了某种强效的迷幻药,以致于这哥们直到现在还飘着。

“可爱,”莎拉平静地说,“听起来他昨天也是孤身一人,而且向你灌输不需要双生子的想法,迷得你神魂颠倒,还大有可能在你的脑子里动了一番小手术,让你的词汇贫乏得只剩下可爱,史蒂夫、哥哥,现在我用一台复读机就能取代你了。”

“他就是可爱,眼睛可爱,鼻子可爱,嘴唇可爱,下巴可爱,喉咙可爱,说话可爱,他把可爱当成衣服穿在了身上,就连啤酒杯在他的手中也成了一个加粗的可爱。”

话题进行到这里,已经像在单纯的抬杠了。詹姆斯等人的支点是“巴基带坏了你”,史蒂夫的支点是“巴基很可爱”。基本上他们的话都是半心半意,在几分认真中夹带了就是要吵赢对方的企图。

这番争论以门铃响起告终。

“约了客户来家里谈事,”詹姆斯看看手表,低骂了一句,“时间差不多了,这事没完,史蒂夫,如果你不去看心理医生,我就把你麻醉后绑到精神病院去。”

“哦,不是用你的眼泪淹没我,让我因溺水昏迷吗?”史蒂夫还处于争论的余韵中,带了几分冲劲反唇相讥。

于是众人再次痛心疾首,无论是可爱的化身还是不三不四,总之那个巴基看来是完全改造了史蒂夫,让他们成熟、稳重、冷静的朋友和哥哥变成了一个一言不合就炸开刺的愣头青。

史蒂夫如果听到他们的心声一定会再次对这个世界发出质疑,他本来就是那样的人,为什么人们总要把一些不存在的溢美之词扔到他的头上。

他们各怀心思,詹姆斯去开门,山姆和双生姐妹则做着告辞的准备。

史蒂夫本来抱着手臂,紧抿着双唇,皱起他的眉头看门口,但是当门打开的那一刻,他瞬间让自己惊讶并放松下来。

他看到西装革履的“可爱”和他的双生子在詹姆斯的引领下步入客厅。

“他们是巴恩斯先生,”詹姆斯还带着点火气,语气生硬,“有意邀请我们去保全公司做客座讲师。”

“史蒂夫.巴恩斯,”站在巴基旁边的那位简洁有力地说,“詹姆斯.巴恩斯的兄弟。”

史蒂夫明白昨天巴基听到他姓名时的反应是怎么回事了。

居然就是有这么巧合的事,巴基也是个詹姆斯,他的双生子也是个史蒂夫。

巴基的眼神一扫,并没特地看哪个人,但他的微笑让他在一瞬间跟每个人都打了个招人喜欢的招呼。

所有人都觉得他注视了自己,并对这个人产生极大的好感。

莎拉和卡洛琳突然不想走了,她们打算找借口留下旁听,事后要这对双生子的电话。

就连山姆都想跟他们结交。他迅速摸出手机,征求莱利的同意。

巴基和巴恩斯已经公事公办地跟詹姆斯握手致意,又把礼节的手递到史蒂夫面前。

“罗杰斯先生,”巴基带着疑惑的微笑,“我还不知道你们……”

“詹姆斯,”詹姆斯自我介绍,“我的兄弟史蒂夫,很巧,是不是?”

“你好,史蒂夫,”巴基无懈可击地说,“我们只知道罗杰斯们在业界相当有名,却从没听过别人听过你的名字。”

史蒂夫让巴恩斯们握了自己木然的手,看着巴基像陌生人一样跟其余人寒暄。

“我昨天偷偷离开詹姆斯跑到酒吧,认识了个可爱的朋友,”当所有人坐下后,史蒂夫突兀地说,“我非常喜欢他,如果他是个女孩,我会向他求婚。”

最熟悉他的人也听不出他语气里的挑战,人们只会以为他在聊天气一样地闲聊呢。

史蒂夫扫视所有人,看到詹姆斯、山姆和他的姐妹的笑容僵硬地冻结在脸上。

巴基还是一无所知的样子,甚至还让笑容中多了点逼真的好奇。

“需要我为你介绍变性医生吗?”巴基用那种用史蒂夫的话说很“可爱”的态度说,“我认识一位可靠的医生,设备齐全,技术一流,无痛无创伤。报我的名字,她会给你不错的折扣。”

评论(13)

热度(162)

  1. 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stucky007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