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接驳 24

24、

他们在战斗再次开启之间果断冲开一条道路。巴基的钢铁手臂开路,接连砸飞几个警卫,在错落的座椅间迂回。佩姬在这过程中绊了一下,山姆立刻扶住她,片刻都没耽搁,跟上大部队的脚步。

他们费了点工夫,最后还是到达了脑袋和它的机器身边。

“你们没法杀死我。”脑袋警告道。

警卫们摄于脑袋,停止了他们的射击,甚至不敢再上前。

“我真好奇,他们为什么会听从一个镶在铁块上的脑袋。”山姆说着踢了机器一脚,飞快地搜寻电源线。

脑袋窥破他的意图:“没用的,我的孩子,我不会为自己留下外接线路这个弱点……”

“一定有内置电池,”史蒂夫敲敲脑袋上的保护壳,若有所思,“功率很大的电池,或许很久才需要充一次电。”

“从座机进化到手机了吗?”巴基啧啧地摇头,“看来它的智能有限。我们知道,越是智能手机耗电越快,乔布斯足以自豪了,他战胜了一位神。”

脑袋对这种侮辱性的攻击不屑一顾。

佩姬解开莎仑的绳索,扶着她站起来。

“警卫们不是听从它,”莎仑镇静了些,厌恶地瞟了脑袋一眼,“这些人疯狂地崇拜佐拉,他们认为它是佐拉博士的第二生命。”

史蒂夫从莎仑的语意中听出了些什么:“你的意思是,他不是佐拉吗?”

“哦,当然不是!”莎仑裹紧身上的衬衫,“我没见过那个佐拉博士,但我确定,只要是人,就不会像它这么疯狂。这些天我看了不少……它的确没有外接线路,它是靠吞噬人类生存。”

莎仑说着冲机器的一个按钮猛击一下,出于恐惧和恶心,她接触到机器时还剧烈地颤抖着,好像只是碰触到它就让她难以忍受。

机器下方的外壳缓缓地打开,露出一个储存式的箱型空间。

里面的景象让他们的呼吸停滞。

两具尸体扭曲地缠在一起拧成麻花,已经连骨头融化了大半,最恐怖的是,其中一人将手指牢牢嵌在另一人的肩膀上,手则环绕过另一人的脖子,像是在努力挣扎着抓住救命稻草。

他们被放到这个箱子里——放到脑袋的机器里时是活着的,活着看自己被机器吞噬,活着看自己被扭曲,活着看自己融化。

脑袋依然在机器上和善地眨着透明的眼皮。

“被你们发现了,小淘气。”它说道。

“我最痛恨的人是佐拉,”娜塔莎缓缓道,“但他也干不出这样的事。”

史蒂夫闭闭眼睛,逼迫自己去仔细观察这幕惨状。

“这是瑟琳娜?”他勉强辨认出其中一人。

“还有一个,”巴基盯着最里面的那个人,“他是……那天晚上那个洗手间门口的小个子?”

巴基和史蒂姆约会的那天晚上,史蒂夫暗示巴基到洗手间详谈,巴基站在洗手间门前犹豫不决时,这个小个子在他身后催促了一把,让他不及反悔,进去跟史蒂夫会面。

“他搞砸了,”脑袋又歪了歪,“我让他设法让你们之间爆发争吵,可他没有丝毫作为,把巴恩斯赶进洗手间后就哆哆嗦嗦地出来了,居然还诚惶诚恐地对我说,你们两人让他感到害怕。”

它尖着嗓门学小个子的声音:“我们不该这样,博士,他们既然已经相爱,为什么还要去扰乱他们的人生?而且……而且……他们有种力量,他们的眼睛让我害怕。我就知道不该信任这种半路加入的货色。”

