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接驳 25


25、


山姆、佩姬、娜塔莎和莎仑在角斗场的废墟上凝视克林特的背影,被凝视的男人则从一个破损却依然屹立的房间外通过狭小的窗口向里看。

克林特匆忙转过身。

“他们还没处理好。”他凝重地说。

山姆担忧地抓抓脑袋,跟着人们把叹息咽回去。

他们不得不担心,想起刚才的那一幕还心有余悸。



把脑袋连同形象和声音一起关在门后,接下来面对的就是被炸得面目全非的角斗场。

爆炸引起的连锁反应让搏击场外成为广阔的废墟,只有零碎的几个同样是坚钢铸造的房间还保持着形状。他们从断壁残垣间可以隐约窥见小岛的景色。

警卫们的队伍基本上是默不作声,他们踌躇看四周,脑袋的真面目和角斗场破碎带来的幻灭感让这群人没有立刻发起攻击。

信徒失去精神领袖时极端脆弱,渐渐地,队伍中发出啜泣声。

娜塔莎的脸部肌肉绷了一下,难以置信地看到一些肌肉发达的男人三三两两地聚成一对,发出隐忍的呜咽。

“你们在哭?”莎仑怒道,“你们抓人、杀人、折磨人……现在只不过是远离了一个怪物就莫名其妙地哭起来,好像我们让你们遭了多大罪似的。”

似乎为了印证莎仑的话,哭声稍微响亮了些。

这个场面既诡异又滑稽,一堆破砖乱瓦中,7个男女被一群哭泣的肌肉男包围着。

这哭泣真是伤心不已,铁石心肠的人看了也要动容,已经有人抛下枪,匍匐在地,哭得出不了声,身体贴着地面激烈地颤抖。

“人渣!”巴基突然说。

他的声音撞击在破碎的墙壁上发出回音:“我现在才确认,你们是人渣。”

一直以来,巴基对警卫们的仇恨只是浮于概念化,比起佐拉,比起观赏他痛苦的观众,默默地把角斗士们带进带出的警卫更像履行程序的机器人。巴基甚至没把他们看做活生生的人,而是当成角斗场的零件。

现在这些警卫表现出了这样的哀恸,让巴基首次正视这些人。

他们也有痛苦,有眼泪,有衷心热爱的事物。

拥有这些的人怎么能对着角斗士视若无睹?这甚至比佐拉更可恨。佐拉是因为在某种程度上没有正常人的情感,而这些人则不然,他们是在怀有那样的情感的同时,对角斗士进行惨无人道的摧残。

巴基就是被这群人渣夺走了一切,许多人都被他们毁灭了一生。

胜利的轻松感在心头消退,取而代之的是被暂时遗忘的阴郁。

他突然举枪对着其中一个开火,子弹精准地射入那个人的膝盖,让哭泣变为哀嚎。

一旦开始就没法收住,巴基眼前的世界变成了红色,他接连点射剥夺了十多人的战斗力,流畅地抛下枪,让武器变成小刀,动作间没有一丝缝隙。

他无声地展开一场算得上是单方面的攻击,警卫们在心神恍惚下抵抗力和攻击力都大打折扣,很快的,他们不是被钢铁手臂捏碎胸骨,就是被小刀隔断腿筋,或者直接被踢碎腿骨。

巴基的视界恢复正常是缘于山姆的声音。

“你做得对,”他的朋友说,“没有必要杀人,他们会得到审判。”

“不,我是为了折磨他们才让他们活着。”巴基的声音透着点生疏。

他无视山姆瞬间僵硬的神态,走到一个腿部中弹的人面前,蹲下身体,轻声道:“疼吗?”

