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其实不喜欢别人用我的梗或情节。by正经的我

1001夜第二个故事:忠诚

上文提要:坏人红骷髅入侵神秘人的空间,神秘人为了保命讲了史蒂夫和巴基一见钟情并且这样那样的故事。



“……”

“……”

“这就是你讲的故事?”

“是的。”

“因为我的伟大而想到的故事?”

“呃……我建议你这么看,你看,天狼星离地球很远,这你知道,地球离天狼星也很远……两个相隔8光年的人能上床,这何其伟大?只有你能来形容这种伟大了。”

红骷髅木然瞪着他。

“你真是把我当傻瓜。”坏人心平气和地陈述道,狭长的眼睛里闪烁着危险的红光。

“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非常尊敬您。”神秘人诚恳地说,如果他能变出个尾巴出来,一定会让毛茸茸的尾巴在身后摇摆以加强效果。

“无论怎样,”红骷髅站起身来,公事公办地说,“我对一个男人怎么跟另一个男人上床不感兴趣,你的运气用完了,给你最后10秒钟来留下遗言。”

他说着抡抡手臂并开始读秒,看起来等10秒钟一过就要把神秘人捏成肉饼。

神秘人眼看时间期限和生命终点都在眼前了,急切地大张着嘴,口不择言地胡言乱语:“生日快乐!”

“……什么?”像所有坏人一样,红骷髅被不明意义的废话转移了注意力。

“生日快乐,圣诞快乐,新年快乐,生活快乐,stucky万岁……我是说,让我们用乐观主义精神看待这件事,”神秘人整整衣着,擦拭额头上的汗水,“不能武断地说你不喜欢男人们上床的故事,不妨听听下一个故事再做评论?”



第二个故事:忠诚


事情就是这么奇怪,当人们先接受到一个“特坏”的消息后,就会变得宽容起来,对传来“一般坏”的消息,甚至会感恩戴德。

比如说这场围绕罗杰斯王国的国王——战斗英雄、国民偶像史蒂夫的性取向的风暴。

史蒂夫是个没有一丁点绯闻的人,起初人们非常自豪于这一点。

多正直的孩子,多淳朴的孩子。

多纯洁的青年,多自律的青年。

多伟大的领袖,多无暇的领袖。

多……

这赞美的咏叹调在史蒂夫29岁时终于唱不下去了。

29岁的青年,29岁的国王,29岁的英雄,肌肉发达,精力旺盛,星相学家从他的鼻子和五官的距离判断他的生殖器也一定是普通水准以上。

但是别说有妻子、未婚妻、儿女、私生子、情妇、女朋友……了,他估计连女士的纤纤细手都没拉过。

先爆出的猜测是他可能是同性恋,这样的低语在王国的上空盘旋,暗搓搓地传播着。

但是人们并不太信服,因为国王至少从表面上看起来,对男士和女士是一视同仁的,或许对女性多了点绅士风度。

与其说他是同性恋,表现得更像无性恋。

“你说陛下性冷感!”持同性恋观点的学者怒斥。

“好过你把陛下形容成娘娘腔!”持无性恋观点的大臣不屑。

“你们都错了,”第三个流派发声,“我认为陛下拥有极端的怪异性癖,你们没发现他特别喜欢他的盾牌吗?”

盾牌不是真的盾牌,是一只威武的牧羊犬,国王亲昵地把这只牧羊犬称为“我亲爱的朋友”,无论是出访、休假、上战场都带着它。

这个观点引起了人们的高度热情,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关心国王的人们如丧考妣地接受这个事实——史蒂夫可能真的对这只牧羊犬……出于对国王的敬意,他们在心中往往不把这个猜测说全。

为此内务大臣皮尔斯进行了“冬日战士”计划。

他暗中甄选绝色男女20人,送到国王的玩伴、密友、骑士——詹姆斯.巴恩斯(人称巴基)面前。

“只能拜托你了,巴恩斯,”皮尔斯的眼睛里闪烁着不怀好意的光芒,“请你设法说服国王收下他们,哪怕至少一个人,让国王……爱上人类吧。”

棕发绿眼的巴基认真地对每一个男女进行了鉴别:“这些……男女,他们愿意参与这个计划吗?人权主义者不会有话说吗?检察官不会用重婚的罪名来起诉吗?”

