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接驳 23


23、

“我不能说我设计了你们的相遇,真正的天才会顺势而为,因时势做出合理的诱导。当我看重的两个婴儿在无意间成为朋友时,我所要做的就是做你们感情的加湿机,推动你们更亲密,更难舍难分。根据小巴恩斯那天生的、英雄崇拜般的责任感,对受到欺辱的弱小者会有天然的爱护。对小罗杰斯而言,在孤独的困顿中得到友谊之手的扶助,一定刻骨铭心。于是你们童年的基调就这么确定了。其实这里有点破绽,你们当然不会怀疑——瘦弱的、病歪歪的、倔强的孩子不会受到欢迎,却不会总是受到那么频繁的、无理的打击。”

“当你们进入青春期,荷尔蒙四溢,眼睛不由自主地在美丽的姑娘们身上停驻,早晨起床经常发现床单是湿的,我就知道进行另一阶段实验的机会到了。”

“人的性取向取决于基因,相信这个理论你们都听说过,Xq28基因提升了人们是同性恋的几率。我特地对你们的DNA进行了检验,对你们的生长环境进行分析,确保你们无论是先天还是后天都没有成为同性恋的可能。”

“然后开始我的布局,在你们常做的图书馆座位上提前洒好促进性欲产生的香氛,这对精力旺盛的少年来说是最容易不过的事。对你们的自慰行为进行引导,每次快要达到高潮时,我总有办法让你们想起对方。我最得意的手段就是声音暗示法,当你们在一起时,会高频率地让你们听到一个特定的声音,形成固定印象,当你们自慰时再次听到这个声音,自然会想起跟对方在一起时的情景。”

“关键时刻还是毕业舞会,你们把各自的贞操喜滋滋地献给挚友。你们以为在那个狭小的空间里,不知不觉地接吻,顺理成章地做爱时发自内心的感情去涌动的结果吗?如果没有我在你们的啤酒瓶里加点让人兴致勃发的小道具,在那间甜蜜小屋四周喷射助兴的气体,你们会突然毫无压力地跟同性朋友滚在一起?”

“就这样,我扭曲了你们的取向,还让你们认为这一切都是爱情的伟大成果。”

“可爱的罗杰斯,亲爱的巴恩斯,直到现在,女性都会比男性更加吸引你们。神似罗杰斯的史蒂姆丝毫无法引起巴恩斯的注目,可爱俏皮姑娘瑟琳娜则让他更加有亲近的欲望。同样的,在巴恩斯死亡期间,罗杰斯寻找新伴侣时,从来没考虑过男性,我甚至在他和威尔森之间动过一点小手脚,却从来燃不起火花,他的目光只放在女性身上。”

“你们别以为这是出于真爱,你们的爱突破性别巴拉巴拉巴拉……你们只是在性意识朦胧觉醒时被我植入了一个深刻的印象,并误以为这个印象就是爱情,当然,在深刻友谊的基础下,对彼此的感情让你们更容易接受这个印象。”

“为了保证你们的感情能够更加深刻,我特地引导你们成为赏金猎人……用浅显的理论来解释,就是吊桥效应,在危险的情境下,人们会不自觉地心跳加快,错把由这种情境引起的心跳加快理解为对方使自己心动。有点风险的职业很适合让男孩们保持对彼此的新鲜感,而高度自由的时间又让你们能够最大限度的安排自己的人生,对生活、对感情更加不容易厌倦。为了保证我最喜欢的组合能够相遇,又安排威尔森和巴顿也成为赏金猎人。而我喜爱的佩姬则成为律师,这是跟赏金猎人打交道最频繁的固定职业。”

偌大的场内只听到脑袋的夸夸其谈,它的语气抑扬顿挫、韵律十足,在空间内发出回响,十足的演讲派头。

佩姬从震惊中把神智拉回来,难以阻止自己回想当初决定读法律预科时的动因。

祖母去世,财产却被保障机构非法侵占,她屡次上诉,赢了诉讼,但财产也在漫长的过程中被转移得丁点不剩。

当她感到无力时,法学院的宣传单递到她面前,让她有了成为律师的念头和责任感。她还惊讶地发现自己符合申请全额奖学金的条件,这无异于天赐礼物,许多学生为了支付高额的法学院学费不得不申请贷款,以至于在工作之初,所有的收入作为还款之用。

她摇摇头:“真是疯狂。”

这句话五味杂陈,佩姬也不知道是在说佐拉还是在说自己。

“那么你的目的是什么?”巴基的声音像严冬的碎冰,锋利冰冷,“制造史蒂夫和我的爱情,又把我抓进角斗场,让我们分离,又打算放了我……”

史蒂夫听到“制造”时,头微微动了一下,似乎转过头去看看巴基的面容,但他最终稳住了,枪口和目光都直指那个自称佐拉的脑袋。

“疼痛,”脑袋意味深长地说,“历数神迹,可以发现圣人们总是在经历疼痛后才会获得真正的永恒。我不会全盘相信那些愚蠢的史籍,那是被高度政治玷污的愚民传说,是为了把人归拢在愚蠢信仰中的胡言乱语。但我相信疼痛的力量。”

“实验结果表明,人类通常遭遇的疼痛只会分散注意力,让感知变得迟钝。但高度的、超出某种极限的疼痛会有两种结果,一是让人们猝死,二是让人们的感知变得格外敏锐。在世界上也有罕见的实例,有些人,极为稀有的人,在经历某种病变和灾难后,会获得微弱的超自然力量,有的是透视,有的是预言。”