被他挑中的人依然轻泣着,戒惧地面对他。

钢铁手指蓦地伸出,扎入弹孔,左右旋动着往里戳,引起更响亮的惨叫。

“这种疼痛,比不上我们的万分之一。”巴基面无表情地说,让手指进入得更深。

手指在伤口里猛地一弯,将子弹硬生生拽出来,抛到那个人的脸上。

全场都被他震惊了,哭泣声渐次低下来,失去领袖的伤痛在恐惧面前开始落下风。

巴基听到一个轻微的呼吸声,他的肩膀被拍了一下,他立刻跃起,反手去拧那只手,却被对方敏捷地避开。是史蒂夫来制止他。

“我们离开这里,”史蒂夫的眼中闪烁着复杂的情绪,“别再让这些再困扰你。”

面对金发的男人,巴基心中的那团阴郁的火焰燃烧得更加灼烈。

“以后不会有任何人、任何事让我困扰,”他缓慢地、一词一顿地说,“操纵我的人生和感情的人已经下了地狱。”

这说中了众人的隐忧,为了战斗,他们不得不暂时抛开被佐拉操纵的阴影,现在事实又回到了心头。

史蒂夫舔舔嘴唇,唇瓣神经质地抖动几下。

“无论你是怎么想,”他说,“我很肯定我是出于自己内心去爱你,我坚信你也一样。”

我爱你,但你未必是,所以才在你可爱未婚妻和古怪的前任之间选择前者。你是真的爱莎仑,她是出乎佐拉意料的意外,你是自发地爱上她,只有她是你发自内心爱上的。

直到巴基发现众人都惊讶地看着他,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把上述的想法自言自语了出来。

“真尴尬,”他干巴巴地说,“让你们听到内心的凄惨咆哮,不过还是请接受,我就算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也无法把说出口的话收回去。”

他那理所当然的气场让在人们不由自主地表示“没关系”。

巴基捡起枪重新背到身上,让自己别看史蒂夫那可能又在隐忍伤害的眼睛。

“你不该这么说,”史蒂夫低沉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你知道这么说会让我难过,你偏偏就要这么说,你就是想逼迫我对你愤怒,承认我对你的感情不值一提,然后就能狠下心离开我。”

巴基还没来得及回应,史蒂夫已经扳着他的肩膀,揪着他的衣领,把他按到附近的一堵金属墙壁上。

“相信我不困难,巴基,”史蒂夫急促地说,“早在佐拉干涉之前,我们就彼此喜欢。就算假设我们真的是因为他才相爱,也是彼此尊敬、钦佩才能走到一起,现实摆在你的鼻子底下,我们就是相爱,不管起因,只有这个结果是不可逆转的。”

自从巴基回来后,从没看到史蒂夫的情绪像现在这么表面化。

他突然发现,自己等的或许就是这一刻。

“我不喜欢看到你那种模样,”巴基把史蒂夫的手从衣领上挪开,用从所未有的认真对着史蒂夫的蓝眼睛,“满怀怜悯和愧疚地看着我,连大声说话都不敢,好像我是一个被阳光晒过的冰淇淋,略一动弹就会倒塌。”

他停了一下,又重复:“我真的讨厌那样。”

史蒂夫安静地看了他一会儿。

“诚如你所说,我就算无坚不摧也不能把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收回去。”

他固执地握住巴基的金属手臂,好像接触巴基就能让巴基更相信他,可是他接下里说出的话却让众人从前一刻那深有感触的氛围中猛地来到无言以对的状态:“我爱你,巴基,无论你下了什么决心,我一定会重新把你放到床上,你想上我就上我,但我一定也要上你,我不会让娜塔莎得逞。”

由于刚才脑袋给的信息量过于巨大,娜塔莎一直处于神思不属的状态,甚至没能顾得上在心中挑剔史蒂夫,突然被提到,她真有种横祸飞来的突兀感。

“作为被提到的当事人,感觉怎么样?”莎仑饶有兴致地观察娜塔莎。

红发美女冷冷地回应:“作为前未婚妻,感觉怎么样?”

两位女性顿时展开了一场风起云涌的对峙。

就在她们低语时,那堵巴基靠着的金属墙猛地上滑,他跟史蒂夫猝不及防,一起跌了进去。

金属墙在人们还在惊愕地在原地发呆时想,像上移一样迅速,磅地降落下来。


评论(17)

热度(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