“他们完全是自愿的,就像……一场选秀,我已经处理好法律和程序问题了。”

巴基不置可否,绕着美人们转了一圈。

“还有个问题,大臣。”

“请尽管说出来,一切都是为了陛下。”

“为什么叫<冬日战士>计划?”

“因为春日战士、夏日战士和秋日战士听起来都像个笑话。”

“冬日战士最酷。”巴基颔首,点破皮尔斯的言下之意。

“是的,”皮尔斯承认,“听起来可以为这个计划增添些神秘色彩。”

“哦,我喜欢神秘。”巴基立刻响应。

于是骑士巴恩斯被邀请进这个“让国王发现人类之美好”的机密项目。



“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的教官,”巴基穿着军装,踩着军靴,背着的双手拎着鞭子,身后是一群荷枪实弹的卫兵,“你们如果想赢得陛下的青睐,就要对我绝对服从。”

“我们不是战士,”一个温文尔雅的秀丽青年说道,“我们是为了成为国王的爱人而来,会展现自身的魅力来收获爱情。”

他轻蔑地看着眼前的骑士,对自己时尚的品位、修长有力的身体和迷人的五官非常有信心。

他甚至在暗自打算,成为国王的情人后一定要教训这个无礼的家伙。

巴基友好地微笑:“你出局了,魅力先生。”

一时哗然。

“什么?”青年惊叫道,愤愤不平,“你没资格让我出局,只有国王才能让我出局!”

巴基冷酷地举起右手,食指冲着身后勾了勾,两个恶魔一样的卫兵肃然上前,不由分说地把青年连同他破碎的、不平的爱情之心一起拖出了训练场。

“还有谁要展现自己的魅力?”

剩下的19只脑袋立刻摇得像溜溜球。

“现在你们告诉我,要成为国王的情人,最重要的是什么?”

“智慧。”

“幽默。”

“包容。”

“尊敬。”

……

美人们七嘴八舌地说,拜巴基的铁腕淘汰所赐,没人敢再提“魅力”。

“错,”巴基缓缓扫视他们,“是性。”

巴基举起左手,食指向后勾了勾。

刷地一声,一位不苟言笑的卫兵拖过个滑轮展示板,板上是国王的微笑肖像。

“真甜蜜。”一个女孩有些沉迷地看着画框中的国王。

巴基的鞭柄指指国王的脸:“给你们看这个,不是让你们来膜拜陛下的英俊。你们首先要看的是额头,这额头非常饱满,眉骨间笔直英挺,如果你们都读过梅德尔先生的《论人体》,就该知道,额头的大小往往意味着一个人的性能力强弱……”

“那您的性能力一定很强悍,先生。”一个女孩看着骑士的脑门奉承道。

于是她出局了。

“然后是他的鼻子,”巴基在噤若寒蝉的氛围中继续侃侃而谈,“陛下的鼻梁很高,线条简洁、清晰,鼻子和嘴唇的距离有一种黄金分割般的艺术感,按照星相学家的分析,这意味着陛下的生殖系统非常发达。”

他环视剩下的18个人,神态和语气都凝重起来:“从这两点中,你们应该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了。陛下29年来保持着单身形象,又有这样强大的性能力和性器官……作为他的情人,在床上的压力非常大。你们现在敢摸着自己的爱国心告诉我,你们有信心不被陛下干得脱水就医吗?你们敢以对王国的忠诚起誓,可以满足陛下超乎常人的欲望吗?”

国王的挚友停顿下来,威严的目光看过每一个人,每一个接触到他眼神的人都心虚地低下头。

“如果你们拥有勇气、决心、信仰,你们就能看着我说<是的>,如果你们是战士,就会义无反顾地挑战这一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如果你们能让灵魂燃烧,发出无上的怒吼——那么就请大声告诉我,你们有信心吗!?”