“操你!”史蒂夫低吼道,冲着机器猛踢一脚。

机器纹丝不动,史蒂夫用机枪扫射一通,又丢开枪,冲着它一阵拳打脚踢。

他的双拳迸出鲜血,在机器银亮的身躯上留下斑驳的血迹,爆发出受伤野兽般的怒吼。

娜塔莎恍惚想着,这怒吼跟巴基的很像,既愤怒又悲伤。

他一贯以来静水流深般的情绪被打破,在经过了数分钟的无用功后,似乎累了一样停下来。

这不是发怒的时候,但他的战友都静静地看着他不去阻止。

史蒂夫的心里知道为什么会选择这个时候让怒火爆发。

一直以来的信念允许他爆发。

面对这种惨无人道的暴行,他可以尽情地爆发,既因为脑袋,也因为痛苦死去的人,还因为别的。

但他的愤怒并未得到缓解,对着脑袋的时间越长,他那无法自我克制的感觉就越深。

“他的确不是佐拉,”巴基对着史蒂夫的背影说,“佐拉不会让自己变成一个必须吸食人类才能生存的脑袋,他热衷于制造怪物,却从不伤害自己。”

史蒂夫沉默。

过了会,他点点头。

整个角斗场都无形中松了口气,包括那群警卫,还包括脑袋。

史蒂夫刚才给他们的感受太过震撼,那无止境的愤怒中蕴含巨大的能量,好像随时都能引爆一个行星。

随着心境的放松,被冒犯的意识跟上思维的脚步,脑袋提高声音:“我刚才听到你们说我不是我?”

它的嘴角歪曲了,乍一看像是液态似的:“我除了比我的本体更加强壮、敏捷外,跟他完全相同,智慧、记忆、理想、目标……我们是同一个人。可怜的孩子们,丑陋的孩子们,当遇到无法面对的事实时,就要以否定一切来说服自己。”

巴基也歪歪嘴角,这个动作他做起来好看得甩脑袋一个世界,在脑袋的强烈对比下,连莎仑都不由得多看他几眼。

“以我对佐拉的了解——相信我,我很了解他,你很有可能,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可能,是一个失败的实验品。对于我这个他尤其喜欢的玩具,他都会特别小心地改造,他曾为了我的手臂曲线几易方案。可以想见,当他准备复制一个自己来作为生命保险时,一定会慎之又慎。他不会简单粗暴地做一个大脑,装在一台机器上,连外形不加顾忌。”

“那是因为我不需要外表,”脑袋尖声叫道,“神会在意自己的外表不符合凡人的审美吗?不,凡人只会匍匐在神的脚下,让神引领一切。如果神的身体是机械,凡人也会毫不犹豫地舍弃身体,无论他们曾为了身材做出过多少努力……”

“连巧克力都无法阻止我对腰围的要求,”佩姬斩钉截铁地说,“你凭什么认为你可以?”

史蒂夫回过头,看过所有的警卫:“你们现在还要追随这个怪物吗?他不是你们的佐拉博士,尽管在我心目中,佐拉博士是毁去我生命中所有美好的恶棍,我也万万不会把这个怪物相提并论。在你们看来,它的残忍是果决,自大是宏图,扭曲是天才,因为这些都是佐拉博士所具备的。但是这些特质无法让它成为人,它缺少人特有的社会性,毫不掩饰自己对部下的恶意,随意吞噬而不自愧……不,我不能要求它自愧,只是它面对同样是部下的你们应该有所避讳,可它完全没想过这一点。这是你们的佐拉博士会做的事吗?诚然我相信他的人格丝毫不比这个怪物高尚,但他至少会让自己的底线保持在人们能容忍的范围内。这是人类特有的、弥足珍贵的虚伪。”

脑袋连同机器都发出尖锐的笑声,它们嘎嘎作响:“你想谈论人性吗?你的一切都是我塑造的,你的人性经我雕琢,你的感情是我的影子!”