“我必须找到怎样的疼痛才会让人发生进化,操纵你们的人生和情绪,让你们经历各式各样的冲突,让紧锣密鼓的变化在你们的生活中接踵上演,让焦躁和异变充斥你们的生活……你们都有坎坷的童年时代,顺利的少年和成年时代,就是为了让人生起伏,有过痛苦和幸福的人,再度遇到打击时会格外绝望。我借此来观察你们的每一个反应,研究每一种痛楚的作用。我有无限的生命,也有除你们之外无数的实验样本,我总会找到合适的疼痛。”

“当我从疼痛中获得力量,就是我无限接近神,踏足神的领域,找到神——更有甚者,成为神的时候。”

他们听着这段陈述,沉浸于虚无的无力感中。

当发现自己的人生只是实验品时,那自我认知和自我定位缺失的感觉,让他们难以言喻。

“你是否会成为神我不知道,”良久,史蒂夫的声音响起,虽然不大,却依然稳定,“我只知道不久前我说对了,你真的缺乏爱和关注,对存在感有着极度渴求,以至于我们只问一句话,你就能滔滔不绝地让你烦人的声音响上一个世纪。”

“史蒂夫遇到对手了。”巴基言简意赅地说。

余下的4人对巴基的话深以为然。

“我同意。”他们齐声道。

在最后一个音落下时,6人齐齐扣动扳机,对脑袋和机器进行新一轮的扫视。

佩姬用枪不太熟练,肩膀和手指因冲击力隐隐作痛。

他们都打完了一个弹夹,机器依然没有损坏,只是在表面上流下了密密麻麻的擦痕。

“说明你并非无坚不摧,”史蒂夫竖起枪口,“只要火力密集,还是能干掉你的。”

脑袋在保护罩中发出那种特有的木然笑声。

“我的作品们,我的孩子们,我的朋友们,我突然很好奇,如果把你们一起投入角斗场自相残杀,你们会呈现出怎样的痛苦。”

“想象力贫乏,”巴基好整以暇地换了弹夹,“我被你抓进来不久就想过这种可能,或许是疼痛给了我智慧,如果我现在去参加ACT考试,一定会被常青藤大学录取。”

克林特把枪口瞄准脑袋:“你该把保护罩放下来,让脑袋接上一颗子弹,说不准就被疼痛唤醒你的潜质。”

脑袋发出尖锐的叫声:“抓住他们!”

一群荷枪实弹的警卫从对面和他们身后涌进来。

“开火。”伴随史蒂夫平静而锐气的声音,枪口喷射出激烈的火苗。

5位赏金猎人排成圆形的队形,把佩姬围在中间。在对手不能杀死他们的情况下,6人尽情地进行单方面的火力压制。

随着警卫越来越多,他们的压力逐渐增大,圆形开始向里收缩。

“这就是我为你们准备的舞台,”脑袋大笑道,“在角斗场中,巴恩斯和罗曼诺夫完成了他们人生的洗礼,依然在这里,我最得意的作品们将一齐展现他们的最痛苦的一面。”

“差不多到时候了。”史蒂夫低声道。

估摸着警卫已经全部进入搏击场,巴基按下外衣口袋里的一个开关按钮。

“你以为我们盖厕所只是为了尿尿吗?”巴基有些狰狞地冲佐拉露出阴森的笑容,“看着你的王国再次被你的玩具摧毁吧。”

在空无一人的牢房区,两个被防雨布盖住的背包猛烈地爆炸开,带动警卫区、生活区、办公区发起震动,紧接着引发了一连串的崩塌。

转眼间,整个角斗场只剩下这个最牢固的搏击场了,由于是坚钢铸就,它抵御了爆炸的冲击。

警卫们愕然面对这一变化,一时间忘了攻击。

脑袋首次出现真正的愤怒,它冷笑着,脸上呈现出抽搐的表情:“祝贺你,巴恩斯,你假公济私,成功杀死了情敌,可爱的莎仑身处办公区,此刻一定成为了粉末,就像被你杀死的、我的本体那样。”

“说谎,”史蒂夫对着脑袋身后就是一枪,打落了后面的挡板,“我们或许沉默寡言,但目光敏锐,内心丰富。”

挡板轰然前倾,被五花大绑的莎仑出现在人们面前,她的嘴被胶布封住,看着他们的眼神中充满感激和焦灼。

“你一定会把莎仑带在身边,”佩姬指出,“你一再强调要把所有的演员聚集到同一个舞台上。”

“你的话太多了。”出于老相识的情谊,巴基提醒他。

“我知道!”脑袋的嘴唇神经质地抖动,“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我的本体制造我时也发现了这个不足,他已经拟出修正方案,却被巴恩斯突然杀死……”

它猛地定住神,微微摆动,示意一个警卫上前撕下莎仑嘴上的胶布。

“你自称沉默寡言?”莎仑的嘴唇和舌头得到自由后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真的吗?史蒂夫,你真的厚着脸皮把沉默寡言这个词冠到自己头上?”

佩姬尽职地做翻译:“她挑剔你的细枝末节,说明她被你毫不犹豫来救她的行为而感动,已经决定捐弃前嫌,只是碍于面子不愿意承认。”

“史蒂夫平常的话的确不多,”巴基忍不住说,“他只是内心比较丰富,情绪失控下才会偶尔发生舌头阻止不了声带的状况……他自称沉默寡言不能算错。”

“我证明,”山姆伸出援助,“他不仅作画,还会写诗,在期刊上发表过数十首诗歌……”

“你写诗?”佩姬和克林特难以置信地说,目光在史蒂夫胸膛的肌肉上徘徊。

他们借着看到莎仑的成功感稍微插科打诨来提振士气,然而萦绕在心头的虚无和空洞依然流连不去。

评论(14)

热度(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