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其实不喜欢别人用我的梗或情节。by正经的我

接驳 19


19、

他们在史蒂夫为巴基和娜塔莎订的新套间里团团围坐。

史蒂夫、巴基、山姆、克林特、娜塔莎和佩姬各自拿出一封红色信函。

事态比他们想象中的更加严重。

在史蒂夫、山姆和克林特都发现收到这封信后,佩姬也匆忙找到他们。

最让众人不安的是,佩姬还带来“莎仑失踪”的消息。

“我本打算周末找莎仑喝一杯。收到这枚卡片觉得不对劲,刚发生史蒂姆被杀的事,又出现这样的信函,于是我抽空给她电话,又找到她的公司,才发现从周一起就没人见过她。”

佩姬的第一反应是报警,然而没有线索,没有现场,没有证据,而且莎仑刚刚跟未婚夫分手,警方倾向于她要么是失恋中离开旧友去舔舐伤口,要么是没法正视事实做出了过激选择。

姑且算是当成人口失踪登录在案,发出通告,但他们并没把这当成恶性案件去调查,只是象征性地找到史蒂夫和巴基问了问话。

现在他们聚在一起,对整件事进行系统的梳理。

关于角斗场的详细情况,佩姬还是首次听说,她也第一次正面看到巴基的钢铁手臂。

“野蛮。”她说道。

“暴力、残忍、粗鲁、荒诞、血腥、无礼……”接着一连串的形容词从她嘴里爆出来。

“难以想象在现代文明社会,居然还有这样令人发指的、赤裸裸的恶意,低俗而没水准,就算在邪恶中也是……”佩姬持续对不在眼前的角斗场进行严厉的鞭挞,声音越来越高,身体也开始了微微颤抖,如果不是山姆当机立断地制止,她可能会当场掀桌。

“莎仑不见了,”山姆说,“同时接到角斗场的信函,这两者一定有所关联,所以我们是不是要把角斗场的事也向警方说明?”

娜塔莎沉默着扫视他们,尽管余者都没表态,但她看得出克林特和佩姬是赞同把角斗场暴露在人前的,前者可能是试图从保守角斗场秘密的重担中解脱以保护自己的鹦鹉,后者可能是出于对执法机构那惯性的信任。

巴基把信函对着灯光照一照,眯起眼睛看了片刻,将6张卡片的背面朝上,在茶几上拼凑起来。

经过几次调整,他对众人招招手。

“的确是角斗场的做法,”他的手指顺着信函上的脉络滑过,“每张信函背面都有细微的曲线,像做拼图一样把它们拼凑起来,曲线就会形成单词。”

信函上的线条并不明显,他们用力看了会儿才看出是那个单词是“完整”。

史蒂夫看看巴基和娜塔莎,等着他们给出解说。

娜塔莎深吸一口气:“我们6个人正好能拼成单词,也就是说他们只发出了这6张信函,这是在警告我们不许告诉第7个人。”

“可能还有一个意思,”巴基对上史蒂夫的眼睛,“对手在说,莎仑目前是完整的。”

除了史蒂夫和娜塔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巴基的左臂。

“一旦第7个人得知,这种完整性就会被破坏,是不是?”山姆低语。

史蒂夫拿起一张,把短诗又默念几遍:“前面的我一时间想不通,但是最后明显在邀请我们去角斗场。”

“如果我们不去就不放回莎仑。”克林特下了结论。

史蒂夫岿然不动,眼睛微微一瞬,瞳孔的颜色似乎更深了些。

他低声说了一句,只有坐在他身边的山姆隐约听到内容,一阵寒流从山姆的头顶贯穿到脚底。

“不报警,我们自己去?”佩姬似乎还是对这种行动方式抱有疑虑,“我们不是专业人员,而且我也很怀疑这样是否正中他们下怀。”

其余人却没有这样的担心。

“我们是专业人士,”克林特试着去解除她的担忧,“事实上现在必须顺着他们走,只有面对他们才能展开行动。”

赏金猎人们没接纳律师的审慎意见。

一旦确定了行动方针就雷厉风行起来,佩姬没再多说,痛快地加入到计划中,她似乎就有那种可以直面各类突发状况的风格。

巴基和娜塔莎知道角斗场的所在地,再次回到那个地方相当不快,他们只是沉默着在地图上标出纬度和坐标。

巴基好几次阴沉地注视他们标出来的地方,娜塔莎觉得他看起来有点像在角斗场时的样子了。

山姆轻车熟路地准备好设备,还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搞来一架飞机。

克林特把鸟儿们安置好,对行动路线进行最后一次确认。

史蒂夫对所有的武器和医疗包进行了检验。

当他们把一切准备就绪,巴基用食指敲敲史蒂夫的肩膀。

“你刚才看了我几次,”巴基凝视他的蓝眼睛,“目光放在我的嘴唇上,是不是想接吻。”