它没去看那些警卫的反应,山姆和克林特对视一眼,知道史蒂夫说对了,它真的缺乏社会性。

警卫们在看到箱子里的尸体时就已经发生动摇,他们中知道脑袋真正动力来源的人并不多。

“这些人疯狂地崇拜佐拉,”娜塔莎嘲讽地低语,“擅长看着佐拉折磨别人,但那厄运落到自己头上时,就没有身为变态的自尊了。”

巴基点头,又摇头:“我们的诗人看起来有话说。”

史蒂夫的确还有话说:“我喜欢晨跑,晨跑会带来积极,离上班时间还长,空气那么清新,就算被因工作、人际折腾得恨不得回到床上永睡不醒,也会觉得自己有无尽的勇气去面对。”

“或许这样的话听起来很空洞,现在不是个好时代,世界上已经很久没出过给人以胜利希望的英雄……这是缺乏超级英雄的世界。我觉得……我想……我想这跟我们的懒惰有关。我们总说科学让伦理遭遇困境,不是那样的,是我们让自己的傲慢和懈怠有了科学这一替罪羊。”

“眼前的这个东西,就是这样的一个替罪羊。它被人们制造出来,反过来控制人。我跟诸位有着永远无法解开的仇恨,现在我只有一个提议,让我们先正视自身,让自己成为一个能够自主选择的人,一个清醒的人,然后再把拳头送到彼此的脸上。”

他说完再次扫视众人,他的眼神并不友好,诚如他所言,蓝眼睛的深处还涌动着仇恨的暗流。

不久后,一个警卫磕磕巴巴地说话了。

“我们打不中它,只能把它锁在这,如果说它的养料是人,它找不到人来吸取时,自然就……”

他没能说完,鼓起勇气来反抗一直以来盲从的人比想象中的更困难。

入侵者们却满意了,这个办法在看到箱中的尸体时就浮现在脑海里,只是由警卫说出来,会更加便利。

脑袋的命运就这么轻松地被决定了。

它盯着他们每一个人。

“你们居然反抗我,反抗佐拉博士,”它充满压迫感地说,“你们相信他们的胡言乱语?我拥有佐拉博士的一切,我知道佐拉博士所有的计划,他的智慧和人格被完美复制于我的大脑,你们还有什么理由来质疑我?”

警卫们再次出现动摇。

“人格和记忆是两回事,”巴基毫不留情地说,“就算把佐拉的记忆完全灌输到我的大脑中,我也不会允许跟我那么相像的脑袋出现在一台机器上,当然,我比佐拉英俊一万倍,可能会在取舍上有所偏差。”

一旦拍板就是无声的撤离,7人和警卫们一起向外撤,脑袋先是冷眼看着,当人走得差不多时,它开始尖叫。

史蒂夫走在最后,他把门缓缓合上时,脑袋的声音直冲过来。

“无论怎么否认我,你们的人生出自他人之手,这点毋庸置疑,所以你们的感情不可靠,它就是虚假的,可以轻易转移的。巴恩斯,你还在疑惑为什么罗杰斯不够爱你吗?罗杰斯,你还在徒劳的自我克制吗?罗曼诺夫,你发现自己是怪物了吗?威尔森,你还在罗杰斯身上寻找自己理想的影子吗?巴顿,你依然脆弱得离不开鸟儿吗?佩姬,你……”

它流畅的话语突然卡壳了,眼睛慌乱地滴溜溜转动。

尽管不合时宜,巴基依然失笑:“它挑不出你的毛病,佩姬。”

脑袋最后的声音从缝隙中传来:“你们会老去!当你们逐渐老去时,激情、爱、正义感、理想都会随之消退,你们会觉得现在坚持的正义根本不值一提。衰老和死亡会让你们后悔今天的抉择,因为只有我才能让你们永远生存!”

门稳当当地合上了。

PS:剧情有点长,不过已经差不多快跑完啦,还有一点点,下章就可以专心谈恋爱了......

评论(17)

热度(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