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cky007

其实不喜欢别人用我的梗或情节。by正经的我

接驳 16

16、

空气清冽得近于微蓝。

史蒂夫的脸庞在灯影的阴面,看不清楚。

他宁静地伫立片刻,蓦然伸手抓住巴基的右臂。

他的动作仓促又生硬,似乎想把巴基推开,又似乎想把巴基拉得更近。

手指用力陷入巴基的手臂肌肉,急促的呼吸引发了空气的微振。

巴基的心情在这顷刻间冷静下来,前一刻的冲动已经平复,他正要说话,史蒂夫已经放开手。

巴基缓缓道:“那么……”

他刚说出这么一个词,史蒂夫又飞快地抓住他的肩膀——这次是左肩,在他的右耳靠前一点的那块皮肤上犹疑地把贴上去,微微发抖的嘴唇滚烫得像在发烧。

短暂的亲吻后还不放开,像是怕巴基逃走一样牢牢抓住他,但是身体也僵硬不动,不敢再更进一步。

巴基的脾气再次被挑起来。

“你没听懂我的话吗?”他的声音如滴在锋锐刀刃上的水滴。

两人都觉得史蒂夫不可能再违抗,但是事态总是出乎人意料。

“你先脱。”史蒂夫说道,自己也为这样的反应意外。

巴基冷笑:“你说什么?”

“……你先脱,不然你反悔了怎么办?”

史蒂夫的语气大有在超市抢限时打折洗衣液的气魄——先给我结账,不让打折时间过了怎么办?

如果山姆在场,会当仁不让地问到史蒂夫的脸上:“你不是下定决心不再跟詹姆斯.巴恩斯在一起吗?叫你脱个衣服就把那悲壮的决心喂你的巴基吃了吗?”

受到意想不到的反击,巴基从没这么愤怒过。

他抬手就去撕史蒂夫的外套,不知道是不是太过生气,手上居然使不出力气,撕了数下都没能撕开。

史蒂夫跟橱窗里的模特唯一的区别就是他会喘气,他就这么一动不动地让巴基撕。

“自己脱!”巴基最后怒道。

史蒂夫眼也不眨地盯着巴基,把外边的衬衫脱了,正要继续脱T恤,他停了下来,凝视巴基一眼。

巴基居然瞬间明白他的意思。

“我不会逃跑,”他再次冷笑,“有人睡,我为什么还要逃跑?”

他凑上去,粗鲁地把史蒂夫的T恤从头上拽下来,又三下两下脱下他的牛仔裤。

史蒂夫空出双手,终于紧紧拥抱巴基。

他们为这个拥抱有种陌生感,看不见的时光隔在两人之间,尽管他们的身体紧密得连根头发丝也插不进去,依然觉得对方极为遥远。

这不是史蒂夫的错,他也不想这样。巴基默默地对自己低语。

这个理性的拨子却拨动了他愤懑的琴弦,让他再次被怒火淹没。

“你本可以多爱我一些,”巴基低沉地说,声音里有森严的冰刃和壁垒,“或者少爱我一些。你可以轻易放弃我选择别人,却又会在这时表现得好像真的很爱我一样。”

他听见史蒂夫在他的耳边不规则的呼气、吸气,听起来非常疼痛。

这让巴基立刻感到后悔。

“不,史蒂夫,”他轻声道,“我从来不恨你,别这么难过。”

巴基感觉心脏被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半。

一半在冷冰冰地痛恨着一切。

另一半则泛着温和的柔情。

他们在这种伤痛多于旖旎的氛围中接吻。

巴基很难真的唤醒情欲。

在过去的5年里,他的情欲一直得不到真正的纾解,每次痛楚都会如影随形。现在史蒂夫在他眼前,跟他赤裸着躯体相拥,他的欲望又平静得不得了。

史蒂夫也不着急。

他有点像被喂的小雏鸟,一点一点地跟巴基接吻,好像只要跟巴基这么贴着不分离就心满意足。

巴基的手向下,握住史蒂夫,用力地搓动两下。

史蒂夫被提醒了,身体迅速给出回应,在巴基的手中变得笔直、坚硬。他打了个冷颤,本能地想退开,却反而上前,把巴基抱得更紧了。

滴答、滴答,透明的液体滴落在地板上。

整个房间,除了白炽灯的嗡嗡声,就是体液发出的滴答声。

巴基的气息堵塞在气管里,像被固化了,梗得他既恼火又疼痛。

“你们是怎么上床的?”他磨着牙问道,“你和……”

他本想说出莎仑的名字,及时收住了。

在这种情景下提起史蒂夫的未婚妻,对这位女士是一种冒犯。

他立刻上前再次跟史蒂夫接吻,不让自己有机会说,也不让自己有机会听。

史蒂夫的舌头接住他,轻舔他的嘴唇,划过牙床,像是有磁力一样,牢牢跟着巴基的动作。

他们一定接过吻。巴基在繁杂的思绪中想到这个问题。

史蒂夫和莎仑接吻时也会这样,吮吸她玫瑰一样的嘴唇,她将品尝到史蒂夫那独特的清凉味道。

他的牙齿不由得用力,在慌乱的动作中好像划破了两人嘴唇上的皮,口中尝到了点铁锈味。

“操蛋的罗杰斯!”他推开史蒂夫,怒吼道,“你他妈的居然让那个女人碰你的嘴唇!我要杀了山姆.威尔森,他如果真的无聊为什么不去当皮条客!”