在巴基做动员时,他们的脊背就渐渐挺直,当巴基说完,他们全部眼含热泪,嘶吼:“是的!”

“很好,”巴基沉着地说,“接下来我来布置上午的训练课程。”



上午的训练过程是越野跑。

男士们换上迷彩服,在皇家训练场崎岖的山道上开始一场不叫停就没有终点的长跑。

巴基有时跟着他们一起跑,有时骑着摩托车,通过耳朵上的麦克风进行精神激励——

“你们的腿已经软成果冻了,渣子,阿米巴原虫也比你们硬。”

“腰直起来!跑步就让你们弯成了直角,怎么承受陛下像挖掘机一样的动力!”

“不知道什么叫小娘娘腔吗?看看镜子!”

……

女士们则轻松许多,她们整齐划一地围绕着塑胶跑道进行轻松的散步、慢跑即可,时间是1小时,巴基委托一位卫兵进行监督。

残酷的是,时间到后,最后一名直接出局。

他们没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坚强,“为了国王”这个信仰在进行了一上午的急行军后已经摇摇欲坠,午餐时宣布的下午运动量加倍的消息则让他们全线崩溃。

“我不相信人类的性能力可以这么强大,”一个女孩终于尖叫了,“难道要进行非人的训练才能承受陛下?我要觐见陛下,向他当面陈情!”

像滴水入海,登时掀起了嗡嗡的反对声。

巴基放下勺子,推开装着牛肉汤的盘子,默不作声地用餐巾擦擦嘴和手。

他这一串动作无声而充满存在感,15个人(上午又有3个出局)渐渐安静下来,屏住呼吸等待他发作。

“你们对自己很有信心,”巴基平心静气地说,“是觉得自尊被侮辱了吗?凭着火辣的身材和漂亮的眼睛,你们有信心只要看到国王就能让他神魂颠倒,成为国王的情妇或情人,甚至是王后或亲王。而你们现在却要在太阳下跑步,毫不优雅地踹下对手,跟一群竞争者看我的眼色行事,却不知道能否得到面见国王的机会。可是要我说,参加这种比赛来争夺男人的床,从一开始就注定你们要么舍弃了自尊心和廉耻心,要么极度愚蠢——哪怕那个男人是国王。”

他无视众人愤怒的脸色和眼神:“但我愿意体谅你们,你们是听从了更高位者的召唤,被虚荣迷惑了双眼,我愿意用一个战士的平等姿态看待你们,愿意给你们重塑自尊的机会,让你们摈弃搔首弄姿,真实地看待自己的价值和内心。不过看来我高估你们了,你们就是乐意被人当成婊子看待,我稍微把你们看成人,你们反而不舒服。”

他这番话的轻蔑之意更明显,在美人们对他群起而攻之前,他又说:“那么就让你们见见陛下。”

巴基站起来,对卫兵做了个手势,众人目瞪口呆,没想到这么顺利。

“还有,我没说谎,”巴基似笑非笑地回过头,“必须经过非人的训练才能承受国王,这件事千真万确,否则你们认为陛下为什么从没有绯闻?”

他的话音中有股阴森之意,更有着不分明的暗示。人们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仔细思量一番,居然又重新相信了巴基。

或许真的是这样,国王过强的性能力引发过若干惨剧,仁慈的陛下不愿意重蹈悲剧才宁愿单身。

不少人已经后悔,如果真的是这样,吃点苦头锻炼体力也没什么,真的到了国王的床上却被干死就不划算了。

巴基却无视他们的欲言又止,扬长而去。卫兵让他们洗了个痛快的热水澡,换了衣服,带领他们进入国王的会客室。



史蒂夫.罗杰斯坐在长桌后面,正在刷刷地签署文件,对身边的王室女管家交待:“市政设施改造要尽快进行,雨季来临,如果再次出现污水漫过街面的情况,建设部大臣就去退休职工管理协会钓鱼吧。海鲜水产节一定要举行,国家安全跟鳕鱼有什么关系?让财政部直接出预算……”