自从信函出现后一直笼罩着史蒂夫的那种有点冰凉和锐利的气氛在瞬间消散了。

史蒂夫愕然片刻,嘴唇动了几下,脸色虽然还没能变成摆在桌上的番茄,但是耳朵已经开始发烫。

娜塔莎面无表情地从他们身边快步走过,肩上的背包狠狠地把他们刮了一个踉跄。

明明刚上过床,还摆出这么一副没牵过手的纯情模样!她暗自嘀咕。

“我不是说要跟你一起住进那幢愚蠢的房子,”巴基继续说,“但是你这样可能没法专心战斗。”

他上前一步,侧过头去亲吻史蒂夫的嘴唇。

史蒂夫只停滞了一秒就抱住巴基的肩膀,他们咬着对方的嘴唇和舌头,呼吸在顿时静谧下来的房间里格外清晰。

克林特不由自主地向穿衣镜看了看,发现自己和其他人都还在,并没变成透明人。

巴基让这个接吻持续了半分钟,退开后拇指擦擦嘴角。

“现在让我们去救你的前任未婚妻。”他用完全不像刚刚吻过的语气说。

真是难搞的人,佩姬心想,还以为他已经软化了,结果还是把“未婚妻”说了出来。

她居然觉得这种捉摸不定的态度别具魅力。

效果是立竿见影的,史蒂夫似乎在突然间冷静下来,既不向之前那么阴郁,也暂时摈弃了难以言喻的心猿意马。



角斗场位于太平洋和菲律宾海之间的一座小岛,神通广大的山姆取得了一个飞行许可,担任飞行员直取目标。

从高空向下看,这片海域镶嵌着许多零散的无人小岛,有的还没足球场大,却醒目地在蔚蓝的海面上闪烁绿色的光芒,像项链上的宝石在傍晚的阳光中熠熠生辉。

很难想象在这片娇美、壮丽的景色间存在着一个人间地狱。

他们在海面上盘旋数周,根据娜塔莎的指示在其中一座降落。

这座小岛在这片海域是中等个头,地势平坦,他们很容易就找到一块空地充当临时停机坪。

为了保证活动方便,他们每人都有一个随身军用背包,携带了武器、药品、指南针等物品。

最初的方案是克林特陪伴佩姬留守飞机以确保退路,史蒂夫和山姆则在巴基和娜塔莎的指引下向小岛的南边进发,角斗场的入口就在那里。

可是等他们到达目的地后不得不修正方案。

角斗场的入口有一半暴露在地面上,巴基和娜塔莎逃出时把入口炸崩塌,现在已经被修整得焕然一新。

他们可以看到露在地面上的半边大门,虽然不完整,却可以清楚地体会到门后散发出的如黑洞般的气息。

巴基上前查看一番,找到了门锁。

那是有6个识别钮的静脉锁,他们对着这一切无言片刻。

这其中的意思很明显了,他们有6个人,要开启这道锁需要6个人的静脉识别。

不是容易仿制的指纹,而是静脉,这是逼迫他们6个人必须都进入角斗场。

有那么一刻,史蒂夫似乎想用投掷式炸弹直接轰开这道门,他盯着大门,发出堪比X光的强烈视线。

山姆再次感到心惊胆战。他想起在商量行动方针时,史蒂夫的那句低语——“把脖子洗干净凑上来了……”

史蒂夫最终没做出可能会威胁到莎仑生命的举动,他们只好回到停机坪,重新制定作战计划,带上佩姬和克林特再次进发。

他们每个人把手腕在识别按钮上触碰一下,大门很快发出振动,缓缓下沉,露出黑黝黝的入口。

巴基丢进一个冷焰火,让一段路亮起来,借着焰火,可以看见门后是长长的、宽阔的甬道。

他们等待了一分钟,两人一组地先后走下去。

巴基和娜塔莎走在最前面,他们对这段路刻骨铭心。

当初这对男女就是顺着这条路一步步从地狱中爬出来,身后是逶迤的鲜血。

巴基突然停住了。

甬道中立刻响起复数的拉枪栓声。

“发生了什么?”娜塔莎低声道。

巴基沉默地回过头,在手电的灯光中看向史蒂夫。

“可能是这个角斗场跟我的缘分太过深刻,我有种感觉……”

他没说完,皱着眉头沉吟,退后两步再次吻了史蒂夫。

“总之,你要小心。”

巴基说了这么一句,想了想,又加上一句:“不过别太过担心。”

他说完再次把枪端好,跟目瞪口呆的娜塔莎一起继续向前。

史蒂夫在甬道晃动的光线中伫立一瞬,跟上两位探路者的脚步。

大概走了10分钟,从甬道尽头透过明亮的白光。娜塔沙的手指用力捏住枪身。

“这就是警卫区吗?”佩姬问道。

在来这里前,巴基和娜塔莎做了一份角斗场的内部简图,这里的最外围就是警卫区,再往里是办公区、生活区,然后又是一层警卫区,再往里是牢房。这5个区域呈环状,组成角斗场的主体。在这5道环的圆心,则是精华部分——大大的搏击场,可以容纳数千观众。

他们脚步不停地向最外围的警卫区前进,并没迎来预料中的火力或陷阱。

这多少有点打乱了入侵者的节奏。但他们很快调整好,继续向里,一路上畅通无阻,很快来到了牢房。


评论(11)

热度(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