绅士风度和理智突然齐齐抛弃他,嫉妒和痛苦让他快要达到燃点了。

他赤红着双眼,森白的牙齿格格作响,浑身的肌肉紧绷,左肩跟钢铁手臂接驳处的肌肉扭曲变形,每一根神经都散发出危险的、野性的气息,看起来真像一头饥饿、觅食、愤怒的野兽了。

在这时熟悉的痛楚猛地袭击他。

他痉挛地弯了一下腰,在猝不及防间痛苦地低吼一声。

巴基在疏于防范的愤怒中,让情欲光顾了他。

史蒂夫的双手稳定地抚上他的肩膀,有力而温柔地来回摩挲。

“我想过不再跟你在一起,”他说道,声线平稳得不像生殖器翘得快要贴住小腹的人,“可我现在想,我们其实可以在一起,如果你的问题真的很难克服,那也不是大问题。”

“这就是你,史蒂夫。”巴基喃喃道。

圣徒史蒂夫开出这样的条件,他可以接受巴基,甚至可以放弃性。

这对一个年轻、健壮的男性来说,真是伟大的、献祭般的条件。

“我爱你,巴基,你可以相信这一点,”史蒂夫看透了他的想法,声音成为泊泊的溪流流入他的耳朵,“你一定要相信这一点,你知道我永远不会对你说谎,对不对?”

是的,我知道,就像我也曾以为我一定是你的唯一归宿。

巴基头晕脑胀地让这句话在脑海中飘过,在激烈的、电流般的痛楚中让自己埋在史蒂夫的肩膀上。

接触到史蒂夫带着汗水味道的皮肤,他想起他深信着他们的感情的时光。

在两人之间,史蒂夫一度是那个更有占有欲的人。

他给人的印象是正直、高洁、讲道理,是个领袖魅力和亲和力兼备的人。

只有巴基知道史蒂夫不为人知的一面。

史蒂夫并不会经常嫉妒,但他会在所有人都没想到的地方、没想到的人身上嫉妒。

他曾经嫉妒过电影明星,嫉妒过咖啡店的火辣女招待,嫉妒过一度喜欢跟巴基勾肩搭背的山姆(山姆后来得到了教训)。

最离奇的是,他嫉妒过一架榨汁机。

巴基很喜欢那种智能榨汁机。

可以预设程序,用手机遥控工作,就像一台小小的机器人,成功地勾起了大男孩的机器人情节。

这种产品在现在已经普及了,但在当时还处于研发阶段,智能榨汁机还只是半开放的概念产品。

有时杂志社会把榨汁机当成奖品附送,研发公司也会限量地销售若干台。

强烈的好胜心让巴基从只是感兴趣逐渐发展到“我非入手一台不可”。

他摩拳擦掌,关注每一个榨汁机的发布信息,把数据列在纸片上,订在墙上,每天做分析。

终于成功地从华盛顿的一次展销会上抢到一台。

巴基高兴地用它榨早餐的橙汁,每天早晨,他躺在床上懒洋洋地吻史蒂夫嘴唇,或者让史蒂夫来吻他的嘴唇,一只手摸出手机按下按钮,让榨汁机工作。

但是史蒂夫从来不喝。

他坚决只吃麦片或三明治,麦片只用牛奶泡,把巴基用橙汁泡麦片的行为斥为歪门邪道。

“嘎吱船长只能配牛奶。”他这么说,对巴基用橙汁淹没嘎吱船长麦片的行为皱眉。

巴基心情好时会反驳几句,笑嘻嘻地把他说得眉头越皱越紧。

如果时间紧迫的话,则在史蒂夫的唇上轻吻,那么这个早餐就会宁静祥和些。

史蒂夫忍耐了榨汁机一个月,巴基还是没有回归牛奶的打算。

“我不喜欢它。”史蒂夫终于摊牌了。

“我也是,”巴基深有同感,“不能再让山姆的鸟到我们的家里,如果他外出没人喂食的话,可以把公寓钥匙交给我们,但是我们不能再把鸟接回家——那只鹦鹉已经学会你的叫床了。”

“是你的叫床,”史蒂夫先拨乱反正地声明,“而且我说的也不是鹦鹉。我不想再看到那台榨汁机。”

这真的让人惊讶了,巴基眨眨眼睛:“榨汁机怎么啦?”

史蒂夫的理性和不喜欢无理取闹的天性让他适时地羞愧。

他咳嗽一声:“我只是不喜欢你围着他团团转。”

说出第一句,接下里就容易了。

“我们早上醒来时,还在接吻,你就想它。”就算是蠢话,也说出口了,史蒂夫索性破罐子破摔。

“哦,史蒂夫,史蒂夫。”巴基老学究一样摇头。

“我就是这么想的,”史蒂夫继续说,“我知道这很可笑,不讲理,但是我真的不喜欢它,可以把它送到橱柜里吗?我保证不会赶它走,它可以继续留在家里……”

他说着,自己也忍不住失笑了,有些尴尬地摸摸额头。

“我有个提议,史蒂薇,”巴基正色道,“抬起你的一条腿,在我身上尿尿怎么样?保证你的领域被尿液保护,不再被侵犯。”

史蒂夫扬起一根眉毛:“如果我是一只威风凛凛的狗,一定会这么干。”

他们大笑着拥抱,最后当然不可能真的尿尿,而是用别的方式来确认了自己的所有权。

这段往事不期然地出现,巴基迷迷糊糊地有了个灵感。

(冬盾预警,请小心食用,注意避雷)

他摸索着史蒂夫的脊背下滑,在史蒂夫的臀缝间将指尖滑进去。

占有。

在角斗场磨练出的兽性让他的神经发出这样的呼啸。

占有。把史蒂夫划到自己的领土中,用尖锐的牙齿和爪子撕碎一切来抢夺的人。

评论(24)

热度(265)