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接驳 18


18、

巴基早晨6点回到酒店。

娜塔莎只瞟他一眼就从那懒洋洋的倦意和潮湿的气质中察觉到了。

他洗了个战斗澡,裹着浴巾钻到床上,沾到枕头就发出轻微的呼声。

娜塔莎五味杂陈。

想到是因为自己的杀意导致巴基去找史蒂夫,这才让他出乎意料又情理之中地被那个看起来纯洁得毫无危险性的家伙勾引上床,她就有种再次被命运戏弄的感觉。

“你以为只要摆出睡着的样子就能让自己变成处男吗?”

巴基把床单从脑袋上拉下来。

“你不用这么刻薄,”他揉揉干涩的眼睛,“我是真的感到疲累。”

娜塔莎冷笑:“那也只能等,等营业时间到了以后去买莫尼胺诺舒,在这之前让开花的屁股再忍忍吧。”

巴基顿时一凛,他从床上跳起来,尽管一丝不挂,精神上却全副武装:“我永远都不会让他有机会干我。”

他像在起誓,莫名地就有些庄严的样子,跟他说的内容对比起来,有种古怪又悲凉的感觉。

娜塔莎因他这悲壮的誓言惊了一下。

“好吧,”她喃喃道,“你以灵魂起誓永远不会让他上你……我知道了。”

她也不清楚自己知道了什么,只是巴基的神情让她不得不表个态。

没等巴基趟回床上,门铃就响了。

他们相互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同一个猜测。

娜塔莎打开门,果然看到史蒂夫站在门前。

同样是经历过一场性事,史蒂夫就是跟别人不同。比起巴基明显散发着色气,史蒂夫依然正直得好像不用吃饭、喝水、上厕所一样。

看到刚刚还在议论的当事人骤然出现在面前,娜塔莎不由得脱口而出:“詹姆斯说他永远不会让你上他。”

“……没关系,”史蒂夫自作主张地用了安慰的语气,“我会想办法的。”

他绕过娜塔莎走进来,对红发美女只穿着运动文胸和内裤的景色视若无睹。

巴基正在床边用浴巾把下半身围起来。

史蒂夫对着他说话了,声音让娜塔莎几乎站立不住。

她从没想过一个人能用这么平静又充满感情的语气说话,好像所有的灵魂都系与听他说话的人。

“我挑了幢房子,”他说,“就在你离开不久我就在网上和房地产广告中查了一下——前一段时间我做过这些搜集工作,找起来并不费事。那是一幢白色的小楼,有篱笆和花园,虽然不大,但很舒适,附近还有段小径,非常适合晨跑……我大概可以买下它,进行修缮后做为我们未来的家。”

巴基一只手还抓着浴巾,他看起来也因史蒂夫这感情和剧情都相当充沛的一番话语惊愕,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你刚卖房子赔偿前任,”娜塔莎从这近乎于魔咒的氛围中挣脱出来,勉强发动攻击,“有钱买房子吗?还是说准备到地铁中唱歌?”

“房子的主人是我的一个熟人,”史蒂夫依然对巴基解释,“他会给我很不错的价格,也会答应分期付款……你不用担心娜塔莎,房子里有间采光很好的儿童室,由于我们不会生小孩,可把儿童室改造成次卧室给她住……”

也就是大度地允许娜塔莎当他们的小孩。

简直让人忍无可忍。

巴基及时举起右手制止了即将发飙的女士,幸亏他反应敏捷,否则这个房间中的下一幕表演就是娜塔莎把史蒂夫扑倒在地狠狠地在那张诚恳的脸上来几拳。

“我没打算跟你住在一起,”巴基说,“对我来说,这不是个愉快的主意。”

“因为我一定也曾经策划跟莎仑一起买一幢房子,然后搬进去吗?”

说实在的,巴基这回还真没这么想过,被史蒂夫一言提醒。

“昨天晚上并不愉快,”巴基心平气和,“和你在一起我很容易失控,造成难以挽回的后果,难以想象我们会那么平静地生活在一起。”

娜塔莎的怒火熄灭了,她颇有几分快意地等待史蒂夫的回应。

但是史蒂夫再一次给她惊奇。

“先去看看那幢房子,巴基,”他这么说,“你会喜欢的,你还没看过那条小路,跟我们曾经想象过的一模一样,就是那次我们吵架,3天没说话,在晨跑时碰到一起,我们把对方按进路边的草丛,还被两只猴子打断过,事后你说希望能有条幽静的小路,把轿车停在路边,当我们晨跑时兴致来了就可以到车里找点快乐……”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娜塔莎乱糟糟地听着他试着说服巴基,感觉脑浆都异化成了一堆堆理不清的线团。

“……是的,”巴基追忆,“我记得。”

明明不是拿得出手的回忆,这两人偏偏就把气氛搞得非常诗意煽情。

“詹姆斯为什么要跟你一起住,”娜塔莎大声道,“这5年来发生过那么多事,把你们变成了两个世界的人,无论过去多么美好,你们都不会再适合彼此……就像两只刺猬,懂吗?你们身上有命运留下的刺,靠近只会扎伤彼此!”