可恶的巴恩斯坐在桌子的右侧,咬着一枚通红的蛇果,眼珠顺着国王的笔尖来回动弹,对进来的15名绝色美人视若无睹。

众人沉默着等待了足有10分钟,史蒂夫偶尔抬头才看到他们:“哦,你们好,谢谢各位青睐。我看了训练录像,巴恩斯先生说得对,你们的体力不足,请离开这里后反思人生态度,过积极向上的生活。再见。”

他用8秒钟,语速飞快地说完,满怀希望的人们甚至不及展现最迷人的微笑,他就又低下头忙碌地签字,有条不紊地发布命令。

巴基冲他们摆摆右手,算是礼貌地表示再见。

已经有王室礼仪官体贴地引领他们出去。

“你做得对,”王室女管家娜塔莎.罗曼诺夫对巴基微笑,“断然拒绝皮尔斯先生反而会引起他们的警惕,这样折腾一番再把人送走,可以给我们施展手脚的机会。”

“我只知道他一定有阴谋,”巴基咬下一大块蛇果,“试图坐实史蒂夫和盾牌的绯闻?”

“有可能,”史蒂夫眼睛没抬,手下不停,“不过我无法认同你的借口,我的……性能力,怎么可能那么恐怖。”

“或许有点小夸张,”巴基不以为然,“但是我的理论有绝对的科学依据。”

和事实依据。

巴基真的没说谎,有一次,他把史蒂夫捆在床上,用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把史蒂夫干成融化的甜心,巴基自己也感到疲倦了,想到被捆着的史蒂夫一定更疲倦,于是解开绳索,亲吻那发红的手腕。

史蒂夫一脱困,立刻翻身而起,迅捷地把巴基健壮的身躯整个抱过来,用力按进柔软的床铺,一声不响地把刚才的场子找了回来。

羽毛枕头和羽毛床褥都被干得白羽飞扬。

巴基是少有的强壮,才能跟上史蒂夫的步调,其他人还真的有点危险。

“我真希望你立刻找个女朋友,”娜塔莎摇摇头,“哪怕是男朋友,否则连我也要怀疑你是不是真的爱上了盾牌。”

史蒂夫愕然看着她,蓝眼睛里是难以置信的震惊。

女管家狠下心,索性说出事实:“我们私底下讨论过,山姆也同意我的看法……你是个好人,可敬的人,但是你的性取向真的让人看不懂,实际上,皮尔斯这次的行动也不是没有道理,我们希望你能有段恋情,无论是为了你个人,还是为了王国。”

“别说了,娜塔莎,”巴基举起一只手制止,“别说了,我相信史蒂夫,他的责任感会召唤他,在合适的时机,他会有的。”

史蒂夫转头看向巴基,无奈地摆出面无表情的样子。

娜塔莎忧心忡忡地点头,叹了口气。



两个月后,人们欣喜若狂、热泪盈眶地奔走相告:国王是同性恋!

太好了,国王的爱人不是牧羊犬。

太好了,国王的爱人是人类。

太好了,国王爱男人而非其他雄性。

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

人们衷心为史蒂夫和他的骑士巴恩斯送上最诚挚的祝福。

巴恩斯为了挽救国王,不惜改变自己的性向,真是从身体到心灵都是忠诚典范——臣民们还这么说。

骑士巴恩斯苦心孤诣,训练死士想满足国王,但是没人能通过那严峻的考验,于是亲身上阵,终于把国王从危险的边缘挽救回来。

王国对同性恋的态度一向保守,这段恋情能众口一词地交口称赞,不得不说是得益于国王的崇高威望和个人魅力,也得益于他那飘忽不定、引起无数猜测的性取向。

史蒂夫和巴基赤裸着身体,汗津津地拥抱着躺在王宫一角的地毯上。

“这算是意外之喜?”巴基说道,双手再次不安分。

“应该说我们是顺势而为。”史蒂夫亲吻他的嘴角。

他们温柔地微笑,拥抱对方,沉浸到温暖的阳光中。


第二个故事翻了过去。


PS:1001夜中有些故事可以发展为中、长篇,如果觉得那篇故事适合或者想看,可以点~~~


评论(14)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