她几乎佩服自己,说出这么一段有舞台剧风格的即兴台词。

“我不想看到你跟巴基没穿衣服在同一个房间,”跟对巴基说话时不同,史蒂夫转向娜塔莎时立刻变得冷静而节制,“巴基很清楚这会让我多么难过,他会考虑的。”

娜塔莎本想给他一个冷笑,当她试图让嘴角上弯时才发觉自己和巴基都被同时击中了要害。

史蒂夫发现了。

他知道娜塔莎目前对这个自由世界有种扭曲的愤怒,这让她暂时无法离开巴基。

她不是怀念那个充满痛苦的地方,但跟巴基在一起会有重新回到角斗场的错觉,这种错觉给她熟悉感,让她能有所放松。

而巴基,她不用看也知道,正像史蒂夫说的那样,他没法让史蒂夫难过太久。

史蒂夫从外套口袋中摸出一把钥匙和一张卡片放在柜子上。

“卡片上是房子的地址,等8点后我就联系,确定看房时间。另外,我给你们重新订了双卧室的套间,”他冲着他们点点头,“先穿好衣服,会有侍者来帮忙换房间。”



史蒂夫的动作很快,在当天下午就致电到他们的新房间,确定了周末看房子。

巴基在新套间里搜索了一番,没发现任何监听或监视设备,看来对前任进行监听却被发现,对史蒂夫来说已经冲击到道德底线了。

娜塔莎则有了深深的挫败感,她自认怪物是一回事,被人看透这种想法是另外一回事。

就算在角斗场里面对一群血腥暴力的男人也没输过,却在人生顺风顺水的史蒂夫面前处于下风,这尤其让她受不了。

她有时会无意识地自语:“混蛋。”“去死。”“杀了他。”“让他失忆。”等等。

这些低语一字不落地被巴基尽收耳中,跟之前那晚不同,他这次的反应相当平静。

对红发女士而言,只要是说出口的杀意都不是真正的杀意,这反而折射了她的混乱和无措。

更让娜塔莎焦躁的是,史蒂夫自从那个清晨之后再也没来拜访过。

这源于巴基的那句话“跟你在一起不是愉快的事”。

他因此不再对巴基做不必要的打扰,让巴基有自我调适的空间。

如果史蒂夫纠缠不休,她至少还有嘲笑、指责他的余韵。正因为他这么无可指摘,娜塔莎的情绪愈发急切。

巴基开始在网上找工作,虽然他对娜塔莎私底下一再声明,不会跟史蒂夫住在一起,但由史蒂姆带来的离开纽约的念头再一次弱化。

这也让娜塔莎生气。

“在身体上是你干他,”她粗鲁地冲巴基嚷,“在精神上,你是被他干得肚脐以下都腐烂了!”

巴基一边在赏金猎人的网站上挑拣着看得过去的工作,一边挺坦然地回答:“你不能指望男人在经过销魂一夜后没有丝毫软化,性对男人比女人重要得多,你不明白,我的女孩,是因为你的肉体性别和灵魂性别不统一。”

看着他那种国王拜倒在绝色妖姬裙下的死派头,娜塔莎的牙齿咬得快要崩碎了。

如果这种日子在多那么一天,巴基免不了又要挨娜塔莎的揍。就在她快要爆发时,新的突发事件压服了她的情绪。

在史蒂夫拜访后的第三天,侍者送早餐时也送来了两张红色卡片。

卡片的外形像古代欧洲的信函,折成端正的长方形,分别写了他们的名字,最触目惊心的是端口的被火漆封住,漆上的徽样是一个他们再也熟悉不过的建筑物。

那是角斗场的搏击台。

娜塔莎的手指轻微地颤抖了一下,她及时控制住恐惧,牢牢握住红色信函。

巴基瞥了她一眼,抓住她的左手握了握,用小刀挑开封漆。



致明亮的星辰

你在无边的世界行走

踩不到混沌的边界

如果幕布不放下

你就无法控制你的双手

来 来 来

我们一起看看角斗场真实与否

用你全部的勇气重来神的领域

命运在这里恭候



娜塔莎的那张也是同样内容。

她恍惚有种终于来了的感觉,怪物果然还是要回到怪物的地方。

“他们所有人都被杀了,”巴基的指尖敲击信函,“这么说的话,角斗场背后还有我们不知道的指使者。”

娜塔莎认同这个想法,同时她也悄悄地发现巴基的变化。

巴基在远离她。

那种怪物同类的气味明显淡去了,他面对角斗场的威胁,也有审慎和厌恶,但那种像地狱烈火般的激烈回应已经平复了很多。

她用信函敲他棕色的脑袋泄愤。

就在他们进行猜测时,史蒂夫的电话进来了。

巴基看着熟悉的电话号码,心弦上掠过恐惧的震颤。

“不不不,”他喃喃道,“千万别是我以为的那样。”

他定定神,接起电话,听到史蒂夫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让他的心中仿佛刺进了一把冰剑,冰凉透顶。

“我接到了一张信函,巴基,”史蒂夫的声音低沉,“一首短诗,提到了角斗场。”

娜塔莎不知道史蒂夫说了什么,她看到巴基似乎再次燃烧起了黑色的火焰,没顶的愤怒几乎在他身遭形成了实体。


评论(28)

热度(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